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兰大人-20】80后美女博导管晓丹:我要带着学生走在前沿

日期: 2018-11-11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她语调轻柔甜美,不时微笑,很难想象,在给学生们开会时,她会抛出一系列高标准、严要求。

她是“80后”、“女神”、“博导”等众多闪耀标签集聚一身的大学老师,但她更在意的是如何带领学生走在学术前沿,帮助他们去触碰更灿烂的未来。

至于“女博士”这个身份,她坦言:“真正的博士,绝不是脱离社会变得十分高深和自我,女博士也不该不修边幅、不问世事,她们只是基于多年的思维训练,更容易进入角色看清本质,也能够很好地将看似深奥的事情解释得通俗易懂。”

她就是兰州大学大气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管晓丹。

“我的工作风格是不断离开舒适区”

似乎正应了大气科学学院之名,管晓丹的办公室以及整个半干旱气候变化实验室都位于十分清静的20层高楼之上。通过办公室里摆放齐全的生活用品不难看出,这里早已成为了她的第二个“家”。也就是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管晓丹思考着气候、陆地、降水之间的微妙互动。

2005年,管晓丹从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大气科学学院本科毕业后来到了兰州大学。2011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大气科学学院,获理学博士学位。读博期间,她获得国家留学基金委建设高水平大学项目资助,于2009年-2011年赴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交流访问。主要从事干旱半干旱地区陆面过程及气候变化形成机制的研究。

她将自己的工作风格总结为“不断离开舒适区”。研究生二年级时,有一次国际会议需要学生来负责协调,当时英文还不太好的管晓丹还是硬着头皮主动请缨,发邮件、接机、联系住宿……磕磕绊绊中她拥有了这“第一次”办会体验。事后负责老师回忆,当时征集办会的学生,她是第一个报名参加,也是第一个愿意承担繁杂工作的人。

正是因为这样勇于挑战自我的精神,在不断实践和摸索中,管晓丹对于干旱半干旱地区陆面过程及气候变化形成机制的研究“渐入佳境”,先后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和面上项目,主要参与了科技部国家重大科学研究计划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集成项目等,并于2017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项目。

管晓丹也有迷茫焦虑的时候,而一次前往华盛顿大学与一位70多岁的老教授华莱士合作工作的机会,带给她很多思想上的改变。她发现,华莱士教授会在深夜和朋友聊天后记录下自己的新想法,也会在周末和家人爬雪山喝红酒,老教授努力将科研与生活相契合的能力,给管晓丹带来很大的震撼和启发。“想要攀登高峰,就需要不断努力,在此过程中的焦虑感是因为你想达到的水平此时没有达到。所以,在一个长期探索的过程中,保持平常心非常重要。一时焦虑也是正常的。这时不要心急,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才能真正离实现自己的理想愈来愈近。”

“成为管老师的学生是一件幸福的事”

除了科研,在教导学生、做学生的良师益友方面,管晓丹也有自己的心得。

她教给学生的第一课是自律。她会清晰地告诉自己的学生,进组之后的工作强度、难度以及研究方向和日常工作。除了教会学生自律,管晓丹在带领学生进行科研探索时也会宽严相济。在达到毕业要求的前提下,她会鼓励学生去做任何自己感兴趣的项目,学生们在轻松的状态下会更加专注地开发创新的课题、迸发惊喜的火花。正是在这样“先自律后自由”的培养模式下,大多数进入管晓丹课题组的同学在研一时就能够完成SCI英文论文的写作,早早地“超额”达到毕业要求。

经历过“学术菜鸟”时期无数次试错与辗转,管晓丹意识到,在科研的世界里除了必不可少的努力,巧妙的工作和学习方法也起着事半功倍的作用。“我跟学生说过,你等到完成一篇项目论文,然后再开始另外一个项目,这相当于把你的工作时间延长了,如果在项目论文最后写作的过程中同时跟进下一项目,那么写完这篇你可以马上开始下一篇,这相当于缩短了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

此外,经验的积累也是帮助成长的有效法宝:“比如第一次同时处理四件事时,我工作了十个小时,那么等到第二次时,我就一定尽量把时间压缩到八小时以内,这就是进步。”这些,她都会毫无保留地跟学生们分享。

教学相长。学生们的努力更让管晓丹在带学生的第一天就意识到为人师表的责任感。

作为研究型学者,去世界各地进行论文研讨和学习交流是家常便饭。因为时差和忙碌,管晓丹只能在活动结束后去修改学生们的论文,配合国内时间给学生们讲解论文中存在的问题。硕士毕业生张艳婷在毕业论文的致谢中提到:“还记得凌晨12点我准备睡觉时,您在出差奔波了一整天后,依然熬夜给我一字一句的修改着论文,回复审稿意见。”基于相互信任与默契,学生们带给管晓丹的感动,她也全都了然于心:“大家常常是默默把任务完成之后,有机会了才告诉我。”

育才先育人,育人先育德。摒弃浮躁与功利,这样的勤恳踏实正是管晓丹研究团队中最看重的“风气”。同学们都说,成为管老师的学生是一件幸福的事。

还是20层高楼,还是这一方小小的办公室,管晓丹在思考气候、陆地、降水之间的微妙互动之余,也回忆着一路走来的经历。“自己在最初的科研探索时期曾经有过很多烦躁和焦虑甚至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时刻,如今慢慢才开始找到了方向和感觉。我想,只要沉心做好自己的事,结果往往都不会很差。”这也是管晓丹从她的导师黄建平教授身上学到的科学态度和科研精神。

谈起未来的科研理想,管晓丹坦言,最想达到的目标是争取做出更多站得住脚的国际前沿性成果。“之前我曾和黄瑞新老师等探讨过,希望自己的科研成果能够真正做到‘独一无二’,对其他相关科研领域推进作出一点点贡献。这个目标一直鼓励着她,不断前行,永不止步。”

102
发现错误?报错
文:肖坤,脱畅
图:
编辑:孙寒璞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