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长江自有后来人——我校新闻与
传播学院“重走中国的西北角”先遣活动纪实

日期: 2010-12-06 点击: ...
   

  八月灼人的热浪笼罩着大西北。而此时,一批学生却放弃假日的清闲,在兰大集结,兵分三路,行走中国西北。 

  他们要去追寻一段足迹,这段劳途不亚于二万五千里长征:从成都出发,经川西、陇东、祁连山、河西走廊、贺兰山、到内蒙古……行遍大半个中国。 

  他们要去追寻一段历史,这段历史真实地记载了75年前的中国大西北,揭开了蒙着神秘色彩的西北地区的黑暗政治、人民的疾苦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危机。 

  他们也在追寻一个人,这个人叫范长江,中国新闻界“标杆式”的人物,中国最高新闻奖“长江新闻奖”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他曾不顾个人安危行走中国的大西北,用战略性和前瞻性的眼光看待中国西北诸多问题,并写下了巨作——《中国的西北角》。 

  今年正值《中国的西北角》发表75周年,也是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10周年。如今在中国西部广袤的土地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范长江的精神却时刻激励着当今的新闻人。 

  2010年8月,由我校新闻与传播学院发起的“重走中国的西北角”先遣活动拔锚起航,由新闻院不同专业和年级17名队员组成的先遣队,奔赴甘肃庆阳、临夏、酒泉等地,在重走中国西北角中追寻“长江”精神,放飞新闻梦想。

踏寻长江足迹

  1935年的中国,由于蒋介石政府一味妥协退让,侵华日军肆无忌惮,全面推进。红军主力北上抗日,蒋介石却全力进行围追堵截,企图消灭正在长征中的红军。当时,栖身于北京大学、心悬于国家危难的范长江苦苦地思索着两个问题:红军的前途将会如何?日军占领若干大城市之后,我国的西北必将成为抗战的大后方,那里的情形怎样? 

  一切关心国家和民族命运的人都迫切地需要一个答案。但是,答案不会从天上掉下来。1935年5月,25岁的范长江以《大公报》特约通讯员身份,历时10个月,经川西、过陇南、走六盘、越祁连,沿河西走廊绕贺兰山、跨内蒙古,西达敦煌,东止西安,北上包头,途经48个县市,总行程达6000余公里,沿途写下了大量的旅行通讯,并陆续发表于《大公报》后,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这些通讯汇编为《中国的西北角》一书后,出现了读者抢购潮。 

  2010年8月1日,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重走中国西北角”活动的集结号正式吹响。按照当年范长江在甘肃的路线,先遣队计划分赴陇东、甘南和河西走廊开展深入采访,在路上追寻长江。 

  经过4天的密集训练,其中的科目包括新闻采写、摄影摄像等业务知识和沿途地理、民俗以及风土人情,实践队伍整装待发。2010年8月5日,17名研究生与本科生组成的实践团队,分东、中、西三线同时进发。 

  东线小分队一行5人来到庆阳,在发掘代表着地方特色的香包和皮影中纪录兴衰。队员深入庆城县、正宁县和环县等地深入调查采访,揭示庆阳香包环县道情皮影的现状。他们走访销售香包的大街小巷,走进刺绣企业,深访香包生产农户。75年前范长江所走过的庆阳,香包依旧飘香,而今,香包已经成为庆阳的民俗文化支柱产业。队员们在细心采访中,通过香包纪录下社会的变化,并一同谋划香包的未来。 

  队员们在正宁县还调查了新农村建设的情况,调查发现一些农村的“农家书屋”成了应付检查的摆设,没人管理,借书的人也很少,在一个村里,队员询问村民是否知道“农家书屋”,结果不少村民都不知道“农家书屋”在什么地方。 

  中线分队行走甘南。在《中国的西北角》一书中,范长江曾描述了一个伊斯兰教“乌玛”式的“乌托邦”小社会,提倡的“人人有饭吃,有衣穿”互助理念。而循着范长江的足迹,队员们发现,富者帮扶穷者的现象依旧,并已深植于大西北的厚实土壤。而范长江描述的东乡“十年有九旱,十种九不收”的现象,在历时近半个世纪的引水工程南阳渠已经切实解决。实践团还重点对当地文化,生态旅游进行深入采访,更是将目光投向黄河三峡水经济、旅游、宗教与城市转型等甘南发展现状。 

  短短六天的时间里中线队员走访了临夏市、东乡县等6个地市县,六天的时间里,他们收获颇多,触摸精湛的工艺,追寻历史的痕迹。由于行程安排紧张,途中6名队员又分成三路,队长虞明只身一人前往黄河三峡湿地保护区的太极岛,调查了当地的旅游和生态保护,发现旅游开发项目正“拔地而起”,生态环境却逐渐恶化。 

  西线分队穿行在河西走廊,7天密集采访了酒泉、玉门、瓜州、敦煌、嘉峪关等市县。葡萄美酒夜光杯依旧,但范长江75年前行走的不毛之地却竖起了风力发电机,并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实践队员方面深挖风电工人背后不为人所知的生活点滴和感人故事;以瓜州的蜜瓜基地和敦煌的葡萄基地作为突破口,深入农村了解农民生活状态;在玉门市这座“空城”的采访中,解读当地居民的生活变迁。 

  8月8日是西线小分队调查采访的第四天,先遣队员门临时改变了采访计划,来到了离瓜州县城三十公里的白旗堡广至乡移民村,没想到这次的采访对他们来说却是一次惊心动魄的采访。刚到村口,队员们就受到当地乡政府的“威胁”,被迫离开后,村民又派代表追上来,在路旁的玉米地里向队员讲述了他们辛酸的移民生活,随后村民开车把队员送到县城,在县城队员们见到移民村“上诉代表”廉志鹏,听他讲述了他上访的故事。 

  这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队员们受到“威胁”匆忙离开移民村,当时每个队员在村口正和村民交谈,走得急忙,队员丁茜茜的一个包忘在了移民村村口,离开移民村500米左右,丁茜茜才发现包丢了,队员们正在焦急之际,移民村代表追了上来。村民代表听了队员的一个包落在了村口,“放心不用担心,我打个电话让人送过来”。不一会一个村民骑着摩托车把队员的包送了过来“完璧归赵”。“一件东西都没少,那些村民真是太好了”,丁茜茜回忆说。 

  在有限的时间内,三支实践队伍行走于甘肃14市县,写出十万多字的稿件,获取数千张新闻照片,从社会现状、经济发展、人民生活等方面呈现出一个清晰的大西北。

体验长江精神

  范长江曾说:“新闻记者要能坚持真理,本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实在非常重要。”他还说,一个记者,如果能为一个伟大的理想工作,那是很值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对于他年轻时对中国西北的采访,范长江回忆时说了一句很深刻的话,那句话已成为新闻名言:一个记者,要有抱负。这抱负就是毕生精力研究一两个什么问题。而这些问题是从群众中提出来的。 

  与范长江相比,先遣队一路行来,若论旅程之艰辛,早已与75年前相去甚远。而作为新一代的青年新闻人,从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中体会更多的是范长江先生用脚板写新闻的求是精神和以大众福祉为己任的民生情怀。 

  在一路上的调查采访中,队员们有顺利的采访,也经历了“惊心动魄”的考验。不管是香包皮影的调查,还是受到“你们赶紧走,不然我可要叫派出所”这样的威胁,都让这些准新闻人感受到沉甸甸的社会责任,他们以职业记者的素质要求自己,去观察社会、深入社会、体会社会。 

  杜兴彦是这次活动学生总负责人,在海南曾读过四年本科,对西北的了解只停留在书本上,对范长江当年走访西北充满向往。一路走访下来,他对西北有了新的认识,对长江精神有了切身的体会。“能在那种艰苦的岁月里,不顾个人安危行走西北,深入西北这片当年荒芜之地,用自己的文字反映中国西北的诸多问题,这是一个记者担当社会责任的体现,都是我们这些准新闻人所要学习的。” 

  “当年25岁的范长江与我们年龄相仿,却有超人的胆识与勇气”,先遣队队员刘怀丕说,“ 75年前范长江历经千难万险行走在西北的精神,只有亲身实践才能真正体悟,一路走下来,方知范长江的伟大”。 

  调查采访下来,作为西线队长的孙波,感触很深,他深刻地感受到做好一名记者,需要学习各方面的知识和具备综合的素质,他把这种综合素质归纳为为“五项全能”。 

  孙波认为,首先需要有健强的体魄,要能跑,“我们在河西采访时最多的时候一天坐车就有七个多小时,辗转采访三个城市。” 

  “要能思,各种材料在手的时候能够发现有新闻价值的线索,通过线索确定有价值和可操作的选题。在酒泉采访的时候一大堆材料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就挑选了一些能够反映改革开放三十年和西部大开发十年的最新成果的素材,然后结合范长江当年采写过的地方,确定了我们的采访计划。” 

  “第三要能写,各种新闻题材能够熟能生巧、运用自如,有驾驭文字的能力。第四要能听,采访的时候能判断出哪些人说的材料是真实的材料,是重要的材料,关键的新闻点能记住。” 

  “第五也很重要就是要能喝,喝酒是为了更好地获得新闻材料的一种途径,当然必须张驰有度,适量饮酒,在喝酒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了解到正式采访中不能获得的材料。”孙波笑着说。 

  在酒泉采访时,有一次队员们中午吃饭受到接待,不得不喝点酒,喝的虽然不多,但喝过酒后队长孙波的脸通红,下午三点他们已约好采访酒泉市常务副市长。离采访还有半个多小时孙波的脸还是通红,这可把孙波急坏了,没办法孙波“急中生智”用凉水往脸上泼,连续泼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消退了,下午如约采访了酒泉市常务副市长。“那次可把我急坏了,差点影响我们的采访,脸色通红见采访人多没礼貌。”孙波回忆说。 

  由于时间紧迫,实践团每天都是在密集的采访中度过。在酒泉采访的队员介绍,回到住所一般都是零点了,一天只能睡几个小时,而第二天还要赶早班车到下一个采访点。队长孙波四点半起床,然后叫醒队员,“新闻人的职业精神要求,必须保持百公之百的热情”。 

  这其中的甘苦,只有他们这群队员可以理解,但是他们依然笑着说“不后悔”!记者是一个行者,是社会的苦行僧。这群兰大青年学子在追寻范长江的足迹中,自信地喊出了“扬‘长江’精神,展新闻梦想”的口号。 

  谈到“长江精神”,此次“重走中国的西北角”活动的发起人、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张民华将长江精神概括为“心系天下的担当精神、追求真理的牺牲精神、知难而进的弘毅精神、关注民生的人文精神、秉笔直书的史家精神、知行合一的求索精神。” 

  西部地区是新闻浩瀚的书页,是比教科书更能发人深省的课本,而范长江在大西北走出来的路,就是最好的教本之一。

长江精神育新人

  范长江的通讯作品,以其特有的风格和深远的影响,为我国新闻通讯写作提供了新经验与新样本,在我国新闻史上有重要地位。周恩来总理在给他的信中写道:“听到你饱载着前线上英勇的战讯,并带着光荣的伤痕归来,不仅使人兴奋,而且使人感念。” 

  张民华就是范长江“粉丝”,在新华社工作时他对范长江的新闻思想、新闻实践特别看重:“我特别欣赏长江先生,尤其是他走过的那一段段不平凡的路。”张民华还借鉴了范长江采写‘纪行通讯’的手法,采写出《鄂尔多斯纪行》和《内蒙古西陲行》组稿曾为多家媒体采用。 

  2009年,张民华在复旦大学出席全球知名新闻学院院长论坛。到复旦大学的第一天晚上,他和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中青年教师做了竟夜长谈,范长江话题就是其一。当谈到2010年《中国西北角》发表75周年,双方立即达成合作意向,创办一个范长江研究会,举办一次学术研讨会,共同探讨范长江的新闻思想和新闻实践。 

  “现在各种研究会林立,仅仅组织一个范长江研究会、召集一次研讨会的影响是有限的。”张民华认为,当前的研究的视域应当进一步地拓展,并提出了“学科建设、学术研究必须打通学界、业界、政界和商界”的观点。借助此机会,寻求兰大新闻和复旦新闻学院强强联合的“对接点”。挖掘西部资源,但又不宥于西部地域,打造一个造就“心系天下,知行合一”的新闻人才的平台。于是,“重走中国西北角”活动就这样敲定下来。 

  张院长和复旦的老师商量重走西北角的活动,让校内一些老师有点意外。有的老师担心活动的经费难以筹措,也有老师顾忌会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这似乎有些“越界”,超出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科研的范畴。 

  “新闻教学需要从理论到实践,从学术到应用,具体地讲要能够从文本到田野,从文本到社会,从文本到生活,这正是长江先生为我们树立的标杆。应该把我们对范长江的关注和研究,和我们今天的新闻实践,以及我们未来的准新闻人的培养结合起来,他们要从考场走向职场、走向社会。而重走西北角能够为他们找到一个跳板,一个舞台。让他们早点进入社会,引起社会的关注。”张民华院长的一番解释彻底打消了其他老师的顾虑。 

  事实上,“重走中国的西北角”活动是张民华担任新闻学院院长以来着力推动的活动之一。2008年底,刚刚从新华社山东分社社长职位退下来的张民华,被母校聘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此时,正处新闻与传播学院发展低谷。而近两年来,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师资队伍逐步得到加强,除了从中国人民大学、中山大学引进了一批人才,还从全国记协、国防部新闻局等单位陆续延聘了一批兼职教授;在学校的支持下,学院的教学实验条件稳步改善,新闻传播教学实验中心工程正在改建扩建…… 

  兰大新闻院曾经是国内一流的新闻学院,做了近三十年职业媒体人的张民华院长认为,现在需要重新审视学界与业界的“落差”与“错位”,进而有的放矢地找到一些既能体现学术水准、实战能力,又能体现兰州大学所处区域特点并逐渐形成兰大优势与特色的“节点”或“肯綮”。而范长江研究正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它不仅涵盖了理论新闻学、历史新闻学、应用新闻学,而且还可以扩展到发展新闻学和比较新闻学。 

  由于相关院校的采访队员的遴选与培训及活动经费的筹措等仍在推进中,经全国记协建议,原订今年10月举行的“新闻学子重走中国西北角的接力采访”活动推迟到明年正式启动。今年暑假由我校新闻院派出了三支先遣队分赴庆阳——平凉、兰州——临夏和酒泉——嘉峪关作了先期采访。 

  “我们要定期举办这样的活动,通过多种方式来丰富它、拓展它,深化它,使之变得更加多彩,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它。”张民华满怀信心地说,“活动将从甘肃扩展到大西北,让更多的新闻学子认识甘肃,认识西北,认识西部,并在这样一个基础上用一种全新的眼光来认识我们的国家。”(学通社记者 王建 杨胜利)  

  (《兰州大学报》2010年第15期第3版)

文:
图:
编辑:朱珊珊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