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贵在积累
——记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一等奖获得者谢坤

日期: 2014-03-24 点击: ...
   

学通社记者 柯溢能

  上课讲得好不好,最大的受益人是学生。但是酒香也怕巷子深,青年教师讲课比赛给热爱教学的老师们一次展示自己的舞台。“这次比赛是对我自信心的一次激励,也让我找到了自己与他人的差距。”获得一等奖的基础医学院谢坤老师告诉记者。前一届青年教师讲课比赛时,他没有报名,这倒不是因为他没有打算参加,而是他以为自己10多年的教龄可能不符合大赛报名的要求。

教学从学习开始

  从2002年谢坤老师本科毕业留校工作,至今已有11个年头,但如今谈起当年第一次试讲的场景,恍如昨日重现。“我们教研室有一个好传统,对于新的任课教师不会直接安排教学任务,而是让我们统一参加集体备课与试讲。”谢老师告诉记者,“那时候刚参加工作,兴冲冲地走进教室,一见到老教师们在评委席一坐,当时就紧张了。”

  这是一次谢老师认为很不成功的试讲,但是却让他学到了很多东西。当时的教研室主任潘爱英老师逐一梳理试讲中出现的问题,并给出具体的改进意见。有“四大才子”之一雅号的侯家骥教授,径直走到黑板前,拿起粉笔给谢老师演示黑板绘图的技巧和讲授的方法。从同事们耐心诚恳的一言一行中,谢老师深切感受到大家对于教学工作的认真和执着。

  自那以后谢老师常常去听学院老教师们的课,模仿他们的上课感觉,感受老教师们的课堂风格。同时青年教师的岗前培训让他对教育学、心理学有了初步的了解,开始明白了教学与上学的区别。有一次参加学院组织的英文讲课比赛,谢坤老师接受这个任务后,找来几本英文原版教材和参考书仔细准备,他怕临场发挥说“外行话”,就把想说的都写出来、背下来。“我的英语水平很一般,但是上好课的妙招就在于充分的准备。”

医学绘图的变迁

  对于《组织胚胎学》这样一门医学形态学课程,谢老师在给学生们讲第一节课时,就注重方法论,特别提到“形象记忆法”。要了解人体的微细结构到底是什么样,最好就是在显微镜下直接去观察。

  打个最普通的比方,比如要指引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一种方法是写个字条描述路线,另一种方法是带着他亲自走一遍,这两种选择中后者对于路线的识记程度肯定好于前者。有老教授认为《组织胚胎学》的教法主要是“看图识字”,但谢坤老师根据自己的教学体会,觉得这更像是“看字识图”。

  刚刚留校时,多媒体技术在教学中还并不怎么常用,所以如何用粉笔画好组织胚胎图,一直是他教学中的一个难点。谢老师先是用薄纸覆在标准图上进行描摹,等能凭记忆画好后,再用粉笔画。为了又快又好地画好组织结构,那个时候的谢老师只要看到教室没人上课,就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练习开了。

  随着多媒体技术在教学中的广泛应用,谢坤老师又积极开展课堂教学中新技术应用的尝试。他希望将动画、视频等更好地融入课堂教学中,让静止的结构动起来,这样不但会使教学过程更加形象生动,也更便于学生理解“结构是功能的基础、运动着的结构才能发挥一定的功能”这一形态学学习的难点问题。而以三维的形式直接将人体的微细结构展示出来,应该是组织胚胎学教学未来发展的趋势。为此,谢坤老师在2012年申报了教学研究项目《医学形态学教学体系建设的研究与实践—以<组织胚胎学>为例》,得到了学校的立项资助。

  形态学学习的过程就是将教材中文字的描述与课本上的图片、实验课上看到的切片联系起来,形成脑海中的立体结构,继而产生形象记忆的过程。而且,由于形象记忆属于长期记忆,因此比单纯的阅读文字材料产生的印象更为牢固、持久。另外,在讲授过程中也要仔细斟酌描述形态时用词的准确性,比如讲解甲状腺滤泡结构的时候,其三维结构近似一个“球形”,而其切面结构类似一个“圆形”。第一临床医学院2010级韩萌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说:“谢老师的课堂很有活力,他不是简单的照搬课本,呆板地念完PPT,而是融入了很多自己的观点和想法。”

教学在实践中提高

  提高讲课能力的另一种方式就是在不断的实践中锻炼总结,熟能生巧。《组织胚胎学》是医学生的专业基础课,刚留校时,光是临床医学专业就有10个班,一度多达28个班。医学院合并进入兰州大学后,临床医学专业一直保持在10个班左右,学生多教师少,教学任务就重。

  医学专业本科生的课程安排在每学年的第2学期,理论课每周安排四次,相同的内容就要讲四次。这种一贯式的授课模式,使谢老师将课程从头带到尾,他认为,这种方式能够更快的对教材有一个整体的把握,进而来拓展和深化。”

  记者在翻看谢坤老师的教案时,发现每次课的讲义后面都有一个“课后小记”栏。谢老师说:“学生听课中出现的难点、课件中需要改进的内容等,我会在课后马上记下来,有些小东西需要平时积累。”除了课余的交流,谢老师每学期会安排两次时间,集中了解学生的意见和建议。

  一次在期中,听听学生们的掌握程度、感受,以及接下来的上课期望;第二次是在期末,用以检讨和总结这学期的教学工作。有一次,一位学生给谢老师提的意见是他上课声音太小,第二次课,谢老师立马配上了扩音器。“讲得再仔细,学生听不清就等于没讲好。”

授人以鱼也授人以渔

  实验课在形态学课程的学习中具有重要作用。相较于《组织胚胎学》有54学时的理论课,《组织学实验》的课时也有36个。在实验课上用显微镜观察切片时,对于出现频率较高的问题,比如显微镜灯不亮、切片放反等,谢老师总会让学生自己先查找原因。“这么多年的实验教学,常出现的问题并不多,但我并不是学生一有问题就直接告诉学生答案,而是让他们试着解决问题。”

  采访中谢老师向记者展示了他收集的使用中用破的切片,“这些片子已经不能拿来给学生做实验了,但是还是有很多用处,比如拍照或者是平时的观察。”谢老师指着这些破片子的残损处说:“有时候学生把切片放反,在高倍镜下无法清晰成像,一味下降物镜头,切片就被压坏了。”很多东西都是教学上的细节,但是仅仅是说教,学生很难认识掌握。于是谢老师就会轮流安排学生自己在提前准备后做实验演示,这样既可以调动大家学习的积极性,同时还能发现学生演示过程中的问题。

  随着课上课下与学生的接触,谢老师也希望能将自己的一些生活体验与学生分享。比如结合课程内容,提供一些健康生活建议、学习方法指导,或者是对一些不良行为的提醒。在与学生的交流中,谢老师也感到学生的期望是一种无形的鞭策。有一次上完实验课,前一堂课的学生来问有没有看到一个眼镜盒,谢坤老师让他把手机号留下,等下一周上课时,询问全班后给遗失者打电话说明了情况。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过去了,可是过了几天这位学生专门给老师回了一个短信向他表示感激。“我没有想到这样一件小事,结果让学生印象如此深刻,这也提醒我要随时注意自己的言行,摆好自己的位置,因为我的一言一行可能都在影响着他们。”

  “做好自己,并不断的积累”,这是谢老师在接受采访中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本届讲课比赛前一天他还专门去查看场地,试讲了一番。对教学的热爱与坚持,已经深深融入到他的日常生活中。虽然得了讲课比赛一等奖,但是谢老师非常谦虚,认为在讲课中还需要补充课程内容的最新进展和研究热点,在教好基础理论的同时兼顾理论前沿。

  (《兰州大学报》总第848期 2014年第2期 一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柯溢能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