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英记忆】王建文:兰大用一种很大的胸怀教育我们

日期: 2018-01-29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时间:2017年12月20日

  地点:乌鲁木齐红光山某酒店

  口述人:王建文(以下简称“王”)

  访谈人:王秋林(以下简称“访”)

  摄像:红叶

  文稿整理:王桂良

  文稿审定:段小平

  访:王会长您好,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正在开展一项工作,叫“萃英记忆工程”,请老校友回顾关于兰大的记忆和感触,以及毕业后的工作情况。这些回忆都会作为历史资料在学校档案馆永久保存。

  王:谢谢!我有点诚惶诚恐,没做出啥成绩啊!

到兰大上学很自豪

  我是1984级兰大化学系分析化学专业的,1988年毕业离校。生源来源就是新疆。

  当年兰大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我们高考的时候是先报志愿后考试。我那时候就喜欢学化学,化学学得也比较好。第一志愿报了兰大化学系。当时化学系在新疆只录取了两人,我是其中一名。

  进校后,我们受到的第一个教育确实很感人,就是我们兰大化学系黄文魁教授在广州白云机场所乘坐的飞机失事的这个事。当时他去广州进行样品测试,在白云机场因飞机失事去世,学校里宣传黄文魁事迹,号召大家向黄文魁学习。这给我的印象很深。当时我们兰大化学系在全国排名几乎是最前面的。我们化学系有刘有成、陈耀祖、朱子清教授,加上黄文魁教授,反正有名的老师很多。我们能进到兰大,到化学系上学,感到很自豪。

美好和有意思的大学生活

  八十年代进入兰大,对我们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我们的感受,就是学风比较朴实和扎实,老师和同学都比较友好。老师就像父母一样,有些就像我们的兄长一样,带领我们认识世界,给我们教了好多知识。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兰大有一个鸳鸯湖(注:现名毓秀湖),我们经常在那个地方背外语、散步、学习交流。还有,图书馆的座位特别紧张,需要提前拿个座垫子占上。兰大人老实,你放个座垫,就没人再抢这个座位了。这是我们印象特别深刻的一点。大家在教室里不喧哗,进去以后都是轻声轻气的,这种扎实的学习风气都是非常好的。

  我的四年大学,印象深刻的就是特别忙,大家都在学习。学校组织我们义务劳动,一到春天上皋兰山植树,现在树可能都长得很好了。这是我要讲的一个方面。还有一个就是生活方面,有个细节。就是我们当时住的拐角楼,那是兰大很有特色的老楼呀,臭虫比较多。(笑)。晚上点蜡烛找臭虫。我们的脖子上,身上,到处都是被臭虫咬得一条线一条线的,又红又肿,奇痒难忍,非常有意思。这个事情给我们留下的记忆是非常有意思的。我在美国、加拿大,还有欧洲,见了好多同学,大家一聊起来就想起了臭虫,戏称“兰大的臭虫”。这也是一种兰大的烙印烙在我们身上,这是一种文化的烙印。就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兰大办学条件不是那么好的情况下,学生住在有臭虫的房子里,刻苦学习。我估计1988年以后,楼里的臭虫慢慢就少了。兰大的臭虫很有名,成为我们有趣的校园生活记忆。

兰大人的选择与坚守

  从兰大学到了什么东西呢?除了扎实的基本功和知识以外,我觉得学会了怎么踏实做事。从兰大出来的人,比较踏实、务实、心情不浮躁,能够撑得下去守得住。今年在新疆开了一个兰大的新疆校友迎新会,我在迎新会上给大家讲“选择与坚守”。你选择了到这里来,你就要坚守。兰大人一选择下来就能够坚守,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才能看到你的成果。并不是说一看不行,你就跑了。选择很慎重,一旦选择就坚守。我经常说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方向不对功夫白费。我们选择干一件事情,就认真走下去,一步一个脚印,这就是我们兰大人的学风、做派。

自强不息独树一帜

  本科毕业以后,我按照指令性计划分配到新疆干部局。报到后,干部局问我有啥要求?我说,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条件比较艰苦,哪儿的工资高就到哪儿去,所以我就选择电力局,玛纳斯电厂。当时玛纳斯电厂比较大。在玛电呆了一段时间,然后我又到独山子,到克拉玛依,到靠近乌鲁木齐的乌石化转了一圈,选择了石油化工。我在乌石化干了近二十年,从最基层的一线开始,我就和工人吃住在一块儿,从基础的事一点一点干起,由技术员到助理工程师,到高级工程师。我是1998年评上的高级工程师,当时在我们中石油是最早一批,最年轻的。后来也干一些行政工作。企业对我也比较重视。后来我在首都经贸大学读了三年MBA,又被中石油系统选拔为工程管理硕士,在中国石油大学读了三年硕士。毕业后又被选拔到中石油英国壳牌石油奖学金学习。

  后来,我想做点事,就从国外引进一些先进技术,在国内开始创业。

  创业确实很辛苦。刚开始是白手起家,啥也没有,都是靠着一股韧劲,咱们兰大那种坚韧精神,做事做人,一年一个台阶往前走,公司发展得比较快。现在是股份制企业,在新疆小有名气。在这方面,我也有点自己的看法和理解。还是感觉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从事哪个行业?一个人再能干也干不过一个团队;一个团队再能干也干不过趋势和大方向。五年前,环保行业还不是那么热,国家光提倡但是没有强制执行。当时感觉环境越来越糟糕,我就选择了个环保行业,用又快又好的方式解决问题。第二是体育和健康产业。人需要健康,需要锻炼。所以我就选择这两个行业。当时转行也比较难。前五年,我还是做公司的老本行,包括实验室仪器、仪表、化验。后来我转行了。当时好多企业说,你不转吧,等死!转嘛,找死!好多人对我说,你还是别转,你原来做得挺好的。我想,那就凭着我们的一股精神,就算是找死,也找一下。实际上我转型很成功。我好多项目做到新疆第一和全国第一,甚至是世界第一。我们今年在阜康甘泉堡工业园做气膜防尘大棚,跨度达到了世界最大。记得以前的世界记录是一百一十米,我的是一百二十米,很大,三万六千平方米,很多领导客户都去参观。我现在生意相对来说比较好。因为我们做得独特做得好,我们的技术又先进,好多客户找上门,说实话,好多甲方请我吃饭,反着来。

2017年12月16日,王建文校友陪同袁占亭书记一行参观全民健身中心

  人的一生是一个认知的过程。我想,我们兰大人自强不息,独树一帜,这也是一种体现。没有靠山,自己就是山,没有路,就开山劈路。

全民健身活动中心内外景

厚积薄发回馈母校

  我有个理想,就是将来在我退休的时候,给兰大多做一些贡献,给母校多一些回馈。其实我后来读研究生、读硕士,也有一些别的“血液”,但是我总认为,我的“血脉”里流的还是兰大的“血”,这种情怀是改变不了的。我17岁进入兰大,21岁毕业,当年意气奋发,我们好多同班同学,现在博导一大堆,在国外的也比较多。兰大有时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在美国、加拿大,一讲Lanzhou University,人家马上说very famous,非常出名。比我们国内排名靠前一些的高校还好。其实排名,可能是通过招生等一些别的原因,并不是按照国际惯例排名。按照学术成果、按照学生输出以及毕业生在社会上做出的贡献来比,兰大还是很不错的。尤其兰大化学系,确实是非常有名的。美国的陶氏化学的首席科学家刘育,就是我们同班同学,一个宿舍的。

  访:同班同学?

  王:一个宿舍的,您应该认识,戴个眼镜,兰州的刘育。我们还经常联系。在加拿大,我们班同学也有好几个,都有联系。这也是我觉得作为兰大人引以为豪的一点。我没有做出啥成绩。但是,自己感觉也在给社会做贡献。一是公司养了一堆人,至少解决了一些就业问题;第二是我每年给国家纳税,也养好多人,也感到自豪,我们做的事情有体育产业。我是完全响应习总书记的号召,做全民健身。所以自治区体育局给我授牌“全民健身活动中心”,社会效益好,所以就得到了当地领导的好评和认可。如果要说挣钱快,那开KTV、桑拿什么的,可能挣钱更快。但是,我觉着我们做这些事更合适一些。人就是这样,钱乃是身外之物。现在社会上浮躁的心态比较多,我们能够沉下心来也就是来自兰大的教育。在学校我们扎实学习,把自己的劲攒足了,厚积薄发,才能走得更远。

  现在好多大学生一来就想着要拿多少工资,明天就能怎么样。怎么可能呢?你啥也不懂,怎么可能走得长远?所以我说“只有时间才能换来空间”,基本功扎实才能走得长远,这也是兰大教给我的。

人生感悟

  我有时想起母校的生活蛮有意义。我们1984级专门建了校友群,大家在群里面都互相沟通、讨论,都非常关心母校的一举一动和发展。我们兰大虽然由于地理位置原因,改革开放后名次有所降低,但是我觉得新一届领导班子提出的这些东西还很好的,就是“发挥兰大的地缘优势、人才优势、学风优势,做祖国西部文章,创世界一流大学”,就像新疆校友会成立大会上写的标语“发扬胡杨精神,建设大美新疆”一样,这也是响应党的号召。胡杨三千年不死,三千年不倒,再三千年不朽,九千年。您到胡杨林去看看,很震撼,我去看过好多次。到夏天、秋天,看看新疆的胡杨,就知道它那种生命力。自强不息啊!我到胡杨林看完以后,感觉我们兰大人身上就有着这样一种坚韧不拔、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的胡杨精神。

王建文校友拍摄的胡杨

  在胡杨林面前,我感觉,人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很渺小很渺小。你想想,我们宇宙这么庞大,被人类认知的现在不到百分之三,还有暗物质,还有很多东西都不清楚。我们只能看到可见光范围内的。量子世界有多大?不清楚。量子是一种纠缠,量子是一种缘分。人生在世就是一种缘分,一种感情。你和胡杨精神站在一块儿,你心胸就很宽大。所以兰大用一种很大的胸怀教育我们。我感觉那种胸怀的大,能够包容世界。我这些年来,通过自己的工作学习,也悟出一点浅显的道理,比如说为人处世,就是“人道”。天地人为大。一个“人”加一横是大。天地人为大,左右两笔划,本来有长短,何求他无暇。

  访:本来有长短,何求他无暇。

  王:这就是我这几十年的人生感悟。人定胜天,人是一个决定的因素,干事情靠的是人,事是人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所以叫“务实”。天地人为大,就是在天地之间,人是最大的,老祖宗的文化。左右两笔划的理解呢,就简单,就撇捺两笔划。做人要简单,不能太复杂,这是我的理解。本来有长短,一撇长一捺短,所有人都有缺点,你不能老看着别人的缺点,把人家的优点给忘了,人没有完美之人,所以“何求他无暇”。这是我的感悟,我的理解。

  我想我们兰大的人,你就要发挥你的特长,把你那个“撇”发挥出来,“捺”短一点。所以我们干事要发扬团队精神,不能一个人独干。团队精神是什么呢?补短嘛!在团队里面,把大家的长处搞到一起,短处就找不到了。两人放在一起叫“从”,三人在一起叫“众”,叫“众从”。老祖宗都写好着呢,“人、从、众”。两个人、三个人在一起高出一大截。这是我对人的感悟。所以我们干事要有团队精神。从文化上讲,团就是人才在一个框框里面,在有限的范围内听一个人指挥叫团队,队是个耳朵和人,如果不这样干就叫团伙。一个人一堆火,在里面乱烧火,那叫团伙,那是无效的。人才在一起如果不听话也是团伙,无效的。这就是我总结出来做事的经验。

  一堆人才在一起,如果没有一个组织纪律性,大家没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去遵守,那完了,就是团伙。所以,学校科研也是一样。科研中虽然有些教授可能各方面很强,但是互相取长补短,才能干出大成果。不能一个人这样弄,另一个人那样弄,最后事情弄不成!这是我的一些简单的想法,我就说这几点。古人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人应该知道,自己应该干啥,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要干啥事。就是这些,谢谢!

  访:讲得好!谢谢您。请在我们的留言簿上留言。

  王:(写)做祖国西部文章,创世界一流大学。祝兰州大学明天更美好!

 

【人物简介】

  王建文,男,1967年11月出生,新疆奇台县人。1984-1988年在兰州大学化学系分析化学专业学习。1988年分配到新疆。先后在玛纳斯电厂、独山子石化、乌鲁木齐石化公司工作。历任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副主任、主任、支部书记、检测中心主任等职务。2004年移民加拿大。2013年回国创业。现任新疆排云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乌鲁木齐市奇台商会副会长、兰州大学新疆校友会会长、新疆羽毛球协会副主席等职。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晁芊桦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