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报]兰大绿队西部环保之旅
大学生保护普羚能走多远?

日期: 2008-11-20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普氏小羚羊的数量比扬子鳄少,比虎少,比大熊猫少,比藏羚羊少,这样一个濒危物种以前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如今,兰州大学绿队的同学们连续5年开展了保护普氏小羚羊的活动,大学生用他们的热情、汗水书写了保护野生动物的美好愿望。

  “这些全世界仅此一处方有的一百来只普氏小羚羊会灭绝吗?从目前它们的栖息地现状来看,很有可能灭绝。中国已经失去了高鼻羚羊,蒙古瞪羚在中国也几近绝迹,谁能保证同样的厄运不会发生在普氏小羚羊的身上?”——《世界最稀有的羊——普氏小羚羊》

  据悉,普氏小羚羊的数量比扬子鳄少,比虎少,比大熊猫少,比藏羚羊少,为什么这样一个濒危物种以前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呢?兰州大学绿队的同学们正是读了《世界最稀有的羊——普氏小羚羊》这篇文章,开始了保护普氏原羚的征程。

  从申请项目资金到队员们自筹资金,保护普氏原羚的活动一直坚持下来。迄今为止,已经是第5个年头了。

  他们为什么做?

  普氏原羚,也叫普氏小羚羊。俗称滩原羚、黄羊、滩黄羊等,曾广泛分布于我国内蒙古、宁夏、青海、甘肃、新疆、西藏昌都和那曲等海拔3400米左右的草甸地区。然而目前,仅在青海湖湖滨地区能够发现它们的踪迹。据有关资料显示,20世纪80年代初,青海环湖附近普氏原羚的数量超过1000只,而今仅存600余只。

  2003年11月,王雯同学代表兰州大学绿队参加了由清华大学——BPCP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的培训。在此之前,清华大学要求每一个社团必须准备一份有关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立项书,到培训结束时根据立项书评奖,并给予一定的奖金作为实施此项目的资助。凭着一点点印象,王雯在一摞《人与自然》中找到了中科院动物所首席研究员蒋志刚的那篇文章——《世界最稀有的羊——普氏小羚羊》,文章中对普氏原羚的介绍震撼了王雯。最终,她们的普氏原羚项目获得了一等奖,并得到了3000元奖金。在第一代绿队普羚人的心里,这不仅仅是第一笔项目基金,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

  “并不是我们的立项书写得多么出色,而是这种动物确实该得到我们的关注和保护了,它们已经被遗忘得太久。只是希望不要等到人类想起它们的时候,却只能在标本馆里见到它们美丽的身影。”王雯的这番话在绿队流传开来,也坚定了普氏原羚项目组保护野生动物的决心。

  从此,每年都由上一届项目组留下的老队员带着新队员组成新的团队,坚持对普氏原羚的调查和保护。

  他们都做了什么?

  2004年农历正月初十,兰州大学绿队普氏原羚项目组的4名队员从兰州出发,前往零下20多度的青海。他们在人生地不熟的西宁走访了青海省林业局、环保局和草原总站,落实考察的路线,收集当地关于普氏原羚的资料。等项目组的其余9个人到达西宁后,他们沿西宁—湖东种羊场—哈尔盖—甘子河—鸟岛—刚察—西宁的路线进行野外考察,寻找普氏原羚的踪迹。

  每一项工作都在寒冷的环境下艰难进行,但是责任和见到普氏原羚的决心战胜了自然环境的艰苦和食物的不足。在队员李强的记忆里,他们刚抵达湖东草场边缘地带时,便发现了普氏原羚。4个人带上自己的装备,以最快的速度跳下车,抓起相机,稳住激动得有点儿颤抖的手,把镜头拉到最近,兴奋地摁下了快门。

  到2004年2月14日,项目组的13名队员完成了第一期考察,其中两篇论文分别获得了甘肃省第五届“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一等奖和二等奖。同时,一本考察文集《最后的舞者》也在队员们的手中诞生。

  2005年暑假,绿队开展了普氏原羚二期项目,对青海省湖东种羊场和海晏县尕海进行了考察和保护普氏原羚的宣传活动。初步了解了普氏原羚的习性、历史分布及当地生态环境的变化情况。在尕海周围沙地调查了植被情况和网围栏对普氏原羚的危害,寻找它们的生存痕迹,并向当地政府反映了那里的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对普氏原羚的威胁,并提出保护意见。

  2006年暑假,绿队开展了普氏原羚三期项目,前往青海省刚察县及天峻县实地观测拍摄普氏原羚,并利用青海湖环湖自行车赛进行普氏原羚保护宣传。

  2007年暑假,兰州大学绿队普氏原羚四期项目组前往甘肃省山丹县军马场,对当地是否存在普氏原羚展开调查,确定了当地有类似于普氏原羚的野生羚羊分布。

  做后困惑是什么?

  从一期项目获得丰硕成果,到后来开展工作越来越困难,项目资金已经很难申请。工作中微乎其微的实质性进展也让队员们多少有些沮丧,他们觉得自己能够为这一濒危动物所做的事实在是太少了。

  由于受到2007年底“华南虎事件”的影响,没有人愿意相信绿队项目组队员们所拍摄的照片。更何况受到气候和技术条件的限制,这些照片模糊不清,难以辨认。也没有人愿意再去追寻普氏原羚的踪迹。

  但是,兰州大学绿队的队员今年仍然决定自筹经费,每人从自己不多的生活费里拿出600元,开始了普氏原羚第五期项目。

  正如第一代普羚项目组成员王雯所说,普氏原羚确实太需要得到关注和保护了。“不管多辛苦,也一定要把这个项目坚持下去。”领队徐新阳很坚定地说。

  徐新阳是第四期项目组留下来的老队员,也是第五期项目的负责人。长这么大,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饥饿”的感觉。由于经费的限制,他们按照每人每顿一包方便面加一个白饼的量来购买食物,另外每人准备一点儿牛肉干应急。队里大多都是20多岁的男孩子,一包方便面再啃一个白饼根本不够。他说,只要一闲下来,满脑子里想的、满眼里看到的都是食物。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抓起周围的东西往嘴里塞,只要它能吃。

  然而,最让他们觉得遗憾的不是寒冷和食物供给的不足,而是由于缺乏经验和装备,使得他们的工作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

  据了解,由于缺乏经济效益,保护普氏原羚只能依靠政府的投入和个人的信念。

  所以,队员们一致认为,扩大宣传将是未来的方向,也是力所能及的。关注政府部门和其他组织顾及不到的地方,让更多的人了解普氏原羚,参与到保护它们的队伍中。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队员们仍然忙碌着整理前期的文字资料和准备考察文集。他们的活动得到了兰州大学校团委的大力支持,面向全校的普氏原羚报告会也已经在10月底举行。

  保护普氏原羚任重而道远,兰州大学绿队的大学生们将在这条路上艰难前行。

340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朱珊珊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