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兰州大学报 > 正文

[兰州大学报]少年丧父,坚持打工,携弟求学
张小宁:苦难中突围的大学生

日期: 2009-04-07 点击: ...
   

本报记者王兴东 学通社记者张果

  一间租来的不足十平米的小屋,一张窄窄的单人床,两张废旧的课桌,两只板凳,一盏台灯,一朵怒放的向日葵贴在床头。 

  时值傍晚,一个清瘦的小伙子正在屋里为即将放学回来的弟弟准备晚饭。夕阳下,小伙子手脚麻利地和面、削面。晚饭很简单,两碗刀削面,一碟咸菜。 

  这个清瘦的小伙子,就是张小宁。他来自地震重灾区甘肃陇南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现在是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06级生物技术专业的学生。

父亡母病,12岁的肩膀扛起一个家

  张小宁的家在甘肃陇南康县豆坪乡李坝村,那是一个贫穷的小山村。 

  在他最短暂最遥远的记忆中,虽然家中生活非常拮据,但有父母的呵护,一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张小宁和弟弟张小康幸福地过着每一天。 

  转眼间,张小宁已经过完了六岁生日,到了入学的年龄。但因为家里的困窘,他上学的事被一拖再拖,直到九岁那年,他才拿着父亲勉强凑够的学费走进了梦寐以求的校园,从一年级第二学期开始念起。 

  日子一天比一天难。张小宁12岁那年,爸爸为生活所迫,到附近成县的一个矿上打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却是张小宁和爸爸的永别——因为一个工友在矿里吸烟引起爆炸,张小宁的爸爸受了重伤,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不幸去世。 

  犹如晴天霹雳,炸毁了这个贫困但充满期待的家! 

  12岁的张小宁一下子懵了! 

  爸爸没了,妈妈也因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而一病不起,幼小的弟弟什么也不会做。 

  怎么办? 

  没办法,妈妈要人照顾,弟弟也要人照看,爸爸没了,只有自己。 

  12岁的张小宁收起书本,背着书包,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学校。他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 

  做饭、洗衣、干农活、喂牛、喂猪、照顾弟弟,那段时间,张小宁忙得不可开交。 

  到了开春,大家都忙着播种,而他家的地却没有人犁。他就牵着家里那头驯得并不温顺的牛,拖着犁,带着弟弟去犁地。弟弟小手牵着牛,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前面,他扶着犁走在后面。犁在地里东摇西晃,年幼的他就跟着东摇西摆。地中间还好办,到了田埂上,要回犁的时候,年幼的他手上没劲,扛不起犁,不是回不好,就是被牛挤到坎下去了,一滚就是好几层。 

  留在张小宁苦难记忆中的还远不止这些,更有亲戚邻里的冷漠和白眼。“我爸在世时,由于当过兵,在商店做信贷员,一个月拿几百元工资,他们个个跑到我家帮这帮那(那时爸常不在家),但爸刚去世时呢?他们都到哪去了?而且事故处理给了我们1.8万元,这个今天来借,那个明天来借。不借给他们,他们就看你不顺眼,到处给你找茬儿。”(张小宁日记,2006年11月27日) 

  也许是上天怜见,也许是张小宁的坚强与体贴让母亲看到了希望,半年后,母亲振作了起来。 

  在母亲的坚持下,张小宁又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学校。

打工上学,艰辛的脚步踏出坚强乐章

  重新回到学校的张小宁,深知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也深刻体会到了学习的轻松与快乐。没有了在田间的辛苦,没有了在地头的日晒风吹,张小宁能做的,只有拼命学习。 

  “那时候念书的学校离家大约有14里路,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尤其是到了冬天,更是三更半夜的起来,然后拿着火把照亮前进。”(张小宁日记,2007年9月11日) 

  在学校、老师的帮助下,张小宁顺利地读完了小学、初中,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成县一中。 

  上了高中的张小宁,更加刻苦努力地学习。他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晚上12点以后才睡觉。 

  “我记得很清楚,每逢假期回来小宁总会带一个大袋子,里面都是假期时晒的干馍馍片。吃的时候,就先把干馍馍用温水泡一下,再把菜切好放在锅里炒个五成熟,再把用水泡过的干馍掰成小块放在锅里,然后再倒一点温水,最后再用慢火煮五分钟。”张小宁高中时的同学毕双吉回忆说。 

  高二的时候,家里实在是穷得揭不开锅了。为了让张小宁上学,张小宁的妈妈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猪、牛、小麦、自行车、缝纫机,带着正在上二年级的弟弟踏上了去新疆打工的路。 

  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高二暑假,张小宁和同学一起找到学校附近的一个砖瓦厂去打工。炎炎烈日下,张小宁一趟一趟地跑着,渴了,喝口水,累了,强忍着。干了一个暑假,张小宁拿到了他挣来的第一笔钱——635块钱。 

  “其实上苍对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成功的关键在于努力的多少,少年时代的不幸使我更加懂得了生活中不可缺少奋斗与努力!”张小宁在高中时曾对毕双吉这样说。 

  正是在这样的信念支持下,张小宁虽然生活艰难,可学习始终也没落下,2006年7月,张小宁以高出录取线30多分的成绩考入兰州大学。 

  进入大学后,张小宁顺利地申请上了国家助学贷款,解决了学费问题。但他的生活费还是没有着落,懂事的他不愿去麻烦别人,就在学校接替了一个同学勤工俭学的工作。 

  每天早上6点多,当别的同学还在熟睡的时候,张小宁就起床了,他要去兰大榆中校区第一教学楼打扫楼道。从一楼扫到六楼,每天扫四十分钟左右,周末也不例外。每月全勤的话,张小宁能拿160元。从大一到大二,张小宁几乎都是全勤。 

  大一暑假,学校和学院都鼓励大家去参加社会实践,“我非常想参加到这支队伍中去,但考虑了很久,我还是放弃了。我下学期的生活费还没有着落啊!”张小宁说。 

  张小宁又去打工了。由于没有熟人,张小宁一个人顶着烈日在兰州市从东到西整整跑了四天,才在一家家政服务公司找了个干苦力的活。每天吃着大锅饭,睡在地板上,穿着不见本色的衣服,铲旧墙皮、打砂纸、清理杂物……就这样干了27天,张小宁拿到了540元的报酬。 

  现在,张小宁在学院的帮助下,申请到了在学院资料室值班的助学岗位。同时,张小宁还和同班同学聂双凤一起在榆中校区西区教学楼附近的一家饭馆找了份零工,主要工作是上菜、收盘子、收碗。 

  “虽然生活很难,但他很少去抱怨什么。不管做什么事,他都能脚踏实地地做好。可能他做的都是小事,但在慢慢的接触中,这些小事会凝成强大的力量,足以让你感动。” 聂双凤说。

携弟读书,困厄中更显血浓于水

  除了上学的生活费,最让张小宁发愁的事就要数弟弟张小康的学习了。 

  因为弟弟张小康从小就比较调皮,妈妈识字不多,打工又比较忙,所以根本没有精力照顾张小康的学习,16岁了他才念到小学五年级。 

  2007年9月,张小宁把弟弟接到兰州,带着他读书。 

  自己的生活尚且困难,再把弟弟接过来会是怎样的情况?张小宁说:“我也想过了,但弟弟是因为我的学业而耽误了上学,所以我必须照顾他的学习,这是我的责任,我对这个家有责任。” 

  在弟弟还没来之前,张小宁就事先在兰大榆中校区附近的夏官营初级中学给弟弟办理了入学手续,并在学校附近的农村租了那间没有暖气的小房子。 

  每天放学后,张小宁都要赶回出租屋给弟弟做饭,一般都做刀削面或米饭。菜一般就是土豆、白菜、西红柿。家里用来炒菜的只有一个电热锅,“这个电热锅打开后只有两圈是发热的,炒肉根本就炒不熟,所以我们平常改善生活时就只能买些鸡蛋,很少吃肉。” 张小宁说。 

  弟弟刚来时,学习不太认真,为此张小宁没少训弟弟,“有时候他太不懂事了,我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 

  虽说这样,张小宁还是耐心地辅导弟弟。因为弟弟是五年级结束后直接上初中的,基础比较差,张小宁就给弟弟买了一套小学的辅导书,从头至尾一点点地教弟弟。 

  现在每天吃过晚饭,张小宁一有时间就和弟弟一起去上自习,辅导弟弟的功课。每星期,张小宁还会从图书馆给弟弟借一些他喜欢看的书,拓展弟弟的视野,让弟弟了解更多的课外知识。 

  张小康从初一到初二的班主任和平老师说:“张小康刚来这上学的时候问题比较多,学习也比较差,但张小康很努力,成绩也在逐渐提高,现在在班上是中等水平。” 

  虽然成绩有了很大提高,但张小康也有自己的苦闷,“我现在总感觉学不进去,主要是听不懂,不知道老师在讲啥。” 

  但他还是很努力。张小康说,哥哥太苦了,如果学不好真的对不起哥哥,“我真的还是想一直上下去,将来找个好工作,让妈妈享福,也让哥哥省心!” 

  “弟弟很害怕我,从小就这样。妈妈管不住他的时候,我说他的声音一大,他就害怕。所以现在和他在一起,都没有兄弟般的那种感觉。更多的,像是父子的感觉。”张小宁说。 

  为此,张小宁也有些自责,“对于弟弟,我很多时候都是拿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他,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虽说他已经那么大的人了,但经常还是流着眼泪学习的,所以现在我只是告诉他只要努力就行了,也不只是上大学才是唯一的出路,以后我想我会更多地跟他好好谈谈心,只要他好就行了!” 

  68岁的房东高保武大爷非常感慨,“我就感觉这俩孩子不像其他孩子一样,他们的生活特别简单。后来我才知道了他们的事,我觉得一般人肯定做不到,当哥哥的像他这样真的不容易啊!” 

  张小宁的同学田金丽也是新疆的,她家和张小宁母亲打工所在的石河子离得比较近。她说:“张小宁对他弟弟真是特别操心。去年春节,我带他弟弟回新疆,一路上小康很沉默,但小宁却是一会儿一条短信,走一路问一路。” 

  同学们看见张小宁这样既要上学又要照顾弟弟,就问他每天这样累不累,张小宁回答说:“怎么能不累呢?但只要每天不白过,过得充实就行。”

至情至爱,伴小宁一路前行

  姑姑:330元,大姨:150元,二姨:300元,大舅:200元,四爸:440元,乡政府:200元,高中时学校减免学费两年…… 

  从父亲去世到高中毕业,每一笔资助,每一个好心人,张小宁都认认真真地记在了日记本上。 

  “一路上,我遇到了许许多多值得回忆和留恋的人,包括亲人、同学、朋友、老师等等。这些人在我的生命旅程中,都曾给过我关爱,给过我帮助,他们是我终身感恩至念的人。”(张小宁日记,2008年5月6日) 

  “我小学时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不管是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她都在我最最困难和最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鼓励我并支持我继续走下去,我真心地感激她。”张小宁回忆道。 

  他们的爱,伴着张小宁走进了大学。 

  安文娟,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辅导员。“安老师在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多次鼓励我帮助我,她是我上大学后第一个结识并帮助我的人,让我一进校园就感受到了关怀。” 

  李保雄,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办公室副主任。他在了解到张小宁的情况后,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每个月资助张小宁100元,并在学校综合市场的一家餐馆给张小宁找了一份零工。 

  张小卫,张小宁同宿舍的同学,“他有什么事,我们会跟他一块儿想办法。如果哪里有打工的消息,我们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他。” 

  老师们的关怀,同学们的帮助,让张小宁一次次感受到了爱的温暖。 

  这温暖,让张小宁感动,也让张小宁对生活、对未来有了更多的信心。 

  “刚进大学,小宁还比较内向,很少和同学交流。现在小宁和大家相处得很好,人也变得开朗多了,大家都挺喜欢他的。他有时会邀请我们到他那去吃饭,我们班差不多所有同学都去过了。”张小宁的班长张立慧说。 

  沐浴着阳光般的温暖,张小宁也不忘将温暖带给他人。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张小宁的家乡也被确认为重灾区,家里的房子瓦全溜了。可当学校号召大家捐款时,张小宁没有犹豫,一下子捐了50元。 

  “朋友的事他从不感觉麻烦,你想做什么事,只要是好的,他就会全力支持你,能帮就一定帮到底,同学们对他的评价都很高。现在,我们帮他的不多,倒是他帮同学的却很多。”张小宁的同学马庆娜说。 

  “没有阳光,就没有大地的温暖;没有雨露,就没有五谷的丰登;没有水源,就没有生命;没有父母,就没有我们;没有亲情、爱情和友情,就没有爱的温暖相伴……感谢天地,感谢命运,天地宽阔,道路坎坷,但只要心中有爱,心存感恩,我们就会努力,我就可以前行。” (张小宁日记,2008年9月11日)

苦难突围,怒放的生命最美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张小宁也有流泪的时候。 

  2007年春节,张小宁坐了一昼夜的火车去新疆看望离别了四年的母亲和弟弟。 

  “坐在车上还想,今年春节,一家人终于可以聚在一起好好吃顿团圆饭了……”可张小宁怎么也没想到,到了除夕夜,母亲还要在医院度过,她要给一个病人当陪护。 

  窗外,万家灯火,鞭炮声声,欢声笑语。而张小宁一家,四年了,好不容易见这一次,却连顿团圆饭也没有一起吃。 

  那晚,张小宁和弟弟在十字路口给爸爸烧了些纸,然后买了一只鸡回去,就算过年了。 

  “我知道母亲这样没日没夜地干活是为了什么,为了谁,看见她疲惫的样子,我只有默然的份了……”(张小宁日记,2007年3月9日) 

  张小宁说,母亲在爸爸去世后,身体一直不好,精神上也出现了异常。“有时候你跟她说话,说了半天,她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有时候她就整夜整夜地不睡觉,一直坐在炕上打毛衣。” 

  即便是这样,为了张小宁的学习,母亲至今还在新疆打工。 

  张小宁说,他平常和母亲的联系并不多。一般半个月打一次电话,而且每次也说不了几句话,一般就说说弟弟的情况,再问问母亲那边的情况,很少提自己。“我怕跟妈妈说的多就会哭,所以每次没说几句就赶紧挂了。”张小宁说 

  但张小宁还是从心底里感谢妈妈,“我想我最应该感谢的还是我亲爱的母亲,对她的感激,我是永远都无法报答和用语言来表达的。我想我就只有好好的学习,好好的学习,好好的学习……”(张小宁日记,2008年12月13日) 

  2007年9月,不幸再一次悄然而至。张小宁的母亲打电话过来,说自己腹下被确诊有两个肿瘤,已经住进了医院,可能还要做手术。 

  想着二十几年来母亲所经历的苦难,想着自己所走过的求学路,想着自己家里遭受的冷眼和辛酸,想着弟弟自小就随母亲东漂西泊的情景,张小宁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他不明白,难道这就是生活?为什么上天总是对自己那么刻薄? 

  空寂的操场上,同学们看见他消瘦的身影在漫无目标地移动。一切总是来得那么突然,让张小宁在片刻间喘不过气来。“当时除了心痛,便是牵挂,除了牵挂,便是心痛。”张小宁说。 

  几天后,张小宁还是振作了起来。接到朋友们安慰的电话,张小宁说:“你们放心吧!我经历的多了,也就习惯了,不会被什么困难压倒的!” 

  母亲的病需要巨额手术费,但家里根本就拿不出这些钱,无奈之中,母亲不得不放弃手术,只是用药物控制着病情,而且继续打工为生。 

  张小宁只有在远方默默地为母亲祝福,“我想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把学习搞好,把弟弟带好,给母亲减轻点负担。但愿远方的母亲不要太苦太累,多保重身体!”(张小宁日记,2009年1月26日) 

  “现在已是我入校的第三个年头了,又是一个面临选择的人生路口,有的人选择考研,有的人选择考公务员,而我经过煎熬的思考之后,想还是尽量就业,给妈妈彻底地看次病,让她早日康复起来。”张小宁说。 

  “贫穷我不能选择,因为我不能选择出生;但成功我可以选择,因为我可以选择奋发。我相信我自己,通过努力学习,在苦与辛之后,将是我美丽的人生!将是我怒放的生命!”(张小宁日记,2009年3月24日) 

  (《兰州大学报》第401期第1版)

文:
图:
编辑:朱珊珊
来源: 新闻中心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