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榆中校区本科生的一天

日期: 2011-12-12 点击: ...
   

学通社 谭 蕊 齐名山

  有这样一个地方,它坐落在大山脚下,贴近周边农村,大门的正前方面对的是一条长长的孤零零的公路。它距离市区有大约47公里的路程,与县城也有将近13公里的距离,因此,若想进入稍繁华地区,人们必须借助交通工具。这里,是兰州大学的榆中校区。

  还有一个地方,它依山而建,空气清爽,天空时常挂着清澈而高远的蓝色。它的四周充盈着宁静和谐的气息,让人内心平和,情绪沉稳,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科研中去。母亲把它“远嫁”到这里,为它准备了丰厚的“嫁妆”,也为这些“嫁妆”取了独具地域色彩的名字——昆仑堂、天山堂、贺兰堂——以西北的名山命名。这里的莘莘学子汲取着沉静、质朴和踏实。这里,是兰州大学的榆中校区。

  我们在这里,就在这里,在日出月落的晨昏里,从2001年到2011年,一届届到来和离去的兰大本科学子在这片宁静的热土上默致花开风过,拼搏依旧,努力依旧。

清晨永远“春天里”

晨•读

  “She carried her head high enough even when we believed she was fallen . ”

  “Le pharmacien a regardé sa “

  “リーク危機福島後3月11日の地震初の原子力発電所”

  每个清晨,天山堂里都会传出这样的琅琅书声——这里是晨读的“主战场”。当你还在天上堂楼下,当你还在从A、C区朝B区的方向走,你都会听到一片沸腾的声音。就像是瀑布,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感觉到前方的壮观,而当你真正走近的时候,你会发现那其实是一种壮美。有的同学搬来椅子坐着,有的同学靠着窗子站着,有的同学来回地踱着,英语、日语、法语、汉语……六级词汇、BBC的广播稿、各学科的教材,每只眼睛都在朝下看,每张口中都是人类的文明。

  在天山堂晨读的人群中,笔者发现了他,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专业的李明儒同学。 “我从初中开始就每天都坚持晨读了,”李明儒说,“它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习惯性的东西,就像日程表一样,它是每天的必修课。不读,就会有种负罪感。不读,生活就会有缺失。”

  当李明儒状态很好的时候,他还会选择以晨练的方式爬到萃英山顶上去晨读。在那里放开声音大声朗读,然后细细倾听自己的回声,他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其实,李明儒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伴,陪着他一块读,“就像高中同学那样,互相提问,互相加油。”李明儒也提到,“如果学校能提供更宽阔,条件更好一点的地方,或是只要有暖气就行,这样冬天的时候就不会冷了,很多同学也不会找不到晨读的地方了。”

  当晨读成为一种使命,晨的价值会被你读出来。

占或不占,座就在那里

  清晨里,昆仑堂也是“兵家”必争之地。那里有诱人的自习室,牵引着众多的榆中学子欣然前往。那里的氛围和环境能增添学习效果,带动学习热情。因此,为了占到自习室的座位,很多同学都是与朝阳同时“升起”——当然冬天时会比太阳“升起”的更早,不吃早饭,不去签到,先去昆仑堂占座。因为去晚了很可能就占不到座位了。如果是处在考研备战时期,自习室里更是一座难求。

  哲学与社会学院09级社会学专业的邵永金同学告诉笔者,他见过的排队占座的人最多的一次,队伍从昆仑堂一楼的北门处一直排到了接近博物馆的位置。

  邵永金同学也是一名自习室的忠实粉丝,从大一到现在一直坚持着早起去占座的习惯。“我每天大约6 :50起床——图书馆开门之前”。他觉得自习室是上自习的最佳选择。因为在宿舍会情不自禁地想上网,天山堂要用来上课,在那里上自习就不得不辗转于各个教室之间。到自习室里就能够看看书,静静地想些问题,“我看了很多课外书”。

  笔者从邵永金那里还了解到,有时候排队的人很多,进楼的时候会很急也很挤,有的同学会摔倒,也有把书掉下的。“资源的短缺必然导致人员的拥挤,图书馆的座位实在是太少了。”邵永金说。

  笔者在视野广场的随机询问中也听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他们觉得那些同学离开座位时也用书继续占着位置,这样不太道德。邵永金对此的理解是“如果你不占,别人也会占”,座位占一天是因为“如果只是出去一个小时还要抱着书,太麻烦不说,很可能到时候就没有座位了。”

白日依山“静”

宁静致远,学海无涯

  “一壑藏幽静,群山绕学堂”,没有繁华,只有朴素的田野,静静守望;没有喧嚣,只有静默的翠英山,默默凝视。在这守望与凝视之间,学习是这个偌大的校区最永恒的主题,也是大多数本科生最经常的状态。

  作为榆中校区的主教学楼,天山堂承载了几乎所有的教学活动。在这里,你会看到既忙着传道授业解惑,又会忙着赶车、上车的老师。你会看到在课堂上凝神静思,全神贯注,奋笔疾书的学生,但不小心你也会看到在课堂上伏桌而睡,神交周公的梦郎。而每一天,也许你总能会看到熟悉的面孔,往返于不同的教室,但对同一张面孔,你也许几周才能见到几次;而当考试临近的时候,你甚至也会看到人满为患,一座难求的热闹场面。

  当然,如果你在仔细一点的话,你也许会不自觉地为这些学生、老师归归类。黑板上画满了美妙漂亮符号的,也许是物理院,也许是化学院,也许是数学院的骄子们在时间与空间,分子与原子,极限与无限间遨游的印记;课堂上充满了热烈的因子,气氛很活跃的课堂应该是文科学院的吧,也许是哲学的同学在讨论世界的本源,讨论人性的变化,也或许是法学的同学在讨论法的理性,法的严谨……

  铃声响起,铃声停止,人来,人往,在这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有一个叫李晓霞的姑娘也许并不显眼。每天早上,她都会准时的在7点醒来,然后洗漱、吃饭,再到天山堂签到。有课的时候,她都会选择在天山堂早读,然后再去上课。上课,一般一上就是一中午,然后吃饭,稍微休息一下,再去上课,有时候甚至晚上也会排满,属于自己的时间就很少了。她喜欢高数老师的耐心,细致,条分缕析的把抽象的数学讲的清清楚楚;她也喜欢经济学老师的幽默,风趣,用身边的具体事例来解析复杂的经济原理;号称兰大最富激情,在课堂上最能狼嚎,每节课都能挥汗如雨,《马克思主义原理》讲得最好的王彦涛老师让她这个理科出身的学生对哲学,对柏拉图,对亚里士多德产生了兴趣。对于学习,许多大学生进入大学校园后,会松散,会懈怠,而她则认为“学习是一种责任”,大学生还应该学会最起码的技能---自学。

  没课的时候,她一般都会选择用上自习她的方式度过时间,她喜欢那种安静、自由,可以尽情地投身于知识的海洋而不会被外界所打扰。周围的同学甚至开玩笑说她“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天山堂,不是再去图书馆的路上,那就是在去天山堂的路上”。

  一份耕耘,一分收获,李晓霞去年拿到了沉甸甸的国家奖学金。她也很坦诚的表示自己可能在学习上投入的太多,很少参加一些校园活动,可能会有些损失,但是大学四年可能是唯一能够安安静静学习的宝贵时光,错过了,以后可能就很难再有机会弥补了。

  经过一天的学习,晚上背起书包时,想到今天的收获,想到千里之外的父母的辛劳付出,内心总会很充实,很幸福。

有朋自远方来

  榆中校区虽然偏僻,但却未曾阻碍住留学生探寻,求学的脚步。在这里,你还会看到不同的肤色,讲着不同的语言的异国留学者。

  每天下午,如果没有课的话,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管理学院学生Islom和他的留学生朋友们一般都会出现在校区东区的足球场上,这也许是他们在榆中校区最经常的课外活动,也是联系他们与中国同学的最好纽带。在学校的院系比赛里都会看到他们的身影,显然,体育在这里跨越了语言,文化的障碍,成为了最好的交流工具。

  两年前,Islom选择了公费留学中国,留学兰大。回忆起当时的选择,他说:“我喜欢旅游,希望了解中国,兰大是离家最近的。”刚来时,在语言,气候,环境,饮食等方面都很不适应,记得当时吃第一碗牛肉面,觉得特别特别辣。不过现在,每当中国朋友问起他是否适应了兰州的环境时,他都会说已经习惯了。

  的确,现在Islom基本可以用流利的汉语来与中国老师、同学进行交流。在饮食等方面也习惯了这里的口味,而且他和他的留学生同学们也会主动和中国同学交流、互动。

  讲到在榆中校区的生活,Islom最习惯用的一个词就是:好。他说他现在挺满足的,这里有朋友,有同学,每天都很愉快,很自由。他认为榆中校区虽然很偏僻,却很适合学习,图书馆、教学楼、宿舍都可以,“这里很安静,很好”。

  周末,或者放假的时候,Islom会和他的同学去兰州,去中国的其他城市。他们希望可以在这短短的留学期间,更好的了解兰州,了解中国。

月上“萃英”梢

  夜,缓缓的来临;灯,静静地亮起。一种柔和,轻松,但又不失活泼的氛围呈现在榆中校区的校园里。

  夜空下,最热闹的地方要数视野小广场了,欢快的歌曲唱出来,美丽的舞姿跳出来。在周末的晚上,广场上总会聚集着一批爱好锅庄舞的舞者,围成一个圈,伴着欢快的节奏,挥洒着锅庄的美丽,也释放着青春的活力。在这里,你会忘记一天的不快,忘记一天的压力,只有音乐,只有锅庄。锅庄舞者舞出的热烈氛围也会让一些路过的同学情不自禁的留住自己的脚步,甚至跟着他们随歌而舞。

  柔和的夜晚怎能缺少甜蜜的私语?美丽的星空怎能不去衬托温馨的情意?将军院旁的小花园,闻韶楼边的大草坡,林边,花前,都会留住一对对幸福的情侣,“牵着你的手,在这月光下,在这静谧中,倾诉着心中无限的情意”。

  远处的萃英山,在静谧苍穹的掩映下,显得越发沉默,越发厚重。而翠英山下的体育场,则要热闹好多,青春的身影在这里跃动,运动的汗水在这里挥洒。忙碌、紧张了一天的学子们终于放下了书包,放下了书本,带着一份轻松的心情,在这长长的跑道上,慢慢的留下自己的足迹,给自己一份自由的轻松。旁边的篮球场上,一个个篮球仍在空中不停的画着美丽的弧线,虽然灯光微弱,虽然篮筐在夜幕里也玩起了隐身,但是,你听,啪的一声,很轻很轻地,球,应声入网。

  放眼望去,周围一片黑暗,劳累了一天的农家早已入睡,这个远离市区,与寂静相伴的校区也即将入睡。

  这,就是榆中校区。这,就是榆中学子。我们在这里, 在这里我们读懂自己,学会成长,感受中国。

  图文链接:http://lzu.cuepa.cn/index.php?release_id=25885&paper_id=96292

  (《兰州大学报》总815期,二版,2011年11月30日出版)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