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行走田野,脚踏实地
——记文学院学生李之凡对莫言小说《檀香刑》的研究之路

日期: 2014-12-30 点击: ...
   

作者:学通社记者 张莲卓

  2014年春天,当许多大四同学还在为自己的毕业论文忙得焦头烂额时,他却早已完成了论文写作,开始酝酿研究生阶段时期的研究计划———莫言《檀香刑》创作与乡土人文历史之间的关系,并离开书桌,走访村庄,探寻莫言小说人物形象的民间原型;毕业的暑假,当很多获得研究生资格的同龄人正享受着舒适惬意的美好假期时,他却背上行囊,来到东北,试图进一步探究东北大鼓书中有关莫言小说人物情节叙述的痕迹。

研究初衷:醉心小说带来的家乡味道

  获得推免资格后,2010级文学院毕业生李之凡便很快投入到毕业论文的写作,春节前已完成初稿。论文修改期间,莫言的小说《檀香刑》便成为手头必备之物。“对莫言的最初了解来自于电影《红高粱》,之后读了小说原文,被莫言恢宏雄奇的叙事艺术与天马行空般的想象所吸引,便陆陆续续读了他的几部小说,感觉挺好,尤其是对《檀香刑》更加喜爱。”李之凡说道。

  《檀香刑》的多声部叙述模式,在语言运用、人物塑造和情节设置上大量的民间乡土元素,使作为莫言的老乡的他倍感亲切,读到穿插在《檀香刑》中的戏文俚语时,更有种精神的归属感与共鸣。仿佛不是在读小说,而是回到了孩童时代,在聆听一位老人生动传神地讲过去的逸闻趣事。

  大量阅读后,李之凡发现莫言短篇《胶济铁路的传说》的情节与《檀香刑》有相似之处,讲述的都是高密人民抗击德国人,阻制其在高密地区铺设铁路的事件。惊喜万分的他,又想起了莫言在《檀香刑》后记中提到的因受家乡铁路传说才有的创作灵感,而这坚定了李之凡从民间立场和人文历史的角度认识小说《檀香刑》的想法。

深入乡间:为乡亲们的淳朴热情打动

  在父亲的帮助下,李之凡开始在家乡各大图书馆、档案馆里穿梭,相继翻阅了《高密县志》、《胶澳志》、《义和团史料汇编》、《筹笔偶存》、《中德关系史译文集》、《山东近代史资料》等大量档案文献。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从这些资料中发现小说抗德英雄首领孙丙的原型就是当年高密县的孙文。这个发现极大地鼓舞了李之凡寻访《檀香刑》历史真相的信心,于是他找到历史事件发生的各个地点,向当地老人寻访有关这段历史和铁路的民间传说。大吕村、堤东村、绳家庄、钟家屯、于家村……高密的十几个村庄里都留下了他探访的足迹。

  走访过程中,淳朴热情的乡亲们深深打动了李之凡,本来是麻烦别人讲述当年的历史故事,可他们不仅不觉得他耽误了自己的日常劳作,还一定要拉着他去家里坐坐,端出茶水,一个劲儿地说:“路上辛苦了吧?”要是遇上快到饭点的时候,老人们会以不容推辞的态度挽留他在家里吃饭。平凡的日子里总是有着太多不平凡的感动。后来他为了莫言另一部小说《红高粱》寻访故地时,很多老人都还主动和他打招呼,亲切地叫他“大学生”,将自己所知都将给他听。

北上吉林:在媒体的帮助下完成心愿

  在高密乡村走访的过程中,李之凡听高密当地孙文的后人说孙文的大儿子一支到了吉林省长春和吉林市一带,而且将孙文的事迹编成大鼓书,到处传唱。为了了解大鼓书的具体内容,李之凡欣然踏上了赴吉林的寻访之旅。

  毕竟是在他乡,人生地不熟,他想到了寻求媒体的帮助。李之凡说:“毕竟是第一次与媒体打交道,自然会有些紧张,担心吃闭门羹。”去报社的那天正下着雨,敲开新文化报采访编辑部的门,只有一位年纪大约30多岁的男记者,带着眼镜,身材微胖,穿着灰布圆领短袖和运动裤,正在办公桌上整理文件。记者热心地迎上来,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助,记者亲切的形象,使李之凡不再拘谨,开始说明自己的来意。李之凡的研究想法引起了记者迟久立的极大兴趣,并表示愿意帮助他完成心愿。

  在报社记者的帮助下,李之凡联系到了孙文大儿子的直系后代,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又走访了吉林省群众艺术馆,然而结果却是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没有人了解东北大鼓书戏文内容。

返回学校:在老师的帮助下重新思考调研成果

  虽然大致清楚了官方历史、民间传说与莫言小说《檀香刑》关于抗德事件的不同讲述,但却不能理清思路,如何使研究继续下去。一开学,李之凡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疑问和想法告诉了导师古世仓教授。古教授告诉他:“莫言的小说受到了当代西方新历史主义的思潮影响。现在你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素材,但都是片段的、零碎的,必须要找到一种理论将其系统化,你不妨看看新历史主义的理论著作,说不定会有帮助。”

  新历史主义在文学批评实践中进行了历史———文化转轨,强调从政治权力、意识形态、文化霸权等角度对文本实行一种综合性解读,将被形式主义和旧历史主义所颠倒的传统重新颠倒过来,把文学与人生、文学与历史、文学与权力话语的关系作为自己分析的中心问题,打破那种文字游戏的解构策略,而使历史意识的恢复成为文学批评和文学研究的重要方法论原则。

  莫言的《檀香刑》便是文学与历史、文学与民间传说双重关系下形成的话语文本,体现了莫言在现代意识影响下对历史个性化地解读。具体而言,孙丙这一人物形象是综合了官方历史中的孙文与民间传说中的孙文两个形象的特点,即为了生存而抗争,为了家庭而爱国,由此得出了莫言本身对历史发展的个人解读:个人原始生命力是历史发展前进的源泉与动力。

  目前,李之凡同学还在继续研读新历史主义方面的著作。虽然目前思路已经逐渐理清,但距离写出一篇具有理论性和思辨性的文章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他会朝着研究莫言的创作风格及动机的道路一直走下去。

  (《兰州大学报》第863期 2014年第17期一版、四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张莲卓
图:
编辑:许文艳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