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校内新闻 > 校友 > 正文

【萃英记忆-生命科学70年】先生立范,我辈谨行——回忆吕忠恕先生

日期: 2016-09-08 点击: ...
   

  编者: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建院70周年之际,恰逢著名植物生理学家、优秀教师代表吕忠恕先生诞辰100周年。教师节前夕,为缅怀先贤,激励后学,【萃英记忆】特别推出视频短片《一位勤谨温厚的科学家》,并节选相关访谈文稿,供读者鉴赏。

  访谈嘉宾:安黎哲 黎家 郑荣梁 曹仪植 刘铭庭
  采访人:王秋林(以下简称王)
  文字整理:傅雪 囤冠华 张旭东 段小平等

先生立范,我辈谨行

安黎哲回忆吕忠恕

  王:安副校长您好,今年是吕忠恕先生诞辰100周年,您对吕忠恕先生有什么样的认识和评价?

  安:吕忠恕先生是国际上非常知名的植物生理学专家。特别是他在植物代谢以及植物生长发育方面攀登了世界高峰,在世界上非常有声誉。他也是兰州大学生命科学的奠基人之一。他不仅仅给兰州大学培养了非常多的高层次人才,更重要的是攀登了生命科学的高峰。他的一生是追求科学真理、追求卓越、爱国敬业、奉献的一生。他给我们留下了非常多的精神财富。我们今天缅怀吕忠恕先生,一方面,我们要学习他不计名利、献身教育和科研的崇高精神,另一方面,我们要以吕忠恕先生为楷模,担负起时代赋予我们的新的使命,克服困难,追求卓越,投身科学事业和教育事业,促进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向世界一流学科迈进,促进兰州大学在新的一轮教育教学改革过程中向一流大学迈进。

  吕忠恕先生实际上也是我的老师,我听过他的几次讲座、讲课,给我留下的非常深刻的印象,就是他特别严谨,他教育我们在科学上来不得半点造假,必须要脚踏实地,必须要严谨,获得的数据必须要认真地分析,从现象看本质,怎么去把生命科学的真正意义能够通过现象揭示清楚,这是他讲课中非常推崇的一个观点。我也非常崇拜我们吕先生。

杏坛布种,教泽绵长

黎家回忆吕忠恕

  王:关于吕忠恕先生您有怎样的记忆和印象?

    黎:吕先生给我的感觉是不善言辞,很少说话。我读大四时在生物楼二楼植物生理大实验室跟着杨成德和曾福礼老师做毕业论文,平时很少有机会与吕先生接触。只记得在我们毕业聚餐的时候,在学校南门口的一个小炒店,里面可以煎鸡蛋,很大,一个八毛钱。吕先生当时坐我旁边,还给我夹菜,但是一直都不怎么说话。

  我们学校植物生理学在国内外都较有影响力。当时在全国有五大植物生理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兰州大学、北京农业大学、中科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及中科院上海植物研究所。当时提出五大研究中心的是汤佩松先生,他是国内植物生理学奠基人之一。在1980年美国植物生理学年会上,他做了一个报告,提到了这五大植物生理研究中心,其中就有兰州大学。

  吕忠恕老先生被公认为西北植物生理学的奠基人。他原来是西北农学院园艺系毕业,后来到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攻读博士,博士毕业后由辛树帜校长召回到西北农学院任园艺系教授、系主任。辛树帜先生到兰大任校长后,郑国锠先生写信给吕先生邀请他到兰州大学,他就来了。大概就是这样。

  王:是郑先生先写信请吕先生到兰大来的吗?

  黎:这是吕先生女儿的一篇文章中写的,郑先生写信要她父亲到兰大来,他就来了,他们是威斯康星大学的同学。他女儿叫吕太平。

  吕先生对植物生理学做的贡献是非常大的。他的影响力一直在。他之前从事植物生长调节剂方面的工作,还有植物抗逆方面的工作。我现在也在做植物激素信号转导方面的研究,在全国植物生理学会担任植物激素专业委员会主任。现在回想和当时(所受的教育)还是有密切联系的。我们当年植物激素的课是王保民老师教的,他是吕先生的学生。我对植物激素研究比较感兴趣。我们兰州大学植物生理教研室力量是非常强的,当时正教授很少,但教研室副教授有很多,比如有王邦锡,梁厚果老师,秦鑫,黄久常等。梁厚果老师(吕先生最早的研究生)很聪明,在兰州大学本科时的学习成绩为全优,后来调到四川大学去了,他曾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候选人,在国内植物生理学研究领域是比较领先的。吕先生一生发表的论文有60多篇,他也写了一本《果树生理》的书,影响力比较大。

  王:生命科学学院毕业的学生在国内外影响力还是挺大的。

  黎:对。我刚回国的时候,我们主办了一次学术会议,北京农业大学武维华院士说了一句话:“中国植物学要是没有兰州大学,我都很难想象它现在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现在国内植物学的领军人才中兰州大学毕业生占了较大的比例。遗传所原所长、基因所现所长薛勇彪,遗传所现所长杨维才,植物所现任副所长、党委书记种康,山东大学生命学院院长谭保才都是我们兰州大学本科毕业生。原动物所的所长张志斌,也是兰大生物系动物学专业毕业的,后来去中科院生物局做局长。生物局局长、副局长曾经多位都是兰大的毕业生。生命学院培养的学生听说在全国二十几所大学做院长。

  王:上次舒红兵院士接受采访时也说过类似的话。

    黎:对的。舒红兵院士是生命学院培养的杰出人才的代表之一。在国外,也有很多杰出人才。生命科学院培养的学生有很多在国外做教授的,好几位都有较大的国际影响力。比如,植物生理学专业毕业生中,王志勇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教授;裴正明在美国杜克大学做教授。植物生理这一支培养出了很多人。

且益坚,不改初心

郑荣梁回忆吕忠恕

  郑: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们系里有四位刚从美国回来的年轻教师。一位是郑国锠先生,一位是吕忠恕先生,一位是陈庆诚先生,还有一位是仝允栩先生。四位分属不同的专业方向。于是当时四个专业,植物学、植物生理学、细胞学、动物学,刚好都由他们分别领导。因此生物系有个比较好的基础。这些人当年在兰大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开展了科研工作。那真是不容易。

  这些教师比我年长,不但见多识广,而且人品高尚,我在潜移默化中向他们学习。“文革”中,吕先生和我一样,被关在牛鬼蛇神棚里,我们完全地被限制了人身自由,还要接受劳动改造和批斗。我们还要打扫生物楼里的厕所和过道,到植物园劳动,到全校各粪池掏粪给果树施肥。那几年生物楼厕所之干净空前绝后,结的苹果又多又大。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吕忠恕先生还在搞科研。他老带着一把剪刀,一把尺子,去量麦苗的长度。接着他又把穗子剪下来,再把麦子一粒一粒搓下来,去数一个穗子上面麦粒数,又数出一千粒麦子,去称重量。有一个指标叫千粒重,用以判断粮食质量的。我悄悄问吕先生;“你干什么呢?”他说:“我在做科研呢!”请设想―下当时的实在情景,他居然还念念不忘搞科研,这需要多大的宽阔胸怀啊!如果不深爱这块土地,不深爱着贫穷的百姓,他会忘我地去做科研吗?吕先生的高尚行动教育了我,成为我学习的榜样。往事已过去半个世纪了,恍如昨日。

师尊无言教诲,弟子亦步亦趋

曹仪植回忆吕忠恕

    曹:1978年兰大开始招收第一批研究生,我就想着考吕先生的,他当时已经是全国植物生理学会的理事了。我就去找吕先生。吕先生实际上是我爱人(杨素铀,1959级兰州大学生物系校友、西北师范大学退休教授)父亲(杨浪明,1946-47年国立兰州大学动物学系教授、系主任、1951年植物学系代理系主任,原兰州医学院教授)的学生。我说能不能告诉我考什么?他说不行。就给了我两本讲义。然后我就回来自己看了,考试考得很好。尤其是生物化学,生物化学我在这里(西北师范大学)教了六年。但是他说,不能给你100分,因为题目出得不好,所以我给你扣了5分,就是95分。这个初试就完了。我学过俄语,日语和英语,复试的时候,吕老师就说你不是会外语吗?我就考考你(外语)。拿外文版的书籍,随便翻了一页,你看看你会不会。我拿来以后就全部读出来了,这样,复试就通过了。后来,我就一直跟着他做工作。实验室旁边有个小房间,吕先生就在小房间里办公。

    他给我们三个研究生每人一篇外国杂志上的论文。给我的一篇论文只有两页。那么我就研究来研究去,大概懂了怎么做,做什么。在论文写作上他就给了我一篇论文,没有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三个研究生,一人一篇论文,自己去看,自己去做,没有再说什么。

    毕业的时候,毕业论文答辩完了,正好是英国的伯明翰要开一个国际植物生长物质会议。吕先生就把我的论文寄到英国去了。英国很快就回信了。他们请我去参加那个会议,但正好那个时候吕先生要去澳大利亚。我就去不了(英国)了,因为我只会看文献,不会说话,连你我他都不会。吕先生不在,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说话,怎么出国,我更不知道。很好的一个机会就错过了。中科院的老师拿我的文章去参会了,后来我收到好多来信,要这篇文章。

  1982年初,签志愿的时候我说,我回师大教书吧,吕先生说你还是留在兰大教书吧。就把我和另外三个研究生一块儿留在兰大了。1982年的时候,吕先生推荐我去美国深造。

  吕先生叫我留在这里,这里的事业我不能不干。吕先生七十岁的时候,他说,他要退下来了,不能再当研究室主任了,要我当。我说我不能当,后来我就说我当个副的。吕先生一看,那就这样吧。结果我就有名无实,根本不管。我觉得有吕先生这么好的人在这儿,我就把教学好好地弄。

  吕先生这个人,注重学术,不注重社交什么的,根本不太管其他的事。我给你讲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有一回我走在路上,离得六七十米看到他(对面走来),一看马上就要在同一条路上碰见了,他就拐了个弯。等我走过去的时候,他就又拐出来了。就是说他和人很少接触,和人很少说话,跟我们研究生基本上不说话。跟别的老师也很少说话。只有在开会的时候他会说一些话。

斯人已去,甘饴仍存

刘铭庭回忆吕忠恕

  刘:吕忠恕先生给我们带过生理课,这个人实在是太好了,在生物系脾气最好的就是吕先生,平常见人也不太说话,你给他打招呼,他就给你点点头,兢兢业业地工作,学识上很突出。

  那个时候他搞白兰瓜。我印象中他研究白兰瓜的时候,白兰瓜最甜、品质非常好。他搞沙田、搞白兰瓜,搞得最好了。根据他研究的那个栽培技术种植的白兰瓜,个头不大,带一点黄,又香又甜。以后他年纪也大了,他的学生(接着)搞,那个时候的白兰瓜真是非常好。

【人物简介】

  安黎哲,兰大生命学学院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兰州大学副校长。曾任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兰州大学1986年细胞专业本科、1992年植物学专业硕士、1997年生态学专业博士毕业。

  黎家,1984年生物系植物生理学专业,现任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萃英特聘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植物学)。

  郑荣梁,教授,博士生导师。195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系。195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并分配到兰州大学工作。曾任兰州大学生物物理教研室主任,1983年到1991年任兰州大学生物系主任。

  曹仪植,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1978级兰州大学研究生,师从吕忠恕教授,后留校任教。他主编和出版的《植物生理学》、《植物分子生物学》和《生物专业英语》等教材深受同行和学生好评;他主讲的《植物生理学》获得甘肃省精品课程和国家理科基地名牌课程称号,教学研究获得甘肃省教学成果一等奖。

  刘铭庭,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新疆于田县大芸种植场场长。1957届生物系植物专业校友。毕业后自愿支边新疆,此后扎根荒漠六十载,致力于锁阳培育和红柳研究,成绩突出,人称“人工肉苁蓉之父”,填补了国家红柳研究空白,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专家组尊称为“刘红柳”。

文:
图:
编辑:宋雅璇
来源: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