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校内新闻 > 党群 > 正文

刘贵祥:传道者为何自己先要明道、信道?
——关于习近平总书记思政工作的讲话

日期: 2016-12-27 点击: ...
   

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副教授 刘贵祥

  2016年12月7-8日,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高屋建瓴,涉及思政工作的各个方面,我作为一名哲学专业教师,主要谈谈对其中“传道者首先自己要明道、信道”的看法。

  教师的基本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其中起引领作用的是教师要传道。正如讲话中所说,传道者首先自己要先明道、信道。那么,今天这个要明、要信、要传的“道”究竟是什么“道”?我认为,这里的“道”首先是那些贯穿于生活中的根本性的理想和信念,今天就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至于授业和解惑,可以算是“小道”。大道小道都是“道”,但后者,今天已经几乎可以由计算机去替代。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如果教师自己本身都没灵魂,自己本身都没理想没信念,这个“工程师”制造出来的不可能是艺术作品,而只能是豆腐渣工程。可见,今天要明道、信道、传道确实是个难题。这个难题来自一个世俗化和扁平化的时代。这是这个时代的基本困境,而造成这个困境的根源是资本扩张和技术宰制。

  马克思在19世纪就指出了资本向全球扩张的趋势。马克思在他对现代性的批判中指出,资本在全球的扩张中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崇敬职业的神圣光环,把教师、医生、诗人和学者等变成了拿钱招聘的雇佣劳动者。教师的神圣光环消失了,这个现实在今天的高校恐怕无处不在。先不说高校科研的GDP主义和量化考核,就连学生的口头语中,都渗透着资本对人的控制,现在学生通常也把自己的导师叫“老板”,而把自己从事的科研叫“打工”,这在高校似乎已经成了无意识的流行语。这里,科学研究的神圣性完全被资本增值的“量化考核”所代替。“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异化成为“吾爱科研,吾更爱金钱”。在资本机制下,无法进入交换体系的纯粹研究被看作完全无用的私人兴趣被排挤。不仅个人,连同整个自然,都被当作资本增值的要素。但是,关于资本增值的根源、机制和发展趋向,今天反而少有人去谈。我们经常讲高校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但是现在却少有人谈马克思和《资本论》,而对规定每个人命运的资本机制,要么茫然无察,要么故作不知,这无疑是一种逃避和软弱。

  关于技术的宰制和大学的使命,海德格尔则在20世纪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现代大学科系的学科对象和研究方法根本不同,它们现在仅靠大学的某种技术组织和实践目标来维系,但是,推动科学发展的哲学已经在根子上萎缩了。这样的一个现实,在今天的高校同样无处不在。大学越来越朝技术化方向发展,加上与之配套的官员科层制,今天的大学,论道者很少,明道和信道者更少,至于少数坚持传道者,则在技术和制度的双重夹缝中求生存。传统意义的“传道者”,大多在资本增值和制度规范的作用下,主动向社会急需和技术产出迅速靠拢,自觉变成某个领域的“专家”。科学的发展要求细致的分工,这是一种时代进步;但是,细致的分工同样要求更大尺度的综合。后一种任务是“传道者”的使命和担当,但它要求传道者科学和哲学的双重素养,这就是“知道”。所以,今天大学教师的使命,不仅要推进科学和技术的进步而造福社会,更要在根本的理想和信念上“立德树人”。我想,这也是讲话强调“明道信道”、“抓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性所在。

  以上是这个时代的难题。我想,明道、信道和传道,必须先行“知道”。只有真正把握住这个“大道”,才能真正明道、信道。不然,对“大道”既不明了也不信服,传道者所传的“道”只能重新沦为空洞的说教。具体来说,当下的这个“道”,这个理想和信念,就是要把传统的仁、义、礼、智、信“创造性地转化”为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后者也正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要内容。

文:
图:
编辑:肖金星
来源:宣传部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