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守护医道——记全国“医德标兵”汤旭磊

日期: 2015-10-28 点击: ...
   

  初见汤旭磊,是在一个冬日的下午。年代久远的办公室狭小简陋,这位谦和、儒雅的医生微笑着娓娓道来,朴素的话语里,传递出一股这个职业特有的暖意。

  汤旭磊的生命注定与医学有着不解之缘。

  他是家里的长子,出生在“大跃进”的年代里。和那个时候的国家一样,幼年的汤旭磊体弱多病。儿时的记忆里,当医生的父母总是很忙很忙,家里作伴的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小保姆。文革期间,父母去基层医院社教,一起下乡的还有三个孩子——汤旭磊、三岁多的妹妹和不满周岁的弟弟。半夜里,病区经常有人跑来叫医生,在病房里照看弟弟就成了汤旭磊最重要的工作。当医生很辛苦,但是能帮助患者解除很多病痛。最初的人生阅历让汤旭磊对父母所从事的职业有了最朴素的认识。

  后来,他的爱人刘晓菊也是医生,是兰大一院呼吸科的专家。夫妻俩同行、同事。平时,两个人的专业业务互相弥补,也有不少共同的兴趣、话题可以沟通、交流,因为工作太忙不能顾家的时候也能互相理解。

  “这就是缘分吧!”汤旭磊笑着说。

  意外选择成就终身职业

  在我们的身边,子承父业的现象比比皆是。让人多少有些意外的是,出身医生世家,汤旭磊最初的理想却与医学毫无瓜葛。

  1977年底,在敦煌插队的知识青年汤旭磊招工回城,那个年代里,“工人老大哥”让人羡慕。但当上了兰州医学院印刷厂工人的汤旭磊多少有些遗憾——在来招工的单位里,他最心仪的还是冶金局下属的企业。

  第二年,汤旭磊参加高考,成绩超过重点线5分,第一志愿填报了甘肃工业大学工企自动化专业。但命运却跟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只有20多分的数学成绩让汤旭磊与重点院校和工科专业彻底无缘;阴差阳错,第二志愿兰州医学院录取了他。也许当时的汤旭磊没有想到,他的这次选择和之后30年的积累,造就了一位深受病人信赖的医生。

  “不仅仅是知识的扩充,而且是从人文的角度、更深刻地观察人生、观察社会。”从医30年,专业的训练和自身的实践让汤旭磊逐渐深刻地了解了医学的内涵。

  这30年,是中国天翻地覆的30年。虽然从医不是汤旭磊的初衷,但家庭潜移默化的影响和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的“螺丝钉”精神,让本份、善良的汤旭磊义无反顾,以高度负责的精神和精湛的医术对待每一位患者,并始终不渝。

  患者情况都心中有数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善”,在汤旭磊的心里,医生是个神圣的职业,需要付出满怀的虔诚和热忱。正因为如此,他渴求知识,甘于清贫,即使在当年“拿手术刀不如拿剃头刀”的社会环境里,汤旭磊依旧坚守着内心的那份执著。由于工作太忙,汤旭磊的儿子一岁半就被送进了兰州市实验幼儿园,而选择这家幼儿园,最关键的一点是,孩子中午不用接回家。1992年,汤旭磊被录取为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专业研究生,使自身的专业水平和知识结构得到了一次提升。

  汤旭磊说,为人解除病痛是医生的本份,干这一行,必须尽职尽责。内分泌科专业性强、疾病诊治个体化要求高。而“以病人为中心”,首先就要确保病人诊疗过程的完整、及时、顺畅。

  在住院部,汤旭磊自己可以晚回家、可以牺牲休息时间,但对患者的治疗不能耽误。无论工作多忙、时间多紧,坚持每周三次查房,每一位住院的患者他都心中有数。

  病人多,工作量大,工作时间长。门诊日他总是早上7点半前先到病房,看过病房重点病人后提前到门诊,直到下午2点后才能看完。他从不叫苦叫累,从不敷衍病人。每一个门诊工作日,他总是最后一个走出门诊大楼。

  汤旭磊的手机,每周二上午和周三的下午肯定关机,因为这是他上专家门诊的时间。在整个兰大一院内科,汤旭磊的日门诊量是最大的,内分泌科专家门诊室门外,有专人负责维持排队的秩序。为了保证接诊质量,汤旭磊的门诊不得不限号,为了尽量少占用病人的时间,上了门诊的汤旭磊忙得顾不上喝水、没时间上厕所,连电话也不接,就这样的连轴转,上午的门诊经常得看到下午2时以后,而下午的门诊,最迟的一次竟然到了晚上9点才看完;熟人朋友或者拿了什么领导写的条子来找他看病,也一样得按号排队,到看病的时候,他也没工夫多聊两句,这样的事多了,也还真有意无意得罪了不少人;不过,怕老病号或者外地病人“扑空”,汤旭磊还经常要临时加上些门诊号。一年下来,汤旭磊接诊的病人数多达4000多人次。

  2008年初,汤旭磊的父亲病重住院,3月20日上午病情变化,病危抢救,正赶上他上门诊,家人和主管医师心急如焚,十几次电话催促让他马上回病房。但他无法放下他门诊的病人,直到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才匆匆赶到父亲的身边。事后他对家人说:“我心里能不着急吗?但看到那些远路上赶来看病的患者,我不忍心放下他们不管,父亲也是做医生的,我相信他能理解我的做法。”

  医学不仅仅是一门技术

  当今社会,紧张乃至对立的医患关系似乎早已成为一种顽症。但令人欣慰的是,汤旭磊和他的团队为人们树立了一个值得借鉴的楷模。他深知,医学绝不仅仅是一门技术,而一位称职、优秀的医生也绝不仅仅是一个医术高超的工匠。

  “他的血糖水平已经比较稳定了,每天注射五次胰岛素可以先减少到三次,再观察一下血糖的变化……如果可以的话,一天少打两针,一年下来就能少打七百多针……”2008年11月28日一大早,因为科里一天收治了新的住院病人,汤旭磊又增加了一次查房。在一位中年男子的病床前,看着手里的病历,汤旭磊一边听着患者的自述,一边和住院医师调整原来的治疗方案,还不忘结合实际情况给实习的学生们做着讲解。事后汤旭磊说,这位患者家境不太富裕,糖尿病又需要终生坚持治疗,在确保病情能够稳定控制的基础上,适当减少胰岛素注射的剂量和次数,除了可以减轻患者的病痛和经济负担,还能减少患者的依从性和心理压力。这几年来,内分泌科住院病人的医疗费中,药品费用的比例已经控制在了40%以下。

  医生是和人的健康、生命打交道的。医者仁心,能够替别人想到这么多的人是好人,能够给病人想到这么多、做到这么多的大夫也一定是位好大夫。汤旭磊常说:立身必先立德,德为才之帅,才为德之资。作为医务工作者,医德常常可以填补医术的缺陷,而医术从来不会填补医德的缺陷。作为医生,只有品行端正、心地善良,坚守“白衣天使”应有的社会良知,才能经受住各种考验,才能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做人、才能静下心来钻研技术,不断提高工作能力和水平。

  汤旭磊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结合每一位患者的疾病特点、对诊治的期望和依从性及患者的实际经济状况等多方面因素,制定出合理的、适合每一位患者的个体化诊疗方案,成为他行医的原则。既为患者解除了病痛,又尽量不增加患者的经济负担,不仅受到患者及家属的赞扬和好评,也获得了省内外同行的认可。大家都知道,在兰大一院内分泌科看病,既放心又舒心,既能看好病又能省下钱。曾经有一位被某大医院诊断为肾脏坏死,生命危在旦夕的患者,抱着一线希望找到汤旭磊,在内分泌科奇迹般地缓解了病情,之后长达5年的时间里,这位患者一直坚持在这里接受治疗,再也没有去其他医院就诊。

  内分泌科收治的患者里,大部分都需要长期甚至终身坚持治疗,因此也成了医院的常客。在汤旭磊看来,既然这样,“做个朋友又何妨?”仁者见仁,这样的态度里,也许正包含着一位从医者的坦荡宽厚的仁爱。

  汤旭磊还在省内率先建立起一套患者健康教育制度,多年来坚持面向公众举办糖尿病知识讲座,加强医患沟通,使患者在看病的同时还学到了相应的健康知识,便于出院后长期稳定病情、巩固疗效,帮助健康人群树立了科学的疾病防控和科学、健康的生活理念。一流的诊疗水平和良好的服务声誉,赢得了病人的信赖,省内外许多患者不远千里慕名而来找汤旭磊看病,其中不少人还和他成了朋友。

  “尊重”是最大的回报

  自从医以来,汤旭磊从未出现一例医疗事故、差错和纠纷,得到了病人和同行们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称赞。2006年他被评选为“甘肃省优秀医务工作者”。2007年2月,兰大一院无记名投票评选十佳医师,他以高票当选。

  将心比心,以诚待人;讲付出、讲奉献,注重医疗安全和医疗质量,追求患者利益的最大化。汤旭磊常常告诉同事,所有付出都会有回报。而这样的回报之所以宝贵,因为它带来的是职业的自豪感,他说,能够得到患者的认可和好评就是对我最好的鼓励和奖励,作为医生,这就是我的价值的最好体现。

  汤旭磊非常注重临床经验的积累、总结和专业知识的创新,善于掌握和学习新的专业知识和方法,通过不断的学习和钻研,不断进取,多次获省级及其他科研成果奖,发表SCI论文3篇,在国家级杂志发表论文20余篇,现主持省级科研项目二项,入选甘肃省“333”中青年学术技术带头人。

  “科主任”和“老师”照样做得有声有色

  作为内分泌科主任,在医疗工作和科室管理中,汤旭磊也有着独到的思路和心得,带起了一批人,带动了一个科。

  2005年,兰大一院在甘肃省内首家开设了内分泌科日间双门诊,以方便门诊患者就诊,在内分泌科开展了患者预约和咨询服务,患者通过电话就能得到专家的指导,也可以预订床位、预约检查。

  在团队建设和年梯队培养上,汤旭磊言传身教,在专业上从不保守,鼓励并提供机会让年轻人尽快成长。在关心病人的同时,汤旭磊也同样关心科室的同事。同事家中有事,汤旭磊总是帮着出谋划策、忙前忙后。在他的带领下,科室的氛围和谐融洽,作为内科的大专业和省级重点科室的业务实力和服务水平不断提升。床位由当初14张逐渐增长至现在的50张,临床医师从原来的6人增加至10余人。科室推出的新业务吸引了大量病人就诊,每个月的门诊量增加到了1800人次,在为患者降低药品的支出成本,解除病痛的同时,也让科室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

  汤旭磊还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好老师。有一次,汤旭磊去地县出差,遇到了一位当年带过的学生。这位已经是基层医院科室主任、业务骨干的学生回忆说,当初自己书写的一份病历被汤旭磊连续修改了7次才获得通过,这件事让他多年来记忆犹新,自己的职业生涯也因此终身受益。

  如今,在承担繁重临床工作的同时,汤旭磊还承担着兰州大学的教学任务。从备课、制作教学课件、寻找典型病例到讲课,汤旭磊都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把内分泌专业领域的最新进展及时带进课堂,所讲的课程成为兰州大学的精品课程,不仅受到了同学们的欢迎,连好多工作人员都慕名前去听课。作为硕士生导师,每年报考汤旭磊的研究生人数都是本专业最多的。他的研究生毕业后,只要报出是汤旭磊的研究生,就业机会便会多上一筹。

  从医30年来,每一次诊疗的成功都让汤旭磊欣慰;作为一名医生,他也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环境,让医生尽职尽责、潜心专业、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让人们随着医学事业的进步,拥有更健康、更和谐的生活。

  脱不下的白大褂,抛不下的医生情。汤旭磊已年近六十,鬓角上也染上了些许岁月的风霜,从医30年,和医学事业结下一段不解之缘。说起来,汤旭磊几十年生活、工作的圈子并不大,生于斯、长于斯,学习、工作都在这里,爱之切,言之也苛,也有看不惯的事情,也有想不通的时候,但是一种眷恋、一种责任留住了他;兰大一院内分泌科是全省第一个独立的内分泌专业科室,这片凝聚着他和前辈、同事心血的天地,是他放飞理想的舞台。说到专业、说到科室,汤旭磊显得特别自信,也特别开心。30年前,一个懵懂的年轻人不经意间叩响了医学的大门,如今回首往事,汤旭磊依然无悔自己的选择。(兰大一院供稿)

  (《兰州大学报》2015年第11期 总第875期 一、二、三版图文链接请点

文:
图:
编辑:张敏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