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爱的深沉
——薛从伦与“兰州大学”校名字样和“无题”喷泉的故事

日期: 2016-09-27 点击: ...
   

作者:校报记者团 常嘉容

  提起薛从伦这个名字,也许许多年轻的兰大人并不熟悉。但是提起本部图书馆前名为“无题”的喷泉,提起本部校门口“兰州大学”四个大字,那一定是每个兰大人心中永恒的回忆。

  作为“无题”的设计创作者,作为校名字体的重塑修整者,薛从伦老师不仅是中国传统水墨画研究院的院长,也曾是兰州大学美育教研室的一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兰大人。

  自从1982年本科毕业后,薛从伦老师便进入了兰州大学美育教研室,从事教学和艺术创作工作。直至90年代末离开兰大,十余年的时间里,薛老师凭借着对创作的热情和对工作的执着,用艺术的笔触向我们诠释着这座百年校园——厚重而不失活泼,朴素而不失光彩。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不知不觉兰州大学就迎来了她107岁的生日。作为“无题”的设计创作者,作为校名字体的重塑修整者,中国传统水墨画研究院院长薛从伦老师对他在兰大工作的那些岁月印象深刻。

  “那时候很年轻,为学校的也做了许多,现在想想还是很自豪的。”尽管许多年轻的兰大人对“薛从伦”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是提起本部图书馆前名为 “无题”的喷泉,提起本部校门口“兰州大学”四个大字,那一定是每个兰大人心中永恒的回忆。  

在工作中创造

  “年轻人,有才华就要施展。”这是薛从伦老师对自己刚参加工作时的评价。

  他回忆说:“在我进入兰大之前,学校里还没有专门从事创作的老师,尽管后来跟我在一个教研室的卢向铂老师也是科班出身,但他主要从事的是管理工作。”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当时学校对外宣传、形象展览等工作中艺术创作的部分便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薛老师身上。面对繁杂的事物,他并没有感到枯燥和辛苦,而是拿出年轻人对待事业的热情不断地进行创新和改变。

  “在对外宣传的艺术工作中常常需要给画册、照片等配有校名,但当时校名的题写并没有形成统一的规范。”薛老师介绍,早在他进校之前,就已经有了用毛体题写的校名,即从毛主席不同的手稿中进行摘取和拼凑。但是由于学校对此没有进行统一的要求和规范,各个系、各个部门对于毛体的选择都不一样,有些地方甚至到用的时候才在找以前用过的字样。这就使得‘兰州大学’四个字有的纤细,有的飘逸,难成一体。发现这个问题后,薛从伦老师开始对校名的题写进行重新的修整和统一。

  “当时我一方面根据视觉的审美对这四个字的大小间距进行了调整,另一方面我就在想校名的题写一定要能体现出兰大的扎实的学风和厚重的底蕴。因此我从已有的题写中选取了较为遒劲有力的字样,而且为了使其更好地表现出这样一种内涵,我还根据颜真卿的书法特点,在一些笔画上进行了延长。”正是由于薛老师在平凡工作中这一不平凡的创造,才使得“兰州大学”这四个字出现在校门上,定格在照片里,镌刻在记忆中,30余年来始终未变。

在创作中体悟

  当谈及学校坐标式的建筑——图书馆前的喷泉时,薛老师显得格外激动。他回忆说:“那时候也是学校提出要搞一个这样的雕塑创作,我就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进行思考和设计,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无题’,这个过程是十分不易的。”

  薛老师认为,要想完成好这个作品,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立意,明确什么样的作品才能表现出兰大的特色,什么样的作品才能让大家明白作者的所思所想。针对这一点,他解释说:“具象的设计很难展现出学校丰富的内涵,所以我就将它抽象化了。那时候我考虑到兰州大学是一所综合性的大学,它具有很强的包容性,不仅学科之间是相互渗透和交融,而且培养的人才也是综合多能的。因此,在后来具体造型的设计中,我就利用空间、立体的组合交叉来反映学校这一特点。另外,这个雕塑也通过写意的方式展现出了一个‘鱼跃’的形象,也就是说学校是一个知识的海洋,能够任凭学生遨游跳跃。”

  可见,思想内涵是体现艺术作品意义的重要标志。当问及薛老师是否担心作品出来后许多人难以理解其含义时,薛老师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永远不要为别人的智商担忧顾虑,也许他今天看不懂,明天看不懂,但当他思想到达和我一样的层面时,就一定能看懂。当时给作品取名 ‘无题’也是这个原因,因为任何名字都带有标语化的色彩,既然是独立的作品,就不应该通过名字限制他人的思维。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这部作品得到启发,或是进行充分的想象。”

  “无题”之所以能够成为每个兰大人心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与薛从伦老师独特的艺术体验和对校园文化的感悟是分不开的。正如薛老师在采访中所说的:“我觉得正是因为它所表达的这些深层的内涵和寓意才使得它一直伫立在校园里,直到现在。”

在教学中思考

  艺术系是我校艺术学院的前身,而薛老师便参与了艺术系的创建工作。他始终认为,美育教育不应针对某一部分学生,它应该与体育一样,渗透到学校的各个专业、各个领域。“伴随着老师的增多,教研室规模的扩大,我们在80年代末为全体学生开设了选修课,并常常组织相关的座谈和讲座。当时的学生积极性很高,我们在校本部的阶梯教室上课,学生经常坐不下,后来我们直接将音乐、舞蹈一些课程搬到了礼堂里。”教师队伍的壮大、选修课的开设、学生们的热情都为艺术系的创建做好了铺垫。

  尽管对于综合大学的学科发展来说,当时筹建艺术院系已经是必然性的选择,但是前期的筹备工作还是相当困难的。薛老师回忆:“我们当时的条件很差,整个教研室的人都被称为‘地下工作者’,原因是我们的办公室一直在新文科楼的地下室,可想而知我们当时的硬件设施多么简陋。不仅如此,那时候因为教育资金缺乏,如果要在全校范围内开展讲座等活动,就常常需要放下个人脸面去请人。当时能给他们的钱极少极少,完全是凭个人交情。”纵然当时环境简陋,资源紧缺,但是艺术教研室的老师们仍然对普及美育教育抱有极高的热情。薛老师认为,学生之所以能够成为老师的粉丝,原因之一是老师的教学魅力吸引学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教师所传播的教育思想。为学生营造良好的氛围,培养他们审美的意识是作为一名美育老师、一名传播者必须要做的事情。薛老师笑谈:“当时我们老师的指导水平很高,学生也都很有天赋。在良好的学习氛围下,学校出现了一批相关的社团组织,直到现在,兰大的书画协会依然在全省很有影响力。前段时间,兰大书协的同学们还将我拉入了他们的群里,可见这是对于我和其他美育老师能力和才华的认可。”

  正是美育教研室的老师们在教学中不断思考,在思考中不断进步,才推动了学科体系的建设与发展,并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成果。薛老师在采访中自豪地说:“那时候兰大的美育教育在全国范围内都算得上是首屈一指,也真心希望学校在这一块的发展能够越来越好。”

  在建校107周年之际,回首学校的发展和取得的成果,薛老师说他仍会因为曾经是一个兰大人而感到自豪:“年轻的时候我真的有‘生是兰大人,死是兰大鬼’的想法,并且真的脚踏实地地做了一些事情。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兰大朴实、严谨的治学精神也在不断感染着我。”

  因为付出,所以热爱。薛从伦老师和许多其他老师一样,将青春和才华都留在了兰大,而他的创作也兰大人的集体记忆中延续。薛老师说,离开学校这么长时间,他还是会密切的关注学校的变化和发展。且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骄傲地说:“我是一名兰大人。”

  (《兰州大学报》第889期 四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常嘉容
图:
编辑:宋雅璇
来源: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