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日期: 2018-10-23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脱口秀大会》中的一期演讲主题“你真的有朋友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有了写这篇文章最初的冲动。

我们每个人对“朋友”这个概念都有自己的理解,就算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也会有不同的定义。我很喜欢席慕蓉《真正的友谊》这首诗歌,其中写道:

真正的友谊,不是花言巧语,而是关键时候拉你的手。那些整日围在你身边,让你有些许小欢喜的,不一定是真正的朋友。而那些看似远离,实际上时刻关注着你,在你快乐的时候,不去奉承你;在你需要的时候,默默为你做事的才是真正的朋友;他会接受你的过去,力挺你的现在,鼓舞你的将来。

大一下学期我的好朋友小张参加一个辩题是“分手之后还可不可以做朋友”的辩论赛,他让我帮他想一想“可以做朋友”的论点。我想了想觉得可以从其中的“朋友”一词入手进行讨论,便询问在他眼里有几种朋友。我等了三四分钟,窗口出现一行字:认识、熟络、交心。我庆幸在他的认知里我是在最后一种朋友里面。

我们的友情追溯到初中。初二,我们班的班委是大家相处一个月之后进行民主投票选出来的,当时我在新班级比较积极,认识我的同学比较多,所以有幸当选了班长,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副班长是小张。在知道了副班长是他之后我才去注意了一下这个人:当时他在我们班里算是比较高的,具体多高我也不清楚,反正比我高很多,国字脸,浓眉但不是大眼,一副黑框眼镜下面是一双和我一样永远睁不开的眼,普通的板寸,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给了同学们可靠的印象。大概这些都是真的,毕竟到现在为止我还认为这种可靠的感觉是对的。

一直都是淡淡的回忆,所以会有一种真实的感觉。我们开学不久进行了调桌,他成了我的斜后桌。当时大家的学习成绩尚可说得过去,所以在课间总是聊天侃地。我们前后桌四个人组成了四人小分队,在四人小分队里面,他总是话最少的,每次我们一起聊天或者讲题的时候,他总是一个动作:双手搭在鼻尖上,时不时地点头示意,进行一两句话的总结。轮到他讲题的时候,就会一本正经地给我们分析这道题题目中哪个地方存在漏洞,题目出得不严谨,所以他没办法给我们讲那道难题,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他才说那时候他是没有时间准备题目的结果。有时候他的解题思路也会很奇特,这时候他就会自恋一番,本来长了张高冷的脸,夸自己的时候也是一种解题的语气,只看他的表情的话,还以为在说什么大道理,这种“内容”和“形式”的反差萌常常会引得我们捧腹大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反差萌是他下了生物课送了我一张画儿,下了生物课我正急着做我的物理作业,正在低头专注地画我的电路图,突然左后方飘过来一张小纸片儿,小纸片儿上画着一个纹理很繁杂的花儿。在我附近会画画的就只有他,我转过头来就假装不知道谁的,狐疑的看着他,问道:“这是谁的画呀?”之后我看到的就是他摆摆手,不屑地说:“呐,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我的画作,却苦于不知如何开口,这个是我赐给你的,不用谢我。”听完这番话,我真是哭笑不得。这张小纸条儿一直保留在我的小宝盒儿里,代表着一段美好的回忆。

初三,我们分到了不同的班,但每次相遇,都会很亲切地打招呼,从来不会做熟悉的陌生人。那时候我的作文还可以,有一次幸运地当选优秀作文被印刷,每个班的同学都进行赏析。他在印刷的小册上看到了我的作文,还专门跑到我们班找到我:“诶,你的作文被印了呀!快快快,拿过来我看看!我的这次作文不怎么好,老师还让我学学那几份优秀作文。”我美滋滋地说了一句:“那是!”随即屁颠屁颠地跑到座位上拿了自己的作文给他。没过几天,作文还回来的时候,一行小字:“零分,还不如我写的呢,跑题!”又一次的哭笑不得,在心里暗想:他这个人自己写得不行还说别人跑题。

再后来,我们奔向了不同的城市。他去了西南的“春城”,我来到了西北的“拉面之城”。大概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好像忘了他。直到一次我的电脑出了问题,我想起了他高中是学信息奥赛的,毫不犹豫打开了他的界面,开门见山说了我的问题,他也是迅速三两句话解决的我的问题,解决完问题之后,才想起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去哪儿上学了,学的什么专业。寒暄一番,言语之间流露出来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现在,我们分享彼此的生活,从科幻电影到去青海旅游,从电脑问题到奇葩舍友,从电脑游戏到学习建议。前段时间神经大条的我终于丢了保温杯子,便在空间里发了条寻物启事,他留言:“你的杯子在我这。”我回复:“那你给我寄过来吧。”在后来的聊天中,我调侃他:“我在你那的杯子什么时候给我寄过来!我都要渴死了。”没有想到的是,很快收到一条快递的短信,让我及时去取快递,我想了一下,我买的东西都到了,还怀疑快递小哥发错了短信。我抱着一种好奇的心情来到了快递点,报了取单号,师傅把快递递给我的时候,就看见快递单子上写着“樱花粉水杯”。拿到快递那一刻,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名字,当时我只是调侃他的,但没想到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我和朋友一起回到了宿舍,我还没顾得上把书包放下,就拆开了杯子,给他照了张照片发了过去,我满心欢喜,他却没什么反应,我吐槽他樱花粉这个标准的直男审美的颜色暴露了他的身份,他还反驳说很好看的。虽然有种是自己要来的感觉,但现在我只能庆幸自己有他这样的朋友。

现在,我们都有着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未来,偶尔想起对方会寒暄。我一直都喜欢旧的东西,包括人和物。老年纪的爷爷奶奶那一辈,东西坏了总会想着先修一修,所以他们的感情总是长长久久的。我们因为科技的发达,交流越来越方便,但面对面各自玩手机的情况也越来越普遍,感情需要维持,人与人之间的交情也越来越浅,我庆幸能够有这样有一个朋友。虽然没有青梅竹马般的感情那么深厚,但也经历了时间的沉淀,带给我些许前行的力量。

大概,他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美好的友情大概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让人羡慕,但它经得起细水长流,因为他一直在呀。

(《兰州大学报》 2018年10月15日 第926期(总第926期) 第04版:萃英文苑)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赵洋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