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遥远的光亮

日期: 2018-05-10 点击: ...
   

作者:牟雨璇

  凤凰媒体人王路曾经来过兰大,回去后写下了一篇名为《上大学像流放是什么感觉》的文章。在文中,他用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兰大榆中校区的荒凉寂寞与寸草不生。在他看来,生活在榆中的我们太过于遥远与偏离,不得不让他觉得我们已被流放。

  其实一开始我是赞同的。西北,就是这样。一望无际的黄土、漫天飘散的黄沙、连绵起伏的沙丘以及终年都干枯无色的植被构成了我对这里的最初印象。我曾经也想过逃离,想过回到温润细腻的南方,但是由于惧怕任何的不确定性,我还是选择了停留。那时的我开始变得悲观失望,因为我一直觉得我的大学生活不应该是这样。我的大学生活应该充满了喧嚣和繁华,应该处于灯红酒绿的都市,应该有唱不完的K和看不完的电影,或许还会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它应该是热闹而不寂寞和孤独的。然而,一切并没有如我所愿。我的大学处在遥远的大西北,没有灯红酒绿的生活,有的只有安静漆黑的夜,时不时刮起的大风和一眼望去除了沙丘还是沙丘的窗外。我就在那样低沉和绝望的感觉中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大半个学期。

  我每天除了上课就是一个人发呆,我有时也在想我的未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希冀在我看来都是不值一提的笑话。我,一个处在遥远地方的弃儿,有什么资格谈生活梦想?有什么资格要求人生要有光亮?

  直到那一瞬间,那一瞬间的到来释怀了我所有的绝望和无奈,给了我这个处在遥远西北的女孩如同神的诏谕。那是一个阴沉的下午,我在天山堂六楼上课,由于身处高处,远方的景色我一览无余。我望向窗外,远处的山坡上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在走动,他好像背负着沉重的货物,在茫茫大漠中看起来就像一只蚂蚁。我时不时地转头看看他,许久过去了,他的移动路程很短很短,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他一直没有停。不幸的是那天又是风沙极大的一天,黄沙随着大风时不时地就会席卷整个大气层,能见度不足一米。说实话,我真为他捏把汗。突然,刮起了很大很大的风,真的是比前几次都要猛烈,窗外的空气在几秒后变得浑浊,只有黄沙一片,就连隔壁的楼也看不见了。我的心紧绷起来,我开始担心他,那个在沙丘上行走的老人,那个将足迹留在荒芜沙漠上的孤独老人。他要去哪里呢?有人会接应他么?他在路上遇到了什么怎么办呢?终于,我在不安中度过半个小时左右后风停了,窗外的空气开始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我迫不及待地拨开黄沙找寻那个人。随着黄沙的沉降,我看到了他。是的,我看到了他,他还在走,还在行走,一直没有停下来。即使脚步缓慢,我也能清晰地看到脚印在大漠中所刻下的弯弯曲曲的足迹线。茫茫的大漠,了无人烟,孤寂如沙,挺过了大风,熬过了黄沙漫天,那个人的生命力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得到了生长和强大,就在这样的路途中明白了即使是恶劣的外界环境也挡不住我生长强大的渴望。

  我开始回想我自己。我的身边也有那么一大群在渴望生长和强大的人。昆仑堂外永远是晚上十点多最热闹,那会的路灯下密密麻麻的全部是行走的人影。学习了一天他们和同伴开心地交流着一天的收获,甚至还有人继续在探讨白天没有解决的问题。他们中,有的因为完成了一天的工作而面露着喜色和放松的笑,也有未能完成计划的自责和焦虑。我喜欢慢慢走在人群后面看着他们的样子。即使是寒风凛冽的深冬,来往昆仑堂的人只增不减。将军院每天早上首先迎来的不是朝阳和鸟鸣,而是大声响亮的朗读声。他们的声音穿透了黎明的曙光,大声而蓬勃有力。尽管之中也有蹩脚的英语发音,但是那又怎样?那是破晓前短暂的黑暗,那是日后勃发的基石。我也曾骑着单车路过那个充满活力的朗读地点,晨光里的她们,看不见来往的行人和车辆,专注于自己的课文和发音。每一个认真专注的眼神,都好美好美。我曾真真正正见到过报告厅的过道和地上都坐满了听众的那些场面。不论是四六级讲座还是萃英大讲堂,那群人总是积极地参与学习,那渴望知识的眼神至今给我的印象都极其深刻。没有座位又怎样?只要想学,条件苦一点又怎样?相比于东部的高校,我已经先天优势不足,唯有多花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我才可以不被淘汰和落下,甚至比那些幸运儿更加优秀强大。还有天天坚持去晨跑锻炼的那一群人,每天都比太阳还要早到达运动场,开始各种球类运动的训练。每日清晨的校园,干净而充满活力。还有我们的老师们,辛勤而负责。有人戏称我们兰州大学是 “车轮上的学校”,此话不假。榆中校区离市区有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每天都奔波在这两点一线之中,早上去乘校车的时候,天还没亮,晚上返市时,天已经黑得很深了。一个老师曾经告诉我过我,每次上完一天的课晚上坐上校车,什么都不想干,只想闭目休息。我能够理解老师的话,因为忙完一天真的真的很辛苦。然而我从未听到过老师们的抱怨,我们院的一位老教授,早已白发苍苍,生着病也要坚持把一堂课讲完。这就是兰大的老师,我们的引路人,他们身上充满了满满的正能量,散发的光和热时时刻刻温暖着我们每一个兰大学子。这一年多,我见过太多的不可能成为了可能,见过太多的不自信最后变成了大获成功,见过了太多的失望无奈最后成为了希望的光亮。

  西北的人在我眼里都是金黄色的。不是关乎于肤色,也不是衣着之色,而是希望和生命,是虽然地处祖国遥远的偏僻之地但仍然对生活充满了期待和渴望的光亮的颜色。我喜欢那样的颜色,让人鼓舞和振奋,让人忍不住去奋斗和拼搏。这不正是咱们兰州大学的校训吗?自强不息,独树一帜。身处于榆中这一个安静之地,不是流放,而是修炼。四年的沉淀带给我们的一定不仅仅只有大漠与黄沙的历练,有的更是身处艰苦环境中仍然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心态和坚持不懈的毅力和勇气。

  因为有我们,遥远的西北不再漆黑,我们的坚毅和不屈照亮了西北那片荒芜广阔的天地。就像大漠中行走的那个人一样,总会继续行走,因为有我们,遥远的西北不再孤寂凄凉。因为,兰大的学子是一群会发光的人,我们将用我永不停息,用言行足迹勾画属于自己的篇章!

  我们,是那遥远的光亮。

    (《兰州大学报》第918期 2018年4月15日 第四版)

文:
图:
编辑:赵洋
来源: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