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不朽的灵魂永远的旗帜
——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

日期: 2018-06-20 点击: ...
   

作者:马克思主义学院 夏淼 倪建秀

  一个伟大的名字诞生于200年前,至今魅力常在,永世长存,他———就是卡尔·马克思。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他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伟大导师,无产阶级的精神领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先驱和光荣战士。尽管马克思逝世已百余年,但是他的名字和学说犹如一盏永恒的明灯始终闪耀着夺目的思想的光芒。他的伟大战友,同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伟大导师的恩格斯曾这样评价他的一生:“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站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回顾马克思波澜壮阔的伟大一生,我们依然能感受到马克思伟大思想在新时代条件下焕发出的勃勃生机与活力。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纪念这位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和革命先驱。

  200年前的5月5日,马克思诞生于德国西南部特利尔城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少年时期的马克思就是一位志存高远的年轻人,在他对未来职业选择做出严肃思考时就已展现出惊人的意志品质和为人类谋幸福的远大志向。17岁的马克思在中学毕业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写道:“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我们就不会为他的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的牺牲,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我们的事业并不会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针对职业选择和社会需要之间的关系,他说:“人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年轻的马克思抛弃了犹太拉比或普鲁士知名律师的优越坦途,选择了一条为实现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而奋斗的荆棘之路。马克思立下的“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的理想,始终指引着他满腔热情、坚忍不拔和非凡卓越的伟大一生。

  1835年10月,马克思进入波恩大学攻读法学,后转入当时德国的学术中心———柏林大学学习。此时的马克思对德国古典哲学产生浓厚兴趣,阅读了大量的康德、费希特和黑格尔的著作,由此也告别了少年时期所推崇的古典浪漫主义而走向黑格尔唯心主义。当他带着解决“物质利益问题”的疑问试图从黑格尔哲学寻找人类社会发展之谜时,马克思发现抽象思辨的黑格尔哲学不仅保守、远离社会生活,而且大学毕业后《莱茵报》的工作经历,也使马克思意识到:“历史的发源地不在‘天上的云雾中’,而是在‘尘世的粗糙的物质生活中’”,由此马克思找到了唯物史观的出发点。1845年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马克思开始清算费尔巴哈直观唯物主义和思辨的人本主义,提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崭新的社会历史观。马克思随后将“现实的人”作为唯物史观的历史前提,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全面揭示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辩证运动规律,指出人类社会的一般发展规律,实现了哲学史上的伟大变革。

  马克思反复强调自己的学说不是绝对真理,要在实践中不断检验和发展。因此,在“新唯物主义”(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对自己历史唯物主义的称谓———笔者注)创立之后,马克思并未简单地停留在已有的结论中,而是通过对资本主义在人类社会历史中的作用和无产阶级革命实践的把握,自觉地检验和发展新创立的学说。马克思一方面积极参加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活动,组建了世界上第一个国际性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另一方面通过对资本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阶级特性、历史使命的深刻剖析,在《共产党宣言》中向全世界“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马克思预言:“资产阶级创造了伟大的生产力,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同时也产生了自己的掘墓人———无产阶级。……共产党人就是领导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废除资产阶级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从而对资本主义的发展趋势做出了唯物辩证地回答,也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了科学。

  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研究,使马克思意识到要解开人类历史发展的迷雾必须到“尘世的粗糙的物质生活中”去寻找。在新的历史观还未建立的时候,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促进了马克思新的哲学思维;在新的历史观初步建立以后,政治经济学就被提升为具有革命意义的新的政治经济学。从1850年起,马克思重新开始了因1848年欧洲革命而搁置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在其后《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和《资本论》研究中,马克思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分析了现代资本主义的经济特征,揭示出资本主义特殊的发展规律和社会矛盾,全面阐述了资本主义的剩余价值规律,把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深入到资本主义的商品生产以及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之中。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内在矛盾一旦达到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敲响了。《资本论》一针见血地指出:“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资本主义占有方式,从而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

  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分析越深入,越使马克思认识到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把握有必要深入到资本主义社会以前的一切社会形态,只有对人类社会进行全面地历史地考察,才能对未来社会发展趋势做出更加清晰准确的回答。为此,马克思在晚年将研究的视野从近代追溯到古代,从西方拓展到东方,试图为未来社会发展方案的构想提供必要地史学依据,为此他专门自学了俄语。马克思晚年研读了关于古代社会和世界历史的诸多人类学、民族学和历史学著作,做了大量笔记———史称《人类学笔记》和《历史学笔记》。从笔记中我们看到,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开创了人类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并将在共产主义最终形成的崭新认识,拓展了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领域;用“原始社会”取代了之前的“亚细亚生产方式”作为人类社会原始状态的描述,解决了多年来困扰他的“人类社会从何处而来”的问题;运用丰富史料论证了私有制的阶段性和暂时性,修正了过去关于资本主义起源限于西欧的描述;阐述了俄国农村公社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可能性,丰富了人类社会发展道路的多元构想等等。

  马克思的伟大在于他开创了一个改变世界历史的共产主义事业,他奠定了这个伟大事业的全部理论基础,并推动了这个伟大事业的实践发展。正如恩格斯所说的那样:“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一切,都应当归功于他;现代运动当前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应归功于他的理论的和实践的活动;没有他,我们至今还会在黑暗中徘徊。”马克思主义是真理,揭示了自然界、人类社会、人类思维发展的普遍规律;马克思主义更是方法,是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伟大的认识工具。它在反驳中成长,在诘难中发展,在批判中完善,是对两千多年私有制和社会弊端进行批判反思的社会变革理想和500年来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延伸。马克思以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和对社会命运负责的精神,大胆地向资本主义制度发出质疑,以大无畏的反思批判精神和缜密的科学分析,做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伟大构想。

  (《兰州大学报》第920期 2018年5月15日 三版)

文:
图:
编辑:晁芊桦
来源: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