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在非洲大地上播种希望的年轻人

日期: 2013-05-24 点击: ...
   


本报记者  吴振荣
学通社记者 赵丽媛

  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把田种到非洲去”;也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把近两年的光阴付诸于这个赤道上的国家。他们就是参与科技部“非洲水行动”项目的兰州大学执行课题组。

  “非洲水行动”项目是中国科技部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为帮助非洲应对气候变化、缓解水资源危机而开展的一项合作项目。作为六个参与该项目的单位之一,兰州大学的项目开展地是在肯尼亚的Katumani,所负责的工作包括典型干旱国家农业现状联合研究、典型国家节水农业规划设计、高效低耗农业解说综合技术推广与示范、高产耐旱优质玉米、小麦栽培增产关键技术推广与示范以及本地技术人员培训和培养。考虑到在肯尼亚开展合作试验面临的诸多问题与种种困难,熊友才教授组织了莫非、周鸿、王建永、张健和赵旭喆五名学生和李小燕、熊良兵两名农技人员为主的研究团队,组成肯尼亚中非合作项目执行课题组。

主动请缨上战场

  工作地点的遥远、艰苦和陌生在课题组组建团队时吓退了不少学生,“有些父母电话打来,说什么都不让自己的孩子去”,课题组负责人熊友才教授回忆起组队时的情景说到,“但他们几个都愿意去,建永还主动要求去非洲。”王建永并起初并不是干旱农业的研究方向,主要从事“盐碱地”研究的他听说此事后却主动请缨到非洲去。“其实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想去见识见识、学习学习,就觉得机会挺难得的”,这位“山东大汉”略显腼腆地说道。

  2011年10月,项目团队远赴非洲参加讨论交流活动。第一次踏上非洲大地的团队成员们遭遇了肯尼亚给他们的首个“见面礼”——莫非病了。起病急,先寒战,随之体温迅速升高,恶心、呕吐、腹泻……种种症状都指向了登革热病,而登革热病尚无特效治疗方法。队员们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生病的莫非,一边是忙碌一边是担忧,但谁都没有提过要回来的事情。“生病的时候确实想家,但既来之则安之,如果就这样走了太不值了”。莫非轻描淡写地说道,但仍可以想象得到当时他内心的波澜。几天后莫非的病出现好转,担忧消除,肯尼亚跟大家开了一个玩笑,莫非的“登革热病”其实是“水土不服”。这场让大家哭笑不得的病,解除了大家的忧虑,也让这个彼此有些陌生的团队变得团结互助。

环境艰辛不畏苦

  异国他乡的环境给他们的日常生活也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对于这些每天疲惫不堪的小伙子来说,最奢侈的愿望就是吃一顿“家常便饭”,但肯尼亚的物价、食材、炊具等各种条件都让这个愿望变得遥不可及。团队中唯一的女性成员李小燕农技师也变成了唯一的厨师,但是这位有着十几年做饭经验的厨师面对这些条件也犯了难。“想做个臊子面都困难,那边的面粉跟咱这边用的面粉还不一样,和面的时候放的水不是多了就是少了,刀是咱这边切西瓜用的长条形状的刀,而且很久没用都已经钝了,切块的时候很难切。”她这样抱怨道。

  而对于爱吃醋的周鸿来说,最让他郁闷的莫过于一盘菜只滴两三滴醋。在Katumani,一瓶250ml的醋,要十几块人民币,是国内价格的10倍,并且很难买到。为了节约,李老师不得不精打细算,严格控制调料的使用。“其实能正常吃上饭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李老师说道,“我们住的试验站经常性的停水、停电,经常是米才泡上,就没电了,只能干等着。”

  当被问到有没有趁春节改善伙食的时候,课题组成员们都不约而同的笑了。“除夕和初一那天正好赶上停电,吃的是方便面”,周鸿笑着说道,“腊月廿十九的时候还忙着在试验田采土样呢!”

  2013年1月28日,在农历新年前夕,周绪红校长率学校代表团考察我校驻肯尼亚Katumani旱地节水农业试验基地,代表学校向常驻肯尼亚的师生们送去了新年的祝福,并给每位同学赠送了笔记本,亲笔书写“弘扬兰大精神,将文章写在非洲的大地上”的激励话语。有些腼腆的博士生莫非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还是有些激动:“当时周校长来看我们,大家都很激动,就想着一定要继续努力、克服困难、不负重托!”

辛勤躬耕争荣光

  第一次见到试验田,团队人都傻了眼。

  “从没见过这样的试验田,就是一片荒地,4000多平方米的土地上全都是灌木和石头”。莫非这样描述他对试验田的初印象。Katumani的土质在旱季像沙土一样,蓄水性极差,雨季时又十分泥泞,用农艺师李小燕的话形容就是“一脚踩进去都出不来”。但团队成员们就在这样的泥淖里捡出石头,修整垄沟,为播种玉米、小麦做充分的准备工作。

  在一系列准备工作中,最繁琐的就是去试验田里测温度,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98个区,六亩多地,差不多有一个操场大的试验田,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去测一次温度,每天要重复测量工作6次。

  早上6点,绝大多数同学都还在睡梦中。而这些年轻人却要起床带上笨重的土钻去试验田里采土样,每个采样洞要打到1.5米深。为防止土壤水分发生变化,每次打洞的时间间隔不能太长。每个区要取三个点,98个区就是294个洞,而打洞和取样工作必须在两天内做完,这样的工作一个月需要做两次,而这些年轻人在肯尼亚一待就是一年多。肯尼亚的科研条件不能完成对所取土样的分析工作,团队取的土样都要靠熊友才教授带回国内做分析,“每次回来都带着两箱土,带土已经带坏了两个旅行箱了”,熊教授说道。

  除了测温度和取土样之外,晒种也是十分耗费精力的工作。在Katumani的试验站只有一个生了锈的烘箱,使用时间还不能过长,因此烘干种子只能靠太阳。“在国内,同样数量的种子用烘箱烘干只需要20个小时,在这里却要一直晒,一晒就是几个月,”周鸿说道,“还必须要有人看着,怕种子被鸟或其他动物偷吃了。”

  在别的国家试验人员采用派飞机为试验田运水供水这类奢侈的试验方法时,课题组成员们却一丝不苟、任劳任怨地从事着一项又一项细微而繁琐的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2012年9月到2013年3月期间,也就是在第二个生产季,增产量已经达到10倍。在肯尼亚的国家农业开放日,竟有5000多人来参观课题组所负责的试验田。“参观的人看其他国家的试验田时比较懒散,而且人也比较少,但看到中国的试验田的时候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而且还不断地问我们问题,”虽然时过境迁,但从周鸿的话语眉目间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种兴奋和骄傲,“我们的试验田周围围满了人,当时那火热的场面很让人激动!”

  至2013年3月,我校干旱农业生态课题组在中国科技部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支持下,在肯尼亚Katumani试验站成功开展了一系列大田试验,因地制宜对田间垄沟优化微集雨技术和高效节水抑蒸技术取得了显著成果,得到肯尼亚、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等多方的好评。

  在下雨天有一二十个地方漏雨、墙壁上爬满壁虎的试验站里,在四个月不能洗澡、没有理发店的Katumani,在到处是灌木、石头的荒地上,课题组成员们曾付出近两年的光阴默默地耕种着他们的理想与希望,在非洲大地上收获一束又一束肯定赞许的目光!

  (《兰州大学报》第835期一版,2013年5月15日出版)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