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相逢与依恋——榆中校区清晨记

日期: 2018-11-08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校报记者团 白颖超

清晨,在昏暗中宿舍楼逐渐在清醒,唏嗖琐碎的声音开始跃出和蔓延。

慢慢的,东边天际的白光越来越明显,直到衬托出云朵的全部轮廓。早晨朦胧的薄雾使得远处的山峦只显出一个巨大的阴影,使得这个寒冷的秋日的早晨更显得萧肃和刺骨。可是近处的景色却立即不一样了,它是宿舍楼外衣庄严不可侵犯的铁锈般的红色,它是两旁树木温柔的仿佛浸入牛奶的绿色和黄色,它是偶尔路边围栏的蓝色,它又是流动身影的靓丽的彩色。突然几株完全的金黄映入眼帘,在这昏暗的天色中,他们就像老式的电灯泡一般带来温暖和安慰。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了,他们一个,两个,三个凑成一堆,或聊天,或摇摇晃晃的走着,它们很明显还没睡醒呢!有的脸上还带着不知名的笑容,我想他们微缩着的身体下面肯定都有着不受寒冷影响的丰富的心灵的小天地呢吧!

靠近食堂,机器的轰鸣声开始进入耳朵,接下来就是逐渐清晰的人头窜动的声音,餐具碰撞的声音,时而出现的同学间的互相的交流,还有食堂师傅的询问,他们的声音急促而有力,他们已经完全投入到他们的劳动中去了,在劳动中,他们无暇顾及其他,只是生命能量的发挥,这是最尽职的劳动者,也是最普通的劳动者。再后来,耳边最清晰的便是电视播报新闻的声音,这对于一个在大型国企周围长大的我来说,这便是早晨的标志,是工厂开始运转的冲锋号,也是家乡的熟悉的声音。我想家了,天天想家的日子中的这一刻想家了。

不知不觉,灿烂的太阳已经冲破云雾的阻拦,它的光辉已经令人无法直视了,金色开始流入层层屋檐,树木的缝隙和四周的角落。校园里出现越来越多的光点,即使刺眼却并不令人心生厌恶,因为榆中秋季的寒冷已经令人太渴望光芒了。

最近的校园里,施工还在进行着。不知何时工人们已经都到自己的岗位了,穿着土土的衣服,没有搭配,甚至都不够干净,我不知道我对他们是怎样一种感情,他们也曾是撒娇的孩子,他们又是某个孩子的亲爱的父母,他们更是用自己双手创造生活和世界的独立的劳动者,我还没有资格评价他们,更没有资格可笑地给予同情。人生有各种各样的不幸,人生却只拥有同样的幸福,不幸分等级,而幸福却是人类共享。所以那些打着同情旗号的“家伙”才是真正鄙夷劳动者的人,而那些理所当然享受这些同情的劳动者,恐怕也从未真正体会劳动的真谛和快乐。

再看到远处缓缓驶来的蓝色校车,它每天不早也不迟的永远出现在那里,不论晨昏,不论风雨,岁岁年年,及时而守恒,这本身就是一种恒久的感人的精神,催人上进,催人勤勉,催人自强。更不要说那匆匆拿着提包从校车上下来的一位位先生了,他们一前一后的走下校车,有的手上拿着书本,有的手上拿着水杯,又有的手上拿着手机,你们可千万别觉得老师在玩手机哦!我可都不知多少次听到老师在校车上记录的想法的分享了。他们的身影从来都不是华丽的,可这种华丽又是什么衡量标准呢?他们忠于人生,忠于意义,他们便是最靓丽的人,为什么华丽这个属于美好的词不属于他们呢?或许他们也不在乎吧!想到老师们便有无尽的想法涌现在脑海里,记得哪天晚上,我们严肃却可爱的的马奶奶,拿了一罐红牛,激情昂扬地上了三节课,下课都十分钟了还浑然不知,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奶奶眼睛一瞥,还漏出一丝嫌弃,结果是学院的老师来叫她赶校车了,奶奶听到时讶异的表情,我至今还记忆犹新,似乎都已经开始怀疑是自己的感官出了问题。想着想着,不禁嘴角扬起了微笑,是尊重,也是感恩。

一股冷风,一个寒战,将我拉回了现在。近处的萃英山已经完全明亮了,在这完全的揭示下,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它可能是荒凉和草莽的,可是他们忘记了它脚下的浪漫和温情,而这两种感情恰恰是不可分割的,因为它们在互相的守望,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像互相鼓励的朋友,像互相依偎的恋人。不得不说,无论多么艰难和困苦的环境,只要存在人的情感,它就绝不会完全冰冷。

清晨在阳光的照射下慢慢逝去,与时间长河一起奔流,它或许没有什么意义,又或许时间本身就是意义。它是珍贵的,可叹的,是无论怎样都值得怀念的,是最好的礼物。

(《兰州大学报》 2018年10月30日 第927期(总第927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郑丽婷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