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作为一名辅导员的心路历程

日期: 2011-06-08 点击: ...
   

  冬去春来,四季一如既往地更替。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流年似水般逝去。不知不觉中,担任辅导员已经有八个年头,成了“铁打的营盘”;辅导过的学生已经有一千四百多人,皆是“流水的兵”。反思这些年辅导员经历,除了繁琐的事务性工作外,更多的是与学生谈心,了解学生需求,解决学生实际困难。

  刚刚步入职场的我们,华丽丽地转身,由学生变成学生工作人员,角色的多重性和冲突性在我们身上交织着。在父母眼中,我们还是孩子;在自己眼中,我们想做学生天然愿意信赖或者依赖的人;在学生面前,我们是长者,是朋友;在教师面前,我们是行政人员;在领导面前,我们是直接接触学生的人;在法律面前,我们是学生的监护人,是学生的利益相关者。于是,我们成了“沙漏”中间最细的那一部分,上传而下达,下传而上达。事无巨细,事必躬亲,一时间,琐碎、繁复甚至没有规律的工作淹没了我们。责任———无限的责任使我们宵衣旰食、枕戈待旦,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激情被一点点地燃烧,逐渐迷失了自我,孤独、迷茫、彷徨笼罩着我们。

  2003年我刚参加工作时,学生打架,头部受伤,凌晨一点送往兰州抢救,我写下了下面这段话。

  昨晚,我坐着救护车回兰州的时候车窗外是鹅毛大的雪车窗内,我静静回头注视着车内两者受伤的学生神志不清,不断呻吟,喊着“冷”。

  我脱下外套搭在他们身上吊瓶里的液体慌个不停,像自己的心情我突然感觉这是一个多事之秋也许所有的不如意在这一刹那向我一拥而来而我除了坚强,没有退路很想哭,部分是因为无助。

  渐渐地,饮食越来越不规律了,作息越来越随意了,说话越来越快了。有人说,我们脾气不好;有人说,我们很忙。可我想说,我们的脾气与忙都是因学生而起,由学生而发。我们没有无缘无故的发脾气,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忙。我们爱学生,为之全身心地付出着,付出着时间和情感,我们耽搁了很多自己的事情,有时候静下心来想想,对家庭、对所爱的人,我们有愧。我们的收获却很少,甚至得不到理解,但这些都阻挡不了我们的执着、付出和关爱。

  每当想起自己最初辅导的2002级时,记忆总有些灰色。他们是榆中校区设立以来毕业的第二届学生,由于远离市区的空间障碍,愤懑的情绪一直萦绕,就业信心低落、就业率低迷。那段时间,我经常往返于办公室与学生宿舍楼,处理宿舍内部的矛盾、学生与楼管的矛盾。在那三年时间里,每每深夜接到电话,我总是一身冷汗,也自此留下了心理阴影,相信每一个辅导员都经历过拆东补西、捉襟见肘的时候。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学生如流水般一波一波毕业。我慢慢有了自己的工作习惯,辅导起学生来也渐渐得心应手。 在某个不起眼的傍晚,收到远方某个学生不经意的短信或者电话,总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学生可能会问“您还记得我吗?”,我总想说“我怎么会忘了你们呢?在我生命的某段时间,你们曾经是我的全部。”在某个特殊的节日,收到学生寄来的贺卡,总是小心翼翼地珍藏着,尽管寄贺卡的人不断在变。越来越发现我们是胸无大志的人,而且无可救药。所有的小幸福在我们看来都是一种满足,一种回报,肯定了我们从事这份工作的价值,坚定了我们从事这份工作的勇气。听到学生结婚的消息,悄悄祝福;听到学生夭逝的消息,也会泪流满面。这是辅导员的一种爱,它广种于现在,薄收于未来。

  2009年12月,当听到一个学生不幸离去,我也曾泪流满面,不为别的,只要他活着,哪怕相忘于江湖,至少让我知道他还活着,有自己的家庭、事业,哪怕“曳尾于涂”,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也就够了。考虑到他的父母就他一个儿子,现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亲未养而子不在,经过学校、单位、我本人的努力,为他申请到了“烈士”,好让白发双亲在他去世之后能够凭借烈属身份领取补助,在安度晚年时至少经济上无虞。我所能做的就是这些,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不情愿他就这样离去,不情愿他“留骨为贵”,成为别人学习的榜样。 (管理学院 许希辉)

  原文链接:http://lzu.cuepa.cn/show_more.php?tkey=&bkey=&doc_id=431914

  (《兰州大学报》2011年4月20日第805期第2版)

文:
图:
编辑:法伊莎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