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学社会实践助大学生克服浮躁
一批“愤青”踏上志愿者之路

日期: 2007-05-08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2007-05-01
本报记者 狄多华  实习生 张鹏

一 

    “全国一年公款吃喝上千亿元!把这笔钱拿来用于西部地区的农村教育,能办多少事啊!”“什么‘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学生’,我看都是假话。真要重视,西部地区的教育能这么落后吗?”说起我国西部地区的农村教育现状,兰州大学的小马同学以前总是愤愤然。 

  小马一度以“愤青”自居——“‘愤青’怎么了,不爱国的人,愤得起来吗?”

  可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他的转变,得益于学校组织的赴宁夏、甘肃等西部农村考察基础教育活动。

  小马在一个贫困家庭住了一个星期。这户人家一对夫妇拉扯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在上学,这让夫妇俩过得十分艰辛。丈夫常年外出打工,妻子在家务农,勉强支付孩子的学费,来自土地的收入一年不到2000元。小马试着从各个方面帮他们找出路,但都没能奏效。

  “我由此理解了改变西部农村的面貌,不像我们在学校里想象的那么容易,也感受到中央的西部大开发、建设新农村的决策,有多么英明。”

  “许多事,不是一两个‘道理’能解决的,光愤怒一点用也没有。”小马反思过去的思想方式,认为自己太容易将“社会问题部门化,历史问题短期化,复杂问题简单化,现实问题理想化”了。

  小马现在正忙着发动同学,去西部农村开展志愿服务。

  在兰州大学,有一批像小马这样的学生,由于投身社会实践,了解了国情,纷纷由所谓的“愤青”转变为主动报名去农村参加志愿服务的志愿者。

  “我在一个乡政府‘工作’了10天。这个乡什么工业也没有,乡党委书记、乡长最大的心愿是有人来投资,可几年了,他们开出的条件甚至有些过分,但就是没人来投资。这个乡现在还靠财政转移支付供养日常开支,乡长去趟兰州都很难,更别说干其他什么事了。”

  “西部农村要发展,绝对是一个系统工程,我现在一时还理不清楚,需要深入了解和思考。”哲学社会学院的邹春华同学,一样关注西部农村,社会实践使他深受震动,感到自己以前是那么单纯,所发的阔论是那么无力。

  邹春华从反思自己到反思同龄人:“我们不能再像无所事事的旁观者那样说三道四了,重要的是运用所学的知识,帮着西部农村想办法,帮着解决问题。这才是有责任心的表现。”

  邹春华坚持认为,有效的社会实践,让大学生们丰富了阅历,增强了理性,既明白了社会需要什么,也知道了自己缺少什么。

  每到学校放假,在兰州大学常见的一个情形就是:图书馆门前,校门前,背负行囊的一群群学子,打着各自的旗帜,合影留念,宣誓待发。

  从2003年起,兰州大学就探索实施了大学生社会实践的招标立项制。只要学生有好的思路,拿出方案,就可以到校团委申报立项;审查通过了,便可获得校方的资金支持。学生可以邀请老师参加,队员可以是本校的,也可以是外校的。此举极大地激发了学生参加社会实践的热情。

  2004年暑期,兰州大学学生暑期“三下乡”队伍由往年的10支增加到75支,2005年飙升至191支,占全甘肃省暑期大学生“三下乡”团队总数的三分之一。2006年,兰州大学“三下乡”社会实践团队突破210支,西至西藏、新疆,北到黑龙江,南到云南,实践范围遍布28个省区。另有1.5万多名大学生返回家乡所在地参加分散的实践活动。

  “我们的使命不该在我们走出实践地的同时结束。”暑期赴宁夏考察农村基础教育归来,哲学社会学院的马树海同学时常觉得,一种来自内心的感受让自己睡不好觉。可喜的是,目前,参加社会实践归来的学生,绝大多数都告别清谈,纷纷参加各类志愿服务,有的支教,有的搞科技下乡,有的帮助贫困地区搞开发,形成了用自己的知识奉献西部农村的氛围。

  据校团委统计,仅2006年,学校共有1100多名同学自愿参加了农村义务支教、医疗下乡、科技支农、环境保护、区校联建、拒绝毒品等志愿服务行动。

  大一就参加社会实践的安文娟,每个暑期都没闲着,如今因为成绩优秀留校任教。对于赴农村从事志愿服务,她坚持认为是一个双赢的过程:“一些专业知识,三四年不用,就可能忘得差不多了,但实践中的所得会受益终生。”

  大学4年间做了3年兼职导游的江燕,再赴甘肃国家贫困县调研,一幕幕农村教育的现实,开始改变她的人生航向。“社会实践不是游山玩水,带给我的是沉甸甸的责任”。保送读研究生的她决定,拿出一年时间到曾参加社会实践的康乐县支教。

  从考察定西水窖开始,兰州大学法学院的迟方旭倾心研究西部水资源利用中的法律问题,花半年时间写成3篇学术论文,发表在核心期刊上。现已留校任教的他,继续着自己的课题研究,2005年获得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项目基金4万元,之后又申请到国家社科西部专项资金9万元。

  兰州大学党委副书记李恒滨说:“参与社会实践,可以让大学生深入了解社会,在实践中检验自己的知识,弥补自己的缺失,从而增长才干,开阔眼界,在奉献中激发自己的潜质,知识和实践两只‘翅膀’都变得坚硬起来。”

  本报兰州4月30日电

 

深入社会是治疗浮躁的良药
采访手记

狄多华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大学生社会实践归来的言与行,再次印证了大诗人陆游的先见之明。

  面对采访,几十名大学生都发出了觉今是而昨非的人生感受。在交谈中,大家说得比较多的一个词是“浮躁”,都为自己找到了克服浮躁的办法而高兴。

  客观地说,读了书,但不了解社会,遇事好下结论,心浮气躁主观武断,是时下一些大学生的缺点之一。这种浮躁之气如果不克服,对自己和社会都有弊无利。兰大学生通过社会实践,找到了克服浮躁的办法,这肯定会影响他们的人生之路。应该说,这是他们参加社会实践的最重要的收获。

  大学生们说得好:“参与社会实践,让我们感受了生活的真实,触摸了社会的基层,一路用眼睛观察,用耳朵倾听,用大脑思考,心灵到达了平日不能到达的地方。”

  这是只有经过社会实践才会拥有的真知灼见。

183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李志强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