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专题新闻 > 百年兰大群英谱 > 正文

正正派派做人,认认真真做事
——追忆著名数学家、兰州大学资深教授陈文塬先生

日期: 2017-07-25 点击: ...
   

  “你们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进步会非常快,以后都会是国家的栋梁。”这是陈文塬老先生担任数学系系主任期间,在每年迎新大会上必讲的一句话。不同于其他的领导讲话时会考虑到如何显示自己“高水平”和自己身为教育者的定位,先生一直将自己与学生放在同一平面。

  而就是这样一个平易近人的老先生,在2017年7月19日下午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不幸逝世,享年86岁。身前故友及学生谈及先生一生便是眼含热泪,悲痛不已。

“我做了一个有趣的工作”

  作为非线性泛函数分析方向的奠基者、开拓者之一,陈文塬可以说是对于兰州大学数学学科建设贡献最大的人。至今,在数学领域仍然保留着“陈文塬”道路的说法,即“走自己的路,有自己的想法,搞出自己的特色”。

  “记得2000年左右,我随陈先生去参加郑州的一个泛函数分析会议。当时陈先生在火车上问我,‘你知道什么样的工作才是好的工作吗?’”西北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学术院长、陈文塬学生马如云教授回忆道,“我摇摇头说不知道,陈先生便告诉我说,‘对于做学问的人而言,好的工作应该是开创性的工作,是别人没做过的工作。’”

  当时中国乃至世界的非线性泛函分析领域可以说是一片空白,陈文塬就是抱着这种开创性的思想,专注于该领域,并提出著名的“分歧理论”。文革前,陈文塬便将自己的成果整理成一个小册子,一时间在全国数学领域引起轰动,直到文革后,1982年其著作《非线性泛函分析》才正式出版。这是国内第一本关于非线性泛函分析的理论著作,至此国内对于非线性分析领域的研究才开始正式兴起。

  不同于其他大多学者“为做研究而做研究”,陈文塬先生一直将自己的研究领域作为自己的兴趣,并打心里去热爱。

  “1997年我和陈先生一起赴太原参加‘非线性泛函分析会议’。会议上有许多年轻的或者年老的学者去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马如云提到,“年轻人会说‘我获得了一个重大的成果’,而老先生会说‘我做了一个小成果’。陈先生私下对我说,这两种说法都是不恰当的。”

  准备上台作分享报告的马如云听到老师这么讲,心里便愈加紧张,不知如何表述才适宜。陈先生见状,便告诉马如云:“你应该说‘我做了一个有趣的工作,现在和大家来分享一下’。”

  在陈文塬看来,只有觉得自己做的工作有趣,才会让别人有兴趣去听你介绍并肯定你的成果。这一点对于马如云触动很大,在他后来的学术工作中,马如云时刻牢记恩师的教诲,并将这一思想传播给自己的学生。

“你们很快会超过我”

  陈文塬先生在校工作期间,一直注重学生的教学工作。兰州大学原数学力学系副主任、陈文塬学生范先令教授提到,第一次与老师见面时,陈先生便会告诉他们“你们很快就会超过我”,而在后来成绩或者研究取得重大成果时,陈先生便会开心地说“你们已经超过我了”。

  在教学方向,陈文塬总是鼓励学生发现自己的优点,发挥自己长处。对于一些不好好学习的学生,陈先生又总是包容的。“当时有个同学不认真搞学习,所有老师都头痛不已。而陈先生便说‘他不会做学问就不要他做学问嘛,社会上这么多像他一样的人,不是照样把国家建设得好好的嘛’。”马如云提到老先生便是眼泛泪光。

  1954年从东北人民大学(现吉林大学)毕业后,陈文塬分配到兰州大学工作。当时数学力学系刚成立,一切教学课程都刚开始,于是在他的带领下,系里才开始陆陆续续开类似于《数学分析》等课程。

  “陈先生一直在教学方向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教学深入浅出,以学生理解为目的。”兰州大学原数学力学系主任王明亮介绍道。

  为督促学生以及辅助教学,陈文塬为青年教师和高年级学生开设了学术讨论班,也就是现在的seminar。之所以倡导讨论班,在陈先生看来,一方面是自己想提高,觉得一个人读书得不到周围人的帮助,比较艰难;另一方面原因,就是培养人才。学术讨论班一开展便得到省内外的热烈反响,在当时交通不便的情况下,甚至西北师大的师生会坐牛车赶过来参加,外省的学校部分师生也会坐火车赶来,一时间兰州大学数学学科的学术发展得到巨大的提升,学术讨论班也一直被坚持了下来。

  对于教学和学术方面的冲突,陈文塬曾告诉马如云:“现在大多教师一天十个小时工作,九个小时都会用来写文章,发SCI以评职称。他们却忘了拿个几十分钟来备课,把课讲好了,自己也会受学生尊敬,这样才会有好的生源。”

  陈文塬对于教学的见解也一直影响着他的学生,他的学生也将这份思想保留下来影响着下一代的人。

“不用送我回家,我自己可以”

  学术上独树一帜、教学上不拘一格的陈文塬在生活中却是极不愿意麻烦别人、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

  “当时出版《隐函数定理》,大部分撰写、整理、校对工作都是先生做的,而我只负责了一小部分的工作。但是最后书出版时,先生不仅把我的名字署上,而且还把稿费的一多半给了我。我一再推脱,先生却说‘你生活困难,急需用钱’。”范先令说到此,更是声音哽咽,潸然泪下。“先生就是这样一个只为别人考虑的人。当时师母病重住院,他等到师母出院后,一次聚会上才告知我们。他说不想我们多担心。”

  范先令提到,陈文塬先生在兰大工作、教学期间,从来没有对于任何一个方面的抱怨,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上面。陈先生常说:“尊敬别人才能获得别人尊敬。”他总是在给身边人以不断的正面感染,当时数学力学系的师生无不对其敬重、钦佩。

  2005年因年龄及身体的关系,陈文塬作为兰州大学资深教授的身份退休。退休的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滞不前,兰州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数学与统计学院教授罗彦锋回忆道:“因为罹患视网膜脱落,先生视力一天不如一天,那天偶然去先生家拜访,竟然发现先生用放大镜对着电脑仔细阅读着学术文献。”即使到了自己不能做学术的时候,陈先生还能做到关注最新领域,这一点让罗彦锋无比动容。

  陈文塬从没有因为身体疾病而感到不快,他从来都是知足常乐。他曾告诉马如云:“我楼下一位比我还年轻的老师因为做了手术,现在能走七步就开心得不得了,而我还可以出门买菜,这难道还不值得我高兴吗?”每次和学生聚会后,性子“犟”的陈先生总是拒绝学生送他回家的要求,他说:“不用送我回家,我自己可以。”学生不放心便跟在后面,夜晚很黑,先生的住所楼道的灯也总是坏,视力不好的先生总是扶着扶手慢慢上楼。学生也总是在楼下见到先生屋里灯亮起才会放心离开。

  陈文塬一直秉持着学术修养,对名利之事甚是淡泊。他曾告诫学生:“年轻时可以锻炼自己,但是到了一定时候就要给其他年轻人机会。趁还能搞学术时好好搞学术才是重要的。”

  由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数学系程民德教授主编的《中国现代数学家传》,主要介绍了现代为我国数学学科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各数学家。自第一卷开始,他便来函无数,希望能登载陈文塬先生的传记,而先生却是一再拒绝,直到原兰州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钟承奎教授并未经过先生允许,通过多方收集、自己撰写,才完成了其传记,并收录在书中。

  至今在中国,数学领域中论文引用率较高的专家大多都受到陈文塬的影响,其中不乏陈先生的学生。其学生范先令、李万同更是入选“2014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精英”。而陈先生却说:“那是他们努力,我只是起到了督促作用。学生中不乏优秀的,他们都是我远远不及的。”

  四度春风化绸缪, 几番秋雨洗鸿沟。陈文塬总是教导学生“正正派派做人、认认真真做事”,而他正是用这句话,花一生的时间去诠释作为一名教师和一名学者应有的气度与修养。

  先生生活简朴,至今遗所仍是水泥地面。斯人已逝,风范永存。先生千古!

文:李赛
图:
编辑:李赛
来源:新闻中心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