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英记忆】魏新民:从董事长到民间外交家

日期: 2018-11-07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时间:2018年10月17日
  地点:北京京伦饭店枫华艾蒂克集团
  人物:魏新民
  访谈人:阎军
  摄像:阎军
  文字整理:2017级外国语学院俄语专业志愿者蒋竺晏

位卑位尊,作为国人一份子,都应当为国家民族事业贡献力量。我自称并非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多年为中俄警界、商界等所做的努力,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体现了作为一名中国人的价值与担当。有为才有位。我认为,只有把个人事业融入国家和民族的事业中,才能真正称得上是成就了一番事业。

——北京枫华艾蒂克集团公司董事长 魏新民

 

阎:魏总您好,兰大档案馆开展了一项萃英记忆工程,就是请毕业的老校友回忆在学校上学的情景还有现在的工作,今天想请您谈一谈。

艰苦好读书,西北砺精神

我是81级兰州大学外语系俄语专业的学生(也是俄罗斯语言文学专业),在兰州大学生活学习了四年。那个年代生活比较清苦的,虽然清苦,但还是快乐的。我记得兰大地处西北,自然环境、生活环境各方面也不是很好。每个月大概百分之二三十的粗粮,粮食经常不够吃,细粮吃不着,同学之间经常会换饭票,拿四两粗粮换二两细粮这样的换。现在的人有时候吃发糕和钢丝面觉得还是营养的食品,但是在那个年代我们一看到(包括在现在)胃都酸,因为那时候天天都要吃这个东西,自然非常艰难。那个时候我面黄肌瘦。我身高一米八一,当时的体重是一百一十八斤。

在兰州大学我们是最努力的,别看我们地处遥远的西北,但是氛围非常好大家求学的欲望很高,跟外界的联系也少一些,一心就是读书,读圣贤书。

阎:我记得你们那时候有专业教室。

魏:我们有专业教室,就是那个老的旧文科楼的一层角上。我们天天只知道学习。现在回想起来,学习让我们更好,对今后的工作生活更有益,着实不枉人生的那四年。

阎:四年中您对您的老师及学生生涯有哪些记忆?

魏:我们那个年代刚刚恢复高考没几年,所以老师们干劲也非常足,社会上对大学生和高校的认知程度非常高,我们自己也觉得能成为兰州大学的学生是件很自豪的事情。老师们水平很高,我也十分敬佩兰州大学的老师、特别是教我们俄语的老师。我选择兰州大学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老家的人对我这样说:“你去兰州大学吧!那个地方师资力量非常强。”

当时涌现出了很多非常优秀的老师:水天明、冯锦珊、吴吉康、刘骧、杨育乔老师等等......我非常感谢这些老师。

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娱乐的形式很少,我也年轻,很喜欢学习中央电视台宋世雄的体育节目,常常模仿他的体育解说:“各位听众各位观众,现在我们在什么什么地方向大家现场转播......”有时在运动会来几嗓子广播。

我还喜欢说相声,那时候和我们班同学在一起说相声。在学校也演出了几场,生活还是很愉快。还用俄文演过话剧,文艺形式多种多样。

学外语的学生有专业教室,所以逢年过节,我们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用俄语说:“традиционно,унасестьтакой-тообычай”,这是我们传统的一个风俗。老师和学生聚在一起欢度节日,我们围在一起包饺子,有时候也搞一些其他的活动,包括一些小型的文艺演出,师生关系非常融洽,很令人怀念。

这四年是我人生中最珍贵的、最风华正茂的,我们最美好的青春的四年就是在兰州大学度过的,永生难忘。

第二排正中为魏新民,第一排右一为访谈者阎军

阎:我知道您是一个非常重情重义的人,毕业以后到哪工作了?

魏:我被分到北京新华社。我们那个年代社会风气非常好。当时在兰州大学,父母也教育我们,去了以后要努力学习,老师也都勤勤恳恳、本本分分,辛勤育苗培养出了我们。因此四年来我学得不错。我是连续三年的三好学生,四年下来以总成绩第一圆满毕业。临近毕业之际,获得保送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面试入学资格。但当时新华社来招毕业生,新华社的老师一眼看上了我,说我德才兼备,就把我直接录到新华社了。

85年毕业分配后我就来到北京。新华社那时候第一年都要去下乡,我下乡到陕西实习,跟老记者一起实习采访了半年。回来以后正好赶上当时党中央举办的中央讲师团,就是年轻的知识分子到基层去、农村去,就像乡村教师一样,去最艰苦的地方帮教扶贫,我被派到山西吕梁中阳县支教了一年。那个地方比较苦,但获益匪浅。

新华社对我也比较重视,山西支教回来以后,对我进行了进一步培训,我去了中国新闻学院脱产学习了两年的英语,学习回来后又在新华社工作了两年。我在新华社工作了七年多。后来改革开放,苏联也解体了,大量的俄国人涌向中国,那时候俄罗斯来中国旅游的人也渐渐多了。中国招商国际旅游公司向新华社借调翻译,很希望我到那个地方去工作,最后我就下海去企业了。

阎:哪一年下海做企业的?

魏:1992年离开了新华社。那个时候下海并不完全算是下海,算是去了国有企业经商。

阎:那个时候就去经商了?

魏:对。我基本上在北京。我的经历比较丰富。1992年离开新华社到了招商局,招商局总部在香港,中国招商国旅总部在北京,我在那里工作了好几年,后来央企合并,招商国旅并入中旅总社,之后全又并入港中旅。我又在港中旅工作几年。咱们有四大央企在香港,其中一个招商局,一个港中旅,我都工作过。直到北京奥运会后,我才彻底离开国企,创办自己的民营企业。

位尊位卑勿忘报国

阎:现在您已经很成功了。听说您那时候去俄罗斯,给咱们国家做了很多大事?

魏:母校培养了我们,我们又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在对外交往、对外发展业务方面时刻不忘祖国、不忘自己是个中国人。那个时代我们民间的、官方的交往也都融合在一起,就像习总书记讲的:“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交”。所以那个时候我在俄罗斯交往比较多,正好加上工作的性质,平常也会接触我们国内各个行业的一些政府代表团和俄罗斯的交往,从中为政府做了很多事情。

我最早是搞旅游的,中俄旅游能有今天这种局面,我实际上做了很大贡献,特别是两国之间搞互免旅游签证,我应该讲是倡议者、发起人。俄罗斯创立了“无国界世界”旅游协会,其发起人、创立者之一就是我。由这个组织和中国国家旅游局进行对接,全面开启了中俄之间团体旅游签证。今天发展成现在这个局面,我也感到很欣慰。

我在旅游过程中也经常接触一些团组,比如说公安局的代表团,中国人去俄罗斯在当年的情况下,很多(当地)警察对华人不公,我在接团的过程中认识了莫斯科警察局的人,后来协助北京市公安局,和莫斯科警察局建立了友好的联系。1997年我正式开始协助北京市公安局与莫斯科内务总局建立了友好局,由此拉开了北京莫斯科警务交流。在我的协助下,两局第一次历史性签署了两市的双边友好协议。

在过去近二十年的交往中,我为两局的交流做了很多工作,也得到了公安部的认可。按公安部来讲,北京市公安局和莫斯科内务总局是当时国际交流中的典范。我们最成功的案子是当时协助北京市奥申委成功地获取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申办权。没想到我在俄罗斯警界及由此延伸的许多人脉还为祖国的申奥事业和母校的教育事业立下了功劳。

阎:这个是怎么做到的?

魏:当时是2001年,从6月份开始,真正的投票是7月13号。按我们相应的习惯,奥申委有安保小组,他们提前去了俄罗斯打前阵,在此一搏,这次投票选举我们志在必胜。当时莫斯科的局面其实是令人担忧的。你们在电视上也曾看到奥运火炬在法国、英国传递时的混乱局面。其实当时莫斯科的申奥场面也是如此,各种反华势力聚集莫斯科,准备在那儿大闹。我们安保小组到达莫斯科后,适逢俄罗斯夏季,人家都放假了,正赶上莫斯科警察局领导班子正在调整,没有局长,所以当时的局面比较乱。安保小组去了以后,为了维持莫斯科的秩序去找当地警方,但却找不到人。后来北京市市委副书记,当时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强卫,情急之下将我派了过去。

在我去莫斯科的第二天,就联系上了莫斯科警察局代理局长波波夫少将。他是我的老朋友,我们感情非常深。他一听是我来,立刻说没问题,马上见。等申奥安保工作组的同志到了莫斯科警察局后,内务总局局长亲自出门迎接说:“我的弟弟(指魏新民)来了。”局长波波夫在听取了要求后,当即吩咐下属,治安局局长诺维卡夫全权负责中国代表团的保卫工作,并指出要全力以赴地把“朋友们的事情”办好!

魏新民与好友克里姆林宫警备司令赫列波尼卡夫合影

由于申奥安保工作组的出色工作,我们受到了代表团领导的大力赞扬。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在会见我时说:“申奥成功有许许多多的综合因素,然而没有你们出色的工作,申奥成功是不可想象的。”2002年1月15日,北京市公安局还专门给我发来了表扬信。

申奥成功以后,国家体委另一位领导说:“我们搞的是选票,小魏(我那时候年轻),你搞的是保票。申奥成功你们功不可没!”这是对我们最大的褒奖。

阎:确实是功不可没。

魏:很多年过去以后,当我们国家体委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都感慨地说:“诶哟!魏总啊,当时这件事是你做的!我们一直在找,当时是哪些人把事情搞得这么好。我们只知道是公安上做的,但没想到幕后还有你这么个英雄!”

除此之外,2014年5月,在普京总统出席上海亚信峰会和中俄签署4000亿美元石油天然气协议之际,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长伊戈尔·谢钦、俄中企业家联盟主席根纳季·季姆琴科(伏尔加集团主要创始人和主要股东)等率领的俄罗斯顶级企业家与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等中国企业家齐聚上海,叙友谊、谈合作、话未来。发起这次活动的人正是我。

魏新民参加“相逢上海”中俄企业家会晤

阎:做得非常好。

魏:谢谢,我们就是位卑未敢忘忧国。

到现在,咱们公安部和俄罗斯内务部的交流,包括北京市公安局和莫斯科内务总局的交流,有些事情他们也找我。尤其有时候他们代表团来了,还一定要找我,我的俄语名字叫Василий(瓦西里),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给北京市公安局发一封新春贺电,同时总给我发一份。尽管过去了近20年,但是他们依旧没有忘记我。

魏新民与俄罗斯首富诺瓦泰克总裁米赫尔松

阎:莫斯科前内务总局局长库里科夫上将提起您的时候说:“我同魏新民先生已经相识20年了。在我还是莫斯科内务总局局长时,通过魏新民先生的协助,莫斯科内务总局同北京市公安局第一次历史性签署了两市的双边友好协议,也就是那一次我结识了魏新民先生。我们之间的友谊时间可证,我们曾一起到访过中国,所有人都惊奇于他渊博的见识、对朋友的真诚和对父母的孝顺。同时我也非常尊重他的母亲,不仅是因为她教育出了这么出色的儿子,还能够唤起我对我母亲的思念。我们之间的友谊不管再过多长时间都会持续、牢固,我们的友谊会地久天长!”对您的评价真高呀!

魏:莫斯科内务总局几任局长对我的工作都表示认可。他们可能经济条件差一点,可能没有物质性的奖励,但是有精神上的奖励。我曾有三次(2001年、2003年、2007年)荣获莫斯科荣誉“优秀警察”称号,这是很多警察干一辈子都很难得到的一个称号。

这也算是我对北京市公安局和莫斯科警务交流的一种贡献吧。同时,我也曾多年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干部队伍建设顾问等职。

魏新民(左)被俄罗斯莫斯科内务总局局长普罗宁上将授予荣誉“优秀警察”勋章与证书

我刚才讲的,除了旅游和公安,这么多年我在民航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做包机:旅游包机、客包机、货包机。这个过程中我和民航的人打过很多交道。我发现中国的民航和俄罗斯民航局在交往过程间存在很多问题,我们总是有求于俄罗斯。通过一些了解之后,我介入其中,帮助民航局做了很多工作。比如说一点:海航(海南航空飞机)从北京飞西雅图的飞机、从北京飞多伦多的飞机都要从俄罗斯的领空,也就是从北极那儿过去,但是俄罗斯民航局不同意。甚至有一次,礼拜天,飞西雅图的飞机,直到离起飞只剩三四天的时候,俄罗斯方面依旧没有给许可。我在北京直接坐飞机飞到了莫斯科,在一两天之内把这个棘手的问题解决了。

还有很多事:过去,南方航空公司从北京飞新西伯利亚、乌鲁木齐飞新西伯利亚的班机,每年每架(次)飞机都给俄罗斯交3000美金。我说:“这个钱我们不能交,按中俄两国协定不能交。”通过我的一番努力,最后经民航局确认,终于挽回了损失。

我们中国民航局有求于俄罗斯,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过境。我们的飞机经过俄罗斯领空往欧洲去,每年的量非常大,但是俄罗斯有时候一个月只给五十个指标,有时候八十个指标。在前三四年的时候,我协助民航总局,帮助他们在过去的基础上又新增到119架/月。简直是突破性的。从此彻底扭转了我民航飞机飞欧洲、飞美加等国的被动局面。我和时任俄罗斯交通部部长及几个副部长都认识,关系也都非常好。

为家乡办学---创办渭南师范莫斯科艺术学院

我老家在陕西渭南,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城市,一直也想发展自己的教育。当渭南的老乡找到我问:“能不能找到俄罗斯最好的教育资源?咱们联合办大学?”的时候,我说:“可以啊。”后来我充分利用我在中国教育部和俄罗斯教育部的资源,把这事情做成了。

2016年我们办起了中国第一所由中俄合创办的高等学府。我们并非独立,而是二级学院——渭南师范莫斯科艺术学院。每年招生300人,分四个专业。现在是建校的第二年,来报名的学生非常多。通过做这些事情,我深深地体会到,在发展自己的同时,不能忘为国家做一些事情。作为一名党员,一个被国家培养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干部,你的职责就是为国家做贡献。

魏新民与渭南师范莫斯科艺术学院老师学生们

阎:这就是您为家乡做的好事,听说您还为咱们学校做了不少(贡献)呢。

魏: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有大有小。我们作为兰大的学子,虽然已经离开母校这么多年,但始终关心着母校,母校的一举一动也都使我们牵挂着。在过去这么多年里,凡是能为兰州大学喝彩的地方,我们一定高呼两声;凡是能为兰州大学办事的,我们也当仁不让。

在学校一百周年的时候,我和我们81级英语班、俄语班的同学们一起为学校捐款。数字虽然不大,但到底是一番心意。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嘛。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我更多地是支持兰州大学外语学院,前前后后捐了一些钱,但我觉得不能拿钱来衡量,同学们都很关心学校的发展,希望学校越办越好。

此外,2011年11月,在我的推动下,前些年兰州大学两位校领导先后出访俄罗斯的时候,和莫斯科大学、圣彼得堡大学、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有一些校级之间的交流,这些都是我能为母校做到的一些事。特别是为我们外语学院成功地组织了与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莫斯科大学之间友好合作协议的签署,以及互相之间的交流。

阎:不仅如此,布佐夫——俄罗斯联邦旅游署“无国界世界”旅游组织主席对您有着极高的评价:“魏新民先生是俄罗斯和中国之间在经济、政治、社会领域都极具鲜明色彩和传奇的人物。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就将个人角色融入到中俄两国各领域合作发展的时代浪潮中,如国际旅游合作、权力机关的相互关系、北京申办奥运、外交策略、教育、税务、海关、民航以及中俄邮政等领域的合作与发展,包含了方方面面。他母语般的俄语水平、极高的俄罗斯文化修养、国家和人民赋予他的责任和使命、以及自身崇高的道德品质,使他能够很好地巩固和维系两国高层间的友谊和联系,同时为两国的民间交流合作做出了自身的贡献!”我了解到您为国家交流所做的其他一些事迹,简单讲讲吧。

魏:中央党校原常务副校长、也是《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长的李景田,当年率团赴俄访问,也是在我与俄方上下联系下,李校长得以与俄罗斯克林姆林宫等相关机构,进行了会谈并签署了框架协议,不仅为中央党校与俄罗斯的上下交流奠定了基础,也为《中国改革开放论坛》进一步做好与俄罗斯官方机构的对接打下了基础。

在李景田校长欣喜地将要完成对俄罗斯的所有访问时,难掩兴奋地露出对我的夸赞:“同志们,此次访问成功,多亏魏总鼎力支持。魏总的外交,虽属民间,但实在有效!”

类似经历,还有许多,也算是我为国家和母校做了点事,尽了一个公民和学子应尽的义务。

母校对我来说,虽然四年时间很短,但她培养了我如何做人,这一点上我十分感激。西北人比较朴实,生活是苦一点,但是教会了我们坚毅、勤劳、勇敢这些优秀的品质。我在大学毕业后,总是不忘兰大和我们的老师,总想为他们做一点事。我是做旅游的,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邀请了我们外语学院俄语专业的几位退休老师(大概有六位),先后两次免费去往俄罗斯。没有什么可回报老师的,他们搞了一辈子俄罗斯研究,都没去过俄罗斯。能为老师们做一点事情,也是我作为学子应该做的。我们和老师一直保持着很深厚的感情和联系,有了今天这样的成绩,我们应该感谢我们的老师。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老师还有兰州大学。

“一带一路”带来好前景

阎:您的公司做得挺大的,现在在搞哪些项目呢?

魏:92年离开新华社以后,我去了国有单位。2008年以后,基本是自己在做生意了。起初是做俄罗斯旅游。我一度在做俄罗斯入境旅游,那时候在北京每年一般接待10万人,我们是做得最大的。出境旅游每年大概有5万人。在这其中,和俄罗斯相关的一些进出口业务我们也做,但做的最多的还是国际货物运输。这几年跨境电商发展我做的更多了,如果从中俄电商之间跨境发展的业务、国际运输业务来讲,我们公司能占到20%-30%,在近年有期望达到并突破50%。

除此之外,我主要还是围绕旅游航空。我们做了一个科技产品,比如说,空中护颈枕,它可以在飞机上检测血压及一些身体状况,这个产品我们给南航(南方航空公司)用,可能很快公司就会上市。

我们还做一些烟草,和古巴搞一些烟草合作。利用古巴的烟草技术和国内几家大的烟厂联合生产一些中国的雪茄烟,大概也就是这些业务。

阎:您的业务发展的还是挺快的,咱们和俄罗斯关系好,这种业务前景很好。

魏:是的,实际上这很多年我发展的不光是俄罗斯,和其他中亚、独联体国家都有业务往来,包括西部的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那些地方过去也都常去。

我们的员工大概100人左右,有多有少。在莫斯科我们有三家公司,一个是卡林卡进出口公司,另外一个是俄罗斯技术旅游公司,第三个是我们建立的海外仓项目,这是我们和中国邮政合伙做的海外项目,规模很大,客户很多,其中不乏小米这样的公司。未来这项业务会有非常好的发展趋势。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发展。我不图大,只是立足于发展中国和俄罗斯方面,做了很多年,到现在也是有成绩的,这方面我多多少少也算是个专家嘛。

阎(笑):肯定是专家,大专家。现在我觉得前景是越来越好了。

魏:对啊,现在中俄之间,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倡导的“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这些条件都非常好。趁着国家大的势头好,我们要努力发展自己的业务。

阎:您还年轻。

魏(大笑):也不年轻了,55岁了。

阎:还是不错的,这些年您的俄语还是……

魏(笑):我俄语还是不错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忘。兰州大学教了我四年俄语,我怎么能忘掉呢。我觉得我这个人非常幸运,大学的专业就是俄罗斯语言文学,在毕业后的几十年里我从来没有丢掉过老本行。在事业发展的同时,同时又不丢掉自己喜爱的专业,并且把它们有机的结合起来,我觉得这可能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不是什么人都具有的。

阎:您还给国家立了这么多功,给咱们学校外语学院做了那么多好事,给这些老师帮了很多忙,大家都记得的,都夸您。

魏:努力吧,能做多少我们就做多少贡献,我喜欢实事求是,不喜欢夸张,讲求实事求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位卑位尊,作为国人一份子,都应当为国家民族事业贡献力量。我自称并非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多年为中俄警界、商界等所做的努力,可以自豪地说,体现了作为一名中国人的价值与担当。有为才有位。我认为,只有把个人事业融入国家和民族的事业中,才能真正称得上是成就了一番事业。

魏新民作应邀参加莫斯科航空展

阎:您现在对咱们学校外语院培养人才方面还有什么建议啊?

魏:我觉得咱们外语学院还是应该多联系、多走出去。现在这个世界不是闭门造车或者关门读书这样一个状态,特别是学外语的。除了请进来,还要走出去,学生有时候也要走出去。学生走出去眼界更宽了。我们培养五湖四海的学生,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把学生培养成了,全国各地都有我们的学子,那岂不是一件好事吗?

我一直很感谢兰州大学,因为它是一所综合大学。综合大学的确有综合大学的优势。尽管是外语学院,但也可以学历史学文学,甚至是理科,学校还有很多专业的讲座,这些都可以学。

我认为外语学院的学生可以利用这样一个好的平台,跨学科多学一些东西,也就现在很多人讲的复合型学生。比如说我们做企业的,就会学一点儿会计专业的知识,这对我们而言非常有利,包括外语。比如一开始学俄语,但是又会英语,在工作中会如鱼得水,运用起来非常方便。总的来说还是一个词——学习。只有在学校好好学习,不要耽误这四年的功夫,打下好的基础,今后海阔天空任你飞翔。

兰大就是自强不息、独树一帜嘛,扎根于西北,为西部培养人才。从我们外语学院的人来讲,特别是俄语系的人,就是为西部培养一带一路人才。

我祝愿咱们学校一百一十周年校庆圆满成功,祝愿学校飞黄腾达,祝愿我们外语学院越办越好,老师们身体健康,生活工作学习幸福。

阎:谢谢!非常感谢您!

    【人物简介】

魏新民,男,兰州大学外语系俄语专业1981级,曾历任新华社记者、招商局国际旅行社俄罗斯中心总经理,现任北京枫华艾蒂克集团董事长、欧美同学会留苏分会副会长、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中俄友好协会理事、北京市公安局干部建设顾问,先后三次荣获俄罗斯莫斯科内务总局颁发的“荣誉优秀警察”勋章及证书。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张铃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