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媒体看兰大 > 正文

【瞭望新闻周刊】兰大核科学人的逐梦之旅

日期: 2017-06-17 点击: ...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张文静

  兰州大学的核学科及相应的涉核专业历经风雨沧桑,从来没有中断过人才培养,不仅在最困难的时期为核行业输送了一大批人才,而且在我国最艰苦的地方支撑起了一片“兰”天。

吴王锁与学生讨论学术问题

  自1978年考入兰州大学后,吴王锁顺利完成了本科、硕士和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如今,在这所位于西部的高校里,他已度过近40个春秋。无论风雨坎坷,他与兰大核科学人始终扎根在西部,甘坐“冷板凳”,默默书写着核科学事业的成就与辉煌。

  “下定决心挖深井,不见清水不停歇”。身为院长,吴王锁和同事们一道,不仅为国家筑起了核科学人才培养的高地,而且通过技术研发和应用,确保了国家重大项目的安全落地,为我国国防及国民经济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肩负使命建设核学科

  上世纪50年代,出于保卫国家安全、维护世界和平,我国提出独立自主研制“两弹一星”的战略决策。一大批优秀的科技工作者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这一崇高的事业中来。

  根据国家战略布局,1955年,北京大学和兰州大学筹建物理研究室,率先为国家培养“两弹一星”工程急需的人才,因此成为国内最早设立核专业的两所高校。出于保密原因,物理研究室最初代号“505”,后来更名为兰大现代物理系(下称“兰大现物系”)。1965年,南开大学原子核物理与放射化学两个专业整体搬迁并入,增强了兰大现物系的办学实力,开启了兰大核学科建设的新篇章。

  兰大核专业的“诞生”、成长乃至兴衰始终和国家核工业发展保持同步,肩负着民族命运的厚重使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尽管当时国家经济、技术基础相对薄弱,但有国家明确的科学需求作指引,兰大老一辈核科学人信心满满,用实际行动为国家战略服务。

  但吴王锁没赶上核科学事业发展的黄金时代。1985年,他从兰大现物系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这之后的一年,世界上最严重的核事故在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核电站爆炸造成的放射性物质泄漏,污染了欧洲大部分地区,影响了成千上万人的生活,改变了全球核科技事业的发展势头。

  “这一事故,令整个核行业受到重创。核行业发展形势急转直下,陷入了迷茫。”吴王锁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从国内来讲,在完成了国家战略任务后,失去了原有的国家目标,包括他自己在内的科研人员一时间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那个时期,我们的日子很难过。对普通人来说,核科学本身神秘又可怕,我们的专业既带了核又带了放射性,很难得到理解,有种被打入‘冷宫’的感觉”。

  事实更令人心碎。当时,学院教师退休的退休,调走的调走,放射化学专业30多人的教职工队伍只剩下3人。“有一段时间,两三个老师撑起了所有专业课程的教授任务。年轻人只能靠当初的理想信念坚持。”吴王锁回忆道。

  “搞‘两弹’时,除了北大、清华和兰大,还有很多重点高校设立了核专业,但由于教学和科研领域上的投入不足,这些学校相继撤销了核专业。”吴王锁坦言,后来教育部调整高校专业目录,取消了原子核物理和放射化学等涉核专业。

  受此影响,兰大现代物理系整建制撤销。考虑到核专业关系到国家战略与国计民生,学校克服种种困难,虽经院系调整,但从来没有放弃核专业人才培养,从来没有中断教学与科研工作。随着国家核科技事业“走出低谷,起死回生”,2006年初,兰大在原现物系基础上重新组建了核科学与技术学院。

筑起核科技人才科研高地

  岁月无声。伴随着我国核事业的发展,兰大核学科走过了60多个春秋,目前已成为我国核科学技术高层次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重要基地。

  吴王锁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现在许多涉核企事业单位和研究机构的主要领导和科研骨干都毕业于兰大。由于国内很多涉核企业都位于偏僻的边远地区,毫不夸张地说,兰大在最艰苦的地区撑起了一片‘兰’天,为我国核科技事业输送了一大批人才。”

  千方百计为国家培养核专业人才是核科学与技术学院的宗旨。自设立至今,兰大核学科为国家培养本科生3000多人,研究生1400多人,其中两院院士两人,千人计划专家、长江学者、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等人才的比例在国内均处前列。

  在吴王锁和他的同事看来,作为老师,首先要上好课。“上好一门课,影响几代人”。同时,学院重视科学研究与科技研发,以国家需求为导向,瞄准国际前沿,进行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

  从陕西省澄城县农村走出来的吴王锁告诉记者,农村唱戏,一定要有戏台。有了台子才能唱大戏,没有台子只能唱折子戏,自娱自乐。为此,他不遗余力地推动学院与国内外知名高校合作,搭建平台,共享资源,分享经验,倡导开放办学。“学院研究生公派留学的数量和比例在全校名列前茅。”身为院长,吴王锁想得很远。他说,这些公派留学生都是青年人,青年人水平上去了,学院就能发展。如果青年人水平上不去,就没有可持续性。

  在注重教学的同时,学院将精力投放于核科学的应用研究和成果转化上,投入人力物力研发系列仪器设备,服务于国防及国民经济建设。其中,强流中子发生器是学院研发的核心设备,主要作用是利用氘氚和氘氘聚变反应产生中子。该设备在国防科研、核能开发、核技术应用等领域有广泛用途。

  国际上,只有美、俄、日、德等少数发达国家能够研制中子发生器,但因技术保密,国外禁运,我国必须自主研制。上世纪80年代末,兰大自主研发的ZF-300强流中子发生器,曾是国内中子产额最高的强流中子发生器,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奖。“有了仪器,我们相当于在战场上有了‘武器’,不用再受制于他人。”吴王锁说。

  兰大核科学与技术学院副院长、中子物理与技术研究所所长、教授姚泽恩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长期以来,兰大几代核科学人不断进行中子发生器的更新换代。“我们正在同时研制五台中子发生器。目前正在研制的ZF-400中子发生器的中子产额、通量等指标有望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将在国防基础研究,聚变核能、裂变核能开发及其他非动力核技术应用领域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除了“高精尖”的仪器,兰大核科学人还先后研发了多种民用核仪器仪表,如核子秤、料位计、密度计、测井仪等,应用于甘肃靖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和甘肃酒钢集团等企业,解决了企业的技术性难题。

  国家重大工程中也能看到兰大核科学人的身影。学院“嫦娥落月”项目负责人陈熙萌教授带领的团队在“嫦娥三号”探测器的某些关键设备研制过程中,承担了部分科研工作。这项工作保证了中国航天器首次“落月”任务的圆满成功,荣获2016年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倾力科普释疑解惑

  核科学因其神秘性经常会被普通民众不理解甚至误读。但事实上,核科学技术是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科学技术成就之一,从核武器到核能的和平利用,不仅影响着整个世界格局,而且关系到国家安全、科学前沿、能源需求、人民健康和环境保护等国计民生。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核科技事业蒸蒸日上。特别是国民经济建设对能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核能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春天。

  “但不管是核电、核武器、核动力还是辐射发生器,中国都倡导和平利用核能,服务国防安全和国民经济建设。”吴王锁说,核电是核能和平利用的典范。核能与日常生活中所熟悉的电能、热能和水能等一样,是一种清洁、高效、经济、安全的能源。核电因其效率高,又不像化石燃料那样释放过多的二氧化碳,符合当今社会低碳经济理念。目前,核电在全世界总电力装机容量中平均占比大约17%,核电发达国家如法国已占到79%,而我国这一比例仅有2%,因此发展前景广阔。

  “作为核科技工作者,我们既要为和平利用核能贡献智慧,也要为核能开发应用创造良好氛围。”在吴王锁看来,“民众对核科学技术的认识仍停留在神秘和恐惧上,核科普任重道远。发展核能的当务之急是通过科普使民众不恐核、不反核”。

  2013年,吴王锁专门在网络平台上开设了一门《走近核科学技术》课程,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鲜活生动的案例,进行核科学技术的科普教育。这门课程还获批“中国大学精品视频公开课”,成为兰大乃至甘肃省内高校中首次获批的全国性精品视频公开课程。因网络课程平台反响良好,吴王锁连续三年荣获中国大学MOOC优秀教师,并应邀为中央党校讲授、为共产党员网录制《核科学技术的重要作用》课件。

  和吴王锁一样,兰大核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胡碧涛也开设了国家双语教学示范课程《原子核物理》,教授核科学方面的基础知识。只要有机会,兰大核科学与技术学院师生便利用各种场合、活动等宣讲核科学常识,为消除民众疑虑默默奉献。

  吴王锁、姚恩泽等介绍,核科学技术与民众身体健康密不可分。比如,医院里使用的X光、CT扫描等各种各样医学影像学的诊疗方式都离不开核科学技术。“当前,我们不管是在人才培养还是科学研究方面,都充分考虑到了核医学发展,最终目的是使核科学技术能更多地得到和平利用,更好地为人类服务。”

  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为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兰大核科学与技术学院带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我们将瞄准国际前沿,聚焦国家需求,围绕‘一带一路’上的核产业链,提高人才培养目标,提升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及文化传承能力,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步伐,更好地服务国防及国民经济建设。”吴王锁说。

  守望西北,铸剑报国。兰大核科学与技术学院的“追梦人”为着自己心中既定的梦想正不断地忘我追寻,矢志不移。

  (瞭望新闻周刊  2017年6月17日)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