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吃得起苦 静得下心
——记2012年度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获得者毕海鹏

日期: 2013-03-15 点击: ...
   

学通社记者 姬雁楠

  或许,毕海鹏这个名字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那么陌生——2008年“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得主,四年之后,他的博士论文又加冕“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在此前的读书阶段,他还先后获得“中国科学院奖学金”、“宝钢奖学金”、“翰宇”奖学金等多项奖励,并成功申请了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公派研究生项目。然而走近头顶耀眼光环的毕海鹏,发现他的成功故事中并无天才的高智商元素,亦无催泪的励志情节。是的,他的故事很平常,他只是千万个化学博士生中普通的一位,但当他拥有令人羡慕的科研成绩和荣誉的时候,我们不禁想问:他总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吧?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在自然界中,羧酸类化合物含量丰富、易于保存,同时可以通过很多简单的方法进行制备,常常被视为一种廉价、易得的有机合成原料。如何将该类化合物应用于更多的有机反应中,一直是有机化学的研究热点。近些年来,过渡金属催化的各类脱羧反应受到人们极大的关注,很多新颖、实用的反应不断在高水平杂志上发表。围绕着这一科学前沿,毕海鹏开展了几类富有创新性的过渡金属催化的脱羧环化反应及天然氨基酸参与的脱羧偶联反应研究,并取得了显著成绩。

  然而,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这篇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是毕海鹏多年研究工作积淀的结果。自2005年9月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梁永民教授研究小组后,毕海鹏一直从事过渡金属催化下的各种环化反应研究。起初,实验进展很慢,然而毕海鹏并没有灰心,带着问题请教导师,并与组内师兄师姐讨论,最终通过努力完成了以碳原子作为亲核试剂的亲电环化反应的工作,在该反应中所观察到的区域选择性和立体选择性是以往该类反应中所没有过的,并且对选择性做出了合理的解释,这些解释得到了审稿人的认可,该工作被美国化学会核心刊物Org. Lett.杂志接收并发表。

  打开局面后,毕海鹏又很快地完成了过渡金属催化下串联反应的研究这一课题,论文发表在世界知名杂志Angew. Chem. Int. Ed.上,审稿人对该工作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其中一位审稿人对该课题论文的发表表示了祝贺。

  不断挑战、不断突破,毕海鹏潜心耕耘于这片化学园地,将自己的研究向更深的层次推进。2007年9月,毕海鹏受到“国家建设高水平大学”项目支持,来到加拿大 McGill University这所世界知名的学府学习,师从加拿大绿色化学会主席、2001年美国总统奖得主李朝军教授。在李教授的帮助指导下,毕海鹏的科研更上一层楼。他研究发展了一种新颖的铜催化的分子间脱羧偶联反应,一改以往该类反应使用钯、铑等贵重金属的弊端,完成了不同杂化轨道之间的偶联反应(Csp3-Csp、Csp3- Csp2和Csp3- Csp3)。该论文得到了杂志主编的高度认可,以“Hot paper”形式予以报道。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如果将这篇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比作一个罗马城,那么毕海鹏接受的每一个挑战、克服的每一个困难、完成的每一个实验、取得的每一个成绩都成为他建造这座城的一砖一瓦。

梅花香自苦寒来

  罗马城的建造非一日之功,罗马城的建造也非容易之事。科研的失败不仅是在所难免的,更是常有之事。虽然毕海鹏也在实验失败的时候强烈地感受过“干一行,伤一行”的滋味,然而一旦成功了一次,他所拥有的欣喜和成就感就可以抹杀之前所有的失败带来的沮丧和失望。他说:“做实验,失败九十九次,成功一次,就算是高效率了。如果做一个成一个,那还需要我们这些做科研的人干嘛呢,我们就都快失业了。”抱着这样乐观豁达的心态,毕海鹏在科研之路的跋涉过程中受得了挫折,吃得起苦;扛得住寂寞,静得下心。

  “我觉得做科研的人最需要的品质就是能吃苦、不怕失败吧。做科研真的很苦,做的都是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有太多的现象无法解释,走弯路也是无法避免的。”毕海鹏刚去加拿大的时候,由于两面实验室研究方向的不同,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适应新环境,“自己所有想的和做的都不能迎合实验室整体的研究方向。”整整八个月的时间,虽然他整天在实验室忙得一塌糊涂,但是依然毫无头绪。在竞争激烈的国际化学研究领域,每一位科研从业者都分秒必争,因为一分的懈怠就可能贻误科研的先机。我们无法感受八个月时间里毕海鹏内心的焦虑与受挫感,但我们大概可以想象,对于一个热爱化学并习惯了奋勇争先、渴望做出成绩的科研新秀,八个月的毫无作为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挫折。但毕海鹏说:“不能被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打趴下。失败了再来,要不断地努力探索,一定要有不怕失败的精神。怕吃苦和怕失败的人,我想很难做科研了,至少很难做化学研究了吧。”从第九个月开始,他基本停了手头所有的实验,整天就在实验室里看文献,静下心整整看了将近一个月。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我看到了一篇八十年代的文献,眼前顿时一亮。”他茅塞顿开,打开了研究思路,也明确了研究方向。正是他不怕失败能吃苦,才最终化解了这次困难。而困难的克服也得益于他爱看文献的习惯。

  毕海鹏说:“不看文献就没办法搞科研了,不看文献你根本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什么才是当今化学的热点领域,什么样的研究才是有意义的。”文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也不在少数。就像达芬奇画鸡蛋一样,看似简单,实则不易。一个大家都明白的简单道理,真正践行的人未必多,因为很多人在看文献的时候无法静心,也就无从吸取文献之精华了。而静心是毕海鹏最看重的,在采访的过程中,“静下心来”是毕海鹏除了“能吃苦”之外提到的最多的词。他说:“文献只有静下心来看,你才会看得仔细,里面的东西才能被你发掘出来。如果看文献光看个反应方程式,你会丢掉里面很多有用的信息。只有静下心来,你看到的内容才是最全的、最有用的。静下心来了,你才能从一大堆文献里面理出一条清晰的思路来,可能这个思路就是你日后的研究方向。”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不怕失败、爱看文献,这似乎是毕海鹏成功的密码。其实密码不密,这是科研成功的通行证,众人皆知,差别只是毕海鹏做到了这两点,并且做好了这两点。王家卫在遍访武学大师后总结出,“绝招,就是把简单的东西做到了极致。”毕海鹏的“绝招”大概也是这样炼成的。

师恩永记 母校难忘

  荣誉加身的毕海鹏低调如初,如果你恭维他几句,他会很紧张;但如果说起恩师和母校,他放松从容,并愿意和你分享他的感受。

  梁永民教授是毕海鹏佩服的人。“在我上学期间梁老师几乎天天晚上都会去实验室,给我们指导实验的细节。晚上,甚至夜里两三点钟还给我们转发一些我们研究领域最新的文献,让我们早上第一时间就可以看到。其实如果说起爱看文献,我觉得我做的远不如梁老师,我亲眼看过他为了看文献不吃饭。”李朝军教授也是毕海鹏科研生涯中的贵人,李教授不仅在科研上给了毕海鹏很大的帮助,而且,他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影响着毕海鹏。“我在加拿大的几年,李教授几乎天天都是早上七八点钟就到办公室,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才离开。中午和我们一样都是带点饭,微波炉一热就吃了。”毕海鹏坦率地说,“我很怕和我老板说化学,感觉我和他们一说化学,自己就不是学化学的,到处都是错误。我始终觉得我只能努力地学习,不停地追赶,别被落下太远。”

  对于对兰大的感情,毕海鹏觉得很难用几个词语或者几句话准确地表达。是啊,情到浓时岂是言语可以概括的。“从本科一直到博士,9年的时间,我在这里收获了很多。如果不是在兰州大学,我想我不会有机会遇到我的导师梁永民教授和李朝军教授,可能我的化学之路就不是现在这样了。在很多人眼里,我得了一些奖,好像有一些光环在我头上,其实我觉得是兰大给了我这些机会,如果没有兰大,这些都不会有的。”

  (《兰州大学报》第831期一版,2013年3月15日出版) 图文链接请点击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