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中国梦·兰大梦系列报道之十四:从文为师 心游万仞
——记第三届“我最喜爱的十大教师”荣誉称号获得者庆振轩教授

日期: 2013-11-21 点击: ...
   

本报记者 吴振荣 
学通社记者 赵丽媛

  著书 《两宋党争与文学》等5部,参撰著书《百家唐宋诗新话》等14部,在《文学遗产》等社科刊物发表论文达40余篇。从文30年,他立言著述硕果累累。

  “不为太多赞美,只求一片冰心。无需太多头衔,只持一身正气”。为师30载,他淡泊名利育桃李,博得学子深深的爱戴与尊敬。

  他就是兰州大学第三届“我最喜爱的十大教师”荣誉称号获得者——文学院庆振轩教授。

学海无边乐做舟

  几十年笔耕不辍,庆老师在学术研究上已摘得累累硕果。在他眼中这些都是出于对教师工作的热爱和唐宋文学的爱好,只是为了把自己的这份教师工作做的问心无愧,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充实。“我跟同学们一直在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边乐作舟’,做学问是一个很自我享受、很有乐趣的一件事情,如果非常劳累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庆老师说道,“当自己一篇篇文章、一本本书出来之后,那种愉悦的心情是别人很难领略的!”

  早些年时,庆老师曾读到一篇台湾学者所写的批评胡适的文章,这篇文章给当时还是青年的庆老师带来极大的触动:“他(作者)说胡适这个人太懒,一辈子写了几十本书,但平均下来每天不过才写几百字。反观自己,我是不是也太懒了?”从那时候开始,庆老师除了每天的教学工作外每天至少写500到1000个字的文章,早上起床洗漱以后首先是完成当天的写作任务,下午或晚上再腾出时间为第二天的写作准备材料、构思结构。从大学毕业至今,这一习惯已经跟随庆老师30多年。“原来是手写,现在开始逐渐地使用电脑写作,”庆老师开玩笑道,“我们这些接触电脑比较晚的人练的是‘一指禅’。”

  30载的积累除了积淀出深厚的学术底蕴,还让庆老师形成了颇为严谨的学术风格,在学术论文写作中讲求有理有据,用历史、用资料来说话。在他看来,一个观点的形成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因而平时读书一定要扎实、要读原作,要了解自己研究工作的历史和现状,作为一名研究者应努力做到能够预测和把握自己研究的发展趋向。

因材施教 亦师亦友

  俗话说“严师出高徒”,庆老师确实有颇多“高徒”,但他更希望自己成为一位良师,”庆老师诚恳地说道,“要了解自己的学生,因材施教、因人施教。”

  2012级研究生赵玄览说,庆老师很了解现在研究生的学习状况、基础如何。“他会很切实地给你列出来你要看哪些名家著作、名家集子,会经常跟你交流,帮你一步一个脚印的来,”她解释道,“他把学习框架给你夯实,然后你就往下走,这样基础是打的很牢的。”

  对于一些比较浮躁的学生,庆老师更是从学生的角度考虑问题。他能够理解学生们对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向往,也能理解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很无奈”的焦虑:“其实你浮躁的过程也是对生活的一种思考。当你‘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时候,肯定有一个比较迷茫、浮躁的过程;等到‘霜落秋叶,独存枝干’的时候,你非常清醒的知道应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好了。”所以,对于出现浮躁情绪的学生,他会以朋友的身份去给出建议和提醒:人生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定位,有一个清醒的人生设计。“人们经常说现在社会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它也给人们提供了很多机会,但这些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他开玩笑说到,“就算是天上掉乌纱帽,你总得准备把头伸出去吧!”

  教育的艺术就是懂得如何引导,庆老师在从教执教中,会帮助学生们把自己的爱好兴趣与他们的学术研究结合起来,真正做到因材施教。

  曾有一名庆老师的研究生有书画方面的爱好,也很擅长古体诗词的写作,在他准备毕业论文时,庆老师给他建议的论题就是苏东坡的题画诗研究。同样有一名学生当时在北师大书法的学习班学习书法,最后庆老师给他定的毕业论文就与陆游的论书诗有关。

  “人生是一种缘分,相遇就是朋友。作为老师,亦师亦友是应该的。”庆老师如是说。

感念师恩 继承师志

  虽已为人师30载,但在恩师林家英老师面前,庆老师一直是一个感恩师情的恭谨学生。林家英老师是曾经颇有名气的兰大中文系四才女之一,而今已年过古稀,庆老师常陪林老师外出散步、谈天。

  比起他对林家英老师多年以来的照料,庆老师更愿意跟大家分享的是师恩难忘。据庆老师回忆,1983年他在四川大学进修时,林老师到成都开会,她专门找到自己。因为当时有一些专家要编两本书——《百家唐宋新诗话》和 《百家唐宋新词话》,问庆老师有没有自己研究的一些心得,如果有就写下来,后来他写了有关宋诗和唐宋词的文章,并且都被收到两本书中,也正是这次机缘让刚刚毕业的庆老师迈出了科研写作的第一步。

  之后,林老师又接受了一些像《先秦诗歌鉴赏辞典》、《唐五代词鉴赏辞典》、《明清词鉴赏辞典》、《中华诗词鉴赏辞典》的写作任务,都分给庆老师一定的任务参与写作。正是在林家英老师的提携下,庆老师的学术研究能力和写作能力慢慢为更多的人所了解和认可,逐渐踏上了自己的学术研究道路。“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一直有林老师关注我的目光,特别是到现在,由对我的关注又关注到我的小孩,这样一种师生情谊,是我非常感念的,”庆老师感叹道,“相对于林老师和诸多恩师对我的栽培和教诲,我做的事情是微不足道的。‘人生风雨路,拳拳师生情’!作为一个学生,不管我的老师在天南海北,我都真挚地希望他们能够安度晚年。”

  庆老师说,师恩厚重,难以忘怀。现在有些老师已经故去,所以照顾好年迈的老师也是我们的一份责任。也正是出于这样一种感情,在10月13日敦煌文化与唐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的闭幕式上,庆老师在主持会议时特意表达祝福:“今天恰好是重阳节,‘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希望老一代的专家学者,能够安度晚年,福寿安康。”

“我不是‘出土文物’”

  从事古代文学研究的庆振轩老师并非同学们想象中整日扑在文史古籍上的“老学究”。“虽然我是搞古代文学研究的,但我不是‘出土文物’,”庆老师打趣道。已近花甲之年的庆老师也看过韩寒、郭敬明、安意如的作品,也听过周杰伦的歌,“我也喜欢一些流行歌曲,比如《传奇》,‘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一些歌词写得很美,写得很漂亮。”

  对于平时的生活,庆老师也有着自己的原则——散步就是散步,看电影就是看电影,玩就是玩,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要创造生活、享受生活。庆老师也很注重养生,每天上午10点左右,他都会到一分部校园里散步,这一习惯已经伴随他几十年。庆老师也跟我们分享了他注重养生的渊源:他在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由于当时没有书读,故而跟着远房的一个舅舅读一些中医书籍。所以从那时起他开始对中医感兴趣,但遗憾的是最终没走上中医这条路。后来在阅读苏东坡、陆游等古人文集的过程中,庆老师发现古人非常注重养生:“我是从另外一种角度来理解的,对养生的注重是一种非常积极的人生态度,健康是人生的珍贵财富,‘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

  积极的人生态度给庆老师带来广泛的兴趣爱好,他甚至夸张地形容自己有点“不务正业”。他为企业广告片、电视艺术片写过脚本,也为兰大90周年、100周年校庆写过诗词。而在他众多的兴趣爱好中,“苏东坡”是一个不得不提的关键词。关于苏东坡,庆老师似乎有永远也表达不完的欣赏:“我佩服他的那种伟大的人格张力,他能够认清磨难痛苦对人生的作用,然后跳出人生的痛苦,去旷达、潇洒地看待人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作为一名教师还是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少说多做,在工作当中首先教好书、站好三尺讲台,几十年过去了,有一些想法、一些积累,我想把科研作为兴趣做下去。比起我的老师们,我们赶上了好时候,政通人和,我们不应该辜负这样一个时代,不能辜负我们的时光。”采访之日,斜阳入窗,柔光倾洒,庆老师缓缓而谈,一派宁静祥和。

  (《兰州大学报》第844期 一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