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岁月有痕更有情——访老舍研究专家吴小美

日期: 2014-10-21 点击: ...
   

学通社记者:郑梦莹 樊菊

  语气中肯,逻辑清晰,见解独到——这就是现年81岁的吴小美先生在接受电话采访时给记者留下的印象。当电话线的另一头传来吴先生清脆爽朗的笑语声时,我们很难相信,生活这把刻刀竟可以把岁月雕琢得如此情深意重。

“兰州这地方挺好的”

  就像一本书,从上个世纪30年代翻开的第一页开始,细数吴小美先生一路走来的一个个脚印,这本书的内容注定丰富而又详实。

  吴小美先生生于上海,在香港度过少年和青年时代,自小家境殷实,父亲曾任江西财政厅厅长,亦曾投办工厂实业救国。1954年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之时,才学兼优的吴先生毅然决然地在毕业志愿当中这样写道:第一到边疆去,第二到艰苦的地方去,第三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扎根西北六十年,先生对此风趣地表达了自己从来不曾后悔过。说起当年得知自己被分配到兰州大学当助教时,先生的第一念头是,“兰州正是中国地理上的心脏,并没有那么荒凉,我还想到更偏远的地方去呢!”

  一直以来,首都的繁华和昌盛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年轻人,有才能、有梦想的人蜂拥而至,而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地处西北一隅的兰州却要偏远地多。

  如今,退休多年的吴先生虽已迁居北京,但对兰州的感情经历几十年来却从未间断过。从北京到兰州,从兰州再折回至北京,谈及兰州,吴先生的言语中充满了对这个城市的感念。对于兰州,先生用平实的话语形容说就是:“兰州这地方挺好的!”

坚守兰大,始终不曾离开

  从改革开放之初开始,东西部高校发展水平逐渐拉大,很多兰大的教授、科研骨干去往东部沿海城市和发达城市寻求发展。但面对中国人民大学、浙广传媒等高校伸出的“橄榄枝”,吴小美先生却自始至终不为所动,一直坚守在兰大,一待就是60年。

  60年点点滴滴亦是60年的风风雨雨,在特殊年代,艰难困苦是不言而喻的。在从教60周年的座谈会上,吴小美先生曾提及自己的艰难岁月,在文革时期挨批斗、被抄家,一批就是几个小时,家里凡是值钱的东西都被抄没了,一度家徒四壁,“我几乎丧失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而当时的江隆基校长和吴先生在北大读书期间的老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大家王瑶先生却给了她莫大的鼓励和肯定。吴先生还能清楚地记起江校长在她对自己的教学没信心、看不到希望的时候耐心听完她的课,对在座的每一个学生讲的一句话:“你的课讲得很好。”

  在兰大任教的几十年当中,吴小美先生兢兢业业,把自己彻彻底底地融入到兰大中文系的学科建设和学院发展当中,对学生的成长和发展更是时时刻刻关怀备至。

  文学院副教授冯欣在谈到多年前自己刚留校时吴先生对自己的帮助和支持时,仍然满目感激:“先生深知青年教师刚任教的不易,经常和我们分享自己从教多年的经验,有时候会把自己的课件和教案拿出来供大家学习参考。用她的话说,就是为了让我们能‘站稳讲台’,给学生讲好每一堂课。”在冯欣老师的眼里,先生一直是“一个严谨的学者,恩重如山的导师。”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吴先生的学生大多早已事业有成,遍布祖国大江南北。知名专栏作家 “十年砍柴”说:“21年前我在兰州大学做本科论文,吴先生一句一句地给我改,最后这篇3万余字的论文发表在国家级期刊上……这也是我迄今为止唯一的一篇发表论文。”

为艺术拼命的人

  如今,吴小美先生已经离开了教学岗位,但是作为一个文学研究者,她孜孜不倦,笔耕不辍,直到现在还一直在奋力坚持。她是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名誉理事、鲁迅研究会名誉理事、中国比较文学研究会名誉理事,中国老舍研究会名誉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她将自己的毕生心血倾掷于文学研究的事业当中。

  在研究老舍散文并著述《老舍散文三十八讲》一书的过程中,吴先生付出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不仅选取老舍各个时期的散文作品详细品读,就算是其中的只言片语也都必须经过详细的推敲和反复的斟酌。

  老舍之女舒济说起先生写书的不易时讲道:“吴大姐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完成这部作品,期间忍受着病痛与丧夫之痛,但写作期间仍经常和我电话沟通老舍及其散文的细节,生怕理解有错。”

  “做学术要严谨,厚积才能薄发”,这是冯欣老师多年以来一直深深铭记的一句话,这是先生对学生的叮嘱和教诲,亦是先生在做文学研究几十年的时间里所总结的精髓。做学术,做研究,坐冷板凳,从来就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可也从来都是需要用一辈子的动作来演绎的。

  老舍先生曾自己形容自己为 “为艺术拼命的人”,事实上,像吴先生这样“只要我一息尚存,还会把这个工作继续下去”的一批为了研究几代文学大家的创作而倾注自己一生的人,又何尝不是 “为艺术拼命的人”呢?

“只有文学才能拯救国民的灵魂”

  少女时期的吴小美就开始钟情于文学领域。在报考大学志愿之时,先生的父亲曾一度希望先生去医科大学求学,但是先生却选择顺从自己的心意,断然填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在吴先生看来,一定回大陆来读书,而且要读中文,因为只有文学才能拯救国民的灵魂。

  “文学创作体现着作者的思想和观念”,被问及从事老舍散文研究的初衷时,吴先生说道,“散文是一种更直白的创作形式,是作者价值观和人生观的最直接的体现”,因此她认为老舍的散文作品便是最典型的代表,是最值得深入研究的领域之一。

  “文学是艺术的一部分,各种艺术形式和创作形式都应该是接近现实、接近人民的”。在北大读书期间,为了以点及面,先生曾为研究郁达夫的一篇作品 《沉沦》而通读了郁达夫所有的作品。吴先生认为,对于文学作品的研究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触及时代,直接反映作者所处时代的生活和社会现实。

  北大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曾这样评价吴小美——“吴先生是第二代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旗手之一。”

  在从教60年的时间里,先生用自己的才学和品格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兰大“文学人”;而在这一生的文学研究事业当中,先生从未感到枯燥和无味,她读出的是旁人所无法体味的愉悦。“我个人愉悦感的产生是因为我一面读一面品一面写,不是感到 ‘负担’而是感到沉醉,因沉醉而愉悦而享受。”

  这应该就是支持她一路走过来的源源不竭的动力吧,从文学研究当中寻求个人志趣,在岁月的长河之中寻求最真实的精神存在。

  (《兰州大学报》第858期 五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郑梦莹,樊菊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