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萃英大先生——兰州大学百十载师德典范人物(五)

日期: 2018-11-30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皮肤病学家于光元

于光元(1899—1991),山东省烟台市人,我国著名医学教育家、皮肤病学专家、一级教授,我国皮肤病学科主要奠基人之一。1921年毕业于奉天医科大学,1925年获英国爱丁堡大学医学博士学位。于光元先后任教于奉天医科大学、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成都三大学联合医院、兰州大学医学院、同济大学医学院、中美医院、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同济医科大学。历任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届湖北省政协委员,上海市皮肤科学会主任委员,中华皮肤科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湖北分会理事,湖北省及武汉市皮肤科学会主任委员,《中华皮肤科杂志》副主编等要职。

在教学当中,于光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严师”。他的学生郑茂荣回忆道:“别的医生告诉我,于教授会提问你,如果答不出来,他会骂人,还会打人。我听了有点紧张,也有点害怕。所以,每次病例讨论前,我都提前看一下有关材料。可我很少能知道于教授第二天会提问些什么。我就要求自己一定要专心致志地听。每次于教授提问刚才那个医生讲什么,我总希望能完整复述出来。我见过他真的会打人,也会骂人。对不专心的年轻医生, 他批评非常严厉……”于光元有个特点:让学生复述病例报告中患者的籍贯、年龄或者疾病期等问题,有时还问病的英文名是什么,俄文名是什么。在郑茂荣看来,这是于光元让学生凝神听课的一种技巧。“他常常能察觉到谁思想在开小差,时刻注意你,就怕你不认真、不努力。”郑茂荣很小心、也很认真,但还是被严厉的于光元教授抓到一次。“有一次他讲病例,我眼睛飘向窗外,溜号了。于教授发现后很生气,怒气冲冲地问了我一个问题,恰巧我蒙对了。于教授的目光瞬间转变得温和起来,笑着说我狡猾。至今教授这一怒一笑的样子,仿佛就在昨日。”

如果说于光元对学生可用严慈相济来定位的话,那么,他对病人只剩下了慈。郑茂荣说:“他待病人特别和蔼可亲,不管多么脏、臭的病人他都会又问、又摸、又闻。我记得他有一部进口的照相机,每次遇到复杂的病例,他都会拍照留存,详细记录,各种病例他都要认真地对待……”

于光元不仅言教,更着重身教。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医学专家吴绍熙曾受益于于光元,他在《伟大的皮肤科——忆于光元教授》一文中写道:“他(于光元)说,皮肤科医生一定要有内科基础,才能作出正确的诊断和鉴别诊断,从而作出适当治疗。真是伟大的皮肤科!这些话对我们皮肤科的年轻人,胜似一贴稳定剂。” 吴绍熙还说:“1954年夏,淮河流域水灾,我参加皖北防汛救灾医疗队,看到很多灾民由于没有粮食,以野菜果腹,结果发生很多灰菜-日光皮炎。由于自己治疗知识有限,写信请教于教授。于教授提出了‘藜-日光皮炎’的诊断和治疗方法,最后总结并发表了我国最早的“植物—日光皮炎”(论文)。于教授这种善于总结的精神,让我获益不少。”吴绍熙还提到了一次皮肤科临床病例讨论会后的一个细节:中华医学杂志外文版刊登了“雅司近关节结节”一文,其中就包含于光元本人讲述的一个病例。

于光元教授非常关心危害人民健康的常见皮肤病的研究。1950年代,他就制定了预约麻风病人来科门诊的制度,对他们不恐惧,不歧视,除结合临床检查进行教学外,对麻风杆菌和麻风菌素试验进行详细的观察和资料积累。1960年代,他率先在全国开展光感性皮肤病发病机制的研究,并取得了可喜成果。他领导建立了皮肤组织病理学、真菌学、皮肤生化学等实验室,数十年来积累了皮肤组织病理、真菌病及光感性皮肤病等可贵资料。

教学以外,于光元的治学研究与实践也在国内外有深远的影响。他擅长皮肤病学,尤其是对皮肤病的诊断和治疗有独特的见解,且在药理学、药物学上亦有较高的造诣。他早年和世界著名药理学家柯希尼教授和伊博恩教授一起,潜心从事药理学的研究,在20世纪20年代就发表了《洋地黄与同属药物作用的比较》《亚硝酸戊脂药理作用的比较》等重要文章。作为中国代表,他于1957年出席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的第11届国际皮肤科学术会议,会上他宣读的“日光性皮炎”论文受到与会专家的赞誉。他主持的“核黄素缺乏病的组织病理研究”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该项研究在世界上属于领先水平。他还担任《大众医学》主编,发表了很多有关麻风、皮肤病及性病的科普文章。与此同时,于光元还翻译了许多医学著作,如英译中的《博氏耳鼻咽喉科学》《卜狄二氏药物学详要》《爱柯二氏实验药理学》,俄译中的《癣病霉菌病》,主校俄译中卡塔梅舍夫主编的《皮肤病学》。他先后著有《皮肤病及性病学》《麻风病学》《职业性疾病和工业性疾病》《皮肤病学》(中级医师全国试用教材)等著作,对我国药理学和皮肤病学发展做出了重大突出的贡献。20世纪80年代初期,82岁高龄的他依然组织并主译和主审了《安德鲁士皮肤病——临床皮肤病学》第6版和第7版,为我国皮肤病学留下宝贵的财富。

于光元一生不论是为师还是为医,都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是立德树人的典范。

著名学者冯国瑞

冯国瑞(1901—1963),字仲翔,号牛翁,一号渔翁,别号麦积山樵,生于甘肃省天水县石莲谷,是天水著名学者。梁启超赞誉他为“美才”“奇才”。曾任青海省政府秘书长、陕西省政府顾问、甘肃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省政协委员等职务,1948年至1951年任国立兰州大学教授、中文系系主任。著有《绛华楼诗集》《张介侯先生年谱》《麦积山石窟志》《炳灵寺石窟勘察记》等,辑有《守雅堂稿辑存》等。冯国瑞是甘肃学术文化史上一位有颇多建树的学者、诗人,在文学、诗词、历史、考据、金石、文学以及书法艺术都造诣颇深,尤其精于金石龟甲、考据词曲。冯国瑞将毕生精力投身于国学之中,为我国国学研究以及西北史地文化研究做出了卓著贡献。

冯国瑞自小便与国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七岁入私塾,十一岁考入天水私立亦渭小学(现称解一小学),十五岁时其父即请前清进士任承允、翰林哈锐为之讲习古文辞。1921年,冯国瑞考入南京东南大学,毕业后又考入北平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深造,受业于梁启超、王国维等国学大师门下,从而积淀了深厚的国学功底。冯国瑞在清华国学研究院时,研究院主任为吴宓,教授为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等国学大师。冯国瑞在清华国学研究院时尤得梁启超所赏识。1927年夏,冯国瑞毕业时,梁启超乃函荐于当时的甘肃省长薛笃弼,信中写道:“此才在今日,求诸中原,亦不可多觏。百年以来,甘凉学者,武威张氏二酉堂(即张渤)之外,殆未或能先也。”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西安时在敌机威胁之中,时值冯国瑞供职西安,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的邵力子欲将自己私人收藏的5万余册珍贵图书捐赠陕甘两省,与邵力子交往甚密的冯国瑞力劝邵力子将书捐给天水,为免遭毁灭,决定抢送至天水。运达天水后,又往返函商,使邵氏藏书全部捐赠天水。冯国瑞即与地方当局协商,在此藏书的基础上,将特设在城南水月寺的民众阅览室扩大为天水图书馆,士民称便。甚至病危之际,冯国瑞仍命家人将天水家中所藏的珍贵文物古器名画五大箱全部捐赠给麦积山文管所,以后又将所藏的13种珍贵文物捐赠给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今天,天水图书馆能成为国家二级图书馆,以邵力子赠书为基础的丰富的典藏是重要因素,也是冯国瑞鼎力协助的结果。

冯国瑞对天水麦积山、永靖炳灵寺等石窟的发掘和勘察,作出了具有开拓性的贡献。在天水地方史研究方面,他是利用考古文物探索秦人早期历史的第一人,先后编著了《秦州记》《天水出土秦器汇考》等专著,明确提出了天水是秦人发祥地的观点。1941年以后,冯国瑞对麦积山石窟艺术的发现、发掘、宣传与维修倾注了很大的心血,研究成果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关注。

在担任甘肃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时,冯国瑞又在北道区甘泉镇发现了两棵据测定为唐代所植的玉兰树,遂倡议修建了现在的双玉兰堂。

1991年,在天水隆重举行“冯国瑞九十诞辰学术纪念会”,对冯国瑞学术思想作了公允评价;遗著《麦积山石窟志》再版复印,遗诗由其门人多方搜集,整理出版《绛华楼诗集续编》。2001年,纪念冯国瑞诞辰100周年大会在天水市隆重举行,时任兰州大学党委副书记李恒滨、统战部副部长刘同昌及中文系教授柯杨、系主任赵小刚应邀参加了大会,高度肯定了冯国瑞我国国学研究以及西北史地文化研究做出了卓著贡献。

冯国瑞的一生是为国学奉献的一生,也是为家乡奉献的一生。他用生命的灯盏,点燃了国学之光,他的爱国爱家,求真务实影响了一代代兰大人,激励着我们在学术的道路上不畏艰险,不畏困苦,永不放弃。

教育家江隆基

江隆基(1905-1966),又名泮庵(亦作半庵),字盘安,陕西西乡人,是我国杰出的教育家。1925年考入北京大学,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东渡日本留学,1931年留学德国。曾任旅欧华侨反帝同盟书记。从1937年起,先后担任陕西西安二中校长,陕北公学副教务长、教务长,华北联大教务长,延安大学副校长,陕甘宁边区教育厅副厅长等职。全国解放后,历任西北军政委员会教育部部长,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副校长,兰州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

1959年1月,江隆基出任兰州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来兰州大学刚刚三天,江隆基对老伴宋超说,“比原来想象的还要困难。”经过一个多月的知情况、听意见的摸底调查后,他发现,兰州大学的广大教师、学生和干部的热情很高,但十分混乱,尤其是在思想认识上。中国科学院院士郑国锠教授说,这时的兰州大学处于“教师不敢讲课,学生不敢学习”的状态。

为克服“左”的错误在教育战线的影响,江隆基进行了以“整顿教学秩序,提高教学质量”为中心的全面整顿工作,使兰州大学在中国共产党的教育方针指导下健康发展,在短短几年间,兰大的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

江隆基认真贯彻党的教育路线,勤勤恳恳,为提高兰州大学的教学和人才培养质量不遗余力。为了全面提高教学质量,江隆基提出了老教师和有教学经验的教师要走上教学第一线,意思就是请这些教师要担任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的教学。据统计,到1961年,全校9个系123门课程调查,由教授、副教授和讲师担任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课堂讲授的占总课程的44%。就当时全校教师的职称结构来看,几乎是所有老教师和有经验的教师都走上了教学第一线。

江隆基来兰大后不久,就了解到许多教师上课,既没有讲义,也没有教材,学生只靠记笔记,教材奇缺。江隆基就提出要教师们自己动手,编写教材。他说:“编写教材也是教师提高业务水平的重要途径”。在江隆基的积极倡导下,全校170门基础课,有98%的课程都已有了确定的教材,除了选用推荐教材和兄弟院校教材外,29%使用的是学校自编教材,有的教材还成为部荐的全国通用教材。

江隆基提出的另一个重要举措是听课。他说,听课是了解教学,检查教学,督促教学,提高教学一个基本方法。在学校的教学秩序基本稳定后,他首先带头深入课堂听课。当年还是年轻助教的林家英教授有这样的回忆:“一天,上午第三节上课铃声一响,我跨进(旧)文科楼三楼靠北的一间教室,准备给中文系同学讲授《中国古代文学作品》,按平日习惯首先环视课堂秩序时,突然发现江隆基校长正安静地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真没想到,作为一校之长能在百忙中深入教学第一线,来听一位青年教师的讲课。紧张、感动的情绪一时交织于心。幸而那时我已有几年的教学实践,能够及时控制住紧张的情绪,按计划从容地讲完两个课时的内容。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当第四节下课铃声响起后,我收拾好讲稿准备回家时,江校长已从教室最后一排向我走来,含着微微的笑意对我说,‘谢谢你讲的课!’这始料不及的一声‘谢谢’,不但让我再次感到紧张、感动,同时也增加了一份惊喜和温馨!”

江隆基校长关心、尊重教师,留下了许多广为传颂的故事和佳话。他说:“尊重教师就是尊重知识,尊重科学,尊重前人的劳动”。他认为教师的劳动是重要的,也是高尚的。尊重教师,尊重他们的专长,是做好教师工作的主要内容。赵俪生教授是我国知名的历史学家,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江隆基对赵俪生的工作和生活十分关心,使他能安心从事中国农民战争史与中国土地制度史的研究和“中国通史”的教学。赵俪生十分感慨地说:“要不是江校长把我调回兰大,我这个濒于危殆的生命也就葬身在戈壁滩上了。”

1955年,朱子清响应祖国号召,支援大西北,来到了兰州大学化学系任教。不幸的是,反右派运动中被划为右派,受到了降职降级的处分。江隆基到校后,为他甄别平反,恢复并支持他的科研和教学工作,不仅为他配备科研助手和实验设备,还派人照顾他的生活,给他买粮、买油、买煤,还帮他到医院看病。朱子清不顾年迈,全身心地投入到科研和教学中。他对天然产物进行了大量的化学研究,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为开发和利用中国西北地区天然资源,发展有机化学理论,促进有机化学、植物化学、药物化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杯糖水留人才”是江隆基爱惜、尊重人才的流传甚广的故事之一。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有位教授去校长家中申请调动。江隆基热情地招呼他坐下之后,便翻箱倒柜地寻找白糖为他冲糖水。在当时物质极度匾乏的情况下,白糖的稀罕程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却让那位教授流下了眼泪。最终,被江隆基感动的他选择撤回申请,留在兰大。

江隆基爱护学生,关心学生的生活。江隆基和学生们一起在学校食堂吃饭,却把自己得到的诸如牛油、白糖等属于食品之类的馈赠全部送给学校的幼儿园。因为在他看来,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要关心师生的生活、保护他们的健康。而他的女儿江亦曼此时正在中学住校,每天吃黑乎乎的豆面,得了胃病想回家来住。“父亲严肃地对我说:‘现在大家都在勒紧裤腰带,为国分忧,你的同学能坚持,你为什么不能呢?’” 她在《回忆我的父亲》一文中这样写道。

江隆基生活非常朴素。 1965级校友、中科院院士秦大河在《我是秦大河》中回忆:“我记得那时不光是学生朴素,教师乃至校领导也非常朴素。在全国享有那么高声誉的江隆基校长,也无非就穿一套洗得发白了的蓝布中山装。但在学生的眼里,他就是权威。”

江隆基杰出的教育思想、光辉的奋斗业绩、崇高的人格风范、以及他那严肃又可亲的音容笑貌……似乎仍然回荡在兰大的校园里。他谱写的历史是一部永远让人们怀念的历史,是一部永远让人们学习的历史。作为兰州大学迈上新台阶的奠基人,江隆基校长将永远留在广大师生们的心中。江隆基宝贵的教育思想与高尚的人格品质将在一代又一代兰大人的身上得以继承并发扬光大!

数学家赵继游

左起:赵俪生、钱伟长、赵继游、孔祥瑛、叶开沅

赵继游(1913—2006),山东青岛人,历任民盟中央委员、民盟中央参议委员会参议,全国教育工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政协常委,甘肃省人大两届代表,甘肃省总工会及甘肃数学会副理事长等职务,是兰州大学数学系著名教授。

赵继游出生在一个普通劳动人民家庭,父亲赵令仪是位前清秀才,在家乡当了多年的私塾先生,母亲王氏是位勤劳善良的农家妇女。1928年,赵继游的五兄毅然投身革命洪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四处奔走,宣传革命。1930年五兄不幸被捕入狱,后来牺牲在济南国民党的监狱之中。五兄为民众谋利益,不惜牺性个人生命的大无畏精神,深深触动了赵继游的心灵,并且影响了他的一生。从那以后,赵继游便更加发愤读书,试图寻找一条读书救国之路。在开明父母的支持之下,赵继游考上了北平师范大学数学系。这所学校要收学费,但其他宿杂费、讲义费、军训制服费都比较别的大学减半。虽然如此,但这笔费用对赵继游来说仍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传来了青岛市为家境贫寒的大学考生首次开设奖学金的消息,他喜出望外地获得了奖学金,步入那神圣的高等学府之门。

1940年毕业以后,赵继游先后在兰州中学、西北师范学院、湖北师范学院从事数学课教育,多年的教学实践使他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赢得了师生的一致好评。新中国成立后,百业待兴,全国各地各条战线都亟需人才,特别是教师人才。地处祖国大西北的兰州大学,由于其社会经济的落后和自然生态环境的恶劣,对人才的需求更是需求强烈,求贤若渴,十分热诚地聘请当时已经在湖北师院数学系任副教授的赵继游来兰州大学任教。虽然重返大西北对于赵继游来说并没有什么,但妻子是湖北人,他不能不有所顾忌。深明大义的妻子王惠敏女士看出了丈夫的心事,毅然惜别了故土乡情,与丈夫携手并肩来到了这片黄土地上,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从此,赵继游便在这片热土上重新开始了教书育人的人生历程。

赵继游曾说过,“一个教师的主要责任就是教书教人。教书就是传授专业知识,解答疑难问题。教人就是要对学生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他在兰州大学数学系先后担任过空间解析几何、微分几何、几何基础、高等几何、复变函数论、非欧几何、射影几何以及物理、化学等系的十几门高等数学课的讲授工作。他讲课概念明确,条理清晰,具有独特的方法和风格,因此能把抽象的概念讲活,使学生容易掌握,深受师生们的敬仰。几何基础是一门哲学性、抽象性意味浓郁的课程,一般来说比较难讲,但赵继游讲授这门课却得心应手,深入浅出。把抽象的概念用简明易懂的语言表述得一清二楚,同时抓住重点配之以整齐的板书,线条流畅准确规范的图画,采用直观与启发相结合的教学方法,将这门课讲得精彩生动丝丝入扣,不但使学生加深了理解,掌握了欧几里得几何公理的相容性、独立性,而且还进一步认识了各种非欧几何的合理性及其在科技、经济、社会各个领域的应用,同时还让学生了解了欧几里得基础几何学发展的历史,从而开阔了眼界,拓展了思维,增长了知识。

赵继游深知,作为教师,除了自己以身作则之外,还要善于为人师表,将爱国之心做人之道融汇于课程之中潜移默化,才能行之有效。他从中西方学科史的教育入手,培养孕育学生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我国是个历史悠久文化发达的文明古国,古往今来,无论是人文科学还是数理学科都曾有过辉煌的成就。他将自古以来我国数学上的成就贯穿在自己的教学中,使同学们不仅获得了本学科本专业的专业知识,而且获得了多学科的知识,自然而然地滋生出一种强烈的爱国愤学之心,变被动接受知识为主动积极探索,形成一种浓厚的自学自研的学风,达到主动获取新知识的目的,使学生终生受益。

在繁忙的教务活动之余,赵继游潜心研究,致力教学与科研相结合,并亲自动手翻译编写了许多教材,力图把数理科学的新信息、新动态、新方向及时地传递给学生。他编著丰实,已经出版面世的有《复变函数论》《投影几何学》《微分几何教程》《高等几何学》《有限几何引论》等20余部,发表于各种数理科研杂志上的论文十余篇,累计达300多万字,堪称学者师表。

赵继游性格秉直,胸怀坦荡,在逆境中敢于坚持真理。文革后期高校复课后,他又一次当了数学系系主任,不料遭到造反派们的围攻,说他是在搞“复辟回潮”,他毫无畏惧,义正言辞地反驳道;“我过去当系主任不是复辟,现在当系主任也不是复辟,更没有什么复辟行为,复辟是你们说的!”赵继游致力高校数学教育长达半个世纪,他勤恳敬业,笔耕舌耘,嘉惠学子,造福社会,为国为民,一片赤诚。1988年退休之后,仍然潜心研究数理科学的发展,情系数学教育,表现了一个爱国知识分子的崇高精神境界。

“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于谦的诗句用来形容赵继游再恰当不过。赵继游把他毕生的精力倾注在教学科研活动当中,而如今他的成果也依旧极富生命力。赵继游说起兰大时,总是带着骄傲的神色。实际上,有如此学高身正的教师,又何尝不是兰大的幸事。

分析化学家陈耀祖

陈耀祖(1927—2000),湖南长沙人, 分析化学家,博士生导师。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曾任中国化学会、中国质谱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药学会甘肃分会副理事长等职务。1949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系,1949年至1955年在浙江大学、复旦大学化学系工作,分别任助教、讲师,1955年调到兰州大学工作,历任化学系讲师、教授,有机分析研究室主任,分析测试中心主任。

陈耀祖自幼聪慧机智,爱好理科。1945年,18岁的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国立湖南大学,读化学专业。1946年,经化学系主任王葆仁主持,在湄潭开展了化学系“学生转学学业甄别试考”,陈耀祖参加了本次考试,以优异成绩通过考试,从而转读国立浙江大学,插入大二化学班。1949年,从国立浙江大学毕业,获学士学位。

因学习刻苦认真,为张其楷教授所器重,浙大毕业之后,张其楷教授因惜其才,特推荐陈耀祖留校任助教。在兰州大学工作后,他随即建立了第一个恒温恒湿防震防尘有机分析实验室,从此开展了中草药有效成分结构分析研究。此后几十年,陈耀祖主要研究方向是质谱研究、质谱与色谱联用技术研究、天然药物结构分析研究、有机化合物微量系统鉴定研究。

作为中国有机和分析化学的奠基人之一,陈耀祖在兰大执教40年,他主持的“有机化合物微量系统鉴定法及有机官能团的定量分析研究”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有机质谱在立体化学研究中的应用”,获1991年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有机分析新技术”、“天然产物质谱研究”、“上矛科杀虫植物的化学成份及生物活性”分别获1988、1991、1992年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著有《半微量有机分析》等专著。

20世纪50年代,兰州大学的办学条件相当简陋,但陈耀祖建立了第一个能够达到恒温恒湿防震防尘要求的现代有机分析实验室,从此开展了中草药有效成分的结构分析研究。他曾经分析了80余种西部边远地区特产药用植物的化学成分,发现百余种新有机化合物,如当归中的双内酯、毛茛科植物中的桥杂环二萜生物碱和唇形科植物中的四环二萜等,并研究了其中一些成分化学结构与药理效应的关系。他在进行这些工作的同时并注意分析手段的方法学研究。将环炉技术与放射性自显影薄层色谱相联用建立有机化合物微量系统鉴定法是他的早期研究工作。在质谱仪离子源中引入立体选择反应试剂,由原位反应产生特征离子的相对丰度可以获得样品分子的立体化学信息。用这种反应质谱法可以进行构象分析、绝对构型测定和几何构型测定等的超微量立体化学分析。在天然抗癌药物分子中引入稳定自由基,获得高效低毒的自旋标记衍生物,运用顺磁共振谱可观察这类药物与DNA的结合。这种自旋标记分析法已成为进行此类抗癌药物分子药理学研究的一种手段。陈耀祖共发表了320多篇学术论文和4部专著,这些研究成果为开发利用西北药用植物资源提供了科学依据,并为丰富有机化学知识和发展有机分析化学学科作出了贡献,因此获得国家级奖3项和部省级奖5项。

在教学工作中陈耀祖主张“授人以鱼不如教人以渔”的教学原则,重视思维启发和独立工作能力的培养。他指导研究生以师生共同讨论为主要教学形式。他是我国首批博士导师之一,培养了多位博士生和硕士生,他们多成为技术骨干,有的已成长为博士生导师教授,学术带头人。

陈耀祖平生最大的成就是质谱立体化学分析法,在有机分子绝对构形、差向异构、顺反异构之测定诸方面有许多创新。他开展分析手段的方法学研究,建立了进行超微量立体化学分析的反应质谱法,进行抗癌药物药理研究的自旋标记分析法以及有机化合物微量系统鉴定法等。这些成果为开发利用我国西部药用植物资源提供了科学依据,并为发展有机化学和有机分析学科做出了贡献。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陈耀祖进入科研高产阶段。代表性著作有《低分子聚异丁烯分子量粘度测定法》《固氮酶固氮活性中心模型物中硫的微量测定》《当归化学成份的分析研究--新当归内酯的分子结构测定》《苦水玫瑰精油质量研究》《当归化学成份分析研究--毛细管气相色谱-质谱法鉴定当归根挥发油成份》《当归化学成份分析研究--根部非挥发性成份分析》《岷山当归化学成份及药效的研究》《毛细管气相色谱-质谱联用分析甘肃岷县当归叶挥发油》《苦水玫瑰精油化学成份研究》《负离子快原子轰击及其碰撞活化质谱法在寡糖苷结构分析中的应用》等。

陈耀祖不仅在工作上孜孜不倦,在教学上亦是兢兢业业。踏实、奋斗不仅是陈耀祖院士身上的闪光点,更是许许多多兰大人共同的特点。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坚持和付出,兰州大学才能萃集大家、英才辈出。

植物生理学家梁厚果

梁厚果(1935—2009),四川成都人,著名植物生理学家,1956年兰州大学生物系本科毕业,1960年兰州大学植物生理专业四年制研究生毕业。梁厚果历任兰州大学生物系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兰州大学植物生理研究所所长和甘肃省植物生理学会理事长、省科协委员等职务(称)。调入四川大学后,曾任四川大学植物研究所所长、四川省植物学会理事长、中国植物生理学会常务理事等职务。

梁厚果从事植物生理教学和科研工作51年。1960年研究生毕业后,他在兰大给植物生理专业的本科高年级学生相继或同时讲授了植物生理学、植物物质代谢、植物线粒体呼吸、光合作用和植物生理大实验等六门课程。授课的同时,还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和当时国内外学科领域的动态和进展自编了《植物物质代谢》《植物线粒体呼吸》《光合作用》等专业课讲义。另外,梁厚果还给教育部主办、兰州大学承办的全国植物生理学教师进修班讲课。学生们对梁厚果的讲课水平评价很高。进修班的教师在他们学业完成的总结会上说,“听梁先生讲课,真是一大享受……到十二点下课,都还没感觉到肚子饿”。在梁厚果讲课时,讲台上总放着几台学生的录音机——他们要一字不漏地录下老师的讲授内容。梁厚果由于教学效果良好,曾获得过“教学质量优秀奖” “省级优秀教师”“园丁奖”以及第五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学术科技竞赛园丁奖等奖项。在梁厚果指导的本科生中,很多学生现在已事业有成,比如现任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中组部“千人计划”入选者以及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黎家教授、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科学家黄芳和杨春虹等。

在研究生培养方面,梁厚果一直很重视研究生培养质量,本着“好的就招,不好就少招,甚至一个都不招”的原则,梁厚果一生中招收和指导硕士生35名、博士生14名、博士后2名。他指导的这些研究生,很多现已成为国家教育和科研战线上的栋梁之材,教授、博导不乏其人,还有一些后来去了国外深造。每年的元旦和春节,梁厚果都会收到来自北京、杭州、广州、济南、兰州和香港等全国各地以及来自美国、英国、德国、和瑞典等国外学生们的电话问候,这也是梁厚果最高兴的事。

梁厚果还特别注重“因材施教”。培养现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副所长张立新研究员的过程就是典型范例:张立新是梁厚果1992年招收的硕士研究生,他是四川大学生化专业毕业的,梁厚果对他的研究生培养计划是:有机化学一年,结构化学半年,仪器分析半年,随化学系有机化学研究生一同上课。后来证实这种培养方式非常成功,张立新后来转为硕博连读研究生,在国外“SCI”检索刊物上发表四篇论文,博士论文在1999年被教育部与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审为首批百篇“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

在生活上,梁厚果对待研究生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关心,爱护他们。他自己身边就只有自己的硕士生、博士生、以及一些教过的大学生,梁厚果除了出差,上课外,几乎天天都在实验室和研究生在一起,指导他们做实验,和他们聊学术思想,甚至还和学生们一起休息、下棋,和学生们培养了深厚的感情。有一位研究生,刚入学时,随梁厚果去参加高考阅卷工作,结果在这期间,这位学生的宿舍的被子、褥子、床单等都被偷光了。最后梁厚果出面,找领导特批了200块的阅卷特殊补助费给他,用于购买损失的被子等。

梁厚果一辈子兢兢业业,专心科研,其科研成果十分丰硕,在国内外学术界颇具影响。他长期从事植物呼吸代谢领域研究,在抗氰呼吸与植物逆境胁迫适应方面形成了自己的科研特色;在植物光系统II钙结合、磷酸化与抗逆调节方面也取得了很好成果。他还将植物生理机理研究由代谢和酶的水平推向基因表达水平,开展了植物分子生理学方面研究的新领域。

在半个世纪的科研工作中,梁厚果一共在“SCI”收录刊物上发表论文54篇,在国内核心刊物上发表论文143篇,并出版国际学术会议专辑论文3篇。由梁厚果作为第一署名人的研究成果先后获得:全国科学大会重大成果奖一项、省科技进步奖(自然科学类)两项和教育部(自然科学类)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共三项。梁厚果还曾3届当选为中国植物生理学会理事、常务理事和植物代谢专业委员会主任,被聘为中国自然科学核心刊物《植物学报》《植物生理学报》和《西北植物学报》编委,特邀为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国际会员和欧洲斯堪的纳维亚植物生理学会(SPPS)会员。

“当我回首往事时,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会为自己是名党员知识分子而骄傲。我教书育人一辈子,把我这一生都献给了祖国的教育和科学事业”,这是梁厚果在他的自传《教书育人100年》中的一段话。如此勤奋上进,成果丰硕“大先生”,是兰大人都该铭记和学习的榜样。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孙盈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