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媒体看兰大 > 正文

【人民网】含苞待放的铿锵玫瑰——寻访校园足球夏令营

日期: 2018-08-03 点击: ...
   

  她们是高原上的格桑花,她们是天山上的雪莲花,她们也是黄河畔的玫瑰花。

  她们是怀揣“足球梦”的少女,生活在西北大地。来到夏令营后,心中便只有足球,再无其它。

  在绿茵草地上,在红色跑道上,随处可见她们的身影。

兰大学子与“藏木兰”女足的合影 周葛钰星/摄

  七月二十二日早晨九点多,我们来到了西宁郊区的“2018年全国校园足球夏令营(高中组)第四营区”训练基地。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微风吹拂,带着丝丝凉意。然而,操场上,穿着红、白色队服的两支队伍正在进行着紧张又激烈的比赛。

  正在赛场上激烈“搏斗”的是从新疆选拔的两支男足,同行的女足队员正坐在绿茵草地旁为他们呐喊加油。一位手上挂着绷带的女孩在她们之中格外突出。

  我们向前询问,你是新疆女足的队员吗?没有想象中的害羞,她很大方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说:“我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女足队员。”当被问到手上的伤时,她低下头,瞄了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告诉我们,这是昨天踢比赛弄伤的,她被两人夹攻,混乱中一个人坐在了她身上,导致锁骨骨裂,后来去了医院,医生说要停训几天。

  这个女孩叫李曼。她14岁开始踢球,至今已经三年。下学期就要上高三了,但还是坚持训练。在这里,有很多像她一样的准高三生。有的高中才开始踢球,只踢了一两年,比如来自青海玉树的也色卓玛和龚尕拉毛,还有来自甘肃白银的李艳雪;有的从小学就开始踢球,可以说是童子功出身,比如来自新疆的陈子怡。

  她们来自西北各个地方的高中,经过一层层的选拔,最终脱颖而出,进入到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夏令营第四营区,只为能通过最后的考验,正式成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队的一员。

  未来,对她们这些准高三生来说,看似遥远,却又离得很久。对于未来会不会继续踢球或者从事足球方面的工作,她们没有想太多。“只要学校不阻拦,就会继续踢。”李曼坚定地说。李艳雪同样如此,她说自己很喜欢踢球,所以想一直踢。考虑过成为职业球员的龚尕拉毛表示这条路太难走了,还是觉得享受现在就好。陈子怡也表示,有过这方面的打算,但未来的事说不准,现在这样挺好的。

  也色卓玛说:“我没有想太多。虽然有时候会很辛苦,但没有想过放弃,坚持初心吧。”

也色卓玛正在接受采访 敬雯/摄

  什么是她们的初心?是什么使她们选择这一条道路?是什么支撑着她们一路走过来?

  “我一直喜欢足球这项体育运动,但学校没有足球队,我不能正式地踢球。后来一位新来的老师组建了足球队,我就参加了,接受专业的训练。”李曼向我们讲述了她加入足球队的缘由。

  同样,也色卓玛也一直很喜欢足球,时不时会和男生一起踢球。一群爱踢球的女孩让学校决定组建女子足球队,她自然而然就加入了足球队。“一开始人不多,就6、7个,现在越来越多了。”说到这时,也色卓玛露出灿烂的笑容。

  陈子怡加入足球队算是一个巧合。刚开始因为好玩,加入了学校的足球社,没想到被老师选拨到了学校的女子足球队。如今,足球对她而言,已经从简单的兴趣变成了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大部分人加入足球队是因为喜欢,但李艳雪应该是一个特例。“当时看足球队因为训练可以不去上课,就抱着不想上课,去玩一下的心态加入了,没想到坚持到了现在。”说完这句玩笑话的女孩,没多久就投入到训练中,认真专注的模样,活像个小大人。

李艳雪正在接受采访 敬雯/摄

  队员们都陆陆续续开始上国家教育部聘请的西班牙外教的训练课程,李曼一个人坐在看台上眺望远方,不知道是思念远方的家人,还是在寻找未来的出口。

  原本已经放晴的天空又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闲不住的李曼还是冒着雨走了下来,看着在球场上奔跑的队友,眼帘低垂,掩饰不住内心对踢球的渴望。此时,队友踢了一记好球,眼里闪着亮光,脸上的阴霾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参与训练的还有陈子怡。与李曼不同,她是因为早上踢了一场激烈的比赛,下午的训练暂停了,坐在看台上观摩其他队上课,算是忙里偷闲吧。她说:“受伤对我们来说都是常事,几乎每场比赛都会受伤。抽筋啊,擦伤啊,都不是事,而且我们膝盖都会有积水。不过膝盖和脚腕需要特别保护,如果受伤,可能会影响以后踢球。”

  不只是她,很多女队员都把普通女生忍受不了的伤痛当成家常便饭,毫不在意。李艳雪和也色卓玛纷纷表示,在比赛时,即使受伤了,也会咬牙坚持下去,不会说什么。

  看着自己手上的伤,李曼告诉我们,经常受伤是父母反对她踢足球的唯一原因。

  “我的父母都挺支持我踢球的,因为我是在追求自己喜爱的东西,而且能有所成长,偶尔的抱怨只是不希望我受伤,不希望我太辛苦。”

  爱孩子的父母都是嘴硬心软的。这一点,也色卓玛和龚尕拉毛心里都很清楚。

  “他们认为踢球会耽误学习,所以不喜欢我们踢球。不过这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如果我们需要买装备还有参加一些足球活动,他们还是在行动上支持的。”也色卓玛和龚尕拉毛不约而同地说到。

  “当然支持。”李艳雪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他们觉得没准我能靠踢球考上大学,所以挺支持我踢球的。”身边的队友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对她们而言,踢球确实是因为热爱,但考虑到未来,她们不得不变得现实,也希望可以通过自己喜爱的事物得到社会的认可。

  陈子怡能进入到当地最好的高中,就离不开足球特招。因为老师的建议,她成了学校第一批尝到足球特招甜头的球员。虽然曾因为学习而暂时放弃踢球,但后来因为热爱而重返球场。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父母一直都很尊重她的意见,不会过多地干涉。

  作为足球特招生,陈子怡的成绩本就比不上很多同学。然而,她努力兼顾训练和学业。周一到周五的大课间和自习课都会进行训练,周末也不例外。上午补课,下午训练,这就是她的周末,和现在许多孩子一样,很少有娱乐的时间,但她享受其中。

  为了“逃课”踢球的李艳雪也是每天都要训练。“上课的时候,我们每天早晨六点起来进行素质训练,然后下午自习课会训练个人球技和团队配合。我们周末也要训练,有时赛前甚至会加训。有时候训练太累,我会在课堂上打瞌睡。”说完,李艳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明知会影响学习,还是坚持训练。

  相对来说,李曼、也色卓玛还有龚尕拉毛不用每天训练,对学习的影响较小,但周末和节假日必不可少的训练也是不轻松的。

  李曼解释到:“我们的文化课和训练课会分得很清,一般不会占用文化课的时间,遇到考试就会停训。学校也会给予我们学习上的支持,比如老师会免费帮我们补课。”

  也色卓玛也表示踢球和学习之间的冲突不大,因为周一到周五她们都会认真上课。但龚尕拉毛提到,我们学校的暑假时间是5月20日到6月20日,所以现在我们的同学是在上课的,而我们因为要参加这个夏令营,不能去上课。

  这些明知会影响学习,还是坚持训练的女球员始终是单纯的孩子,也是贪玩的。不会刻意控制饮食,想吃什么吃什么。龚尕拉毛偷偷地告诉我们,虽然教练会叮嘱她们不能喝碳酸饮料,不能吃辣的,但她们还是会吃。

  李曼说:“7月28号,也就是夏令营训练结束的前一天,这里会举办一场联谊会。我们队会有舞蹈表演,但是我受伤了,参加不了,唉。”

  提起联谊会,爱唱歌跳舞的也色卓玛特别兴奋,因为能和队友一起表演。对于平时将时间都用在学习和踢球的李艳雪和被学校严格管理的陈子怡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放松的机会。

  除了爱玩,她们也会爱美。不过在被问到平时会不会穿裙子时,大部分人都笑着摇摇头。对她们来说,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虽然会晒黑,伤口会留疤,腿会变粗,但比起踢球,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

  “我平时会穿裙子,会穿短裤。毕竟我们也是女孩,不是吗?”陈子怡直爽地说,说完便跟着队伍走了。

  看着她和队友渐行渐远,想起她说:“我们上火车之前都不太了解,不过交流没什么问题,毕竟都会踢足球,但是我们以前踢球的习惯都不同,所以现在比赛打不出理想的效果。”

  不只是她,早上刚打完一场比赛的李艳雪也为第一次磨合中大家配合不太好而懊恼。

  虽然在比赛中因为对手而受伤,但李曼笑着说:“赛场上小冲突是经常发生的,但是大家都是奔着足球来的,为了一个目标,所以无所谓。”虽然比赛很重要,但彼此间的友谊也很重要。也色卓玛像成熟的大人似的,说:“珍惜缘分吧,毕竟都是喜欢足球的女生。不管是怎样的人,只要是喜欢足球,就会有亲切感。”

  虽然她们生活在中国西北角各个地方,她们说着不同的语言,她们球龄不同,代表不同的队伍。但她们有共同的爱好,同样的使命,同样是单纯的女生,同样坚强得让人心疼。因为缘分相聚在这里,足球是她们沟通的桥梁。她们的平均年龄只有17、18岁,但要忍受着高原气候的恶劣,忍受着对家人朋友的思念,忍受着在外生活的不易,在赛场挥洒青春的汗水。在战场上她们是对手,在生活中她们是朋友,只因她们有一颗热爱足球的心。

  (作者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指导教师张华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

  来源: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供稿

  (人民网 | 2018-08-03 14:13)

 

文:
图:
编辑:郑丽婷
来源: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