[兰州大学报]百米长卷的画前幕后

日期: 2018-12-06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本报记者任 妍

2018年10月21日,兰州大学2018年度校友大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兰州大学1982级政经专业王珠林、邢巨臣,1985级应用数学专业李葛卫,1986级物理专业李振国、李春安等五位校友将长110米、宽1米的“独树一帜·百年兰大”———兰州大学110年校史百米长卷(以下简称百米长卷)捐赠给了母校,借此表达校友们对母校的拳拳深情。

为深入了解百米长卷的创作过程,本报记者于2018年11月8日专门采访了百米长卷创作工作的主要策划实施者之一、我校2001级新闻专业校友张莹。

2018年2月8日,校党委书记袁占亭、校长严纯华、副校长曹红、校长助理范宝军一行到北京和兰大校友们座谈,就学校未来发展和110周年校庆广泛征求校友意见和建议。座谈会后,校友们商议为母校110周年校庆做些什么,“最初我们的想法其实很朴实,就是想借110周年校庆之机给母校送一个礼物”,张莹说道。礼物的选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莹、王珠林、邢巨臣、李葛卫、李振国和李春安六位校友(以下简称六位校友)经过反复讨论,选定了校史,“我们的校史有好几本,但是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把纯文字的校史完完整整地看完实在是一件有困难的事,我们就想找一种既能讲解校史又有较强可读性的方式,最后想到了用图来表达校史”。有了目标,张莹执笔起草了方案,方案包括创作内容、表现形式、画卷题目等,“光是题目我们最开始拟了10个,最终经讨论选定了1个”。

有了基本思路,大家说干就干。张莹联系了学校校庆办公室、校友总会办公室、校史研究室等部门,“他们给我寄了很多资料,包括校史全册,兰大影像图册,还有100周年校庆的录像带”。仔仔细细把这些资料都看完之后,张莹大概心中有数,“我就草拟了一个提纲,比如说画什么内容,哪个阶段怎么画,这个文字材料将近20页”。

尽管如此,张莹还带着提纲专程回到学校,走访了校庆办公室、校友总会办公室、校史研究室等部门,开拓思路,听取建议,“尤其得到了韦明师兄较大的帮助,他重新给我把校史梳理了一遍”。

接下来就是创作团队的组建。基于自己对书画界的了解,张莹选择了著名画家任惠中和“华夏好丹青”团队进行绘画创作,“我选择任老师一方面是他在艺术方面的造诣,另一方面是他曾经在兰州军区工作过十多年,对甘肃是很有感情的,我想给咱们学校画画,还是找跟甘肃有关系的人比较合适”。此外,张莹联系了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和著名画家范扬题签,屈原学会会长、我校1980级中文专业校友方铭撰写序言,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改琴书写序言,“他们都是我一说就欣然同意的,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很重要,所以做的过程中也都很认真,并且表达了对兰大110周年校庆的祝贺。”

进入创作准备阶段,张莹将画家团队召集到一起,不仅看视频、文字、图片等资料,而且为每人准备了文字脚本,使团队成员对兰大校史有了大致了解,并给每位成员进行绘画流程的安排和绘画分工的布置,“然后就让他们回去构思创作”。十多天之后,大家再次聚集到一起,这一次每一位画家都是带着小稿来参加的,“我们就讨论小稿,又发现一些问题,例如哪些地方该加,哪些地方该减,人物怎么表现,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关系、图片与图片之间的关系怎么衔接处理,我们就反复讨论,这个过程花了很长时间”。

带着问题,画家们进行了第二次构思创作,“他们又画了一批大一点的小稿”。这一次,六位校友一起与画家们进行讨论,“这一稿就更完善了,但是看完后依然有需要改进的地方。画家们都说脑袋彻底木了,我就给他们放了几天假”。

“假期”结束,画家们被“关”在北京市顺义区的一个创作基地,在18块大背板上面开始画画。为了能做到更好,这次创作的宣纸都是在安徽泾县定制的,每张宣纸上面都有“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水印字迹。正逢盛夏,“画家们每天眼睛一睁就开始画画,一直到半夜睡觉,每天挥汗如雨,真的是不容易”。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两个月。在此过程中,在北京市区上班的张莹开车频频往返于市区和顺义区之间,以至于跑出了一个多月3000多公里的里程。张莹的频频到访是来“挑毛病的”,“画的不满意的就废掉重新画,后来还增加了一些知名校友的内容,例如秦大河、李振国、李春安、钟宝申、李文学、王珠林、邢巨臣、李葛卫等。我觉得一个学校的知名度,是和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给社会做了多大贡献、创造了多少价值有很大关系的”。

创作过程是非常艰辛的,但是大家不管再苦再累都在加班加点,“因为时间不等人,我们一定要按进度完成,才能保证在2018年10月的校友大会上捐赠给母校。”

8月底,百米长卷基本收笔,剩下的时间交给了装裱环节,“装裱的时间只剩一个多月,其实也是很紧张的,装裱的人也在加班加点”。装裱过程中,张莹带着画家团队时不时前往查看装裱情况,“去的时候画家们带着毛笔,现场又修修改改了不少,包括9月17日发布的校庆logo,都是后来补充进去的”。

装裱后的百米长卷重达30多斤,“我们很多人都抱着困难”。为了方便学校收藏保存,还专门购置了防虫防蛀的樟木箱,“画装进去之后总共重50多斤,捐赠的时候是两个人抬上台的”。

从早春到深秋,历时8个多月,从清末的甘肃法政学堂,到民国时期的甘肃法政专门学校、兰州中山大学、甘肃学院、国立兰州大学,再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兰州大学,上百幅画面,数千人物,令人回味的历史场景,一幅生动诠释“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的兰大精神的百米长卷呈现在大家眼前。

百米长卷最终耗资将近200万元,“是王珠林、邢巨臣、李葛卫、李振国和李春安五位师兄出资的,我是‘出力’的人”,张莹说。

问到作品创作完之后的感触,张莹说道:“没什么感触,就是想表达一下我们对母校的热爱,意外的是捐赠之后得到了很多校友的褒扬,我们还有点愧疚,觉得就做了这么点小事。”

(《兰州大学报》 2018年11月15日 第928期(总第928期) 第03版校园•师生)

发现错误?报错
文:任妍
图:
编辑:孙盈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