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媒体看兰大 > 正文

【兰州晚报】忆柯杨先生 学生情难自禁

日期: 2017-05-18 点击: ...
   

  兰州晚报讯(记者马文艳实习生汪莙霞)5月16日15时41分,我国著名民俗学家柯杨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兰州逝世,享年82岁。柯杨教授的去世,是我国民俗学界、民间文艺研究界的重大损失,更是兰州大学的重大损失。闻讯,柯杨先生的学生、同事、各界专家学者们纷纷以各种形式缅怀、追忆先生“人生过往”,情难自禁。

  5月16日晚些时候,兰州大学在发文沉痛哀悼先生的同时,发布讣告:遵柯杨先生遗嘱,丧事一切从简,不接受花圈、挽幛、礼金等。闻此,作为柯杨先生的“关门弟子”,中国第25次南极考察队队员、中国海洋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海洋报社专题部主任田小明直言:“符合先生的风格!”

  据了解,柯杨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5月19日上午8时在华林山殡仪馆怀远堂举行。

  甘肃省文联副主席、柯杨先生的学生王登渤:他是永远具备一种风采的柯杨先生

  “得知消息我们同学之间反响极其热烈,平时比较沉闷的86级QQ群,昨晚上异常活跃,我接收到了无数个语重心长的嘱托,可见柯老师在我们心中的地位和影响”。

  作为柯杨教授得意门生之一的王登渤,说起先生滔滔不绝:“离开兰大这么久,我和老师的联系一直很多。他对于我们整个文联系统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是甘肃民间文艺这项事业的开拓者之一,更是甘肃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创始人之一。他在花儿方面的研究,是我们的开山鼻祖”。

  王登渤从三点概括先生:“第一是风采。在课堂上有独特而令人迷恋的教学魅力的老师首推柯先生。第二做文学,我特别欣赏先生的经世致用的这种求学思路。他的父亲是甘肃一代名医,有这样一个家传、这样一种学术背景,先生放下身段选择了去研究民间文学这种具有民间气息的学问,是一种社会责任的体现。他的选择对于我们治学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借鉴,就是不媚俗、不跟风。第三是为人。先生一生遇到过很多挫折,但我们始终见到的是一个乐观、充满朝气、永远具备一种风采的柯先生。他化解坎坷、面对挫折的胸怀和达观的人生态度是一种境界,不是一般人能修炼出来的”。

  兰州大学文学院原院长、教授程金城:柯先生是有人格魅力的

  “先生的离世是兰大文学院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民间文学领域的一大损失。”作为柯杨教授的后任,程金城教授沉痛地说。

  “作为一个学者、一个教授,先生对民间艺术、特别是艺术的研究是走向世界的。他曾去好多国家讲学,把花儿带向了世界。他是有理念的专家,退休后,他对文学院工作的关心、对花儿的继续研究,对后辈的提携、辅导,现在回想起来,他的这种担当、豁达、包容,都是我们应该学习的”。程金城教授说。

  “柯先生是有人格魅力的,这种人格的魅力,就是人愿意跟他交往,有事愿意去找他,做人做到这种境界,我觉得就是一种魅力。”

  兰州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柯杨教授的学生庆振轩:先生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

  “知道先生病逝的消息非常突然……我一时感到震惊,在中文系的历届毕业生当中,柯先生在我们心中有崇高的,甚至说是无可替代的地位”。

  作为柯杨教授的学生,庆振轩教授说先生对自己的教育和提醒终生难忘。“80年代初刚离校时,先生教诲我要在古典文学、文献的研究上开创,要注意古典文学、文献的研究有民俗学、民间文学、社会学的这样一种结合。这样一种教诲对我科研方向的确定、途径的拓展起到了指导作用,让我受益终生”。

  “柯先生是我的恩师。先生退休后,有几次在校车上碰到他,先生谈生活,谈科研,对我的设想总是提出具体的指导意见。我们今天给柯先生最好的缅怀,就是做好本职工作,以此来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庆振轩说。

  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徐文鹏:奉献一生守望甘肃和西北

  “2001年出版的《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柯杨教授任编委,他也是甘肃卷的主编。在甘肃,柯杨教授民间艺术方面的研究首屈一指,可以说,是柯杨先生让世界了解了甘肃、了解了中国。”作为柯杨教授的学生,徐文鹏说着情不自禁地竖起了大拇指。

  回忆先生的点点滴滴,徐文鹏说:“先生在学术、在做人方面都非常有魅力。他是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他能把一节课作为艺术来讲,用心地把教学做到如此极致的水准。同时,他又是一个平静的人。去做调查,和我们睡在一个炕头。白天下乡,晚上回到住处还给老乡看病。那个时候人都很穷,先生下去时会带一些药,看病都是给大家开一些很便宜的验方。他担任文学院系主任9年,在当时环境很复杂的情况下,对系里的科研和青年老师的成长都给予细心指导。对于自己所带的历届学生,不仅仅是传道解惑,对学生的人生成长都影响深远,在我现在的工作中都经常用到。可以说,先生奉献了一生时光,守望着甘肃和西北。”

  中国海洋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海洋报社专题部主任、柯杨先生学生、兰州大学文学院91级本科生田小明:是老师,是朋友,是父亲

  “最近有些忙、又有些感冒,没怎么关注微信。昨天下午5点多去医院,下地铁时看到先生去世的消息,突然感觉浑身没劲……我在路边呆了很久……”

  身处北京的田小明通过电话告诉记者,毕业以后自己一直和先生保持着联系,“去年3月10号我们在北京还见了一次面……对于我个人来说,柯老师是老师,是朋友,是父亲。所以这次我们班的唁电是我起草的,我用‘父亲’这个词,大家都很认同”。

  对于“父亲“这个称谓,田小明讲了个小故事:“南极考察期间,柯老师正好去欧洲考察,他把自己拍的很多照片发到我夫人的邮箱,我夫人都会第一时间转发给我。此时的老师更像一个父亲、朋友,他想和我分享。”

  虽然相隔千里,但在连线中记者能感受到电话那端的田小明一直在努力地克制感情,言语间几度哽咽:“我明天就回来,先生遗嘱不收挽联、礼金,这符合他的风格。作为他的学生,我知道先生喜欢花,而‘花’和‘花儿’又很接近,我会给先生带一束花,就和他生前一样”。

  兰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柯杨教授的学生刘文江:他身上具有传统士人气质有道是:是真名士自风流!

  刘文江教授感慨万千:“我1991年进校时,先生任文学院系主任,当时(的社会大背景)文学热已退潮。一进校做入学报告时,柯杨教授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说巴黎有一个乞丐,行乞无人问津,一个诗人帮他写了一句话——‘春天来了,可我什么也没看见!’这句话让他一下子获得了极大的同情,这就是文学的动力。这个故事他不单给我们讲,我们很多届学生和其他学院的学生都知道,这对于学生在一进校选择专业、研究领域等方面具有很大的引领作用”。

  刘文江还说:“他身上具有现代人已经不多的传统士人气质,他心怀国家、体恤民心。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他这种深厚的素养,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兰州晚报》2017年5月18日 B01版 文体副刊

文:
图:
编辑:晁芊桦
来源: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