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怀念导师水天明先生
——写在先生逝世十周年

日期: 2014-06-25 点击: ...
   

  周日的午后,静静地坐在图书馆一隅,翻看旅美作家聂华苓自传,读到作者与导师梁实秋一家的温馨故事,突然就回想起了在母校兰大读本科时的导师—水天明先生。

  午后的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窗洒落在一排排书架上,一本本文史科学书籍上,一个个专心阅读的身影上,温和静谧,安详惬意。诺大的阅览室,座无虚席却又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阅读世界里,伴随着渐行渐远的思绪,我恍惚又回到了兰州大学的课堂,跟同学们坐在一起,耹听水先生的教导。

  兰大所有教过我们的老师中,水先生是最特别的一位。在校园里,在课堂上,无论何时见到水先生,他总是腰板挺得直直的,鹤发童颜,目光炯炯,神采奕奕,满面红光。

  记得当时水先生教我们俄语翻译教程,他讲课绘声绘色,十分幽默,课堂上总是笑声不断。每天被俄语语法的六格二十四种变形搞得焦头烂额的我们把水先生的课视为一种放松,他的课作业不多,讲得又生动,成为我们清苦大学生活的温暖回忆。有一次,水先生为我们讲解契诃夫小说中的一节,具体内容早已记不淸了,大概是关于一位姑娘被坏人骚扰的情节,说着说着,他突然情绪激动地站起身,一拍讲桌,大声喊道:“大胆暴徒,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妇女!”全班人顿时愣住了,没想到老师这么入戏,几秒过后,班上才爆发出一阵大笑,他也跟我们一起笑了起来。

  有时水先生也会有感而发,即兴谈起他的家人。当时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美伊关系恶化,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的时候我们正读大二。有一次,水先生在课上不经意地提到他的儿子:“我那小子小水在巴格达,天天闻着火药味,生命都不保障还要每天写新闻稿……”言语中充满担忧却也流露出掩饰不住的自豪,后来我们知道“那小子”就是我们兰大外语系84届的校友、以后的央视名嘴水均益,当时被派做新华社驻中东记者,在国内尚不为人知。

  转眼到了大四,大家都忙碌着毕业论文的选题和导师的确定,我没有任何的迟疑就明确了俄语文学翻译方向的论文,导师水天明先生。文章选好后在图书馆奋战了两个月,翻译草稿和一篇评论文章初步成形,我带着稿子在一个下午来到兰大教职员工区水老师的家中,就在老师家简朴的客厅里聆听老师对论文的意见。当时水老师和老伴两人在家,家中陈设非常简朴,餐厅的饭桌还是老式的原木四方桌,客厅里是简单的布艺沙发,光线也不太好。水老师很亲切地点评了我的论文,三言两语即击中要害,有几个困惑我多日的翻译难点也得到了化解。后来他给我的论文评了个“优”。

  毕业离校前,我拿着毕业纪念册找到了水老师请他留言,水老师思忖片刻,提笔认真写下:“王国维先生论学识之三重境界,最高重为‘众里寻她千百度,募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望小黄同学在求学路上孜孜不倦,终达最高境界。”现在回想,无比汗颜,虚度多年,别说灯火阑珊处,连高楼也未曾登上过。

  毕业后我回到了新疆工作,一年后在感觉前途迷茫的时候想到了考研,于是给水老师写了一封信,希望得到他的建议和推荐。不久我就收到了水老师的一份加急电报和一封来信,在信中,老师对我考研的想法十分赞赏支持,并详细列举了他可为我推荐的学校和导师,如北大俄语系(当时还称“系”,尚无学院一说)的臧老师,南开外文系的孔老师和南京大学的余老师,这些老师身边都有我们兰大的学姐和学妹在读,他甚至把这些学姐学妹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都一一详细列举出来,让我必要时直接跟她们联系,再做选择。我至今仍非常感谢水老师的帮助,尽管后来我没有去考俄语方向的研究生,而是在多年后去了复旦读研,最终从事了商业,并走上了创业之路,这是后话。

  岁月荏苒,如白驹过隙,2004年8月初的一天,已在上海工作的我从校友处得知水先生突发急病,抢救无效去世,享年78岁。惊闻噩耗,黯然神伤;叹生命无常,岁月无情,模糊的双眼前又浮现出水老师亲切的笑容和他当年拍案而起的健硕身影。老师,九泉之下,一切可好?

  黄昏下的最后一抹余晖渐渐消失于落地窗外,阅览室静悄悄地亮起了柔和的灯光,我慢慢合上书本,心中再次默念着对导师的祈福。

  (作者系我校1992届外语系俄语专业毕业生)

  (《兰州大学报》第853期 四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