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U Media Center: 新闻网 > 新闻博览 > 正文

莫让科研体制成为创新型国家的羁绊

日期: 2006-03-10 点击: ...
   
  政府既是出资人,又是“经营者”;科研人员只求“立项”,不求“交账”;评价简单量化,以论文多少论英雄;“官本位”异常严重,科研项目被无端放大……

    如何为科研人员营造良好的自主创新环境,提高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如何保证有限的科研资金不打水漂,以公平有效的方式资助有价值的科研项目?类似问题的提出,使人们开始反思目前的科研体制。在今年的两会上,科研体制中存在的种种弊端就成了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之一。

    “目前制约中国科技发展的重要因素,就是体制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声学研究所所长田静说。

    “现行政府科研经费分配机制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造成科技资源和新增投入产出分配低效的源头。”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王志珍院士代表九三学社中央的大会发言,直接触及科研体制中的敏感点——经费分配机制。

    合理高效地管理科研经费

    目前,我国自主创新战略已经确立,科研经费投入总量将会大幅度增加,如果以往的分配和管理模式仍不改变,投入经费的很大部分就有可能打水漂,造成巨大浪费。王志珍委员说:“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浪费不起;中国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们也耽误不起。不合理的科研经费管理模式必须改变。”

    政协委员们指出,我国现行的科研经费管理体制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条块分割,政出多门,科研经费使用效率低下。例如,几个与基础研究相关的部门都各自制定计划,并能直接从财政部获得独立预算。这造成各方都紧盯所谓的“热点”,导致科研项目设置重叠。科研人员把很多时间都花在跑项目和应付评估上,科研成果的质量可想而知。这种情况在应用研究领域同样存在。同时,政府兼具多重身份:既管经费,又管项目;既是出资人,又是“经营者”。这样的体制很容易造成决策不当、资源浪费乃至腐败滋生。

    针对以上问题,九三学社的政协委员们提出,希望能够建立国家科研经费分配协调机制。可考虑在国务院科教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主要负责国家科技发展规划、科技政策的制定,统筹协调国家科技计划与各领域科技计划,向国务院提出科研经费分配方案,并监督和考核国务院所属各部门在科研经费使用方面的合理性及效率。

    “当务之急,希望政府能够转变职能,改变科研经费管理机制。建立各种类似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式的科研基金委员会,其理事会由相关领域的专家、政府官员、企业高管等人员组成。”王志珍委员说,国家重大科技计划应由政府部门委托相关基金委员会评估后决策实施,并实行问责制;一般科研项目经费则由基金委员会管理,政府部门负责监督。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谷竣战指出,项目审批、管理和监督机构分开的做法有利于对科技项目科学有效地管理。如英国通过高等教育基金委员会和研究理事会建立的“双重支撑体系”(dual support system),就是一种很值得借鉴的做法。

    完善项目管理运行机制

    “现在科技投入的渠道过多,一旦某人出了名、项目受了重视,就常常是多方面都要进行支持。但没有人去管投入和产出是不是成比例。而那些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却很难申请到资金,他们需要获得支持的时候,却找不到支持方。”王志珍在媒体中指出,这种现象日趋严重。

    这样的问题,足以说明我国科技项目管理方面存在问题。委员们指出了两个亟须解决的弊端:一是项目管理运行中保证公开、公平、公正的管理机制很不完善,在项目立项、评估中往往出现由少数人、少数单位说了算的情况,对管理人员缺乏权力制约和监督;二是科研项目经费被任意使用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不少科研单位还允许项目申请人和承担者从科研经费中提成,导致一些科研人员只求“立项”、不求“交账”。

    科技界的很多委员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让科学界有一个公开透明的学术环境。委员们认为,首先要让整个项目评审程序公正,建立制约和监督机制,不但要做到科研立项公开透明,就是评审专家也应进行科学遴选,专家名单和评审结果都应向社会公布,并加强对项目的后评价。科研项目经费必须明确用途、加强监督,不得随意侵占。

    评价体系应符合科研规律

    科技创新,人才为本。但在我国的一些科研院所和高校中,却依然存在人才评价简单量化的倾向。例如,以发表论文多寡论英雄的现象存在已久,很多科技人员一边抨击这种制度,一边又不得不赶写论文屈从于现实。有的委员指出,这种求量不求质的做法是对科研人员的误导。科学研究是探索未知的过程,只有脚踏实地、执着追求,才能厚积薄发、取得突破。有委员举例说,费马大定理的证明者、英国数学家怀尔斯,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英国生物学家桑格,论文数量都不多。如果按照简单量化的人才评价标准,他们恐怕就不是杰出的科学家了。

    有学者指出:“简单量化的评价方法,不符合科学研究规律,致使许多科研人员急功近利、心浮气躁,乐于打‘短、平、快’,不愿搞‘高、精、尖’,甚至还催生了种种学术不端行为。这显然会断送科研人员的自主创新,甚至导致建设创新型国家也只能是一句空话。”

    田静委员说:“用过于量化的评价体系来衡量、考核不确定的科研活动,导致几乎百分之百的项目在审请时就都作出成功预计,也使几乎百分之百的评审项目获得了通过,但我可以肯定地说,一个被预计一定能成功的科研项目肯定不是一个创新项目,因为它已经被试验、被研究过了。正是由于评价体系不科学,没有一个宽容失败的氛围,研究人员普遍规避创新度高、风险大的项目。长此以往,何来创新?”

    鉴于此,政协委员们建议,改革国家科技奖励制度,减少奖励数量和奖励层次,突出政府科技奖励的重点,在对项目进行奖励的同时,注重对人才的奖励。同时,延长评奖周期,使获奖项目真正体现中国科技发展的水平。建立与不同科研领域特点相应的人才评价标准,给科研人员较宽松的工作环境;提高人才评定门槛,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人才评价与聘用制度;加强科研人员道德风范与诚信制度建设,避免出现类似韩国黄禹锡那样的丑闻。

    摒除科研领域中的官本位

    “小项目大评审,中项目中评审,大项目小评审,特大项目不评审”,这个在科技领域广为流传的顺口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项目评审中的“潜规则”。其实,我国科研领域中还存在着严重的官本位现象,操刀者切割“蛋糕”并小范围分之。

    追本溯源,有些项目本身就是长官意志的产物。这种“产物”为追求政绩而生,因此就出现了不论实际情况是否需要,都一味要把科研项目放大、做大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因为追求政绩,只做保险的而不做开创性的科研项目。田静委员以中科院声学所与民营企业联合成立的一个实验室为例说:“实验室成立时,民企老总就说,‘这10个项目,有一两个能出好东西,我就很满意了,如果说10个都出成果了,那可能就是市场出问题了。’因此,在科研项目上放下一味追求政绩的心态来创新,才会形成良好的态势。”

    另外有委员指出,有些科研项目的大小和成果等也与负责人的行政职务或科研单位领导存在着某种联系。比如,有些科研单位的领导人对项目并无实质性贡献,只是在申请经费和组织实施方面做了一点儿工作,但项目成果署名却要排第一。这些现象的存在,必然会无形中挫伤科研人员的积极性。

    “科研领域中的官本位现象不利于形成平等、求实、严谨、创新的学术氛围和科研环境,必须加以改变。”王志珍委员在发言中建议:第一,要进一步改革现行科研机构管理制度,建立符合科研规律的科研单位管理模式,使高校学术委员会制度和科研院所理事会制度真正发挥作用;第二,对具有潜力的青年科学家,应为他们创造更好的条件、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而不要过早任命其担任行政职务,以免耽误他们宝贵的科研时间。

    《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推进科技管理体制改革要根据科技创新活动的不同特点,按照公开公正、科学规范、精简高效的原则,完善科研评价制度和指标体系,改变评价过多过繁的现象,避免急功近利和短期行为。科技管理体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系统的组织结构、科技决策的形成机制、经费管理、计划和项目的管理及评审和监督是该系统中最重要的环节。政协委员们希望一个合理、高效的科技管理机制能够尽快建立起来,在逐渐改善的过程中,真正形成一个以人为本、和谐有序、充满活力、服务于创新型国家建设的科研管理体制。


(王莉萍 潘锋)
文:
图:
编辑:李志强
来源: 科学时报
标签:
通知公告
    栏目分类
    图片新闻
      推荐内容
        最近更新
          联系我们
          Email: news@lzu.edu.cn
          版权声明:兰州大学新闻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