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舞动西部追梦人

日期: 2013-06-04 点击: ...
   

通讯员  张杰

  兰州,中国地域版图的中心,再往西便是举世闻名的河西走廊。在世人眼里,这里是寂寞荒凉的边塞,但这里绝对不是文化的荒漠。兰州大学,就像一棵坚毅挺拔的胡杨,虽偏居西北却有着傲视天下的雄姿。2013年5月4日,兰大学子在央视“五月的鲜花”大学生校园文艺汇演中所带来的《敦煌乐舞》,为全国观众呈现了一场飞天的视觉盛宴。千年前的古人怀揣着飞天梦,在敦煌留下了举世闻名的瑰宝,一代又一代的兰大人也因为有梦,不离不弃地在西北的土地上躬耕,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惊艳的表演让兰大人对于梦的追求和对母校特有的情愫,在内心深处悄然升华……

  第一,一定要参加,要不然同学们和各级校友在电视上看到那么多学校参与却惟独没有兰大的影子,心里得多失望啊;第二,节目一定要有特色,要一看就知道是兰大的。

  虽然接到通知时离央视第一次从影像资料筛选节目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距离五月四日在央视演出也就一个月的时间,校团委还是坚定的作出以上的分析和决定。

  校团委副书记黎春林说,“踏实稳重是兰大的传统,此次活动从头到尾出了不少状况,但是大家始终坚持,付出的汗水和努力有目共睹,所以最后的成功是可以预见的,因为咱们的传统就是这样,兰大的学生在关键时刻总能给人以惊喜。”24个演员里面,只有三人是舞蹈生,但最后却以高质量的节目给全国观众以震撼,以至于其他学校得知兰大参演的学生几乎都是非专业时纷纷表示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回忆起这段特殊的经历,团委文体部部长何乐乐老师也透露了幕后许多感人的细节。“离直播开始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我们把大家组织起来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誓师’仪式。‘自强不息,独树一帜,兰州大学,加油’,这是我们当时的誓师词。”何乐乐说,“虽然简单却让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化成鼓舞人心的士气,从大家喊完这句话之后那振奋的脸上,我仿佛就已经预感到这次的演出一定会成功。”

  结果当然是成功的,演出成功的喜悦瞬间便盈满了每个人的内心。“在从央视回宾馆的大巴上,不知是谁唱起了校歌,随后全车的人都唱了起来。这段回忆就像是一场梦,一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所追求所奋斗的梦。这个梦有笑有泪,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这份复杂的情感,或许再多的言辞都显得苍白无力,反而是校歌替代了千言万语。”舞蹈演员之一的庞哲说道。

  现场直播的那天晚上,刚好学校举行歌咏比赛暨五四表彰大会,活动组织者在闻欣堂也同步播放了“五月的鲜花”。“由于直播和转播的时差,我一直和黎老师保持着电话联系,听说北京那边都已经表演结束下台了,我们这边却还在演第四个节目,大家都等得非常着急。”团委副书记李华龙说。随后,当“兰州大学”四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时,全场一千四百多人都欢呼了起来,美轮美奂的节目让大家沉醉其中,直到随后吉林大学表演结束之后,大家才从震撼中反应过来自己的节目已经结束了,随即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真心为我们兰大感到骄傲和自豪,在全场同学的欢呼中,看着屏幕上那曼妙的舞姿,我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当晚在闻欣堂观看节目的文学院2011级学生王誉霖说,“咱们节目的形式就是纯粹的舞蹈,或许不像其他高校那样用语言等多种形式表达情感来得强烈,但是这表演一看就知道是咱们兰大的,简单的节目形式反而让我们动容,其中表现出来的兰大元素,乃至甘肃和西北的元素,更让我们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那一晚的兰大人都很振奋,全国各地的各届校友反响都很强烈,都为敦煌舞中所传递出来的兰大精神所感动,身处北京的03级校友苏桂春更是如此。“当我在微博上看见了咱们学校关于此次活动的宣传时,我感到无比的激动,刚好我也在北京,所以我立马联系了带队老师,并且赶到央视和大家会合。”看到大家为了此次节目无比辛苦的训练,苏桂春坦言自己的内心很是感动,那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对于母校的挚爱。“我想,只要是兰大人,不管身处何方,对于兰大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是一辈子都无法减弱的。尽管身处五湖四海,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兰大人。”

  兰大人,一个多么亲切而又意义丰富的词汇。一百多年的厚重历史,正是千千万万兰大人用梦想和热爱汇聚而成的。记得曾采访过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郑炳林教授,这位刚毅、执着的学者,扎根西北的土地,弹指间便是三十余年。他所为之奉献的敦煌学科研究,也一直在和西北恶劣的气候条件作斗争。莫高窟背后就是漫漫黄沙,在灿烂的敦煌瑰宝背后,是一群不畏惧恶劣气候和孤独旅程的学者,他们与黄沙做斗争、与自己作斗争,彻底改变了“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的局面。郑炳林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了这样一句话:“人生如滚雪球,总有目标,总有事干”。是的,作为当代青年,我们应该时刻以梦想为指南,并在追梦的过程中不断地为之付出和努力。当下“中国梦”的提出,对于我们青年也是一种希望。党委书记王寒松在和校媒记者进行座谈时曾说道:“总书记说了,中国梦是属于国家的,属于民族的,我觉得更是属于我们青年的。青年是国家的未来,未来也是属于青年的。”

  青年,西北的青年,兰大的青年。

  或许在一开始来到西北这个略显荒凉的地方,我们有过一丝失落,却未曾料想最终离开时的种种不舍;或许在每一个与昆仑堂相伴的日子里,我们感到过孤独和寂寞,却忽视了知识殿堂的圣洁和静谧;或许我们曾被黄土高原的绵延遮挡了视野,却忘记了我们可以从脚下厚重的土地里汲取养分。只要有梦想,只要有热爱,青年的未来大可有一番作为,正如王寒松书记所说:“有了一个理想,并为之奋斗,这加起来就是青年,就是能够融入到时代潮流中的青年。”

  翻阅兰大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一批批杰出的校友都有一些共同的品性:对于梦想的执着,对于兰大、对于西北的挚爱。这共同的品性,是郑国锠院士婉拒海外的高薪邀请而毅然回国的船票,是秦大河院士宁愿丢弃装备也要保留下来的南极雪样,是郑炳林教授在季羡林老先生的病榻前许下的对于敦煌学的承诺,更是一代代兰大学子在积石堂前在萃英山麓留下的勤奋身影。

  (《兰州大学报》第836期一版,2013年5月30日出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