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媒体看兰大 > 正文

【中国教育报】一个西部知识分子的力量
——毛世昌与三任印度大使的故事

日期: 2015-03-02 点击: ...
   

    ■通讯员 陈柏彤 柯溢能

    “泰戈尔的《吉檀迦利》、《飞鸟集》、《园丁集》、《新月集》等诗集我都读过,许多诗句让我记忆犹新。”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出访印度时发表题为《携手追寻民族复兴之梦》演讲中的一部分。而文中的泰戈尔于1924年的访华,沟通了自清末以来几乎中断的中印文化联系。在兰州大学,有这样一位研究泰戈尔的学者——毛世昌,以自己对印度文化的满腔热爱和不懈努力,成为为中国西部高校与印度文化交往提供路标的先行者。

    友谊花开《齐德拉》

    “女子在印度乡村河边梳洗,顶着水罐婀娜多姿地走在路上,男子则吹着笛子环绕身边”——这一演绎泰戈尔巨著《齐德拉》的场景,出现在兰州大学的舞台上。为纪念泰戈尔150周年诞辰、迎接中印友好年,由印度驻华使馆和兰州大学共同出资排练的泰戈尔的音乐舞蹈诗剧《齐德拉》在兰州大学首演,时任印度驻华大使苏杰生亲临现场观看。

    《齐德拉》的上演不仅在国内引发颇多关注,在国外也引起了较大反响。毛世昌介绍,他所策划并编排的诗剧《齐德拉》曾在印度举办“金砖五国”会议前夕,在全印度广播电台播放,并且在印度三家最大的报纸配以彩色图片的形式对该剧报道。“不仅在印度有很大影响,当时戏演完后,美国、澳大利亚、柬埔寨、马来西亚等国也报道了此事并播放了我们的录像片段。”毛世昌自豪地说。

    排演《齐德拉》的想法萌发于毛世昌在印度尼赫鲁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开始行动于2007年。这年年底,毛世昌指导兰州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排演了英语版的泰戈尔名剧《齐德拉》,在兰大校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随后,毛世昌参加北京大学主办的“纪念谭云山、师觉月110周年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时遇到了时任印度驻华大使尼如帕玛·拉奥女士。

    “不知能否与印度合作编排泰戈尔的名剧?”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毛世昌主动上前,跟拉奥大使交流了想与印度驻华使馆合作排演戏剧的构想。“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大使认同了我的想法,并有了初步的合作意向。”直到如今,毛世昌回忆起这件事,仍然很兴奋。

    而《齐德拉》编排更加实质性的互动,是在苏杰生担任大使以后。苏杰生大使与萨胡参赞都是毛世昌在印度尼赫鲁大学的校友,并且萨胡参赞与毛世昌是同一个系,同一个导师。这种渊源使得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信任感,为双方策划《齐德拉》奠定了基础。毛世昌说:“这种信任非常重要,特别是他能把排演《齐德拉》这个中印文化交流史上的重任交给我们,我觉得很大程度上也源于这种互相信任。”

    在排演期间,苏杰生大使还来到兰州大学调研诗剧的准备情况,对在诗剧编排中加入了中国武术元素感到非常惊喜。

     一花引来万花开

    2014年11月,印度宝莱坞歌舞团访华巡演要到达兰州站,得知这个消息后,毛世昌主动联系了现任印度大使馆秘书马利克先生,询问是否需要配合。令他惊喜的是,新一任印度大使康特先生提出一定要来兰大,并且要做两件事,一是做演讲,二是要到兰州大学印度文化研究中心座谈。

    “中印关系越来越密切,谁都离不开谁,由于历史文化因素,印度政府很关注我们西部。”毛世昌说,“兰州大学是中国西部高校积极和印度发展文化交流关系,进而建立更广泛更密切关系的开拓者。”

    康特大使如约来到兰州大学,并作了主题为“中印文化经济友好合作发展前景”报告,在兰州大学外国语学院印度文化研究中心与师生们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座谈。大使十分关心印度文化研究中心的发展,他详细询问了中心科研团队发展情况、将来与印方开展合作交流的计划。

    毛世昌向大使介绍了兰大印度文化研究团队共同努力的主要成果,包括已经出版的8本专著以及等待出版的4本专著和《齐德拉》的碟片。毛世昌告诉大使:“《印度文化词典》虽然只用两年时间写成,但酝酿了十年。”康特大使也主动提出向兰州大学印度文化研究中心赠送图书资料。

    毛世昌展示了康特大使以印度政府的名义赠送给兰州大学的图书清单,从古到今的各方面经典著作共2000册。毛世昌说:“自从中印关系正常化以来,真正意义上甘肃和印度的文化交流是从兰大开始的。”

    文化交流之花恒久绽放

    谈到与印度大使交往的渊源,毛世昌自然而然地就回忆起自己2002年至2008年在印度尼赫鲁大学的留学经历。正是由于玄奘取经的经历、佛教传播的广博、印度文化的源远流长的深深吸引,让毛世昌把归国的日期一推再推,从本来的访学一年到最后留学将近6年才回中国。

    毛世昌还介绍了他关于修建中—尼—印铁路,建设中国—尼泊尔—印度经济文化大通道的设想。该设想在2014年的南亚年会上引起了与会者的激烈讨论。该构想有利于打通中国到南亚的经济大通道和文化大通道。

    毛世昌的铁路构想是从中国口岸樟木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再从加德满都到印度钻石四边形上的圣城瓦拉纳西。“只要三国政府和民间从世代友好、战略发展的角度去考虑,应该是不难实现的。”虽然毛世昌是一个专注于文化研究的知识分子,但是他却时时刻刻考虑着中印经济、文化发展的大事情。

    随着中印学者间、政府间的交往越来越多,互信关系越来越强,在新的一年里,毛世昌的愿望之一就是再回到印度去了解最新的发展变化。他打算从母校尼赫鲁大学开始,到泰戈尔的国际大学,再到孟买、德里、恒河、喜马拉雅山、科摩林角……在印度文化的海洋中再畅游一遍,在充满回忆和激情的地方再走一趟。

    “中印发展是大趋势,发展是硬道理,这是我们和新任大使的好的开头。”毛世昌说,他还会不断地写关于泰戈尔以及印度文化的书,再去印度进行考察,并且继续努力把兰州大学甚至省内外的印度文化研究力量整合起来,做一个中印文化交流的使者并且承担好这个角色。

  (《中国教育报》2015年3月2日 12版)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中国教育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