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中国梦兰大梦系列报道之二十三:
守正创新——记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一等奖获得者杨林坤

日期: 2014-04-29 点击: ...
   

学通社通讯员 闫晓玉 
学通社记者 柯溢能

  把从“安史之乱”到“陈桥兵变”北宋建立两百多年的历史分散在唐、五代、宋三个历史时段的脉络之中串讲;在课堂上和学生们共享自己收藏的印刷版《清明上河图》《韩熙载夜宴图》;为了讲好中国古代印刷术,买来木雕版书、铜活字书、木活字书,让学生们零距离接触实物,形成直观感受......他学识渊博、风趣幽默,他的课堂轻松愉悦而不失神圣。“知行合一,勤奋以恒,自立于世,守正日新”,在这个大家都为自己奔波忙活的年代,像杨林坤这样为讲好一堂课而“费尽心思”的老师也许真的不多了。

“讲贯通”、“讲方法”、“讲最新”

  杨老师以明清史研究为主要教学方向,他认为中国古代史这一通史课程既不能精雕细刻,面面俱到,又不能泛泛而谈,浅尝辄止。这门课的重点是让学生把握中国古代史的基本脉络和发展线索,学会分析和解决历史问题的方法,并通过阅读和辨析原始文献及原始资料的训练,为历史学学术研究奠定基础。所以在采访中他给记者总结了一直以来自己的三个教学诀窍:“讲贯通”、“讲方法”、“讲最新”。

  “讲贯通”,即帮助学生建立线索和脉络。在讲唐、五代、宋三个时期这段历史时,杨老师喜欢把“安史之乱”到五代十国诸多史实安排成“藩镇割据”、“宦官专权”、“朋党之争”、“五代十国”等四个小节进行整体讲解,以引导学生“通古今之变”。

  所谓“讲方法”就是传授学生思考和研究历史的基本方法。“课堂教学不能以灌输知识为主,更重要的是教会学生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杨老师大量引入原始文献,以课堂提问,师生互动的形式训练学生阅读和分析史料的能力。同时,注重培养学生大胆“置疑”能力,尤其重视方法与学生的思考。

  最后,“讲最新”,介绍相关问题的最新研究动态。学术进步的源泉就是与时俱进,因此除了介绍必要的课本内容之外,杨老师更注重及时补充学术热点。比如“唐宋变革”问题、“晚明变迁”问题等,杨老师都以专题形式向同学介绍相关领域的最新研究动态,使学生能够紧跟学术潮流。

  在给学生上课之前,杨林坤老师总是要做好教材、内容、方法等各方面的准备。杨老师说:“教材准备就是把相关课程国际国内的通行教材尽可能搜集齐全,起码也要把大陆的教材了如指掌,这样才能择优而教;内容准备就是准备好每节课所讲重点、线索、一般知识,找到原始史料来支撑论点;方法准备就是针对教学内容,选择效果最理想的教学方式和方法,要有统筹安排。”

燃起一把想象力之火

  “成功的教育所传授的知识必有创新,大学光有知识和道理还不尽全面,大学课堂中还要有想象力,这就是大学存在的价值,大学教师就是要让学生心中燃起一把火。”杨老师这样说。他经常告诉学生,大学课堂是传授知识、训练技能、交流思想、追求真理的场所。大学的所有神圣光环都终极指向了追求真理,而求真求实是我们当下全民族、全社会最需要着力培养的意识。

  在教学过程中,杨林坤老师非常注重培养学生的想象力:类似于“以康熙朝史料和史实为背景,用第一人称语气叙述康熙朝的政局变迁”等引导学生进行换位联想的问题,会经常出现在杨老师的课堂上,借此加深学生对史料的理解与认识。而当讲到明代宦官政治专题时,杨老师让学生把宦官与儒家知识分子建立联想,许多学生对这一观点深表不解,宦官与儒家怎么可能有瓜葛呢?他就引导学生释读“内书堂”的史料,介绍明代“太监学校”的知识背景和“宦官群体”与“儒家知识群体”的内在联系,拓宽大家的思路,让大家更为深入地了解明代的宦官政治。

  在讲课过程中总是会遇到一些晦涩难懂的知识,但是杨老师也能很轻松巧妙地让学生理解。比如在讲到《册府元龟》《永乐大典》《古今图书集成》等大部头“类书”时,杨老师向同学们介绍“类书”的概念,并说英国有学者称“类书”为“中国古代的百科全书”,但是还有许多同学不容易理解这个概念。于是杨老师就作了一个形象的比拟,他说“类书就是中国古代的‘百度’,就是中国古代的数据库”,许多同学听完会心一笑,马上就理解了。他继续趁热打铁,把影印版的《永乐大典》部分册页带到课堂上,让同学们传阅,加深理解“类书”的内涵,并教会大家如何利用类书查找资料。

  “对于历史这门学科,学的精通的人未必能把它很好的讲授出来,但是对于杨林坤老师来说并不困难,在他的课上学生听到的不仅仅是纯粹的史实,还有对知识的联系与运用。”谈及对杨老师的评价时,2013级历史学类一班的李欣谣滔滔不绝,“对我来说,上杨老师的中国古代史课十分享受。我不仅加深了对中国史的热爱,而且学会了理性的历史分析方法。”

老人带新人,一代接一代

  “大学存在的理由是,它使青年和老年人融为一体,对学术进行充满想像力的探索,从而在知识和追求生命的热情之间架起桥梁。”这是怀特海《教育的目的》中的一句话,也是一直以来杨老师所认为的大学的价值。自2004年留校任教以来,杨林坤老师获得的荣誉不计其数。但在他看来,自己取得的成就大多要归功于历史文化学院的优良传统和严谨学术氛围。

  杨老师在本科阶段就多次聆听著名历史学家赵俪生先生教诲,还曾亲自登门请益,回首这段经历,杨老师怀念至今。在随导师王希隆教授拜见赵先生时,赵先生曾紧紧拉着杨老师的手,以极洪亮的声音说:“你和杨向奎(编者按: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是同乡啊!”谈及“读书治学”,时已耄耋之年的赵先生精神矍铄:“我现在四五点钟就醒了,起来后每天上午还能写400字,要爬400字的格子。”这句话杨老师至今铭记于心,经常拿出来问自己和他的学生们“我们能坚持每天写400字吗”?

  导师王希隆教授的教学态度也对杨林坤老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杨老师在刚刚参加工作时,导师王希隆教授经常耳提面命,传授他教学经验。杨老师告诉记者,王老师在获得第五届国家教学名师奖时,曾非常感慨地对他说:“工作几十年来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从来没有间断过给本科生上课。”教学导师乔健教授每每在和杨老师聊天时,谈的话题都是教学和读书,并且经常帮他拔高教学内容的深度。乔老师不仅要求杨林坤要能把基本史实讲清楚,还要在思想认识的高度总结归纳,用一两句话概括出历史表象的本质来。

  他们的一言一行,都给予杨老师深深的启发。他谦虚地说:“我的工作成长应当归功于历史文化学院这个教师群体,我十分感谢帮助过我的师友们,是他们把我引领上教学之路的。”老人带新人,一代接一代,“大学就是以如此简单有力的方式传授知识”。

  杨林坤老师在兰大的三尺讲台上尽情演绎自己的人生,在教学中体会乐趣,在读书中修身养性,在和学生的交流中教会学生做人。有人曾经问杨老师最喜欢干的事是什么?他常笑着回答:“我最喜欢做的,就是‘读读书,上上课,写写文章’。读书讲课就是我最大的乐趣。我喜欢‘每每灯下读书,不知身处何世’的境界,在课堂上把我读书的所思所感与同学们共同分享,何乐而不为呢!”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吧。

  (《兰州大学报》第850期 一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闫晓玉,柯溢能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