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水均益:我的大兰大 我的老兰大

日期: 2014-11-21 点击: ...
   

  作者:学通社记者 柯溢能

  从1984年毕业到2014年,整整30载。水均益说,这一次,他想分享作为兰大毕业生,对学校的回忆与情怀。因为每次回来,心中都会掀起涟漪,不自觉地会想到他在兰大的时光。

“回兰大与大家一块儿,这个时间不远了”

  从伊拉克回来水均益享受了很多荣誉、厚待,也受到过一些争议。所以他不太愿意抛头露面,也很少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他享受着低调的生活。水均益认为,自己没有多少东西去向大家炫耀,只是老老实实做《高端访问》、《国际观察》、后来是《360》,现在做《环球视线》,做他所熟悉的国际新闻。

  2013年水均益又回了一趟伊拉克,有很多感触,写了《益往直前》一书,水均益说:“我从潜水状态,也该浮出来了,把我的一些感悟一些想法,甚至包括一些牢骚写出来。”

  “写《益往直前》,吹牛的说,为很多慕着我的名,报考兰州大学的学弟学妹们,给你们争口气。”水均益说。做新闻做了30年,他认为该对自己进行一个总结,也是对热爱新闻的年轻人也是一种借鉴。

  出版社一位编辑曾跟水均益开玩笑说,“水老师虽然您知名度很高,但是您曝光率不行,人气不旺,在江湖上比较低调。”

  “哥虽然不在江湖,但是江湖上一直有哥的传说。”带着这个传说,水均益又回到了母校。

  水均益还澄清了前一阵“被标题”的情况,他幽默地说:“目前我在央视跑不了,没下家。”

  “兰—州—大—学—”在挤得满满当当的本部礼堂,异口同声得发出这四个字。

  “回兰大与大家一块,这个时间不远了”,“但是我还想再干几年我所热爱的新闻,我还想再出发几次,我还想再去几次大家称之为危险的地方,所以同学们还要耐心。”  

在兰州大学的青葱岁月  

  水均益家就是兰大的,他的母亲每年都要求水均益把她送回兰州住一段时间,而水均益每次都会远远从家属院遥望学校,也曾推着轮椅在校园里走过。

  水均益说:“人老了愿意回忆。回忆兰州大学的变迁与现状、挑战,以及困局。”

  “在学生年代我挺笨的,但是笨中有点小聪明。平时特别不开窍,贪玩,但是善于考试。”水均益告诉大家,不是说有什么独门秘籍,是因为他可以断了私心杂念,每当考试临近时,足不出户,不受干扰。他的高考,就是这么考的。

  1980年年初,水均益在铁四中的尖子班,但是铁四中没有文科,他是学数理化的。1980年2月,他突然决定考文科。“我喜欢托尔斯泰、喜欢罗曼罗兰,物理化学很好,但是数学不好,数学一耽误,后来全耽误。”

  “于是学了最擅长最有感觉的———英语。我们家一家子学外语、教外语。伯父水天同、父亲水天明,1977年水均益的姐姐考了个甘肃省文科状元,1978年水均益的哥哥考了甘肃省的英语单科第一名。”水均益如数家珍地向同学们介绍。到了等他高考的时候,学习材料都是现成,哥哥姐姐高考时还留下了一个唱机,以及他伯父从英国带回来的“灵格风”,于是过完春节,每天开始学英语,也不去上课。在家闷着,一天听50遍英语,虽然不知道听得什么但是滚瓜烂熟。

  就这样,那个报到注册时还不满17岁的兰州小伙水均益考上了兰州大学。

  回忆起刚开学的时光,水均益说:“虽然这些同学现在很多都是教授、系主任,但是那个时候,有的把26个字母念急了直接是拼音发音了。一些很简单的英文简介都说不出来,后来我起了个名儿,同学们常常讲LanZhouEnglish。”

  到了水均益自我介绍时,他显得比较得意,因为那几个月填鸭式的灌耳音,便用很伦敦腔的英文介绍自己,后来老师说不用上课了,不在一个起跑线,怕把其他同学带晕了。

兰州大学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那个时候,改革开放刚刚开始。“那时特别懵懂,充满很多希望,每天在学校里都有新鲜事情。”水均益说。那是邓丽君年代,却有那个么多新鲜的经历,兰州大学英语专业来外教了,那时候兰州大街上都没有外教,兰大是最早引进外教的大学之一。“还有很多变化,兰大又有几位老师成了学部委员,伯父退休后回到兰州大学任教。”

  那一年,外教让水均益和同学们排一部戏,叫作《西区故事》,是现代版的罗密欧与茱丽叶,用英文来演。

  “怎么着我也演着托尼,一个相当于男一号的角色,但外教说我很像波多黎各人。”波多黎各人是故事女主角的哥哥,来自波多黎各,是不受人重视的族裔。故事大意是男主角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但是他的哥哥不同意,最后与托尼和他的朋友决斗。《西区故事》当时在兰大老礼堂给全校师生演出,那是水均益第一次登上舞台为那么多人表演。

  喇叭裤,是那个时候最流行的,水均益也想有一条。“外语系有个好处,外教有外刊,看到了一个时尚杂志,有牛仔裤、喇叭裤的样子。”水均益说,“我从外语系资料室找了一本书研究,决定自己裁一条裤子。”水均益先在报纸上练习、比划、自己裁剪,想多大的裤腿就多大的裤腿。然后他去南关十字百货大楼,找最鲜艳的颜色,窗帘布———艳蓝。接着在用报纸裁出了一个小样,剪了一个布样,请母亲的老姐妹做成了裤子。

  “那时候,我是兰州大学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水均益说。裤腿一尺多长,两片,教导主任跟水均益父亲说:“水老师,能不能管管你家小水,打扫卫生的抗议了,本来要扫那么多,结果都被人扫过了。”

  但那时的水均益,把学习也看得很重。到了二三年级,对知识特别入迷,那时候有很多从国外学习回来的人从教,给他们讲自己不知道的知识。于是水均益开始热爱文艺评论,找德文原著学习德文原著。“我还当过兰大学生会宣传部部长,我初中时学过画画,学过素描、水彩,当时的海报很多是我画的。”

  “对于兰州大学,有的人说这里是边陲,有的人说这里飞沙走石,很多不理解,甚至于是一种轻视或者不服,但是我不认同。”水均益说。

  在水均益心里,兰大永远是他的兰大、兰大永远是大兰大、伟大的兰大,兰大的那四年是他人生中最美的时光之一。

  (《兰州大学报》第860期 三版)图文连接请点击

文:柯溢能
图:
编辑:许文艳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