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媒体看兰大 > 正文

【CCTV2-经济半小时】大学校园里的“铿锵玫瑰”

日期: 2017-08-24 点击: ...
   

  8月7日,教育部发布了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2017年第7号预警。这份预警强调,暑期是高校新生录取报到之际,学校可以放假,资助工作不能放假!今年正值国家新资助政策体系建立十周年,资助工作实现了从学前教育阶段到高等教育阶段的各学段全覆盖。那么各个高校具体是如何落实“资助工作不能放假”的工作理念呢?

  贫苦农家兄妹三人考上大学  助学贷款是最重要的及时雨

  2017年8月8日一大早,兰州大学资助中心奖助团队的老师,便驱车从兰州出发,前往200多公里外的白银市会宁县。今天,他们要对学校里一位连续两年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的贫困生进行家访。

  今年兰州大学“暑期贫困生家庭走访行动”分为六路,主要走访甘肃和新疆共61名家庭经济特别困难的学生,王芬宇主要负责甘肃本省,跟她同组的孙奕雯是兰州大学毕业的学生,去年留校担任第一临床医学院辅导员,今天准备走访的卢建乐算是他的师妹。

  车辆在高速上行驶了2个多小时后,驶入了蜿蜒崎岖的山路,路两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山,卢建乐的家就位于这大山的深处,由于这里位置偏远,交通闭塞,自然条件恶劣,常年干旱少雨,当地村民基本都是靠天吃饭,经济十分落后,这里也是甘肃省远近闻名的贫困地区。

  经过近5小时的跋涉,我们在头寨子镇三百户村村口见到了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卢建乐,这也是卢建乐父母第一次见到女儿大学的老师,这些被女儿成天挂在嘴边的老师、辅导员居然从几百公里外的兰州专程赶到自己家里,还送来了慰问金,让他们全家十分感动。因为如果没有国家的助学政策,对于他们这样的贫困家庭来说,很难让孩子完成学业。

  卢建乐的父亲卢海郎,今年47岁。一辈子靠种地为生,全家十亩地,一年下来能收入7、8千元。卢建乐奶奶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肺病,一病就是30多年,为了给老人治病,卢海郎花掉了家里全部积蓄,即便是这样,3年前爷爷、奶奶还是陆续离开了人世,为此全家欠下了几万元的外债。使这个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而就在那年,从小就品学兼优的大女儿卢建乐,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兰州大学医学院。可短暂的兴奋过后,全家人就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因为卢建乐每年的费用加起来要1万多元,对于这个贫困家庭来说根本无力承担。弟弟卢建豪当时正在读高三,看到家里的情况,他有了辍学打工,供姐姐上大学的想法。

  卢建乐弟弟 卢建豪: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我也知道这个情况,顶多供一个,然后我妹妹也小,不能让她去承担家庭的责任,就因为我是男孩儿,所以说我承担这个责任。

  得知儿子要辍学的消息,卢海郎夫妇彻夜难眠,他们既自责又难过。因为让孩子们好好读书走出大山,是他们最大的愿望,决不能让孩子再重蹈自己没有文化的覆辙。

  为了赚钱供三个孩子念书,卢海郎和媳妇郭彩红一边种地,一边在村子附近给别人打零工,采摘苹果、套袋装箱,挖树坑、搬运苗木,哪儿需要临工,哪儿就能看到他们夫妇的身影,经常从早上7点钟干到晚上12点。

  就这样起早贪黑地干,一天多则能赚100、200元,少则只有几十元,但活儿并不是天天有,赚到的钱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孩子上学的费用。眼看着卢建乐要开学了,可学费只筹到了一半。就在全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卢建乐从同学那儿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兰州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 2014级学生 卢建乐:后来我们同学就跟我说了,说有生源地助学贷款,还有国家助学金。

  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为信用贷款,不需要担保和抵押,学生和家长为共同借款人,共同承担还款责任。助学贷款期限原则上最长不超过14年,学生在校期间的贷款利息由财政全部补贴,毕业后的利息由学生和家长共同负担。

  卢建乐在当地资助中心申请了生源地助学贷款,很快就通过了审核。2014年9月,卢建乐依靠助学贷款,拿着东拼西凑来的2000多元生活费,顺利地步入了兰州大学的校门,开启了她的大学时代。

  2015年弟弟卢建豪考取河西学院,2016妹妹卢建美考取了兰州资源环境学院,至此卢家一下子培养出了三名大学生,而且都是通过助学贷款顺利入学的。如今卢建乐已经在兰州大学学习生活了三年。

  入校3年来,卢建乐勤奋努力,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作为特困生,学校免除了她的学费,由于成绩优秀,她连续2年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国家助学金等各种资助奖励共计3万多元。

  卢建乐:这样我几乎就是不花家里的钱,对我们家里真的是减轻很大一部分负担。

  临近中午,王芬宇和孙奕雯完成了对卢建乐的家访,准备乘车返回兰州。

  送走了老师,卢建乐抓紧时间开始做饭,就在一周前,积劳成疾的父亲,颈椎病又犯了,差点儿晕倒在工地上,这下把这几个孩子吓坏了,急忙把他送到镇医院,输了一周液,这才刚有好转。

  其实卢海郎拖着不去医院的主要原因还是怕花钱,虽说三个孩子靠着助学贷款都上了大学,但除了大女儿卢建乐自给自足外,其余两个孩子一年1万多元的生活费,还要想办法去筹措。

  吃过午饭,一家人就开始在地里忙活起来,今年他们家种了3亩土豆,现在正是土豆上市的季节,可由于卢海郎一直生病,他们家土豆迟迟没有收完,一旦过了季,收购商一走,再想卖出去就很困难。

  由于今年土豆行情不好,原本三亩地可以收入4000多元,现在只能收入2000多元,少了近一半儿。为了多卖点儿钱,中午雨一停,他们就赶紧下地干活。父亲拖着患病的身子,推着机器在前面翻,卢建乐跟母亲,带着弟弟、妹妹在后面捡,大家分工明确,卢建乐干起农活儿手脚也很麻利,瘦小的身躯扛着一袋袋几十斤重的土豆,在地里来回穿梭,丝毫不比弟弟差。

  卢建乐:我得给弟弟妹妹做好榜样,影响他们,不要因为生活不好,而去放弃对生活的热情之类的,而且给我爸爸妈妈也减轻一点负担。

  母女相依为命彼此不离不弃  铿锵玫瑰傲然绽放

  有了国家助学贷款和一系列资助政策,让卢海郎的三个孩子,如愿以偿地步入了大学的校门,让这个地处大山深处的贫困家庭看到了未来的希望,而就在卢建乐为了家里生计,紧张而忙碌的干着农活的时候,远在兰州大学的校园里,外语学院2015级德语系学生田歌,正在全身心照料生病的母亲。

  每到中午,兰州大学外语学院德语系学生田歌都会准时出现在食堂。每次都会买两份饭,一份给妈妈,一份给自己。

  田歌和妈妈一个月伙食费是400元,也就是说每天不能超过15元。中午这餐最重要,两份饭二荤二素花掉了11.8元。装好饭,田歌立刻急匆匆往回赶,生怕耽误了妈妈吃饭。

  1年前田歌和妈妈在学校的帮助下,破例租用了一间教师公寓,每月租金是80元。虽然这间公寓只有十几平米,陈设也极其简单,但这里却是田歌最温暖的港湾。

  1995年,田歌出生在河南安阳,在她4岁那年,父亲便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此后她和妈妈两人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5岁的时候,母亲单位倒闭了,随即便下岗回家,可偏偏祸不单行,仅有的1万元下岗补偿款,也被骗了。

  这对本就破碎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田艳芹害怕女儿跟着她受苦,无奈之下她想把女儿过继给自己的朋友抚养,田歌得知这一消息后,哭着喊着不愿意离开妈妈,她的一番话彻底打动了田艳芹。

  田歌母亲 田艳芹:她跟我说,妈我哪都不去,只要有块馒头吃就行了,我会好好学习,你不是教我写字吗,我将来当书法家给你挣很多钱。当时她很小,等说完以后我就泪流满面。

  母亲田艳芹把一切悲痛都转化为前进的动力,也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了田歌身上,她节衣缩食,将打工赚来的生活费几乎都花在女儿学习上,就这样田歌在如此困难的家庭环境下学习了舞蹈、钢琴、书法、游泳,甚至比同龄孩子优先接触了英语和奥数。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田歌能有出息,女儿就是她活着的理由,是生命的全部。

  懂事、勤奋的田歌没有让妈妈失望,她从学校拿回了一张又一张奖状,领回了无数获奖证书和奖品。2015年9月,田歌跨进了兰州大学的校门,在外语学院主修德语。

  田艳芹:这个是上大学写的德语,她的书写老是一等奖,写得非常好,德语老师都跟我说你的孩子很优秀。

  她就像一台开足马力的机器,不知疲倦地向前奔跑。从军训联络员到新生班长,从院学生会到校学生会,从文艺活动到体育比赛,到处能看到田歌的身影。

  可是就在2015年11月的一个早上,田歌接到了一个从河南老家医院打来的电话,这个电话犹如晴天霹雳一样,彻底打破了她激情满满的学习生活。

  母亲田艳芹被认定为卵巢恶性肿瘤,也就是卵巢癌,其实母亲对自己病情很清楚,女儿高三的时候就开始犯病了,但她一直忍着不做手术。

  田艳芹:没钱,也不想影响她学习,我不想欠别人的,孩子还这么小,我给她留太多债,我甚至都想买两片药一吃算了,我不想连累她。

  田艳芹很快就被推上了手术台。手术后的她极度虚弱,化疗的强烈反应,让她难以进食,身边急需人照料,田歌看着母亲一天天憔悴,心急如焚。她当时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休学一年陪伴妈妈。

  田艳芹:她当时一说休学,我脑子都炸了,我都觉得,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不要影响孩子学习,但当时那个情况,只能做化疗,不然就不行了,我真的很无助。

  学校得知了田歌家庭不幸的遭遇,为此从校友基金会里拨出专款,还减免了田歌的学费,老师和同学们也自发地给她捐款,外加国家助学金,奖学金7千多元,各项总共筹集了近6万元,大大缓解了母女俩的生活压力,帮助她们度过难关。

  兰州大学外语学院德语系 副主任 林灵娜:她走的时候我们心里都特别不舍,我们就觉得很不习惯。然后我们就一直鼓励她,说我们在这儿等你回来,你一年之后一定要准时回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一定要开口。

  经过一年的调养,母亲身体状况比之前好了许多,休学1年的期限也很快到了。田歌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带着妈妈上大学。

  田歌:家里又没有人可以照顾她,但是一方面我知道她又是对我学习寄予厚望,她也不希望我放弃学业,然后如果能兼顾两者的话那就是把她带到学校上学。

  田艳芹:来了以后,学校老师、同学,还有我都没见过面的同学家长,天天给我邮吃的东西,只要有助于我病情的就给我邮,我的病好像好了,他们都把我暖化了。

  经历过困苦的磨难,回到学校的田歌,似乎变得更加成熟,生活节奏也更快了。因为她既不能荒废学业,更不能抛弃亲人,她希望自己能够早日学业有成,参加工作挣钱,专心陪伴在妈妈身边。在采访临近结束的时候,她们通过镜头,互相吐露了心声。

  田艳芹:有一天我要倒下了,我希望田歌能够很坚强,就像我在的时候一样,其实我想告诉她人总有走的那一天,无非早了点,晚了点。只要你学习好,过得好,其实我走了也在看着你。我还想跟她说,妈妈一直没给你一个幸福的家,让你受了很多苦。我真的想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田歌:妈妈是我一生的珍贵,我是你坚强的后盾,我相信你可以把所有的困难都挺过去,我一直在你身边,我爱你。

  事实上,田歌所在的兰州大学是地处我国最西部的全国“985工程”和“211工程”重点综合性高校,贫困生的比例占到40%。为了贯彻落实教育部提出的“入学前不用愁、入学时不用愁,入学以后更不用愁”的“三不愁”原则,兰州大学针对像田歌这样特困家庭的学生,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资助体系。

  兰州大学学生处副处长 周莉箴:入学后,我们主要是依托国家助学金,还有我们的社会资源,社会力量,设立这个社会类奖助学金,我们学校还同时每年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提供及2000个勤工助学岗位。

  卢建乐、田歌就像兰州大学里绽放的两朵铿锵玫瑰,生活的苦难,没有折断他们坚强的花枝,也难掩他们绽放的色彩,生活的磨难,让她们学会了坚强,助学政策,让他们无惧风雨,迎风前行。

  田歌:世上有多少个朝圣者,就有多少条朝圣路,每一条朝圣路都是每一个朝圣者自己走出来的,不必相同,也不可能相同,然而只要你自己也是一个朝圣者,你就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缺陷,这反而是一个鼓舞,你其实并不孤独,我将在我的路上继续奋斗。

  半小时观察:

  对于卢建乐、田歌来说,成长是一场艰难的跋涉,生活艰辛、残酷的命运让他们经受了比同龄人更多的磨难,但幸好有国家政策和学校的帮助,让她们有了更多前行的勇气和信心。历经十年努力,我国已经建立起了覆盖学前教育至研究生教育的学生资助政策体系,“不让一名学生因贫辍学”成为各高校的共同目标。从提前申请的“国家助学贷款”,报到时的“绿色通道”,到入校后的“奖贷助补减”,不断完善的学生资助政策体系正在织起一张“兜底网”,贫困大学生入学,一个都不能少。不仅关系到贫困学生能否顺利完成学业,更与社会公平和正义直接关联,祝愿这些历经磨难、努力奋斗的孩子们接下来的道路越走越阳光。

  (CCTV2  经济半小时  2017年8月22日)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