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专访苗高生:主笔《江隆基传》的三十五载春秋

日期: 2015-12-25 点击: ...
   

  值此纪念江隆基校长诞辰110周年之际,《江隆基传》(增订本)正式出版了,这是倾注苗高生教授多年心血的力作。今天记者特邀苗老师来为读者讲述江隆基校长和撰写《江隆基传》的故事。

  采访时间:2015年12月15日
  采访地点:宣传部会议室(贵勤楼450室)
  采访嘉宾:苗高生
  采 访 人:吴振荣

35年潜心研究一个人

  记:近期翻阅《江隆基传》(增订本)和一些相关资料,我发现《江隆基传》的编写工作启动的很早了,早在1991年就出版过,您能谈谈这项工作是怎么开始的吗?

  苗:我是1981年开始接受这个工作的。源于我去参加的一次中国共产党党史人物研究会召开的会议。这个会上提出来要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人物编写传记,他们列了个名单,500个人吧,其中有江隆基。主编是当时中国人民大学党史系主任胡华,他写的书比较多,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教材都是他写的,像《中国革命史》《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都是他写的,课本都是他的课本。他听说我是兰大的,就把我找去了,他提出来,希望兰州大学把写《江隆基传》这个任务承担下来。我把这个任务带回来以后,给学校领导(当时是聂大江)作了汇报。学校很重视这个事,当时组织了个编委会,后来聂大江也找到我,让我自己把这个事情担当起来,所以这样我就开始准备工作。十分感谢当时校领导对我的关怀,也感激江隆基夫人宋超对我的厚爱。这是这一项沉甸甸的工作。

《江隆基传》作者苗高生教授  吴振荣摄

  记:接受任务以后您都做了哪些工作?后来党史人物传记这个书出版了吗?

  苗:那时比较幸运,当时江校长那个时代的很多老战友、老同事,还有很多学校老教师都健在。在宋老(江隆基的夫人宋超)的亲切帮助下,当时调查还比较顺利。我了解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资料,也看到了许多过去不知道的档案、材料;我教学之余都在走访校内外的一些人,他们都是与江校长熟悉的人。在这样的基础上,经过两年多的时间吧,我调查、看资料,在1983年的时候,初稿写出来了,是按照党史人物研究会的要求写的,4万字左右,就算江隆基传略吧。

 

《中共党史人物传》封面与目录

  (记者注:《中共党史人物传记》于1985年8月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传记收录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我党杰出领袖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500多人。苗老师主笔的《江隆基》与毛岸英等人传记一起收录在传记第二十一卷。)

  记:虽然给党史人物传记的任务在85年就算完成了,但您对江隆基的研究并未因此停下来。

  苗:是的。因为根据当时掌握的资料。我觉得这个人物身上有很多的闪光点值得我继续做下去,之前的工作没能呈现出江校长的全貌。我就在之前的基础上作进一步的调查研究,一直到1987年的时候,我搞出了初稿,打印出来很厚的一本,寄给江校长的老战友们、家人征求意见,我又反复修改。主要是补充的比较多,也有些在当时的思想下不太合适的就删减掉了,1989年稿子就写出来了。写出来以后,周培源先生也看了,他感到很满意,还写了序言,而且题了字,这样的话在1991年书就出来了。这期间还有一些书也收录了我写的《江隆基传》的内容,比如《中国现代教育家传》等。

《中国现代教育家传》封面及目录

  (记者注 :《中国现代教育家传》由湖南教育出版社1987年6月出版,书名由陈云题写。苗老师主笔的《江隆基》与鲁迅、钱穆、苏步青等人传记一起收录在第六卷。)

  记:1991年您就快到了退休的年龄了,现在看来,您还是退而不休,继续研究江隆基,到今年又是25个年头了呀!

  苗:是这样的,94年退休以后,围绕《江隆基传》我还写了些介绍江隆基的文章。它是从不同的侧面、不同的专题写的。我研究他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江校长的思想是深深鞭策我的,我觉得我做这份工作是应尽的一份儿责任。

《江隆基传》1991年版封面及其他苗高生参与编写的有关江隆基的著作

  记:从《江隆基传》(增订本)的后记中得知,这次增订本的编写是从2012年开始的,那时您已是80高龄了,还是承担了任务啊。

  苗:2012年宋老建议将《江隆基传》做适当增补,再出版。学校很重视,当时王寒松书记非常支持这个事情,安排宣传部负责协调组成编写组,当时的宣传部长杨建文找到我,让我出面。我当时觉得力不从心,虽然我这个身体还算可以,但是家里边老伴身体不好,经常住院。我提出来看是不是让学校组织一个班子,我可以参加,协助一下。后来就说,有些人对这个不熟悉,所以我还是承担了下来,我已经退休好多年了。联系了几个学院希望由年轻人来协助,后来政治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韦明和历史院的邱锋两位老师很热心这件事,就接过这个活。我就把原来的书,原来的材料交给他们,我又列出来一个调查提纲,他们就在外边跑,找材料,还各自承担了一个章节的写作。有些章节我又重新写了。我每天工作上两三个小时吧,写稿子,看材料。

  记:三年的辛苦终于有成果了,您自己对这个增订本满意吗?

  苗:我觉得这本书还是可以的,我比较满意。

“一定要真实,使传记成为一种信史”

  记:江校长在学校的时候,您和他接触的多吗?对他了解吗?

  苗:我直接接触的几乎没有。我1957年留校,半年以后,到酒泉农场下放劳动锻炼,第二年三月份回来,那时候江校长已经到校了,因为当时我在政治理论课教研室,由林迪生副校长分管,所以说和江隆基校长没有直接接触。不过当时对江校长的印象是相当深的,因为他经常作报告的,每学期至少有一次,有时候两次。一讲报告我们就去听,听了以后非常信服,他讲的道理非常容易理解,他好些话就说到点子上了,我很信服他的讲话。不只是我,当时兰大的很多老师,青年教师也好,老年教师也好,都有这个认识,听他的报告是一种享受。确实是这样的,对思想上也好,对鼓干劲也好,都有很大帮助。好多事情我们没有把握的,看问题很片面,经过他那么一讲,我们思想上好像就开朗了,这点给我们启发很大。江校长是1959年1月31号到的兰大,1966年去世,在兰大7年半时间,江校长的一个中心任务就是提高教学质量,好多老师取得成绩、打下基础,都是在这段时间。从老师到学生,老师围绕如何把课讲好,学生围绕如何把课学好,这是一个全校贯彻始终的一条线,对教师也好、对学生也好,都打了一个好的基础,在当时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周培源与苗高生书信及周培源为题写的书名

苗高生保存的《江隆基传》手稿和书信往来

  记:要从传记的撰写来看,江校长对您来说还是陌生人。从单纯的主观认识到全面的客观认识,你要呈现真实全面的江校长,得做大量的工作吧!

  苗:写这个传记,一定要真实,使传记成为一种信史,不能是戏说,要经得起广大读者的认同。真实,这点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一开始就非常注意这个,以材料、事实说话,文字上推敲得不多。采访也是这样,我采访过好多人,比较集中。一个是北京,一个是西安,再就是天津、上海,其他地方我是通讯联系的,因为当时的教学任务比较重。跑过江隆基的家乡,汉中西乡。主要见江校长的哥哥,我前后去了两次,那时候他已经80多了,我们成天在一块儿聊。第一次去呆了20多天,第二次去呆的时间比较短,大概也就一个礼拜的样子。在他家乡访了一个月,因为材料相当多,我看的东西也多,他记忆力很强,好多东西他都知道,包括家庭、童年。他了解得很多,他和江校长一起上的中学,一块儿在日本留学,所以这一段时间他是很清楚的,他还提供了许多线索,我又根据他的线索继续查资料。他的四弟在陕西师大,在西安,和他四弟也谈了好长时间,就在师大招待所。当时师大党委书记李绵对这件事非常热情,李绵原来是江校长在西北教育部的属下,后来当师大党委书记,他很热情,给我介绍了很多情况,也给我提供了很多线索,找哪些人,反正滚雪球吧!这样找了很多人,陕西省档案馆、图书馆,特别是当时我还到了西北局的档案馆,在秦岭的山沟里。那儿的档案材料还比较全,整个档案都在里面,我在那儿也呆了二十多天,那个地方潮湿得厉害,当时条件比较艰苦,在那里看了很多材料。资料有的复印,有的手抄,抄完还要接受检查。当时在中央档案馆,我也呆了两个礼拜,看了些材料,那时材料就只能手抄;中共西北局档案馆也是这样。其他的就是访问一些个别人,再找一些档案看一下,其他的我就是书信联系了,云南的、广东的……我都是书信联系了。人物传记我是第一次写,所以接受这个任务当时还很担心,我怕承担不了这个任务。我的一个思想就是把事实找出来就行了,还江校长一个本来面貌。也不夸大,也不缩小。我当时就是本着这样一个思想来写的。

  记:那么,这次增补的主要内容是哪些呢?是新掌握的资料,还是对以前就掌握的资料的增加?

  苗:现在补充了很多内容,以前是八章,24万多字,现在是九章40多万字。这次是全面补充,可以说是重新写的,我是一笔一画写出来的。当时是用当时的思想写的,现在是用现在的思想写的。现在思想解放得多了,原来思想解放得不够。

《江隆基传》(增订本)封面

  记:就是说有些材料当时就掌握了,但是并没有写进第一版对吗? 这个能举个例子吗?

  苗:具体说个人吧,潘汉年。1930-1931年这段时间,江校长从日本回来,到了北京大学,后来又去了上海。在上海就是在潘汉年的领导下工作的,80年代初,潘汉年还没有被“平反”呢,这些人是不能提的,这些事情也是不能说的,所以就没写进去。当时知道这个事,现在这个版本就可以提了。类似这些事情还有一些。当时北大经济系的一个学生,写了一篇文章,他的老师把文章给江校长看了,江校长仔细看后,认为可以发表,没有错,学术问题可以争论。所以这个学生非常感动。在91版写作的时候,有的老同志提出来了,不要反映。他的观点在当时有争论,本来想访问的,也没有访问。这位学生后来成了当今有名的经济学家。现在写这本书就没有太多禁锢了。我自己的认识也提高了很多,原来的框框比较多,现在我自己的思想也解放了不少。

“他是个教育家,以教育思想为主线,
从教育中反映出他的信仰、工作、作风、人品。”

  记:王寒松书记在增订本序中评价,“江隆基同志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马克思主义教育家的典范,是共产党人办教育历史上一位功勋卓著的领导者和实践家。”《江隆基传》中有对其生平事迹的讲述,对其高尚品格的赞扬,对其教育理念的梳理,更重要的是于今日之时的指导和启发意义。您能谈谈《江隆基传》的思想主线吗?

  苗:我觉得贯穿在江校长一生的有三条主线:一条主线应该说他是有坚定信仰的忠于党的事业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始终把党的事业摆在第一位,忠于党的事业,以党的事业为重,把个人得失放到次要地位。第二条线就是聂大江所说的,“是一个有自己教育思想的教育工作者”。他作为一个杰出的教育家,他是有自己杰出的思想的,而且自己的教育思想是有自己特点的,这个是贯穿他一生的。江校长比较勤奋。每到一个历史时期,按照党的方针政策做工作,他总要钻研这个东西。根据具体的情况具体的事情,他总要提出自己的主张自己的理论。不仅需要执行,而且要讲道理,为什么要执行,为什么要这么做,从理论上说明这个问题。从陕北公学到以后的这几十年他都是这么做的。这样日积月累就形成了自己的思想,他的教育思想涉及内容比较多,范围很广,都充满着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和观点。他接触马克思主义是比较早了,在入党以前,1927年以前,他就接触了马克思主义思想,他是信仰了马克思主义以后才加入共产党的,所以马克思主义在他思想上是生了根的,以后呢,他不断从实践中学习。所以在他的教育思想中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一点,这是非常突出的,就是辩证唯物主义思想。他是不盲从的,他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主张,所以这一点就非常可贵,他为什么赢得这么多人对他的崇敬呢,我看跟这一点有关系。第三条主线就是,我用崔乃夫的一句话,“人品,是绝对的好,是一流的”。崔乃夫来兰大比江校长早,1958年来的,他来了以后先任宣传部部长,时间很短,后来江校长把他调任教务长,他一直任教务长很多年,当时的教务长地位很高,主管全校的教务、科研。崔乃夫说他的很多东西都是从江校长那儿学的,做人、做事。这一点,我走访调查期间好多人都谈,深有体会。从江校长的一生当中,这三条主线是非常清晰的。

  记:感谢您的“三条主线”,我想这应该就是今天的共产党人和教育工作者,要从江校长身上深刻学习和继承发扬的。

  苗:我写的时候还是从他是个教育家,以教育思想为主线,从教育中反映出他的信仰、工作、作风、人品。”

  记:感谢您接受兰州大学报的采访,感谢您用心写就的《江隆基传》,把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教育家成长经历、革命故事和教育思想与实践讲述给后人。

  (《兰州大学报》第879期 四版)图文连接请点击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