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俪生:逸群绝伦独具风采

日期: 2007-12-11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赵俪生先生于2007年11月27日10时20分在兰州逝世,享年91岁。赵俪生先生在农民战争史、土地制度史、文化史三个领域进行了开拓性的研究。被人们称之为“上个世纪文人的典范”。

  11月30日上午,记者采访了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汪受宽先生,他详细给记者讲述了赵俪生先生生前的往事。

  赵俪生先生生平简介:

  赵俪生先生,1917年4月25日(农历)生,山东省安丘市人。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兰州大学历史系教授。赵先生1934年入清华大学外语系就读,积极参加一二•九运动,加入左翼作家联盟,为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队员。七七事变后,在山西投身抗日游击战争。1947年应聘为河南大学历史系副教授,1948年任华北大学第四部研究员。以后历任济南市政府秘书、中国科学院编译处副处长、东北师范大学和山东大学教授。1957年调兰州大学任教,1991年离休。

  赵先生早年从事苏联文学翻译和革命文学创作,以冯夷等笔名发表过不少译作、剧本和小说。论文《清初山陕学者交游事迹考》,博得胡适的赞誉。1949年10月,在《新建设》上发表《论中国新史学的建设问题》,提出马列主义原理与中国具体史料的结合,是中国新史学建设的必由之路。怀着建设新史学的宏伟抱负,赵先生几十年来始终站在学术的前沿,奋力耕耘,先后出版著作16部,发表论文200余篇。

  从1953年起,赵先生与夫人高昭一联袂从事中国农民战争史的研究,次年就出版了新中国第一部研究农民战争史的专著。以后又发表了一系列论文,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是农民战争史研究的开拓者。从探索亚细亚生产方式在中国历史上的表现入手,赵先生对中国土地制度史进行了全面独到的研究,发表了一系列有影响的论文,出版了《中国土地制度史》研究专著,自成一家。

  赵先生晚年专攻先秦文化,探讨中国文化的源头,在个案研究(如顾炎武研究)和理论认识方面都堪称典范,在史学界颇有影响。2002年出版《赵俪生文集》(六卷本),并荣获2004年甘肃省优秀图书奖、“五个一工程”一本好书奖,2006年荣获第四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历史学一等奖。

  在当今史坛上,赵俪生教授是一位风格独特富于个性的学者。他以理论思维见长,论著选题先进,富于现实性,见解独到,文采飞扬。他主张思辨与考据结合,以思辨带动考据;主张学者应有较为宽广的知识面,成为综合性、贯通性的学者,在较宽广的领域内进行多方面的研究。

  赵俪生教授执教半个多世纪,开设过中国古代中世纪史、中国农民战争史、明清思想史、史学概论等许多课程,对课堂教学有强烈的责任感和出色的讲课艺术,为国家培养出大批高水平的人才。华东师范大学王稼范教授评价他是20世纪主讲中国通史课程最好的老师之一。他重视教学与科研相长,重视对中青年教师的培养提携,引导他们从教学的需要进行科研,以科研成果促进教学质量的提高,为兰大历史系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1996年,历史文化学院在校友的支持下,设立“赵俪生奖学金”,培育出许多立志史学的优秀学生。

  如今,赵俪生教授虽遽归道山,但先生开创的事业和优秀品质,必将永远激励历史文化学院全体师生团结奋进,以事业的发展,永远纪念、缅怀先生的教泽!先生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由兰大历史文化学院提供)

  一二•九运动中的清华精英

  赵俪生先生是以字行世。他原名叫赵,字俪生。1917年农历4月25日(公历6月13日)出生。

  赵俪生出生于山东安丘一个颇有文化传统的农民之家。18岁,考取了北京大学,一星期以后,又转到清华大学外语系。“一二•九”运动爆发后,他成为当时学生运动的活跃人物,掌过门旗,进行过演讲。同姚依林等人关系密切。而且,在这次活动中也认识了华北党的负责人张申府。张申府是非常著名的共产党员,曾经是李大钊的助手,也是周恩来的入党介绍人。有一天晚上,他和蒋南翔在一个宿舍里,蒋南翔说他思想进步,水平高,已经达到了党员的标准,要他积极进步加入党组织。赵先生说,他天性自由,不喜欢受拘束,还是留在党外吧。他“终生成为党的同路人”。

  汪受宽先生说:“从根本上说赵先生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理想主义者。这也是他一生命运坎坷的性格根源。”

  最终是一个文化人

  在民族危急时刻,赵先生和许多爱国之士一样,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抗日救亡的大潮中。七七事变后,赵先生到山西参加牺盟会,到山西运城地区参加了抗日游击战。1938年8月,他和其他四个人一起到了延安。他和夫人在延安呆了10天,最后又重新返回了山西抗日前线,后来到陕西关中教书。

  1946年底,赵先生作为西北地区代表应邀出席在上海召开的“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复员大会。1947年夏,被傅斯年推荐到河南大学任教,受聘为文学院文史系副教授。1948年6月,开封第一次解放后,赵先生到解放区的华北大学任研究员,结识了艾思奇、成仿吾、范文澜等人。

  北京解放后,他被调到北京中国科学院编译局。在编译局他看不惯一些人的做法,给人民日报社写了信,结果被另眼相看,最后只好辞职。当时中科院编译局要求他在五天内全家搬走。万般无奈中他向艾思奇求助,在艾思奇的介绍下,1950年秋到长春,在东北师范任教授。同年冬又到青岛山东大学任教。

  上个世纪文人的典范

  汪受宽先生介绍说,1957年夏,赵先生奉命到兰州大学任教。1958年被划为右派,被剥夺了教课、发表文章等权利。很快,兰大文科下马,赵先生被并入西北师范学院历史系,到山丹县农场接受“改造”。在那里他的处境非常困难,不仅经常挨骂、挨打、罚跪,甚至有时三天不准吃饭。当他收到兰大江隆基校长让人发给他的电报,回到家中时,已经瘦得皮包骨了。如果不是那份电报,他有可能埋骨戈壁,见此情景,一家人抱头痛哭。

  后来他就被摘去了右派的帽子,担负起中国通史的讲授。尽管讲课任务非常重,但赵先生却丝毫没有懈怠。数千年的历史,仿佛活了一样,诙谐风趣,神采飞扬,妙语连珠。兰大的江隆基校长曾经说:“赵先生讲课的水平最高。”汪受宽先生还记得,听赵先生课的人非常多,那时他们在前面坐,学生的后面则是老师们。然而,好景不常,文革中,他再次遭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赵先生才再次回到兰大的讲堂。

  赵先生在农民战争史、土地制度史、文化史等领域进行了开拓性的研究。1991年正式离休。2002年,赵先生把他几十年来的研究成果结集成《赵俪生文集》,由兰州大学出版社出版,共六卷,250余万言,

  汪受宽先生是《赵俪生文集》的责任编辑之一。他进入兰大就听说了赵先生的大名,也知道了赵先生的许多传闻,真正和赵先生接触则是在改革开放以后。1985年他担任古代史教研室主任,赵先生也在这个教研室里,两人的接触才多了起来。在他的印象中,赵先生总是贴着墙根走路,他曾经问过人,“赵先生为何会总贴着墙根走路?”赵先生说,他害怕人。显然这是多次遭受不公正待遇留下的心理创伤。

  汪受宽先生说:“赵先生学问精深、个性自由、富有激情,从一二•九学生运动到改革开放,他是中国社会的见证人,也是兰州大学文科的一杆大旗。可以说是上个世纪中国文人的典范。”

276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李志强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