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成为自己

日期: 2018-11-08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丁香

“我是学问趣味方面极广的人,我之所以不能专积有成者在此,然而我的生活内容异常丰富,能够永久保持不厌不倦的精神,亦未始不在此。我每历若干时候,趣味转过新方面,便觉得像换个新生命,如朝旭升天,如新荷出水,我自觉这种生活是极可爱的,极有价值的。”虽说这段话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梁启超学有所成之后的自谦之辞,但确实是在读到它时,我才第一次去思考究竟如何才能过好自己的一生。

曾经,我无比羡慕那些自幼拥有梦想的人们,他们的生活总是精彩,有奔头;我也佩服那些对生活不提要求的人,他们脸上总写着“随遇而安”;我还偷偷期待着自己能像个别孩子一样,被家长明白地安排着今后的发展轨迹,不需要自己承担选择的风险。然而,从一个极其“民主”家庭走出来,很遗憾,我没能发展出以上任意一种风格。二十出头的年纪,阅历薄薄,内心一直埋怨自己毫无个性的个性。幸在我仍对观察生活乐此不疲,琢磨自己的耐心也一如既往。我为什么不能成为我向往中的人,今后的我究竟会成为怎样的人,我还在内心一次次构想。

偶然间看到的一条朋友圈让我顷刻悟然,她说,“请成为你自己,因为没人愿意成为你”。这话引申后细细品来,确实有几分道理。古语有云,“自重者人恒重之”,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不屑于自己的存在,何以俘获他人的尊敬?一个人如果自己都嫌弃自己,谁又会跑上去接下被你所抛下的躯壳与灵魂?自我抛弃,这是否算是对人生的一种背叛呢?

为了避免“自身”的不复存在,我们就有必要守住自己,守住自己并不等同于固执自身。与时俱进完善自身才是真的让你成为你自己!赫拉克利特用“人不能两次踏进同样的河流里”来使万物的运动性质具象化,万物之灵的人类自然也遵循着同样的规律。昨天之你不是今天之你,今天之你并非明天之你,唯一不变的是,无论如何变化,你的本质始终是你。

说到底,我们生来都是独一无二的灵性个体;紧接着,原生家庭开始介入并参与到塑造我们初始个性的过程;再后来,我们不可选择地面临并融入许多崭新的社会环境,我们性格中继续萌出新的枝丫;再后来,通过相当的学习,我们逐渐培养出了自主的判断力,开始尝试告别“口不择食”的被动。这时,肉眼可见,“自己”与“他人”的差异。认同、艳羡、嫉妒、蔑视等情绪也许会悄然膨胀,有人会扎根于原来的自己,有人成为了别人,有人半截自己半截别人。我不乐于去评判他人的选择,但是内心渴望“成为自己”的想法却无时无刻鞭策着我,去猜猜,去想想!

人生究竟是否能像答题一样,存在一个参考答案。想必你一定会嘲笑我的天真,人与人千差万别,如何套进一个模子呢?那么,不妨让我们一同开启上帝视角,看看我们的一生,生老病死,目前的条件而言,尚没人能脱离阵营,这印证的就是所谓“规律”。人在原生成长的基础如同地基,后天的一次次选择宛如一块块砖,不可否认,这一操作具有浑然天成自然感,是不存在正确与错误的。但是也并不意味着我们面对当下乃至今后的“自己”束手无术,创造的能力是每一个固定答题模板中出彩的关健部分。

理智的你,其实不必去倒掘地基,摧垮墙壁,试试从接纳原始的自己开始。初识舍友,我眼中的她们都是从完满幸福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幸运者,一直哀叹出身不幸的我自然很是羡慕,可距离已经被拉的太远,害怕吃力的我便没有盲目效仿她们的样子。殊不知,慢慢相处之后,我才得知每一个光鲜的她们背后都有着各自的不容易,想来不正恰恰印证了那句“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吗?我们往往只会看到成功人士身上的共同点,却忽视了他们其实也会有各自可爱的小缺陷,“人无完人”,自己之所以区别于他人不也是凭借这些与众不同的“瑕疵”吗?当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没人会去阻止其他人克服缺点,趋向完美,前提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自身的改变,而非迫于外界施加的压力而被动改造自己。因为真正的自我完善,于情于理,当事者都应处于坦然主动的状态,这才是成为自己,否则都更接近去做别人。

接纳不完美的自己不是最终目的,思考未来“砌墙”的方向,谨慎挑选的重建往后的每一块砖块的颜色与花纹,可能是标准答案的套路,可在套路下每个人都“为所欲为”,如此才能真正成为自己,这个世界也才因此多姿多彩呀!最后,我想要高傲地赞同梁启超先生的人生态度,好一个“我的人生我做主”的潇洒自在,酣畅淋漓。在自己面前,又何须多言他人如也。我在对具备“工匠精神”的执着之士持肯定态度,但同时也明晰我自幼生长环境以及自身的偏好使得我异于此类体质。喜欢时沉浸其中,忘乎所以;热情褪去时,挥挥衣袖,深情告别,少留念想。毕竟人生也就短短数十载,自己的精力也限于定额,告别错的,下一次才能和对的拥抱。许多人批判电影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松子因爱情而丢弃自我的做法,而我却始终佩服松子每一次对爱的执着追求。她的人生结局看似不幸的,但是在我看来,成年后的松子在每一段短暂的亲密关系里,都能不计前“伤”,交予对方真实而完整的自己。她用了大半生去走出童年的阴影,去填满内心对爱的渴望和向往,我们何以站在自己的立场去评判她表达爱的方式?这难道不是一种只属于她自己的抉择?

一年前的我曾受学长指点,“大学四年,可以不在成绩上有所成,但请务必找到自己的‘热爱’!”乖巧如我,一直在“勤勤恳恳”地找寻着自己真正的热爱,今天绘画手工,明天碰碰邮票,日常沉迷中医之深奥阅读从来不限范围,觉得日语好听就兴冲冲开始自学,各类志愿服务、社团活动从不愿缺席……后来的我终于醒悟:也许“划重点”式大学是很适合学长的,但它压根不是我最理想的生活状态吧?因为我慢慢发现了,原来在寻找所谓“热爱”时的我,反而最快乐的,它恰巧满足了我尝试新鲜事物的心愿。现在的我,延长探索几乎等同于放大快乐了,所以自然不必再执着四年内问出一个确切结果了。又或许真实的我自己,正是把周遭的一切都当成“热爱”的呢?

人生的漫长旅途中找到最热爱的事物不会是终点,趁着年轻,青春洋溢,享受这段成为自己的“迷路”时光中,不求结果完美,多点洒脱尝试,为每一个青春洋溢的你们自己赋予各种可能性,又有何不可?

总而言之,问问自己,如何用你的方式,成为自己。

(《兰州大学报》 2018年10月30日 第927期(总第927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郑丽婷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