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兰大人-17】全程速写:我校2018年海外招聘全职来校第一人刘志毅

日期: 2018-10-08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作者:本报记者 任妍 校报记者团 袁晓纪 王世琪

成长在孔孟之乡,本科就读于山东师范大学,硕士求学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在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完成博士阶段的学业,之后就在加拿大国家粒子物理与核物理加速器实验室工作至2018年,过往经历中没有任何兰州大学的影子,合作交流也不曾触及到兰州大学,却在事业卓有成绩、过着让很多人艳羡的安逸生活的时候选择加入兰州大学,对此,我校2018年海外招聘全职来校工作第一人、核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刘志毅这样说道:“就像人生旅途寻找知己,倾盖如故需要缘份,兰大于我而言恰恰如此。”

凤凰来栖

“有时候真得相信第六感。”刘志毅笑着形容自己与兰州大学的结缘。

“之前一直很满足于自己的生活现状,大概从2013年开始吧,心里突然开始有点躁动不安,逐渐抵触这种舒适安逸、一眼能望到底的生活。每天朝九晚五,按步就班,觉得挺没有挑战性的,我相信退休以后肯定会后悔。”刘志毅产生了拒绝安逸、回国发展的想法,而且这种念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

之前,国内不少高等学校、科研院所、高新企业皆曾向刘志毅伸出过橄榄枝,经过一些接触了解,“我总觉得没有找到共鸣的感觉。”

“兰州大学要来温哥华招聘人才了。”今年的4月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给刘志毅发来一条信息,使兰州大学走进了刘志毅的生活,也使刘志毅走进了兰州大学。“我身边有很多兰大的校友,所以我知道兰大是一所很好的学校,特别是核科学在大西北耕耘多年,基础好、成绩斐然。”刘志毅欣然报名参加兰大的人才招聘会。

加拿大国家粒子物理与核物理加速器实验室是世界上享有盛誉的核物理实验室,拥有世界上能量最高的回旋加速器,在研究及应用领域中取得了诸多重大成就,并与我国老一辈科学家如周光召等有很多紧密联系,因而常有国内考察团前往该实验室观摩学习,“那天一上班我看到有考察团来参观,没有太在意,也并不知道就是兰大访问团。过了一会国际处的王阿菊老师给我发消息,问我是不是在这个实验室工作,说兰大的考察团正在参观实验室,也就那么巧,我那天第一时间就看到这条消息了,平常都不怎么关注消息的。”刘志毅有了第一次与袁书记的接触,“我们面对面谈了比较长的时间,袁书记对我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欢迎我到兰大访问。”

两天后的人才招聘会上,刘志毅如约而至。“听了袁书记、黎家、王为等老师对学校的介绍,尤其是黎老师以他的亲身经历讲他回国的心路历程,深受触动,加上考察团在加拿大的那几天,日程安排的非常满,马不停蹄地拜访政府、高校、科研院所、校友等,就觉得兰大在建设双一流的时期,真正带着诚意延揽人才,真正做实事,并且拥有做成实事的各种要素,所以当场就签署了工作意向性协议书。”刘志毅动情地说道:“不仅如此,袁书记还设身处地地站在我的角度为我着想,在表态欢迎我回国的同时,也让我谨慎对待,毕竟孩子还小,工作稳定,生活环境生活品质也存在一定差异,所以再邀请让我先来兰大看看再做决定。说句真心话,袁书记的这些话特别暖心,我非常感激他的细心和周到。”

很快,考察团回国后,核科学与技术学院指定副院长张鸿飞教授与刘志毅进行对接交流。在学校和学院的盛情邀请下,2018年5月底,刘志毅飞抵兰州,正式到兰州大学考察交流。

从温哥华到兰州,环境上的差异并没有让刘志毅产生太大的心理落差,“我是一个并不追求生活情调的人,比较随意,繁华喧嚣的大都市对我而言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学校的真诚和氛围对刘志毅触动良多,“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受到了袁书记和严校长的亲切会见。袁书记开阔的视野、敏锐的思维和务实的工作作风,严校长渊博的学术素养、长远的学科规划及儒雅的诲人风格都让我钦佩不已。他们都为我考虑得很细致,包括学科建设、家庭安排等等。这次交流让我感受到了学校深厚的文化积淀和内涵,觉得这是一个做学问的地方,学校嘛,学术氛围浓厚才是正道。当时就打定主意要来了,并且谈好了合同的有关条款。”

2018年6月,刘志毅与兰州大学传签了正式的聘用合同。

“合同里主要规定了这些内容:聘期五年,实行聘期考核;年薪制,薪资不低于刘老师在加拿大的标准;特聘教授;500万的科研启动费;房子是一分部的家属楼,拎包入住;其他还有家属工作和孩子入园入学问题,只要他们过来,都给解决;另外上半年学院在分配今年的博士名额时,也给他预留了一个。”校人才办主任、核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吴王锁教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核”路成长史

现在的刘志毅热爱学术,热衷科研,但小时候的他却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学霸”。

刘志毅笑言:“我从小英语就学的不好,初中的时候英语一百分的卷子只能蒙八九分,被英语拖后腿,以至于初三毕业都没考上高中,不想待业嘛,就读了个‘初四’,这才考上了我们的重点高中。高中阶段英语依然是弱项,但理科成绩还好,意外的是高考全班第一,平常也就是班级前十吧,考进了山东师大物理系,当时同学们都很惊讶。”这是1995年。

本科即将毕业,刘志毅立志考研,选择了山东师大物理系学生“传统报考目标”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将近400分的高分位列该所凝聚态专业考研榜第一名,但“英语单科成绩没过线”使刘志毅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失之交臂,随后转到中国原子能研究院,也由此与核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4年,刘志毅在中国原子能研究院工作两年后,漂洋过海赴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博士期间,他在美国费米国家实验室的D0实验终端利用大数据方法寻找单项夸克,“这是一项非常基础的世界前沿研究,就是研究物质的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最终,其所在课题组于2006年在世界上第一次从海量数据中找到了单项夸克存在的证据。

2009年博士毕业,刘志毅在加拿大国家粒子物理与核物理加速器实验室寻到了一个博士后的职位,主要从事核技术应用,“第一个项目就是有关宇宙射线成像的。”因工作出色,很快,刘志毅就被该实验室正式聘为研究员。

缪子,宇宙射线的其中一种,刘志毅和团队其他成员利用其质量大、能量高、穿透力强的特性进行成像,并将该技术实际应用到了海关安检和探矿领域,“唯一遗憾的就是那时候因为考虑到知识产权、商业竞争、产业化等因素,在探矿方面公开发表的成果比较少。”

缪子成像技术基本成熟,刘志毅转而瞄准核测井方向,“我一般就是这样,一个阶段内主要做一件事,一旦这个事比较成功以后,我就会投入到下一个目标中去。”核测井方向的原理就是把石油天然气探测设备放到井里,在提拉的过程中测量曲线,通过曲线的特征来找到底下油气藏的信息。在刘志毅的主导下,团队一共做了两代油气探测设备。

第一代油气探测设备的研发,带有几分“赌气”的意味,“我找了一位中国投资人,学历不高但很有魄力,有商业思维,我们一拍即合。”还与国内几个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但是“实验室的外国人,特别是白人,就对我们中国人能做好这个事情表示很大的怀疑,当时立项时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我就觉得挺受侮辱的。”身为中国人的刘志毅铁定心要争这一口气,“你们四年能做出来,我们两年就把它做出来。”

项目启动后,一切都从零开始,从设计到制造,从方法研究到程序编写,从人员招聘到项目管理,刘志毅事必躬亲,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技术开发中。功夫不负有心人,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刘志毅团队成功研制出了第一代油气探测设备,“当时董事会那些外国人有些不敢相信,但最终成果的展示让他们不得不签字认可。”

设备研制成功,刘志毅团队和合作者将工作重心转向了市场化,这对刘志毅而言是个全新而陌生的领域,市场运作是整个项目组的短板。在中国驻加拿大温哥华总领事馆几位参赞的鼓励和帮助下,刘志毅带着项目参加了第十届“春晖杯”创新创业大赛,成功入围并获得了优胜奖,“对于一名科研工作者而言,技术没有止境,但是技术的市场化是有时间约束的。不管是技术还是市场,对刚刚开始创业的人都是不小的挑战,用户的需求永远要作为应用技术开发的首要考虑,只有满足了用户使用需求的技术才是有生命力的技术。”“春晖杯”带给刘志毅这样的感悟。

刘志毅一边持续开展与企业的合作谈判,一边紧锣密鼓地启动了第二代产品的研发工作,“通过参加大赛我发现,第一代产品和现实需求之间还有更多的提升空间,第二代产品需要更符合用户的需求。”

第二代产品完全另起炉灶,无论是研发团队,还是设计原理和产品功能,都是全新的,“第二代的一小部分功能就是第一代的全部了,算是一种颠覆式迭代产品。”通过大量的蒙特卡洛仿真计算后,刘志毅对第二代产品满怀信心。他认为目前市场上的设备虽然满足了基本需求,但在精度和数据挖掘程度上还有不少进步的空间,因此寄希望于第二代产品能够成功实现他的构想,并取名为ReservoirDataMiner(RDM)系统。

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努力和不断探索,RDM系统研制成功。这是国内第一套可以在低孔隙度地层中测量的高精度中子测井仪器。刘志毅将RDM系统定位为一个开放的系统,它可将用户的需求及时吸收,并进行“私人订制”。这一做法从根本上改变了国外公司“只销售仪器不公开仪器内部机制”的状况,打破了国外产品在这一领域中的垄断地位。

好男儿志在远方

2018年8月下旬,刘志毅第二次来到兰州大学,这次是以“兰大人”的身份正式来兰大报到工作的。

“办理报到手续时,涉及人事方面的,都是人才办的工作人员陪同的,其他的事情学院也都安排专人陪同,都是只进一道门、一次性办理到位。”吴王锁教授介绍道。

办完报到手续,刘志毅马不停蹄地开始了第一项工作:拜访核科学与技术学院相关研究方向的老师,“咱们学校现在一直在提倡 ‘补短板’,我就想在学院已有的研究基础之上,做一些目前别人没在做而刚好又是我的长项的工作,这个过程特别需要集大家之力,吸聚各种有利资源,并结合我校的实际特点为我指点一些方向,所以我得尽快熟悉学院的情况”。

经过了解,刘志毅有了一个初步目标:“核能作为一种清洁能源,根据目前的国家战略也是很重视的,所以我们应该在这一方面有点作为。咱们学院在高放核废料的固化方面已经做了优秀的工作,目前偏重于基础研究,在产业化的研究方向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结合过去的工作基础,刘志毅依然瞄准着医学同位素方向和宇宙射线方向,“过去我在这些方向上已经做了一些工作,但我这个人好奇心比较强,喜欢求解未知数,对于我过去还没有探索到的地方,我要继续剖根究底做下去。”

在教学方面,刘志毅计划给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项目管理方面的课程,“我们毕竟有一部分是工科,目前国家强调的“新工科”建设要求咱们的学生拥有综合全面的素质。无论学生毕业后有什么样的职业规划,如果给他们较早传授项目管理的理念会使得我们的毕业生能够在各个领域脱颖而出,受益终生。”

谈到长远规划,刘志毅坚定地说道:“我的目标是努力和学院老师共同搭建一个核技术创新与产业化的平台。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培育出可持续发展的产学研有机结合的生态环境,这个平台的造血功能不受制于团队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将来无论团队人员怎样变动调整,都不会影响到平台的正常运转和人才的培养输送。”

对于“核技术创新与产业化平台”,吴王锁补充道:“在双一流建设的规划中,我们学院拟建成一个一器一堆一仿真的平台,‘器’就是加速器,刘老师在这方面是有工作基础的,另外按照学校的整体规划,在榆中要建实验大楼,计划就在这个实验大楼里进行平台的搭建,包括后期平台的运转和维护,这都是刘老师可以大展拳脚的地方,我们就是要让他有用武之地,把他的特长充分发挥出来。而且对他的考核,按照咱们学校目前的导向,‘不惟篇篇’,就是让他真正做些事。”

【编后语】

为更好地吸引优秀人才、稳定现有人才,我校目前正在全力实施“高水平人才”收入保障机制和“高层次人才医疗保健”制度,在人才的工作待遇、生活保障等方面给于倾斜,“咱们实施这样一些暖心工程,就是要让人才既要暖心,又要舒心,还要让他们安心;不仅要让远方的‘客人’高高兴兴留下来,而且要让本地的‘主人’心情舒畅干起来,让他们施展才华有舞台、发挥作用有平台、干出成绩能够上奖台,真正营造出‘近者悦、远者来’的良好人才环境。”吴王锁说道。

(《兰州大学报》 2018年9月30日 总第925期 第01版:新闻综合)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赵洋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