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刘振宇の趣味日语课

日期: 2015-10-15 点击: ...
   

作者:学通社记者 刘琳琳

  “辞书辞书!(日语)”随着老师轻轻拍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同学们纷纷手忙脚乱地拿起词典或者手机开始查找刚刚说到的生僻单词。“找到是什么意思了吗?”“马桶盖!”不知道是哪个同学大声喊出了错误答案。“今天的作业,马桶盖怎么说?”

  正在进行的是日语视听说课,上课的是外国语学院日语系系主任刘振宇老师。刘老师讲课幽默风趣,课堂形式多样,每几次课就会有新花样。

四则运算与钱

  对于日语初学者来说,数字的读法和写法是比较早接触的内容。日语数字的读法和记法与汉语有相似之处又不尽相同,因而听到日语后能否迅速反应并转化为汉语成了大多数同学学习的重难点。

  在一次课上,刘老师认为同学们在反应和转换上做的不好,当即决定随机抽取同学,2或3人一组,上黑板做四则运算。做得快又对的,享有上课提问免答权一次。

  在此之前,刘老师先把四则运算的加减乘除,小括号、中括号和大括号教等相关符号给同学们并进行快速提问。没反应过来的同学,就成为了第一批上黑板做运算的“实验品”。

  下面的同学用纸,上面的同学写黑板,刘老师拿着计算器,从三位纯加减法到四位、五位的乘除法甚至括号运算,难度不断上升。每一批题做完后都要请坐在下面的同学上黑板订正、讲解,刘老师在旁边随时更正并补充。如此,在黑板运算的同学自是打起了12分精神,在下面的同学也不会因为没有被叫到而松懈,并且订正讲解要求全部用日语完成,大家对数字和运算符号的读法又进行了重复。由于同学们掌握程度不一,记错题目和算错结果的问题时常出现,也有听完日语完全没反应出来的情况,见此,刘老师幽幽感慨:“日语教着教着竟然成了数学老师。”课堂气氛活跃,场面热烈而搞笑,在数字的掌握上给同学们加深了印象。

  四则运算后大家都松了口气,刘老师却走下了讲台。“这本书多少钱?”“23元。”“这个水杯多少钱?”“30元。”“23加30是多少?”刘老师走到每个同学身边进行日语对话,对桌子上的物品如书本、水杯甚至手机电子词典询问价格,对于两位数字再次进行加减法提问。至于答错的同学嘛,对不起,东西价位多少,钱拿出来。当然最后没有真的收个别答错同学的钱。下课后同学们心神安定下来再回想,对数字的识记的确熟悉了不少。

口语是怎样练成的

  学习一门语言,口语和听力非常重要,而课堂教学又非常容易顾及不到。怎样使 之 提 高呢?刘老师身为每年必带新生视听说课的教师,针对这一情况可谓想尽办法。

  “现在每人拿出一张纸记歌词,这首歌我放两遍,之后收上来。”“哎呀这首歌节奏很缓慢的,重复段落也多,怎么还记不下来?再听一遍。”

  “现在开始从头听这段气象预报,中间随机暂停,最后收播音稿。”

  “说的什么运动?”“棒球。”“哪个队赢了,几比几?”“......”“再放一遍,都注意听。”

  “会议项目是什么?”“G7峰会。”“国家?”“德国。”“地点?”

  “......阿尔卑斯山脚......”“地点名字怎么说?”“......”“查词典!”“先查词典,‘股票’怎么说,然后记录股票涨或者跌以及百分比。”

  “股票涨还是跌?”“涨。”“涨后百分比是多少?”“......”“快算,说对了再走!都说不对中午叫外卖在教室吃!”

  视听说课的听力训练绝不简单依附于课本,一开始最常用的是日本的歌曲,节奏由慢至快,在大家有一定基础后是日本NHK广播最近的新闻,涉及气象、体育、国际、经济等各个方面内容。几次课下来,每个同学都写了很多“歌词”“播音稿”“重点信息手记”和“生词记录”。

  有一次,为了锻炼听力的同时教授日常住家相关单词,刘老师用人气极高的日本住宅改造综艺节目《全能住宅改造王》做范本,边看边让大家跟读并记忆单词。当大家还在为 “水泥”“婴儿车”这些生词查字典的时候,刘老师的作业再一次震惊了大家:

  “全班分组,自己选一期45分钟左右的综艺节目,把生词和相关的知识做成PPT给全班展示讲解,记平时成绩。尽量全说日语。”

  除了作业,还会有临时任务。“刚刚讲的单词都明白了么?”“明白了。”“现在,同桌两人为一组,每组1至2个单词,按照我刚才的式样准备一下,一会儿挨个上台给全班讲,不许说中文。”

  这种学生讲解的任务在刘老师的课堂上非常多。讲解的内容从自然到工农业再到日本政府部门无一不包。虽然同学们在最开始的时候对这种或临时布置或当做作业的任务多少会显得手足无措,但经过几次历练都已经轻车熟路。小组作业的形式增强了同学的合作学习能力,学生承包讲台和上下互动更是集中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增强了大家的应变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和口语水平,让每个人掌握了更多和日语、日本相关的各方面知识,日语运用的综合素质也有不小的提高。在口语听力一体化的训练下,大家对日语的兴趣增加了,说日语的胆量也变大了,听力水平提升了,再加上各种听力资料的矫正,发音更是日益规范。

《白色巨塔》里的人情社会

  “记一下人物姓名怎么说。看这,‘财前’怎么念?”

  “东教授为什么这么讨厌财前?因为财前太年轻太厉害,而且和他手术思路不同。看到没有,媒体刊登在学术杂志上的照片,只拍了东教授一半的脸,在这种老资格的人看来这是挑衅。教授家人把杂志藏起来,还是被看见了,矛盾就这么开始了。”

  “看这段,咱们都认为医院院长最大,东教授不过就是个教授,这个院长怎么还对他点头哈腰的?因为东教授是医疗界大师,并且带着年轻的医生,有用人权。”

  “在日本社会,权威都是不容挑战的,学术界尤甚。”

  正在看的是日本著名的医疗剧《白色巨塔》。这是刘振宇老师上课的范本之一。从人名,医疗单词到剧中人物关系,从开篇情节再到映射的日本社会情况都是解释的对象。他利用剧情简单易懂地剖析了日本“纵式社会”“内外意识”等内容,让同学们既更加全面地认识日本社会的人情冷暖,又理解了在日本社会情况下一些用语产生和如此表达的原因。

  “刘振宇老师的课让日语更有意思,他讲的内容课本里没有但是都用得到,”同学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开阔了视野,不会被拘束在‘老师教的’‘书上写的’这种固定模式里。”

  刘振宇老师如此坚持将各种感官集体调动,进行形式多样化的趣味教学,将学日语融入在生活中,与他的经历密不可分。刘老师在年轻时东渡日本,学习工作12年后方才回国。学日语与在日本的苦与累,他的感受比很多人都深得多。他坦言:“和我同来的同学三五年基本都回去了,我能在日本坚持这么多年,很多时候都是那种苦中作乐的精神支持我,还有就是坚持给自己找兴趣,并且研究兴趣。”

  直到现在,刘老师每节课都要和大家强调,在课下多接触各方面知识,寻找自己的兴趣点,“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这个没法统一。”然后对这个自己的兴趣进行更深的研究,有时也会全班交流。相信在刘老师“兴趣教育”的坚持之下,日语的学习会记得牢一点,见得广一点,快乐也会多一点。

  (《兰州大学报》第874期 三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
图:
编辑:张敏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