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生命为使命——记兰大二院泌尿外科主任岳仲瑾博士

日期: 2007-03-30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视生命为使命


  本报记者马效军

  开栏的话

  去年,本报与全省各主要新闻媒体共同推出的《陇人骄子》大型主题宣传活动,宣传报道了在全省各条战线、不同岗位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充分展示了当代甘肃人的品格和精神风貌。他们的事迹和成就吸引了读者的广泛关注。在此基础上又评选出了2006年度感动甘肃十大陇人骄子。这次活动对再塑陇人品格,弘扬甘肃精神产生了重要影响,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今年是“十一五”的重要一年,也是关注民生,建设和谐甘肃,推动全省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关键之年。为更广泛、深入地报道陇原大地上涌现出的先进典型,本报将继续推出《陇人骄子》专栏,敬请读者垂注。

  3月15日,一场突如其来的雨雪,滋润着干燥了一冬的兰州。

  早晨的空气难得如此清新,岳仲瑾不由得多做了几次深呼吸,顿感浑身通畅。英俊白净的脸庞,矫健有力的身躯,使年届不惑的他看上去像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带着病人们熟悉的微笑,他精神抖擞地走进了兰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泌尿外科病区。虽说昨天下午他接待了30多位门诊病人,晚上又加了两个多小时的班,但此刻,在他身上看不到一丝疲惫。

  “你好啊,今天感觉怎么样?”走进病房,岳仲瑾温和得犹如邻家大哥。根据43床的病情,他如数家珍般调整着治疗方案:“10%的糖2000 ml ,盐水1500 ml ,10%的氯化钠40 ml ……”身后的6名研究生,飞快地做着记录。查房,看片,讨论病情,做完这些例行“早课”,已经是8时40分。

  心电监护器的嘟嘟声,让4号手术室充满了紧张空气。3床病人躺在手术台上,助理医生和护士有条不紊地做着术前准备。8时55分,岳中瑾又出现在手术室。拎着衣领,他将后背开口的手术服空中一抛,双膊同时穿进了袖管。9时10分,手术开始了。今天做的是膀胱全切术,这是泌尿外科最大的一种手术,顺利的话也要到下午一两点才能结束。

  这是兰大二院泌尿外科主任、在省内医学界创下多项第一的岳仲瑾教授普通的一天。

  “我是一粒种子,将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秦安县西川乡自古人杰地灵。

  这里有一位被称作“岳先生”的名医,他正是岳仲瑾的父亲。

  在岳仲瑾的记忆中,小时候的一个画面至今清晰可见:冬季,烧着炉子的上房热气腾腾,他和哥哥、妹妹趴在炕桌上学习,父亲坐在椅子上把脉问诊,屋子里挤满了来自四邻八方的病人。

  他看到了父亲的辛苦,急促的敲门声经常让他半夜出诊,几天不回。

  他体会过父亲的成功,每逢农忙,自己家的地里总有不少陌生人前来帮忙。

  父亲的影响,让年少的岳仲瑾对医生这个职业充满向往。参加完高考,他在志愿表上一口气填了8所医学院校,并如愿以偿地被兰州医学院医疗系录取。

  从本科到硕士、博士,岳仲瑾以他的勤奋和聪颖,一步步迈向医学的最高殿堂。

  在华西医科大学攻读博士时,他师从全国著名泌尿外科专家唐孝达教授。“无论你是硕士、博士,你首先是一名医生,你的目的是治病救人。”导师的理念让岳仲瑾在3年读博期间,接受了一种超常规的医学教育———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临床技能的训练和学习上,参与了近300台手术。3个春节都是他的妻子陪同他在华西医院的病房度过。

  1995年博士毕业时,岳仲瑾以优异的成绩留到了华西医院。这年假期,当他回家探亲时,看着家乡的一草一木,听着亲友的一言一语,一种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甘肃是我的故乡,如果我不爱这片土地,那谁还愿意到这里来?

  导师的极力挽留,成都的优美环境,华西医院的显赫名声,没有让他动心。回到成都,他办理了改派手续,成为甘肃外科领域的第一个医学博士。

  1999年,岳仲瑾再次得到了深造的机会———被国家教委公派到英国伦敦大学留学,导师是世界著名泌尿外科专家伍德豪斯教授。

  上班了,跟着导师记录、画图、拍照、询问:下班了,钻进图书馆查阅资料,温习功课。他的勤奋好学,他对知识的如饥似渴,导师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随着了解的深入,这个年轻的中国医生对专业知识的掌握程度,更是大大出乎导师的意料。伍德豪斯先生先破了个小例,允许他对所有手术全程拍照;然后又破了个大例,允许他参与手术。中国大使馆的有关负责人得知消息大吃一惊:因为,这在以前没有先例。

  在英国,岳仲瑾先后参与了30多台手术。正是这段经历,塑造了岳中瑾的手术风格——精确掌握临床解剖结构,锐性分离,快速高效。

  回国前夕,他在给导师的信中写道:我是一粒种子,将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我从每一位医治成功的病人身上,收获了作医生的快乐”

  2000年9月的一天,清晨的阳光照耀着省城的大地,金秋的季节孕育着丰收的希望。

  我省第一例亲属活体肾移植手术,在兰大二院手术室拉开序幕。

  为了挽救年轻的生命,60岁的父亲决定将自己的一个肾捐献给30岁的儿子。深深的父爱,浓浓的亲情,沉甸甸的信任,让主刀的岳仲瑾既感到激动又有不小的压力。

  摘取,处理,移植,岳仲瑾熟练地操作着手术刀,按既定的程序进行着手术。下午两点多,他走出手术室,轻舒了口气,面带微笑地告诉家属:“手术很成功。”这个刚刚进修回国的年轻医生,用他的自信、沉着和勇气,完成了西北五省第一例亲属活体肾移植手术。

  停顿多年的我省肾移植工作,开始系统地开展起来了。我省广大尿毒症患者远赴外地求医的现状,由此得到了根本的改变。

  截至目前,岳仲瑾成功完成亲属活体供肾移植34例,居西北5省区之首,完成各类肾移植手术250多台次。

  2006年,在临夏召开的全省腹腔镜新技术演示研讨会上,岳仲瑾演示了腹腔镜下肾上腺切除手术,清晰的视野,清楚的层次,精细的操作,不仅让各地学员佩服不已,也让与会的北京301医院肝胆外科主任赞不绝口。

  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说:医生有三大法宝,语言,药物,手术刀。岳仲瑾对此深有感触。

  自从过年前查出肾肿瘤以来,西峰市的左学萍心就没安稳过。肿瘤太大,当地医院做不了,她又来到了西安一家大医院。医生告诉她,先得交6万元押金,能不能切除只能打开以后再说。

  全家人傻了眼,左学萍更是情绪消沉,茶饭不思。经人指点,抱着一线希望,她来到了兰大二院。

  经过详细的检查,岳仲瑾笑呵呵地说:肿瘤是比较大,但你们不要紧张,心情放松,我们马上安排手术。几句话说得左学萍心里踏实了。

  几天后,一个小西瓜大小的肿瘤被成功切除了,全部费用还不到两万元。

  美国《读者文摘》的调查表明,世界上有三种人最快乐:给自己的婴儿洗澡的母亲,用手术刀解除病人痛苦的外科医生,叨着烟斗欣赏自己作品的画家。

  岳仲瑾无疑是一个快乐的人。他说:无论社会对当今的医生怎么看待,但我从每一位医治成功的病人身上,收获了做医生的快乐。

  每年,岳仲瑾诊治的泌尿外科患者达600人次,每年完成手术约200台次。

  “我要让家乡人民知道,甘肃也有最好的医院,也有最好的医生”

  2003年下半年,48岁的张利民被双重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

  糖尿病导致尿毒症,而且由于个体差异,注射胰岛素基本不管用,他随时面临双目失明的危险。

  如果要彻底解决问题,就得进行胰肾联合移植,但这种手术风险极大,一旦发生并发症,死亡率高达60%。正因为如此,西北5省区还没有进行过一例此类手术。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进行单纯的肾移植,但糖尿病会很快损坏新移植的肾脏,因此无法彻底解除病人的痛苦。

  经过慎重考虑,岳仲瑾感觉自己有把握实施胰肾联合移植:一是科室已经进行了20次胰肾联合移植动物实验,二是自己拥有成熟的肾移植经验。

  2003年11月底的一天下午,西北五省第一例胰肾联合移植在兰大二院展开。

  先移肾,岳仲瑾轻车熟路,得心应手。再移胰腺时,困难出现了——血管的复杂程度出乎意料。凭借对人体结构的熟悉,岳中瑾小心翼翼地施展他的岳家刀法。漫长的9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排斥反应未产生,血糖控制没问题,术后危险期也顺利度过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胰肾联合移植宣告成功。

  一次手术同时治疗了糖尿病和尿毒症两大疾病,张利民仿佛浴火重生,灿烂笑容代替了满面愁云。

  这一课题获得2006年度全省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兰大二院近10年没有获得过的奖项。

  岳仲瑾说,“我要让家乡人民知道,甘肃也有最好的医院,也有最好的医生。”

  2000年,岳仲瑾主刀完成了我省第一例腹腔镜肾输尿管切除术。而

  2004年做的腹腔镜膀胱全切术,成为他的得意之作。

  传统的膀胱全切手术,需要拉开一个25厘米长的刀口,出血量很大。对病人来讲,这无疑是一种痛苦。而在那次手术中,岳仲瑾利用先进的腹腔镜技术,只开了几个小口子,就成功完成了泌尿外科最大的手术。

  患者是位来自陇西农村的67岁老人,术后快速恢复的他逢人就说:“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大的手术刀口才这么一点。”

  小儿尿道下裂手术失败率很高,在全国仍然是个难点。但兰大二院的成功率高达80%,远远高过全国不到60%的水平。参观完医院,我国著名泌尿外科专家李森恺感慨地说:“没想到兰州的小儿泌尿外科手术开展得这么好。”

  在医学科研道路上,岳中瑾大胆创新,硕果累累。

  岳仲瑾的肾移植手术成功率高达95%,从而使我省的肾移植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他主编出版的我国首部《尿道狭窄》专著,受到北京大学教授郭应禄院士好评;他主刀完成了全省第一例多囊肾尿毒症患者肾移植、糖尿病肾病患者肾移植和高龄患者肾移植;他对一些传统手术方式进行了改进,如逆行根治性膀胱全切术、腔内联合膀胱切开治疗后尿道闭锁等……

  在传统的手术过程中,经常采用人工方法牵拉刀口,以便让手术视野更大。这种方法存在着力量不均匀、手术视野暴露不稳定的缺点,而且费人费力。岳仲瑾发明的一种“环形手术拉钩”,成功地解决了这一难题,不用人工牵拉,大大提高效率。目前,他的这一国家实用新型专利,在全省所有的大中型医院得到了广泛应用,而且正在向全国推广。

  2005年,岳仲瑾的“肾癌干细胞的鉴定及其生物学特性研究”项目,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6万元的资助,实现了我省泌尿外科领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零的突破。

  在他的邀请下,英国、美国的著名专家先后来兰讲学,传授最新的技术和理念。他的导师伍德豪斯和世界著名小儿泌外专家库克在兰州讲学时,来自我省和陕西、宁夏、青海等省区的学员多达上百人,推动了全省泌尿外科医疗水平的提高。

  “人生的意义在于享受人生,并且帮助别人享受人生”

  毋庸置疑,“红包”已成为当今医疗行业的一个焦点话题。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岳仲瑾自然也受到“红包”困扰。然而,他却用三道防线,成功地将“红包”拒之门外。

  “手术前你一旦单独找岳主任,他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然后就刻意跟你保持距离”,省直某机关的梁女士说:“在这种情况下,你根本没机会把‘红包’拿出来。”保持距离,是岳仲瑾拒绝“红包”的第一道防线。

  如果有人执意要送,岳仲瑾就得使用第二道防线:说服。对此,兰州城市学院的吕凤莲老师有着深切的体会。

  丈夫做肾移植手术前夕,忐忑不安的吕老师揣着一个“红包”,硬要送给岳主任。岳主任耐心地说,这个病要花很多钱,今后用钱的地方很多,作为医生我们只能雪中送炭,绝不能雪上加霜。如果遇到“执着”的人还不罢休,他干脆来一句:“你再这样手术我就不做了。”

  还有一类病人,如果术前医生没收“红包”就感觉特别不放心,甚至不敢做手术。对这类人,岳仲瑾只好使用第三道防线:术后退还。

  泌尿外科护士长张平常常担当着退还“红包”的任务。就在前几天,甘南一位患者的手术结束后,岳主任交给她一个“红包”,只说了句:这是35床的,告诉他们手术很成功,叫他们放心。

  久而久之,病友们都知道了,岳主任确实不收“红包”,不收“红包”手术照样做得漂亮。

  经济学家茅于轼有一句名言:“人生的意义在于享受人生,并且帮助别人享受人生。”岳仲瑾对此非常推崇。

  岳仲瑾说,每个做肾移植手术的患者家里,几乎都有一个悲惨的故事,能送进医院医治,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不仅要全力医治,还要想方设法减轻他们的负担。

  兴隆山管理局的晏伟,今年初本来计划在西安一家大医院接受换肾手术。医院告诉他,至少准备15万元。为了救命,家里人只好东凑西借。然而,这家医院提供的肾源与小晏配型不成功,而与此同时小晏接到了兰大二院的电话:有了合适的肾源。

  这次阴差阳错,让晏伟一家节省了将近10万元费用。住院17天,总共花费5.4万元。查看用药清单时,他的家人惊奇地发现,医院使用的抗生素居然是普通的青霉素,一支才5角钱。

  曾在基层医院工作的贾其磊,现在是岳仲瑾的研究生。他发现,岳主任用药特别简单,用的药好多都是价格便宜的常用药,这在三甲医院很是少见。有些县乡医院都不愿意使用的青霉素、复方新诺明、环丙沙星等常用药,在岳主任的处方中却是“常客”。

  岳仲瑾说,青霉素等常用药,临床使用时间长、疗效可靠、价格便宜,为什么不用呢?他用药的原则是看药的疗效,他也开价格比较贵的药,只在确实需要的时候。

  名气大了,调走的机会也就多了。广州、上海的两家医院请他出任泌尿外科主任,被他婉言谢绝牷北京有家医院招聘泌尿外科主任,他也毫不动心。

  面对别人的劝说,他说:目前正值西部大开发,家乡人民需要我,这里有我的广阔天地。

  “全省十大杰出青年”、“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全国卫生系统青年岗位能手”……面对一项项荣誉,岳仲瑾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我做的无非就是一个医生应该做的,医院要求做的,患者和家属期盼做的。

  由于个体差异和医疗科技发展的总体水平限制,外科医生难免会遇到手术失败的时候。对极个别失败的手术,他总是铭记于心,内疚不已,并对患者和家属表示深深的歉意。

  “我们的使命是生命”——西方一家医院的这条院训,被岳仲瑾奉为座右铭。病人有需要,他就全力以赴。

245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编辑:李志强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