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精彩一课:辩通古今——记历史文化学院薛小林

日期: 2016-01-21 点击: ...
   

作者:学通社通讯员 潘 茜

  “皇帝并不都是皇帝制度的产物。”循着这洪亮的声音,我们来到了薛小林老师的课堂。薛小林于从2010年开始在兰州大学讲学,现在正在讲授秦汉政治专题史课。2014级历史文化学院丁宇正在解释那句看似逻辑混乱的“皇帝并不都是皇帝制度下的产物”。

  薛小林来自有“钟聚祥瑞”之名的湖北历史名城钟祥。他从小就喜欢历史,在甘肃省兰州大学完成了历史专业的本科以及硕士阶段的学习后,从2009年起便在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师从孙家洲先生学习秦汉史。

  初到兰州大学时,和大多数人一样,薛小林满目尽是西北的荒凉与孤独。但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几年的学习生活中,他游玩兰州各地,了解兰州的风土人情,渐渐融入兰州人民的生活。在北京帝都学习了三年后,出于对西北这片黄土地的思念,选择回母校兰州大学任教。

  薛小林讲授的秦汉史时间跨度大,将近五百年。秦汉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转轴,以“周秦之变”开端,以“汉魏之变”收尾,是虞夏以降二千年历史的凝练和总结,是之后二千年帝制时代的奠基和开端。新旧交替下背景复杂,那段遥远的历史还需要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宗教、思想等方面全方位地再现,因此如何深入浅出,既让同学们理解又不失其深度成为摆在薛老师面前的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薛小林回忆他第一次上课时,特别紧张,尤其是看到有同学低下头玩手机根本不理会他。一堂课下来满脸通红,大汗淋漓。后来就干脆把讲课稿一字一字背下,但马上认识到这反而是个灾难,老师不可能预先把课上所有的话设置得滴水不漏,所以他试着把两者结合,既有课堂的整体框架又不拘泥死板,终于渐渐如鱼得水。在教学的过程中,薛老师逐渐领会了“教学相长”的真正含义。课堂上学生看问题时常角度新奇、不囿于知识体系的观点。在师生之间的切磋琢磨中,双方往往能得出意想不到的新认识、新看法。因此课前薛小林常“随便”和同学们闲聊。上课期间,他一般不急着教授新内容,第一句话总是“交待的作业都做了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师是个古板的人,其实不然,此作业非彼作业也。薛老师会随着教学内容的推进,“强制”推荐阅读一些相关的历史书籍。薛小林老师一节课教授完课堂知识后,他就“罢工”了,把“主动权”交给同学们一一辩论。薛小林老师会随着教学内容的推进,“强制”推荐学术上重量级的、经典的学术论文,有时还要求同学们写概要、总结阅读领悟。

  这堂课围绕“皇帝制度是否是专制的”进行讨论,因此就出现了本文一开篇的情景。

  2014级历史学丁宇率先向同级刘林夕发起了“进攻”,摆出“皇帝制度属于专制范畴”的两点论证,最高权力的归属问题和皇帝是否是专制下的产物。刘林夕同学立即给予自己的见解以反驳。正当两方争得不可开交时,基地班李元超、刘书羽同学也加入了激烈的讨论中来,各方言辞犀利,引经据典论据充分,形成丁宇同学以一敌三的局面。

  随着更多同学的加入,引爆了更多史实论据,有着千年前阿加德米学园中的辩论的影子。然而下课后,四人又凑到了一起,原以为是要打起来了,结果却是相互调侃四六级过没过,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变,完全卸去了咄咄逼人,其反差之大实在令人大跌眼镜。薛小林积极提倡同学们互动,这利于同学们广泛涉猎史料,培养批判性思维,碰撞出思想的火花。当然薛小林也承认实际操作中辩论并不好处理,有时表面看着热闹,可效果不一定好,同学们容易说着说着就跑题了或是钻入死角,有时薛小林不得打断辩论,将有时跑偏的论辩拉回来。

  薛小林的课可以说是严谨与轻松活跃并存。讲到皇帝的宫殿时,薛老师首先发问:皇帝的房子应该是什么样子?秦始皇的房子,如果就跟我们的将军苑差不多,行不行?反应快的同学立马议论道:“当然不行,最起码也要住昆仑堂”!顿时教室里议论纷纷,有的说昆仑堂也远远不够。老师接着问:为什么皇帝的房子非要壮丽、浩大、恢弘不可?于是,关于皇帝宫殿的意义的讨论,就进一步开展下去了。

  薛小林还提起有次有个同学问他,老师您在校车上睡觉吗?薛老师呵呵一笑回答道:“怎么可能睡呢?我上课的兴奋劲还没过呢!”

  薛小林在同学之中特别受欢迎。同学们认为他的淡吐气质颇有青年学者风范。薛小林上课抑扬顿挫、气氛活跃,虽然口音不太标准,但振奋人心,赋有感染力,有大哥哥形象。对于薛小林布置的作业,同学们都觉得量很适中,而且推荐的书质量都很好,也不失为一种督促自己学习的好办法。但薛小林在同学们心中也有严谨的一面,有次检查作业,薛老师原本打算给一位学生打A,但仔细看了几遍,发现居然有不少错别字,再三斟酌,最后薛老师给了他个B。这也令那位同学长了个记性。

  蹭课的同学薛老师也十分欢迎,一般他都会走去主动打招呼,并要求学生上课不要玩手机,希望蹭课的学生也能融入课堂氛围中。曾有个文学院的同学坚持蹭了薛小林一个学期的秦汉史专题,每次老师一有问题,别的同学还没过来反应,她就把手高高地举起了,每次老师布置的作业也照做。可见蹭课无需专业,喜欢、坚持就行。

  历史虽然是研究过去的学问,但在上升到人文素质方面有大用。面对历史虚无主义,薛小林毫不退缩地质问:“技术文明可以不断进步,但思想这个东西难道就可以说后一个时代一定比前一个更好吗?历史中闪耀的智慧、蕴藏的思想可以帮助当代人认识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自身的关系、人与宇宙的关系。通过阅读我们可以跟古人、海内外圣贤对话,在历史中提炼自我的精神文化。而且,大学不应该只是传授专业知识、技能的地方,同时也要注重大学生综合素质、修养,以及批判性的思考,大学生的视野、品味、看事情的方向都应该更全面、独到和深刻。

  也许在兰州大学,在中国教育界,还有许多像薛老师一样为我们所不知仍默默付出的老师,他们将用自己的所见所学推动中国教育的发展。

  (《兰州大学报》第880期 2版)图文连接请点击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