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媒体看兰大 > 正文

【瞭望】杜国祯:守护草原的“牧民教授”

日期: 2015-06-03 点击: ...
   

  “我常和人开玩笑,说我前一世可能是个牧民,与草原有着不解之缘,就愿意一辈子守护它。”杜国祯谈起草原,毫不掩饰自己的爱,“用任何词汇去形容我对它的爱都是苍白无力的。”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张文静  程楠

  瘦削的身材,黝黑的肤色,灰白的头发,是杜国祯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但等到他一开口,才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时候: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一点儿也不像年近六旬的人。这是多年“战斗”在青藏高原上的自然馈赠,是经年累月的高海拔野外科研工作赋予这位藏族汉子的本色。

  甘南藏族自治州是我国十个藏族自治州之一,位于甘肃省西南部,海拔近3000米,年平均气温1℃左右,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与黄土高原西部过渡地段,境内草原广阔。杜国祯就出生于甘南州卓尼县完冒乡一个偏僻小山村。

  曾因家境贫寒,几近辍学的他,如今,有着多个头衔: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甘肃省生态学学会理事长……生在藏区草原,长在藏区草原,又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完全奉献给那里。这一切,缘于他对故土的热爱。

  三十多年如一日,杜国祯坚守在草地生态学和理论生态学教学和科研一线,致力于甘南草原上的植被恢复工作。上千万亩的黑土滩、退化草地在他的技术指导下得以恢复,产草量成倍提高。作为技术应用的受益者,当地牧民称他为“真正为我们办事的科学家”、“草原上最美丽的格桑花。”

上学

  杜国祯四岁时,父亲早逝,留下母亲单独抚养他和姐姐妹妹四个孩子。贫寒、饥饿是他对幼年的最直接感受。每每到了冬天,就是最难熬的时候,这在高海拔地区尤甚。

  在没有褥子,仅靠土炕和枯草支撑的破席上,母亲带着孩子们蜷缩在一床破被子里。举目四望,家徒四壁,家中土木房子的后墙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杜国祯在这样的祖屋里度过了懵懂的幼年。

  三年困难时期,家里只有母亲一个劳力,生产队虽然会给一些救济粮,但杯水车薪。杜国祯常常和姐姐妹妹捡拾墙角的野菜充饥,“墙角免不了有人畜粪便,我们哪里顾得上野菜干不干净,在小溪里随便涮一涮就吃了。如果加点盐巴的话,就算一顿美食了。”

  即便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杜国祯也没有放弃读书。“母亲含泪告诉我,希望我小学毕业后辍学补贴家用,这是一个女人在最无奈时候的决定,因为家里除了我没有劳力。”杜国祯说,可与生俱来爱读书的他怎么也不愿意放弃上初中。

  他劝服母亲,说服生产队,用每个周末的时间给生产队放牧挣取工分。“一鞭子把牛和羊赶到山沟里,边放牧边看书,四大名著就是这样读完的。”不仅如此,利用课余时间,他上山挖药材、捕猎旱獭,拿到城里换了钱买白纸,自己裁纸做本子,解决上学所需。

  “我喜欢读书。其实,我一点也不聪明,甚至很笨,别人看一遍就记住了,我得看三四遍才行。”即使已成为业界知名教授,杜国祯依旧愿意用“笨鸟先飞”形容自己,“为了读书,我愿意折腾。”

  这一点尤其表现在杜国祯的高中时期。初中毕业后,杜国祯准备考中专,以分担母亲压力,却未能如愿被录取。“没录取的话只能继续做牧民,我读书的梦想实现不了。”年轻的杜国祯不服气,步行40多公里,赶往甘南州教育局“讨说法”。

  从未进过城的杜国祯就像没头苍蝇一般,害怕极了,但他始终卯着一股劲,“我要上学!”多方打听后,他竟然找到了时任甘南州教育局局长。“局长看到我这个毛头小伙子,或许是被我的热情感动了,同意我进入卓尼中学报到。”

  杜国祯的母亲又喜又忧。“别怕,没事。”他给母亲打气时,也为自己壮胆。村里好不容易出了个高中生,热心的村民牵着马驮着他那破旧的行李,将他送到了县城。临走前,他特意带上了一把镰刀、一把斧头、一条长皮绳,打算课余时间挣“外快”。

  就这样,每个周日,早晨五点钟,无论刮风下雨,杜国祯都会准时出现在卓尼县近郊的竹林里。“割10根竹子扎成一捆,一上午我能割出12捆。一个月可以挣十来块钱,除了每个月的面钱,还能存钱买书。”

  靠着坚持不懈的“打工”,杜国祯顺利完成了高中时代的学习生涯。

“误打误撞”

  “我打小生活在草原,天天和草原接触,还真不知道草原有这么多奥秘。”回忆起如何走上生态学这条道路,杜国祯用“误打误撞”来形容,因为他最想深造的是历史专业或工程类专业。

  1974年高中毕业后,杜国祯回到熟悉的小山村,开始了民办教师的生活,从小学语文、算术一直到初中地理等课程,他都“一肩挑”。两年的教书生涯后,表现优异的杜国祯被选为工农兵学员,推荐到甘肃农业大学草原系读书,“误打误撞”地走上了这条专业路。

  大学不收学费、学校每个月还发放20元生活补助,让杜国祯头一次真实感受到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力量。每月节省一点,到了年底回家,还能给母亲买些糖果、买些便宜的布料,“看到母亲久违的微笑,觉得一切付出都值了。”

  在学习这条道路上,杜国祯一直保持着超前意识。既然选择了这门专业,就要把它做透做实,“生怕遗漏什么知识。”图书馆里的英语书、数学书、化学书和植物分类学等书籍都成了他的“心头宝”。

  1978年,大学毕业后,杜国祯被分配到甘南州草原工作队工作,从事草地科技推广工作。彼时,杜国祯在当地已小有名气。甘南州畜牧学校创办了草原专业,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他在草原队工作时安排了许多实验,不舍放下自己的科学研究。第二年,甘南州畜牧局强行发了两道调令将他从草原队调动到学校任教。

  “既然要当老师就得有个样!不管是学识还是为人方面,都得给学生树立榜样。”不满足于已取得的成绩,杜国祯希望继续深造,便自学草地生态学相关知识。1984年,兰州大学一场关于生态学的报告点燃了他强烈的兴趣——“读博士”。

  回到学校,杜国祯四处查阅国内相关专家的论文,还托人找来了生态学的英文资料。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杜国祯的生活被各类英文影印件所包围。生态学领域的权威英文期刊被他“一览无遗”。

  1989年,杜国祯成功考取兰州大学攻读生态学博士学位。毕业时,由于学校生态专业人才紧缺,杜国祯婉拒了发达地区较优厚的待遇,留校任教,承担起生态学科研和教学任务。

使命

  甘南州玛曲县是黄河上游地区的主要水源涵养地,草地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巨大,畜牧业是人们主要的生产生活方式。但由于人们对草地资源缺乏合理利用,天然草地长期超载过牧,草地退化和草地沙漠化得不到有效控制,加上不可抵御的自然侵蚀,令草地环境日趋恶化,黄河流域的生态安全也遭遇威胁。不仅是玛曲,整个甘南牧区都出现了草地环境恶化的情况。

  杜国祯带领团队以玛曲和合作为“麻雀”解剖,分别在这两个高海拔地区建立起草地实验站,潜心研究草地生态系统的维持机理,因地制宜探索出适用于当地的草地恢复技术,将技术应用到上千万亩的草地。

  1999年至2002年,杜国祯主持实施了“甘南高寒牧区高效畜牧业生态工程示范与技术推广项目”,使50万亩退化草地的产草量成倍提高,植被得以恢复。

  野外工作中,有牧民向杜国祯反映毒杂草肆虐对草地生产产生的负面影响问题。杜国祯和学生便潜心研究,发现这种黄帚橐吾毒草对光非常敏感,于是建议当地牧民先种植牧草并且施肥,这样随着牧草长高便会遮住毒草所需的阳光,毒草就会死亡。在杜国祯和其团队的帮助下,牧民头疼不已的难题得到解决。

  2009年至2012年,杜国祯主持完成投资1765万元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为藏区草地畜牧业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和示范。“有项目、有技术,加上政府大力支持,草地退化被遏制住。”杜国祯说。因为长期关注甘南草地,他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多项成果获得获省部级奖项。

  他也碰过壁,甚至一度想放弃。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揣着400元钱只身前往合作,计划建立实验站。为了和牧民沟通,他蹲守当地。“好不容易前天和牧民谈妥用地问题,谁知第二天他们变卦了。”而那时,草地生态学这门学科处于起步阶段,还未得到相关部门足够重视,建立实验站看似“天方夜谭”。

  中秋节当晚,还在合作争取用地的杜国祯面对当空圆月,面对“牧民不理解、没人支持”的窘境时,打起了退堂鼓,眼泪在眼角打转。凌晨三点,他才勉强入睡。“可是一觉醒来,觉得自己前期做了那么多努力,不忍放弃。”终于,他得到了牧民的支持。

  杜国祯在海拔2960米的合作和3500米的玛曲建立了实验用地面积1600亩、科研条件比较先进的野外实验站。建站初期,由于科研经费的缺乏,为了研究工作的不间断和延续性,杜国祯曾以个人名义三次贷款以维持科研工作。

  在克服了种种挫折后,杜国祯将野外的任何困难和挑战都“不放在眼里”了。在高海拔地区进行野外实验,就意味着百般辛苦,要么住帐篷,要么住牧民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住倒不算什么,好解决。”他说,最要命的是,空气稀薄导致缺氧严重,再加上携带的沉重仪器,杜国祯和同事、学生走两步就得歇一会儿。野外工作每到中午异常难熬。在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下,就会自动脱皮,“过上几天,适应了就会长出新的黑皮肤,慢慢就习惯了。”

  杜国祯四十岁之后,每年都有6个月在野外工作。粗略统计,2008年至今,他野外行进的路程已超过30万公里,足迹踏遍甘南的山山水水。

  “士虽有学,而行为本焉,这是墨子的话。”杜国祯指着自己办公室墙壁上的书法作品说,“这句话说的是士人虽然有学问,但有好的品行、亲身实践才是根本。”他希望自己和学生都能做到这一点,并为我国西部地区的生态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完)

  (《瞭望》新闻周刊 2015年5月4日出版 总第1626期)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