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发现一条穿心弄
——记兰州大学艺术学院“穿心弄”偶类动画制作团队

日期: 2011-06-28 点击: ...
   

  当笔者推开“穿心弄”动画制作团队那间位于兰州和平饭店附近不起眼的小房子的房门时,屋内氤氲的气息却让人恍然置身于江南的七月。青砖碎瓦,小桥人家,行走于其中的人们手撑纸伞,走的缓慢。

  这并不是臆想出来的画面,而是这间工作室中的真实场景。这些景致与现实的江南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它们被缩小了,屋顶只到笔者的腰间,而其中的人物就更加袖珍了。橡皮泥、硅胶、木条、铝丝、布料、石膏、海绵纸加上六双巧手,成就了眼前的江南美景。

  他们,用手,捏出了一个江南。

“我们不是六个人在战斗”

  “穿心弄”动画制作团队原本有六个人,但是带笔者参观工作室的只有李朝明一个人,当笔者问道其他成员时,李朝明介绍道:“因为动画的制作已经到了后期阶段,所以人不是很齐。现在他们有的在创业,有的出国深造,有的已经工作了。”

  看着面前他们亲手制作的道具,李朝明不无感慨地回忆起了团队最初的状况。2003年,他们刚刚进入兰州大学,作为艺术学院第一届动画专业的学生,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唯一确定的是他们的青春年少意气风发,是他们的激情和想要干出一番事业的决心。经过一年的筹划,他们的“穿心弄”偶类动画制作团队在2004年正式成立了。

  李朝明略带调侃地说:“我们团队的编内成员有六个:张惠强、张宗阳、朱星星、赵子颉、柴伟还有我。但是编外成员就多啦,有我们的‘家属’、师兄师姐、老师,还社会各界力量。我和张朝阳负责整体的把握和操作,赵子颉、‘家属‘郭丽丽和褚伟负责服装道具,张宗阳和柴伟负责后期。动画的音乐是由师哥王懿亲自操刀创作,他曾是伏羲乐队的主唱,现在已经在法国深造了。老师们也给予了我们很多帮助,我们院的呙生辉老师、林严冬老师和理工大马宁州老师都很支持我们。至于社会方面,主要是资金上的支持,我们很感谢学校和西北化工。说句流行语吧,我们不是六个人在战斗,我们有最坚实的后盾和最强大的后援团。”

  这件事情就像滚雪球一样,由最初的一个小小的设想,变成了眼前令人惊叹的成果。但是笔者所见的也只是成果,在成果的背后是他们两年多遇到的各种困难和为了克服困难所做出的不懈努力。这些都是当时的他们没有想到的。

“很多天才的设想都被扔进了垃圾桶里”

  团队成立伊始的激情和新鲜过后,当他们要把想法付诸实践时,才发现,一切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场地、资金、技术,这都是他们要面对和解决的。

  偶类动画制作需要大量的道具和场景,需要一个宽敞的地方放置,避免碰撞挤压对道具的伤害。学生宿舍显然不是一个理想的地方,而在外面租房子又需要一定的资金。这时,初出茅庐的他们显得束手无策。好在他们的老师及时伸出了援手,呙生辉老师将自己的教工宿舍变成了他们的工作室,“穿心弄”偶类动画制作团队终于有了自己的大本营。后来,在学校和西北化工的资金支持下,他们几经辗转,最终将工作室确定在了在兰州和平饭店附近。

  资金和场地问题的解决给他们带了很多信心。但当他们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才发现,技术问题是理想变为现实的最大阻碍。虽然艺术学院专业课程的学习为他们的动画制作提供了很多的便利,例如美学课程加深了对美学的理解,试听语言课程提高了对声音画面整体把握的能力等,但是他们仍旧不知道该用什么材料才能把房屋建得既坚固又漂亮;他们不知道捏泥人的时候硅胶、石膏和水泥该是什么比例进行混合;他们不知道,拍摄动画的有什么技巧和窍门……在实践方面,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他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没人能够告诉他们该怎么解决,他们只能在一点一点地黑暗中独自摸索。为了寻求最好的效果,他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进行实验,在这个过程中,大量天才的设想因为设备和技术的原因不得不被放弃,扔进垃圾桶里。李朝明说:“当时我们放弃了大量的想法,也产生了很多分歧,不过最终都和谐地解决了。因为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将这个动画做到最好。”

“小巷/又弯又长 /我用一把钥匙/敲着厚厚的墙”

  “穿心弄”讲的是一个关于苏州同里的爱情故事。

  六月的一天,阴雨绵绵,到这里旅游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外国游客,还有一些其他各地赶来的年轻人,与当地人共同汇集在这里,行走在穿心弄之间。有一对中国的年轻情侣他们打着红雨伞,格外的引人注目,他们从一条小街走到了穿心弄的入口,手牵着手,一边走一边触摸着紧挨着他们的墙壁,快走到头的时候,他们好像有些舍不得这里,这对情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激情的热吻着,毫不顾忌两侧的人们,把红雨伞也扔在了地上,这时被他们挡在后面的人群已经很多了,这里有外国游客,当地人,老的年轻的都有,有些上岁数的当地人看到这对年轻人,他们立马转身就走,低着头离开,决心从另外一条远路过去。而这些外国游客,还有年轻人们,他们看到这对情侣并没有在意,只是都停下了脚步,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有的两个人在聊天,有的在抽烟,有的在整理自己的旅行包,有的外国游客也将自己的雨伞收了起来,抬头望着正在散去的乌云,一起享受着绵绵细雨,他们只是在等待着,等待着这对情侣,生怕打扰到他们。不一会年轻的情侣,捡起了红雨伞,向后望了一下,然后向出口走去了,这些游客们也跟在后面继续向前走,他们都陆续地走上了一条宽阔的大街,这是天空中的乌云已全部散去,太阳露出了光芒,眼前一片清新。

  故事本身很简单,但从作者口中说出就觉得别有一番韵味。李朝明告诉笔者,剧本是张惠强创作的,想法起源于一个记录片。“当时我们正在讨论要做什么内容,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也都创作了剧本。后来张惠强偶尔看到顾长卫拍的纪录片《情归同里》,觉得很有东方的神秘韵味,就决定做试试这个,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我们的时候,大家一拍即合。这个‘水乡’的概念很好,用定格动画的表现手法表现出来一定很有意思。”

  也许是两年多为动画倾注的无限的感情,一提起“穿心弄”,李朝明就打开了话匣子,高兴的心情溢于言表:“穿心弄真的是一条可以给人留下很深印象的的小巷。它全长约300米,以逼仄、幽深而著名。很多地方只能走过一个人,是名副其实的‘一人弄’。我个人很喜欢这小巷的名字,‘穿心弄’,一个‘心’字夹在中间,感觉标示着某种心境。去年夏天我们去同里体会了一下,这条独具特色的小巷,让我想起了《似水年华》中文与英从青墨色的长巷两头走到古老的巷子中间的情景,白衣黑裙,青灰色长褂,背景就是高墙小巷,古老的砖和‘的笃、的笃’的声响,就像几米的漫画一样的风格。”

  李朝明的这些话不禁感染了笔者,顾城曾经写过“小巷/又弯又长 /我用一把钥匙/敲着厚厚的墙”,只有用心体会这“穿心弄”其中的韵味,才能让手中的人物拥有灵性,才能让一个看似普通的动画展示出不一样的心情。李朝明自信的说:“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选我所爱,爱我所选”

  如何有意义的度过大学时光是很多人都在探究的一个问题。“穿心弄”偶类动画制作团队为我们提供了无限可能性中的一种——选我所爱,爱我所选。偶类动画是一颗石子,投入他们的心湖,激起了难以平复的波澜;而他们则用自己的坚持和探索给了自己所选择的事业一个最好的回应。

  “生活只有在平淡无味的人看来才是空虚而平淡无味的”。大学提供给我们的是一个广阔的舞台,奇思妙想有了成为现实的可能。所以,想到了就勇敢开始。每一件事情在开始的时候都是辛苦的,到了收获的时候就觉得这一切都很值得。对于“穿心弄”团队来说是如此,对我们来说也会是这样吧。通过对自己梦想的不断追求和奋斗,他们不仅仅收获了一部动画,还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别样人生。

  李朝明告诉笔者,他们的动画已经到了收尾阶段,他们准备参加今年的“西北动漫节”,让这件事情落地有声。 (学通社 滕岩岩 宋玉娇 张维)

  (《兰州大学报》2011年6月15日第808期第三版)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