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新闻博览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郑永飞:学术思想苍白谈何自主创新

日期: 2006-03-13 点击: ...
   

  一批科技工作者拿着国际上先进的仪器设备,进行的却不过是高层次的“科研练习”;号称完成了国家科技攀登项目,却不知道科学“险峰”在哪里。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大教授郑永飞指出——学术思想苍白谈何自主创新。

  “国家的科学研究朝哪个方向发展,科研队伍的整体水平至关重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副院长、全国人大代表郑永飞教授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现在我国科研队伍虽然涌现出不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青年科学家,但是队伍整体实力不高;一批科技工作者拿着国际上先进的仪器设备,进行的却不过是高层次的“科研练习”;号称完成了国家科技攀登项目,却不知道科学“险峰”在哪里。

  郑永飞强调,要实现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目标,首先必须加强对科学研究的重视程度,尊重科学研究发展的自身规律,并且在此基础上花大力气抓科技人才队伍建设。

  衡量科研产出应看原创成果

  “国家对科学研究的资助,应该好好算一下投入产出账。”郑永飞表示,根据我国科学研究的现状,我们对“产出”的要求并非直接转化为技术或者产品,而应是讲科研项目的基本成果,应能“在跟踪国际前沿的同时,在国际竞争中取得优势地位”;离开这一点,任何对科学研究的“顶层设计”,即使再考虑国家需求也不能发挥预期作用。

  郑永飞认为,发达国家,例如美国,重大科研项目或科学工程实施大约30年后就能够转化为明显的技术优势,能够通过对基础科学研究的投入和突破带动技术的全面发展。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阿波罗登月计划”。再如日本,原来只重视工程技术,随后意识到缺少基础研究的源头积累,技术领先则无从谈起,结果最近二三十年来日本对基础科学的重视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因此,我国科技界、政府部门和社会公众也应坚定“科学是技术源泉”的意识,通过大力发展科学研究和提高科研质量,通过真正意义上的源头创新和监督机制,通过纠正“新闻”导向的科研成果评价方式,实现对公众科学素质、国家科研实力和技术开发水平的大幅度提高。

  郑永飞认为,从目前国内各科技计划总的情况来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产出”效果最好,部分完成了国际竞争的任务。自然科学基金的成功,源于“自主选题、自由申请”的立项模式,以及相对公正的专家评审机制。他说:“在所有研究计划中,自然科学基金尊重专家的特点表现得最为突出。”一线科学家最了解本领域研究动态和趋势,正是他们的集体把关,保证了项目申请者研究思路的原创性、先进性和可行性。

  “科学研究的好坏,确实由原创性的研究思想直接决定。”郑永飞表示,杰出的、有思想的科学家从来不怕失败;事实上只要有好的研究思路,就不存在“失败”一说。因为科学研究需要持续积累,如能取得质的突破,自然是重大进展;即使只在积累的“量”上获得进步,仍在将研究持续不断向前推进。其间只有大成果、小成果之分,而无成功、失败之别。“失败是成功之母”,真正有创造力的科学家是敢于接受挑战、面向失败的,患得患失的人是很难取得重大原创性科研成果的。

  要有实质进步首重人才素质

  “我国科学研究水平的提高,只能寄希望于科技队伍研发能力的群体突破。”郑永飞说:“在西方发达国家,科技界做得好的人占大多数,在科技精神、学术道德方面自律严谨的人也占大多数,这样在实际工作中好的带动差的、差的向好的看齐,自然进入良性循环。在我国则不然,现在科研队伍整体实力不高,不少‘半瓶醋’学者‘风景这边独好’,‘忽悠’国家大笔经费从事‘填补空白型’科研。虽然许多单位引入国际先进的仪器设备,组织一大批人承担重要科研课题,但是由于学术思想的苍白,充其量不过是在进行高层次的‘科研练习’,常常连模仿人家都模仿不到点子上,还谈什么自主创新?”

  加强科技队伍建设,理顺科技评价体系,实施科技管理体制上的实质性改进不可或缺。郑永飞指出,为实现源头创新的目标,加大对基础科学研究,特别是在基础研究管理中执行情况最好的自然科学基金,的投入势在必行。但这并不表示,所有基金项目都不存在任何问题。事实上,现在自然科学基金仍需进一步改进立项、监督、评估的方式方法:

  首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需要率先在科研管理上引入“科研信誉”的参数。郑永飞介绍,即使是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也有至少1/3的项目承担者已经获得连续两次的经费支持,也未能取得较好的研究成绩。对于这种科研信誉缺失的人应予以适当制裁,即使他说得再天花乱坠,也不应从基金中得到不合理的资助。相反,对于信誉卓著、项目完成情况优异的科学家(从历年情况看,大约同样占所有项目承担者的1/3),应该给予应有的激励。

  “这里所说的‘激励’,并不是说要给他颁个什么奖,而是讲应该给予更多信任,不再让他与初次申请者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统在一起再吃一遍大锅饭。”郑永飞表示,这种区别对待下的“分而治之”,并不是搞特殊化,而是提高科研管理效率的必要手段。由于信誉等级的划分根据个人科研现状随时浮动,并不虞给一些人打开浪费经费的门径,只会使科学家审慎选题、更加爱惜自己的“羽毛”。

  其次,为提高资助项目的总体水平,科技管理者需要会同在第一线“拼搏”的专家设计出一些质量高、可行性强的前沿领域项目群。“这对科研管理人员的自身素质提出了极高的要求。”郑永飞说,从这个角度看,原来常讲的“学而优则仕”其实对科技界影响不大,反而是现在不少人“仕而优则学”,带来极坏的连锁反应——他们随着行政级别的提升,学术水平俨然水涨船高,成了学科带头人甚至“知名专家”。一位合格的科研管理者,首先应是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的科学家。因为作为科研阵地“战斗员”,他一次最多搞砸一两个项目;成为“指挥员”后,“官大学问长”危害的却是整个单位、研究方向甚至学科领域。他说:“这方面的许多教训再也不能视而不见了!”

文:
图:
编辑:李志强
来源: 科学网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