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写给我们的青葱岁月

日期: 2010-09-19 点击: ...
   

  乌飞兔走,云散水流,四年的青葱岁月荏苒而过,再回首,当时事结遍衣襟,绕满长杨。为了这忘却的记念,难写而必须要写的似水流年开始在我们的心灵深处寻找会所,提笔、停笔,可忘、不可忘,一时间满心的情感竟这样无从下手。 

  景中情蜿蜒着黄河母亲的深情,踏访古朴典雅的两岸风情,我们的心与那载满励志话语的黄河石随波涛大浪东渐向海,捕捉着一种波澜壮阔,思悟着一片儿女深情;而走进甘肃省博物馆,了解一兵一斧的过去,我们读懂了一座历史古城的千年之韵,感受到了西部文明的独特魅力。从丝绸之路到巴蜀大地,从塞上江南到陇上江南,体验西部辽阔的自然风情,探访华夏不朽的璀璨篇章,这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给了我太多的震撼和感动。中原与匈奴的对峙融合,西域与东土的碰撞影响,中外文化的交流沟通……无一不在展现这是一个东西南北的凝聚点。值得庆幸的是,身在兰州大学的我们有更多的机会踏上这片土地,细细品味这神秘悠远的一切。 

  而漫步在菁菁校园,这淡淡的秀色同样令人沉醉,不造作,不过火,凉风习习,白云朵朵,满眼的绿色撩人心弦、令人记怀。生于斯的绿虽没南方的浓郁,却最似我们纯洁而淡然的友谊在别后的日子留下的弥漫于心的清香余味,这绿荫同样到处洒满了难忘的记忆———有绿荫下读书学习的认真执着;有凉爽处尽情游戏的青春活泼;有暮色时分和第一个为你怦然心动的男孩(女孩)相与漫步的羞涩……太多太多的人,好多好多的事让我们无法像徐志摩那样洒脱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情随岁华迁,四年的朝夕相处足以让我们对母校的一草一木深深留恋,而现在我们只愿把一切都装进行囊,让它成为美好记忆的永久依托。 

  人生视野的开阔,历史底蕴的增加,对西部土地、对兰大校园、对此情此景的品读和热爱绝不会随着任何学位的取得而终止,人生需要积淀,生活需要积累,我们的生命便是在这一点一滴的迈进中变得丰富多彩。 

  心中事《兰大学子》,这是个让我一生都无法忘却的记忆。在这里,我开始积淀自己的写作素养,培养自己的组织能力,收获宝贵的人生友谊。不会忘记曾经跟师兄师姐共同奋斗的日夜,不会忘记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纯纯的依恋,不会忘记自己和《学子》在成长的道路上共同迈过的每一个台阶……临近离别,聚会便成了一种伤感,上网聊天总是有意避开与他们碰面,所有的感情只想一个人放在心里慢慢品夺,而不论何时,我都清楚的知道,有一件事,有一个人,比其他一切都让我更难以释怀。 

  在《学子》的那段日子,我接触最多的是团委宣传部吴振荣老师,吴老师的严格认真、热情大方自始至终都让我由衷佩服,她于我的帮助也不是一句“谢谢”便可以表达,否则,像我这种号称“冷血动物”的人即便是在处理问题的过程中遇到了些许挫折,也断然不会在她面前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无理取闹”,大学里唯一一次在人前落泪,唯一一次将自己的情绪这么放肆的传染给他人,如果不是确信它绝对发生过,恐怕连我自己都不想承认这是一个事实,都不会相信自己当时竟是那么的情不自禁。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傻得可笑,我居然为了那么点小事在老师面前以哭占理,反而让老师费神的耐心劝导,承受着本该自己承担的后果。或许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都已淡忘,但这所谓的泪水却无法标识这是一个伤心的记忆,每每想起这件事情,心间涌动的更多的是感动和珍惜,老师的真心相待让我更加明白了情感的珍贵。虽然现在因部门人员的正常调换,我们已不再频繁的联系,但正是时间的蹉跎、距离的相隔让我只要想起便会觉得温暖,便会萌生由衷的尊敬和爱意,这或许是岁月送给我们最好的离别礼物。惜别、珍重,祝福老师,祝福《学子》! 

  眼中泪淡忘了最后一节课的时间、模糊了最后一次考试的地点、销掉了陪伴三年的手机号。大四一年,我肆意的享受着大学生活的清闲,或许是过于悠闲,在没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毕业典礼已如期而至,我终于开始忙碌的准备毕业———聚餐、送行、整理照片……时至离别备有情,临近毕业的日子每个人的行程都排满了淡淡的忧伤。明知不胜酒力,仍要满杯豪饮;纵然歌喉不佳,也会哼上一曲。人生聚散本如此无定,曲终人意在,再聚首时,情必更重,意必更真,相见时欢娱更胜泪水。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也会珍惜你给的思念”,离愁渐远渐无穷,四年的的短暂相聚留给了我们太多珍贵的回忆。如今,我们即将踏上征程,有意无意的再逛逛校园,看看它原来的样子、近来的变化,再次坐在凉凉的树荫下,任凭飘满校园的离别旋律夹着浓浓的六月槐花香在身边恣意萦绕。其实,此时的我们未必能够真正理解毕业的含义,未必可以透彻地明白毕业不只是简单的分离,而是一群人由此成为另一个场景的主角,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十年、二十年,就算交通和通讯再发达,当我们再也不能如此轻易的相见、聊天、吃饭,或许那时才会真正明白毕业对我们意味着难忘和永远。而再过若干年,当我们老了,当我们平静的看着母校依然生机勃勃的欢送着一届又一届的毕业生走出校门、走向社会,我们才会明白毕业便是母校把积淀了四年的我们带着民族的希望和梦想送上社会的正轨,接受人生的磨练。 

  生命不同季节的体验,只要是真切的,便会具有哲学美学的价值,岁月的流逝诚然令人悲伤,但四年的淬炼让我们放下了青春的稚嫩和狂放。富有深度的专业知识学习,拉伸广度的课外知识阅读,我们开始注重培养自己的气质和品质,从容而大方的生活。四年来,我们尚未成功,但毋庸置疑,我们正在不断的成长,在不断的为成功积攒资本和能量。当我们离开这个练兵场,奔赴下一个新的站点时,所有的离情别绪在跨出兰大校门的那一刻淋漓迸发,轻轻的道声“再会”,却永远不会忘记清汤红椒的牛肉面,不会忘记巍峨黄河的中山桥,不会忘记兰大校园的至公堂、隆基像、将军院、萃英山,不会忘记这个离意浓浓的清凉夏日……(作者张佳为我校历史文化学院2010届毕业生、《读者》兰州大学百年校庆特刊卷首语作者,现已保送北京师范大学读研。)

  (《兰州大学报》2010年第9期第4版)

文:
图:
编辑:朱珊珊
来源: 兰州大学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